笔趣阁 >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 > 第八十五章 难以置信

第八十五章 难以置信

        在忙碌的城市中,总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你放松。

        在孤独的夜晚中,总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你依偎。

        酒吧——是放松心情和*的最佳场所!也是挥金如土的最佳领域。

        在这喧嚣,灯红酒绿的大都市,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各样的消费场所。

        那里有灯红酒绿,各形各色的人汇聚,来自五湖四海,有缘就会相聚。

        皇朝酒吧——是京都最豪华、也是最烧钱的场所,能进这里的,都是这座城市经济的引领者和佼佼者。

        夜色中人间星辰流浪月中,那染上了华灯的纵横的纷纷扬扬,喧嚣中听见了整座城市的醉意。而在那回荡着些许歌声的建筑物,幽暗与绚烂的光线交织在一起。

        酒的香味,或浅,或烈。闪烁之中,有人已经醉倒陷入梦寐中,有的人则还精神焕发地抢着话筒当起麦霸。

        而那柜台不停地忙碌的调酒师,在杯中划出一道又一道彩虹,碰撞后,又炽烈又冰冷。酒在绽放之中,滑入喉咙,清甜过后是浓郁的辣。跃动的人们踩着那旋律。

        各自舞动着自己独特的舞步。歌手们则已然带动起了人们的热情,用沙哑的摇滚,创造一个音乐的时代。

        然而,

        在皇朝的顶级包厢中有七八个青年坐在一起愉快的交谈着。

        “你们最近有琰的消息吗?”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白皙的皮肤。

        他是龙琰的发小也是王朵的哥哥王震。

        “他啊!保密工作做的非常到位。”他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好复杂,像是各种气质的混合,但在那些温柔与帅气中,又有着他自己独特的空灵与俊秀!

        他和龙琰的眼睛有点相似,他是龙致远的小儿子龙旭。

        “那个叛徒找到了吗?”其中一个长像斯文的男子问道。

        “好像找到了,但,陆羽没透露一点信息。”龙彬唇角挂着浅浅的笑意,一双透澈明亮的双眸蕴着无穷的吸引力,挺拔的鼻梁,星剑的眉,看似柔弱的身体却为他增了几分书生气息。

        “没他的日子还真是无聊。”娃娃脸的龙辉说道。没他的日子是无聊,但有他的日子却是生不如死。

        “你们说他不会又接到什么秘密任务了吧?”王震一脸神秘的问道。他家宝贝妹妹问过几次琰的行踪了。

        “这个很难说…”龙彬嘴角扬起一丝淡淡的笑意。缓缓吐出一句让人吐出的话来。

        “我们先不谈琰,你们最近有谁被逼相亲了吗?”斯文男子邵博涛无奈的问道,他才二十八岁好不好,前途一片光明,这么年轻家里的老头竟然要他结婚。

        每次从部队回来就听自家老妈,说谁的儿子长的是怎样怎样的可爱。人家儿子长的可爱关他什么事啊?

        “不逼婚才不正常?”龙彬好笑的看了一眼邵博涛,他们坐在这里的,也就龙辉的年龄稍微小了一点,其它谁不是二十五六了。有两个都是三十而立,而他就是其中的一个。

        “哎…大家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谁敢就这么跳下去。”孔力的声音消沉浑朴,富有磁性。

        “琰不是常说,女人是麻烦的代名词吗?我们几人就是受他的影响。”戴眼镜的何铭看着坐在右边的王震说道。王朵从小就追琰,这是整个贵圈都知道的事。

        只是那都是她一厢情愿,琰鸟都不鸟她,连一句话都吝啬的不想和她说,也不知道她是用什么支撑到现在。

        “你看着我干嘛?我也觉得女人很麻烦。”王震大声说道,心里却在默默说道,除了他家宝贝妹妹外,其实他家妹妹这么固执的追琰,他也劝了不少,但最后总是闹的不欢而撒。

        久而久之他也就放弃了。

        就在这时,龙彬的电话响了。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电话号码,用食指在嘴上做了个“嘘”的动作,快速的划过触屏,放在耳边,那边传来黄玉灵激动的声音:“彬,快回来,琰他结婚了,今天晚上发来了他老婆的视屏,长得像仙女一样,你爷爷他们满意的不得了。”

        黄玉灵一鼓作气的把它说完。

        而龙彬听到后,半响才有反应,他试图找出自己的声音:“妈,你是不是弄错了,琰怎么会结婚。”他宁愿相信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也不愿相信琰会结婚。

        “轰隆隆…”包厢里的几人,难以置信的看着龙彬,王震最为明显,他快速移到龙彬身边,把耳朵也贴在手机旁边。

        “结婚了,还是军婚,你回来看看就知道了,长得真漂亮。”黄玉灵感慨道。

        白天海萍和她说,琰结婚了,她当时有点不相信,毕竟琰小子不近女色是众人所知。

        哎,她好羡慕嫉妒恨,肿么破,也不知道陈瑶有没有好姐妹。

        她要是有个那么漂亮的儿媳妇,哪怕就是睡觉也会笑醒。

        “好,我马上回去。”龙彬说完就把电话挂掉,他站起身,看了看包厢里的几位好友说道:“就是你们听到的那样,至于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

        龙旭和龙辉也急忙起身,生怕回去晚了,就错过什么重要的信息。

        瞬间,鼎铛玉石的包厢只剩下目瞪口呆的五人,清醒过来的王震颤抖的指着早已走远的龙彬,对何铭说道:“是我们听到的那样吗?”

        何铭傻傻的点头,这个世界到底是玄幻了,还是怎么了?连一向不近女色的琰都不声不响的结婚了?还有什么是不能发生的?

        “天啊!那我家朵朵不是要哭死吗?”王震惊呼道。以前琰不近女色是一回事,但现在结婚又是另一回事。

        没结婚他家朵朵至少还有百分之十的机会,结婚了,什么机会都没有了。

        “你家朵朵一直没有机会。”邵博涛白痴的眼神看着王震说道。只是琰都结婚了,是不是也意味着他也要结束单身生活了。

        “他们都走了,我们也散了吧?”孔力看着大家说道。听到这样的消息谁还有心情喝酒啊!

        ……

        而龙彬的车速用风驰电掣形容也不为过,他闯了三次红灯,平时半小时的路程,今天只花了十分钟就到家了,他们几人健步如飞的往一进的大厅走去。

        “爷爷,爷爷,大伯母说的是不是真的?”龙辉纯净高亢的声音在整个大厅响起。

        “叫什么叫,这么晚了,还在大声嚷嚷什么?”龙老爷铿锵有力的声音传来。虽然他也兴奋的睡不下,但该有的威严还是一定要有的。

        “爷爷,大伯母说的是真的吗?”龙辉清新爽朗的声音再次传出。

        “琰小子比你们踏实多了,你看看你们,一个个都老大不小的了,竟然还是单身,你们也快点去找个老婆回来吧?”龙老爷指着三人不满的说道。

        这几人事业上,从没让人担心过,但感情的事,却让父母操碎了心。

        “爷爷,我还不到二十三,急什么?”龙辉抗议道。他可不想那么早结婚?一个人多自在啊!

        “琰小子才比你大几岁,他都结婚了,你还有什么理由说你小。”龙老爷怒不可遏地吼道。想他二十三岁的时候,小孩都可以打酱油了。

        龙辉讪讪的看了看龙老爷眼神里闪烁着无法休止的怒火,低着头,什么也不敢说,他好像不小心踩到地雷了。

        龙彬看了看怒火朝天的龙老爷眼神闪了闪磁性温润的声音传出:“爷爷,琰真的结婚了吗?他有没有是在哪里?”他急匆匆的赶回来,是想听重要的信息,而不是看那一老一小拌嘴。

        “当然,他有必要骗我们吗?不出意外,今年我可以当太爷爷了。”龙老爷发黑的脸慢慢带有一丝笑意。

        龙彬几人听了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先是结婚,再是生小孩,到底是怎样的女子,能让不近女色的他做到这一步,要是他们知道龙琰为了陈瑶愿意做上门女婿,不知道会是怎样的表情。

        “爷爷,不是说琰发了一段视屏过来吗?让我们也看看吧?”龙旭温润如暖阳的声音传出。琰这样做真的好吗?当初可是说好的,不到三十不谈女朋友,而他竟然直接结婚。

        “在你二伯母那?不过,这个时候,应该睡了?”龙老爷摸了摸几根发白的胡须说道。今天怎么就这么高兴呢?

        “我们一起去…”龙旭指了指龙彬和龙辉说道。

        ……

        而海萍她拿出手机打开视屏看了一遍又一遍,龙耀无可奈何的看了一眼自家老婆说道:“已经很晚了,快睡吧?”这样折腾下去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睡。

        海萍看了一眼龙耀开心的说道:“我这不是太开心了吗?想当初,任何女人都近不了他的身,我还以为他要孤独终身了呢?”在龙琰二十多岁的时候,她不知道偷偷流了多少泪。

        别人家的儿子二十几岁的时候,都不知道谈了几个女朋友了,而她家琰,他和女人说话都要保持一米远的距离,这样的他怎么谈女朋友。

        有个穷追猛打的王朵,他竟然鸟都不鸟人家,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现在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龙耀眼神闪了闪,这个时候谁会过来,他慢慢走过去,打开门,只见龙辉伸出手,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乐呵呵的打着招呼:“二伯父,琰发的视屏给我们也看看吧?”

        “进来吧?”龙耀把门全打开,淡淡的说道。

        龙辉迫不及待的走到正在看视屏的海萍身边,一脸讨好的说道:“二伯母给我也看看吧?”不等海萍反应,手机就到了龙辉手上。

        海萍满脸黑线的看着走进来的几人,速度也太快了吧?她还没看够呢?

        而龙辉三人凑在一起迫不及待的打开视屏,在看到陈瑶在瑶花池飘飘起舞的时候,他们的瞳孔猛的一缩,脑中的锁链似乎在霎那间碎去,留下了一片空白。

        貌若天仙、婀娜多姿、气质非凡。

        这哪里是人,明明是仙女嘛?

        “哇…好漂亮?她是舞蹈家吗?”龙辉惊讶道。

        陈瑶曼妙身姿似是一只蝴蝶翩翩飞舞似是一片落叶空中摇曳似是丛中的一束花随着风的节奏扭动腰肢绽放自己的光彩甜甜的笑容。

        始终荡漾在小脸上清雅如同夏日荷花,腰肢倩倩、风姿万千、妩媚动人的旋转着荡漾成一朵风中芙蕖那长长的黑发在风中凌乱美得让人疑是嫦娥仙子。曲末似转身射燕的动作最是那回眸一笑、万般风情、气质非凡。

        “嗯,不错,下手真快。”龙彬双眼盯着视屏里的陈瑶,幽幽的说道。这样的女人世间又有几个?

        “难怪这么久不和我们联系,原来在陪美女,二伯母,你知道他的地址吗?我们去找他。”龙辉清亮的声音传出,他要看看到底是怎样的地方,才能孕育出这样的美女。

        “死了这条心吧?老爷子下了命令,谁也不能去打扰?”海萍无奈的说道。

        “啊!这样,老爷子真是的。”龙辉嘟嘟嘴说道。他的心里就像有一只猫在抓痒痒,挠的动人心弦。

        “琰说房子建好后,我们过去才有地方住,既然知道联系方式,常联系也一样,晚见也没关系。”海萍说出自己的看法,只要有琰的联系,她也放心了一般。

        “二伯母,把琰的号码给我们?”龙彬把手机递给海萍,缓缓说道。他那个家伙部队里的事也不管了,竟然只知道陪老婆。

        “就刚刚发视屏的那个号码。”海萍指了指手机说道。

        龙彬迅速的拨出一个号码,只见里面传来机械的女声:“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龙彬摇了摇手机说道:“关机了。”

        “八点多的时候,就说要关机睡觉了。”海萍温柔的声音传出。睡那么早能睡的下吗?

        “啊!他是打算醉死在温柔乡吗?”龙辉惊讶的声音传出。

        “啪…”海萍在龙辉的后脑勺打了一下,生气的说道:“什么醉死在温柔乡,一点也不会说话,他是准备要孩子。”

        “这么快…”龙旭惊呼出声。琰这么做,让他们这些单身狗情可以堪啊!

        “不快,一点也不快。”龙耀突然出声。他想做爷爷很多年了,军人的危险是无处不在,如果可以,还是早早结婚为好,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人在江湖身不由已。

        “很晚了,你们快去睡吧?我们也要睡了,哎,手机也没电了。”海萍撇撇嘴开始赶人。她要快点充电,明天一早就打电话给琰,和未来儿媳妇聊聊天,增加感情。

        龙彬几人什么也没说,低着头就走了,今天的消息太震撼了,他们要回到房间好好消化一下。

        而海萍和龙耀看到时间已不早了,也准备上床睡觉。

        ……

        这边龙琰满脸笑意的看着像八爪鱼一样趴在他身上一动也不动的陈瑶,修长的手指理了理她秀丽的长发,本来他是打算挂掉电话就关机。

        但,

        瑶瑶说,发条信息说清楚,免得大家乱猜。

        于是他听话的发了一条长信息过去,他知道以后想要这么安静只能是妄想了,他们就算不来桃花村,也会每天打电话问情况。

        老婆大人的话,不得不听。

        不过早告诉他们也好,免得总是胡思乱想。

        龙琰修长白皙的手,轻轻摸着陈瑶白嫩的脸庞,性感的嘴唇小心翼翼吻上陈瑶的红唇,慢慢用嘴低开她的舌尖,有时又会用他的双唇夹住陈瑶的上唇,时不时的用舌尖挑逗一下她。

        陈瑶在睡梦中觉得呼吸很困难,很困的睁开朦胧迷离的双眼,用手拍了一下正在热吻中的龙琰。

        龙琰慢慢松开陈瑶,沙哑的声音传出:“把你吵醒了。”他好像又情不自禁了。

        “你说呢?”陈瑶懒散的说道。都深夜了,他精力还是那么充足。

        龙琰满脸笑意的看着一脸郁闷的陈瑶,性感的声音传出:“你睡的舒服,我估计家里已经乐翻天了。”

        “你打电话回家问问,不就知道了?”陈瑶挑眉问道。这就是把她弄醒的原因?

        “不打,明天早上,他们会打过来。”龙琰斩钉截铁的说道。不要说他的家人,就是他的几个发小也会打电话过来。

        “嗯,那我们睡觉吧?明天还要训练呢?”陈瑶打了个哈欠小声说道。她一个翻了个身,就躺进龙琰温暖的怀里。

        “宝贝,明天会下雨,不用训练。”龙琰双手搂住陈瑶小声说道。

        刚刚他去洗手间的时候,打开窗户看了一眼,天上的明月已被一层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天空,掩去了明亮的月牙,沉沉的仿佛要坠下来,压抑得仿佛整个世界都静悄悄的。

        “你不是说,要过两天吗?怎么会这么快?”这下陈瑶的睡眠一下惊醒了,她还准备明天在水库旁边打个帐篷呢?

        “天气预报又不是百分之百的准确,差一点很正常。”龙琰在陈瑶光泽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温柔的说道。

        “那明天后山和小坑山的村民都休息。”陈瑶红唇一勾,缓缓说道。

        幸好那些种子都是从空间孕育出来的,经得起风吹雨打,如果换做普通的种子,明天保准都会黄了。

        “嗯,我们也好好休息吧?这段时间你都没睡好。”龙琰心疼的看了一眼有点憔悴的陈瑶。

        “……”陈瑶毫无形象的翻了个白眼,她这么辛苦是谁造成的,还不是躺在她旁边的这个男人,刚开始她以为刚开荤的男人像只饿了几十年的狼狗是可以理解的。

        只是两人同居的日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他不但没有觉得无趣,反而每天变着法子尝试着。

        龙琰看到陈瑶没有说话,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但他却觉得很骄傲。

        他为自己强悍的能力而洋洋自得,颇有些飘飘然。

        能让自家老婆满足是他的本事。

        想到这,龙琰白晳修长的手开始在陈瑶娇嫩光滑的后背有规律的摩擦着。

        陈瑶身上传来一阵阵酥麻,她颤抖的躺在龙琰的怀里不敢乱动,怕他又化身为狼。

        只是龙琰并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她,他轻轻含住陈瑶的耳垂,由上往下,一遍一遍,直到陈瑶双手紧紧抱住他,他才放过陈瑶,一个翻身就把陈瑶压住。

        龙琰热情的吻住陈瑶柔软的红唇,由唇到颈部、到肩膀、到胸部,一直致下,两人身上的温度越来越高。

        情深似海时,陈瑶会情不自禁的发出动听的声音,但听到龙琰的耳里却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

        他慢慢引领着陈瑶,两人慢慢进了一个神圣而又美丽的世界,那里只有他们两人幸福而又快乐的生活着。

        一场激情过后,陈瑶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她就想不明白,明明是龙琰在用力,为什么每次累的总是她?

        龙琰看到累坏了的陈瑶,温柔的眼神闪过一丝笑意,他用手轻轻摸了摸陈瑶的肚子说道:“这里应该有小宝宝了吧?”他最近可是很卖力呢?

        “不知道。”她只是神医不是神仙。

        “先抱你去洗洗。”龙琰说完抱起陈瑶就往浴室走去。

        好一会,龙琰才抱着陈瑶出来,他小心翼翼地把陈瑶放在床上,那小心的样子就像是在苛护世界珍宝一样。

        陈瑶翻了个身,理也没理龙琰就沉沉睡下去。

        龙琰理了理陈瑶额头上的碎发,搂着她,嘴角挂着一丝迷人的笑容。幸福的进去梦乡。

        而京都王家却闹翻了天,王震回来把龙琰结婚的消息告诉王朵后,王朵犹如晴天霹雳,傻傻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直到半响后,她荡魂摄魄的走进卧室翻找自己的手机。她不相信那个不近女色、神一般的男人就这么不动声色的结婚了。

        她不相信,这肯定是假的。那样的男人只有她这样的女人才配得上,不管是家世还是自身条件,她不相信龙琰会找到比她条件还好的女人。

        只能说自恋是好,太自恋就一种病。

        “你找手机吗?手机不是在你床柜上。”王震摇了摇头叹息道。真话伤人,但隐瞒事实,总会有知道真相的那一天。

        “我要打电话问琰哥哥,这是假的?这不是真的?”王朵带有一丝哭腔,语无伦次的说道。

        为了能跟上她心中的神的脚步,她不知道付出了多少代价和自由。每天和一群男人不怕苦、不怕累的训练着。

        不近女色,她不怕,谁也近不了男神的身,她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情敌,可谁来告诉她,这又是怎么回事?

        “你就算他打电话,他也不会接,更何况你不知道他的号码?”王震狠心的说岀事实,这么多年也该清醒了,如果琰对她有心,俩人早在一起了。不近女色的说法都是个屁,那只是没有遇到心动的女人而己。

        “呜呜…呜呜…。不…会的,琰哥哥不会这么狠心对我的。”王朵一屁股坐在地上,毫无形象哭喊着。

        王震头痛的看着地上耍泼的女人,这哪里还有在部队里英姿飒爽、光彩四射的样子,根本就是泼妇。

        “他一直对你很狠心,是你自以为是的认为你在他心中是与众不同。”王震一针见血道。

        “他哪里对我狠心了,他要是对我狠心,怎么会让我跟在他后面。”王朵带有泪水的眼睛死死的瞪着王震,极力维护龙琰。

        “……”那也算是跟在后面,都离一米之远了,那还是看在他发小的面子上,没把她扔出去已经算不错了。

        “一定是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强迫琰,肯定是这样。”王朵自言自语道,要是龙琰听到王朵这么说他的宝贝老婆,不知道是把她炒了、剁了、还是煮了。

        “……”王震无语着自言自语的王朵,陷入爱情中的女人,智商都抵不过五岁的儿童。那个强悍的男人谁敢強迫他,连那些老首长都拿他没办法,更何况是个女人,除非她不要命了。

        他妹妹虽然任性、但眼光还是不错,龙琰那小子是他们这辈最强的领头人,不管是长相,还是能力都是一等一的好。

        几个首长曾经提拔他,要他任命为首长,别人穷极一生想要得到的东西,他却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

        而他呢?

        更有魄力,竟然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说要凭自己的能力爬上那个位置才有意思。

        “在哪里?我要去找他?”王朵鞋也不穿就往外面走去。

        王震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她,大声吆喝道:“不要自欺欺人了,醒醒吧?你为他付出这么多,最后得到的是什么,他那是军婚,军婚意味着什么,这个不用别人来告诉你了吧?”军婚是不能离婚,除非丧偶。

        “呜呜…呜呜…”她就是知道是什么意思才哭得这么伤心。

        她都还没嫁给他,他怎么可以结婚,不行?她要去问萍姨,萍姨最喜欢她了,还有龙奶奶也很喜欢她。只要她们站在她这边,她还是有机会的。

        要是龙琰知道她心中的想法,一定会笑之以鼻,难怪在部队混了那么久,还只是少尉,连瑶瑶的一根手指头都低不住。

        王震看到她低头在哭,以为她只是在为自己的付出和努力感到不值,根本就不知道她肚子里的花花肠子。

        他拍了拍王朵的肩膀安慰道:“想通就好,你的人生还很长,找一个爱你的男人会更幸福。”他身边虽然有女人,但没爱过人,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失恋的人。

        王朵什么话也没话,低着头边哭边思索着明天该怎么做。

        “我走了,你也早点休息吧?”王震看到王朵流下的眼泪越来越少,松了一口气说道。

        王朵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就不知道王震在说什么,直到王震走了后,她才清醒过来。她愤怒的抓起房间的东西就乱扔,卧室里只见到“霹雳啪啦”的声音。

        王震走在楼梯的脚步顿了顿,他反身看了一下王朵关上的门,认为她压抑的太久,需要好好发泄一下。

        ……

        第二天清晨天蒙蒙,在喧哗的大京都,公路上有川流不息的车流,橙色的车灯汇聚成一条繁华的溪流。路边的商店,闪烁着霓虹的光彩,绚丽夺目,橱窗上精致的装饰和橱窗内的货物。

        在灯光的照耀下,迷蒙而美丽,诱惑着路上的行人。熙熙攘攘的人群,在一片热闹中,缓缓的前行…

        王朵神色匆匆的往龙家走去,她昨晚一整晚都寝食难安,她要去确认事情的真实性。如果,以前她还敢骄傲的炫耀,琰哥哥对她是特殊的。

        那么现在她没有一丝勇气去承担曾经的谎言。

        她精神不振的站在龙家的铁门边不停的按着门铃。

        海萍昨晚激动了一晚都没睡,天蒙蒙亮就给龙琰打电话,只是那边却关机,那个坏小子,故意吊人胃口。

        她听到门铃声,疑惑的看了一眼外面,谁这么早就上门了。

        她看了一眼视屏,原来是王家的姑娘,只是她这么早不会是来问琰结婚的事吧?

        没一会,王朵走进来,她看到大厅里的海萍,一个用力扑进她的怀里,双手抱住她,哭哭啼啼道:“萍姨,琰哥哥是不是真的结婚了。”

        海萍脸上露出一丝不喜,一大早跑到别人家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她用力扳开王朵,一脸严肃道:“你是什么意思,一大早跑到我家来哭,要是老爷子知道,有你好受的。”

        以前觉得她很可爱,今天怎么觉得各种不顺眼。

        王朵听了,立马整了整自己的着装,把眼泪擦掉,她看向海萍沙哑的问道:“阿姨,琰哥哥真的结婚了吗?”这里毕竟是龙家,不是自己家,不能随心所欲。

        “我们也是昨天才知道,他结婚应该有一段时间了。”海萍面无表情的说道。她就算再怎么喜欢陈瑶,在王朵的面前也不会表露出来,琰不想大家去打扰他,作为家人的她们当然要鼎力支持。

        最好见面的时候能有好消息。

        “萍姨,见过那女人吗?”王朵应目不转睛的看着海萍问道。想从海萍的脸上看出点什么,但,海萍掩饰的很好,一点也看不出她的喜怒哀乐。

        “什么那女人!你的教养去哪里了?”海萍生气的大声说道。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连基本的礼貌都不懂。她怎么不想想,别人要是女人、女人的叫她,她会是什么感觉?

        “额…萍姨,你见过嫂子吗?”王朵艰难的喊出那两个字。她心在滴血,明明她认识在先,为什么和琰结婚的不是她,要叫一个不被她承认的人叫嫂子。

        “见过,不是我说你王朵,以前琰没结婚的时候,没搭理过你,现在结婚了,更不会搭理你,你还是放弃这段单相思吧?时间越久,受的伤越多。”海萍犹如一个严厉的长辈教训不听话晚辈。她也是为了她好,希望她能快点走出这段单相思的路。

        但听在王朵的耳中却不是那么回事,她觉得自己肯定还有机会,不然萍姨怎么会和她说这么多呢?只能说太自恋,必须看医生。

        “听到没。”海萍不满的看着她,长辈和她说话,她竟然不知道神游去哪里了?还是琰的眼光好,早就看出她的本质。

        “听…听到了。”神游的王朵被海萍不满的声音拉回神智,语无伦次的回答道。

        海萍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王朵,又看了一看墙上的时钟说道:“快回去吧?现在才五点?”话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王朵欲言又止的看了看海萍,最后还是恋恋不舍的走了,人家明显赶人了,她再呆下去也没意思,只是她这次上门,什么重要的信息也没问到,反而给萍姨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海萍看着王朵越走越远的单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脑袋怎么就那么不开窍呢?她家琰明里暗里不知道拒绝了多少次,她竟然还在傻傻等待,找一个爱自己的多好啊!

        ……

        窗外下着蒙蒙细雨,滴滴的小雨点,好像伴奏着一支小舞曲,桃花村的人们不禁被窗外的世界所诱惑,这是一场久违的夏雨。

        天际边突然滚来了团团乌云,一瞬间倾盆大雨,从天而降,雨点哗啦啦的响过不停,天上的雨点像筛豆子似的往下直掉,打碎了如镜的湖面,吓跑了原本想跳上水面看看雨景的小鱼儿。像雾似的雨,像雨似的雾,丝丝缕缕缠绵不断。

        桃花村的村民开心的打开门,看着大雨倾盆而下的打在屋面上“嘀塔嘀嗒”,就像奏着打击乐。雨下到水塘里“丁丁丁”地唱起来,水面上还溅起一朵朵小水花,又似水花姑娘在轻盈地舞蹈……

        有很多的村民兴奋的拿起自家的碗和筷子在倾盆大雨中,有节奏的拍打着,他们用这样的方式欢迎着这久违的夏雨。

        而陈瑶被倾盆大雨吵醒了,她懒散的睁开朦胧的双眼,碰了碰旁边的龙琰,沙哑的问道:“外面下很大的雨,我们的衣服收好了没有。”

        “昨晚收好了,还早呢?我们继续睡。”龙琰睁开慵懒的眼睛,在陈瑶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紧紧的搂住她,又继续见周公去了。

        陈瑶也慢慢进入梦乡。

        两人再次醒来已经是早上九点半,龙琰睁开双眼,看着一个软软的身子亲昵的贴着自己,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那浓厚乌黑的秀发,将白皙细腻的脸庞遮住了小半,一双小手却正紧紧的握着被单的一角,呼吸恬静,长长的睫毛仿佛还在轻轻颤抖,也不知道做着什么梦。

        龙琰白皙的手在陈瑶光滑娇嫩的肌肤不断摩擦着,睡梦中的陈瑶被一阵阵酥麻惊醒。

        她睁开了眼睛,半睡半醒的眼神很是朦胧,看了看龙琰,很可爱的抬起手来,揉了揉眼睛——这次终于完全清醒过来了。

        可是没等龙琰说话,陈瑶却已经将身子又往龙琰身边努力挪了挪,一双手轻轻贴住了他的胸膛,小小的脑袋干脆枕在了龙琰的胳膊上。

        “几点了,开机没?”陈瑶沙哑的声音传出。夏季下雨就是舒服,这一觉睡得真爽。

        “马上开,也不知道会有多少未接电话?”龙琰冷酷的脸上露出一丝幸福的笑容,温柔说道。

        他反手拿起床头柜的手机一看,妈呀?有五十多个未接电话。他妈打得最多,其次就是他大伯母和小伯母,还有他的兄弟和发小。

        他就知道会这样,所以才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踪,也不知道还可以过多久安宁日子。

        “饿吗?我先去一楼给你准备早餐。”龙琰问道。电话可以晚点回,老婆的肚子不能饿。

        “不饿,先回电话过去,看看有什么事。”陈瑶说话期间已趴在龙琰身上,细长的双手紧紧抱住他结实性感的腰,一脸笑意看着龙琰。

        她现在有点明白当初龙琰为什么不愿意告诉他家人,她的存在了?

        龙琰听了陈瑶的话,心不甘情不愿的拨出一个熟悉的号码,才一声“嘟嘟”响,那边就传来了海萍惊喜若狂的声音:“琰,怎么这么晚才开机?”她都等的有些着急了。

        “打电话有什么事吗?”龙琰淡淡的说道。没办法他对任何人都是一副淡淡的表情,但有一个是另外。

        “瑶瑶和你在一起吗?我想和她说说话。”海萍激动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她昨晚一整晚都没睡好,对着镜子不知道练习了多少遍。

        要怎样的表情说出来的话,才是最温柔、最慈祥的。还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龙琰迷情的眼神看了看趴在他身上的陈瑶,做了个“找你的”口型。

        陈瑶起身靠在床头柜,拿起手机亲呢的喊道:“妈,我是陈瑶,吃早餐了吗?”陈瑶甜如浸蜜的声音,让电话那边的海萍倍感舒适,心旷神怡。

        海萍听到陈瑶那清脆甜蜜的声音,犹如一股清泉,注入她的心间。

        她颤抖的紧紧握住手机,生怕不小心掉在地上,语无伦次的声音传出:“瑶…瑶,琰…有没有欺负你,他要是欺负你,就告诉我,我给你帮忙?”

        ------题外话------

        亲爱哒,娜娜在这里再啰嗦一下哦,投评价票的时候,一定要五星哦,五星,五星,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亲爱哒,今天送月票和评价票,还有送钻和送鲜花的朋友太多,题外话限制在300百字内,娜娜怎么写,都是500多字,最后娜娜只能放弃了,对不起哦,么么…

        娜娜很开心,神医特工的人气越来越高,在娜娜上架的半个月时间里,没想到月票竟然涨的这么好,在整个520小说竟然排到30多名,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这就是大家的力量,娜娜爱你们,真的真的真的爱你们,好爱好爱的那一种…。

        希望大家再接再厉,娜娜也会加油,争取每天万更…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620/86493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