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 > 第二十一章 进警局?

第二十一章 进警局?

        “知道了,一时口误而已。”曹冰蓝看到海萍死抓着她不放,脸色发红说道。

        “你家龙琰眼光不是一般的好,在小山村也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女孩?”方雅看到两人僵硬的语气,打圆场道。

        “你见过我家瑶瑶?”海萍听到方雅的话,马上追问道。

        “没见过。”方雅摇了摇头说道。

        “那你怎么知道我家瑶瑶长得很漂亮?”海萍好奇宝宝的样子看着方雅问道。

        “呃…”她能说,那是她常用的词语吗?最主要还是看到海萍怀里的乐乐,五官长得那么漂亮,所以她想海萍的儿媳妇肯定也不会很差。

        “大嫂,你手机中有我家瑶瑶的照片吗?”海萍把目光看向黄玉灵问道。

        “没有你家瑶瑶的,只有我家璐璐的。”黄玉灵遗憾地摇了摇头说道。

        海萍把乐乐放在黄玉灵怀里,快速从口袋中掏出手机,翻出几张照片递给方雅说道:“我家乐乐是不是很像瑶瑶?”

        方雅目瞪口呆的看着手机里面的照片,许久过后,才激动地问道:“快告诉我,告诉我,是哪个小山村,我也去那里找个儿媳妇回来?”

        天啊?那面若天仙的面容,如婴儿般嫩滑的肌肤,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

        一颦一笑之间,高贵的神色自然流露,让人不得不惊叹于她清雅灵秀的光芒。

        海萍有句话没说错,京都那些豪门子女,十个也抵不过陈瑶一根汗毛。

        “桃花村,那个地方才真是出美女的地方,一个个长得水灵灵的。”海萍一脸贼笑看着方雅说道。

        “告诉你啊?我大嫂的儿媳妇也是那的,我弟媳的儿媳妇也是那的?”海萍再次说道。

        在一旁的黄玉灵听到海萍的话,都有点无语了,那个有什么好炫耀的?

        “玉灵,你家大儿子结婚了?”柳丹彤一脸郁闷地看着黄玉灵问道。

        “嗯。”黄玉灵点了点头。

        柳丹彤听到黄玉灵的话,又看了看怀里的缓缓,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回家的第一件事,就要敲敲她家小子,什么时候也给她带个孙子孙女回来?

        “你叫欢欢是吧?长得真可爱?”柳丹彤用手抚了抚欢欢如牛奶般的皮肤,一脸笑意问道。

        “咿呀呀…”欢欢想要红包。

        柳丹彤怀里的欢欢伸出小手在她面前不停的乱挥着,只不过,他的外星语除了黄玉灵怀里的乐乐能听懂外,没人能听得懂他的话。

        “咿呀呀…”你傻啊!她们这群凡夫俗子能听懂我们的话吗?黄玉灵怀里的乐乐,听到欢欢咿呀呀的叫声,马上骂道。

        “咿呀呀…”关你什么事?小丫头,继续睡你的觉吧?你看我只不过,比你早几分钟出生而已,却比你高出差不多一个头。

        “咿呀呀…”呀,呀,你个混蛋,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黄玉灵怀里的乐乐小手张牙舞爪的乱挥着。

        专踩人痛处的小子,等她长大后,第一件事,就是要给那小子狠狠地打一顿。乐乐狠狠地想着。

        柳丹彤怀里的欢欢鸟都没鸟张牙舞爪的乐乐,他缓缓闭上双眼进入了梦乡。

        乐乐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欢欢装睡的模样,只差没喷出一口鲜血来。

        “好久没聚在一起了,大家坐下来好好聊聊?”方雅看了看海萍,又转向黄玉灵说道。

        海萍看到柳丹彤怀里的欢欢睡着了,她连忙走过去,把欢欢抱起放在小推车中,又给他盖了一层层薄薄的被子。

        “乐乐宝贝,你要睡觉吗?”海萍把一切做好后,又来到黄玉灵面前,一脸笑意看着乐乐问道。

        “咿呀呀…”睡,乐乐必须睡,乐乐要超过那个小家伙。黄玉灵怀里的乐乐重重的点了点头。

        “奶奶的乖宝贝,真听话。”海萍伸手接过乐乐,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在小推车中。

        海萍把一切做好后,才招来服务员点了一杯咖啡。

        “海萍,你儿媳妇那地方有孔力合适的女子吗?”方雅一脸期待的表情看着海萍问道。

        “还真有那么一个,只不过,我们做父母的还是不要太干涉子女的感情,缘分这东西来了,怎么也挡不住?”海萍一副过来人的表情看着大家说道。

        “这话,我非常赞同,就像龙彬,以前不管怎么说,就是不肯谈女朋友,更不要说结婚了?”黄玉灵非常赞同海萍的说法。

        像龙旭也没女朋友,但她一点也不着急,所以也不曾崔过他。

        “难道说在外找一个乱七八糟的,我们也得接受?”柳丹彤看着海萍和黄玉灵问道。

        “人品你们可以把关,但不能太过于干涉?”这话是海萍说的。

        “不过,我家孔力虽然爱玩,但也不曾带谁回来过。”方雅羡慕的眼神在海萍和黄玉灵身上扫了又扫。

        “嗯,所以你不用太担心,我们要相信自己的儿子,你们觉得能和琰混在一起的人,会很差吗?”安慰别人的同时,还不忘夸奖自家儿子一番。

        “噗嗤…”这是黄玉灵的笑声,她怎么不知道海萍,还有这么逗的一面?

        “很好笑吗?我说的是事实。”海萍听到黄玉灵的笑声,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一本正经道。

        “不好笑,一点都不好笑。”虽然海萍说的是事实,但她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海萍和几位好友一直聊到下午一点才会龙家。

        而陈瑶这边把一切注意事项告诉陈鹏后,才离开西郊区,往九龙休闲城的方向走去。

        不过,在去九龙休闲城的路上,陈瑶吩咐陆羽把西郊区的手续都办齐。

        因为只开了一辆车出来,所以在市中心,陈瑶就下车了。

        “少奶奶,这车还是留给你吧?”陆羽把车停在陈瑶面前,伸出脑袋问道。

        “不用,今天把那些手续都办齐。”陈瑶冷冷道。

        她虽然知道陆羽关心她,但还是不喜欢别人违背她的命令。

        陆羽听到陈瑶不耐的语气,只好开车走了。

        陈瑶抬头看着车水马龙、鱼龙混杂的城市,有多少人在这喧嚣的城市中,迷失自己。

        在忙碌中充实,也在繁琐中迷失,再也找不到昔日那个常常凝神沉思、拥有宁静心灵的自己。

        因此,内心深处总是一片茫然。

        大城市,是那么的层次分明,各个阶层都有不同的活动范围。

        咖啡厅的一杯浓郁,一种馨香,似乎所有的不满、烦躁都可以消逝在袅袅升起的清烟中。

        捧一杯香茗,结交一群朋友,宁静成为共同的语言。

        不得不说,大城市与乡村,各有各的美。

        当一种美,美得让人无法企及的时候,大家就会意识到自身的局限,大城市与乡村,美得迥异,美得让人无法忘记。

        陈瑶看着手机地图,缓缓往九龙休闲城走去。

        只不过,在这鱼龙混杂的大城市,如此绝色美女,走在马路上,会成为一道美丽而又让人难忘记的风景。

        也不缺乏各种找茬的。

        比如现在,几个穿着花里花俏的少年,慢悠悠地往陈瑶这边走过去,猥琐的笑容看着陈瑶说道:“小妹妹,去哪里?要哥哥陪你吗?”

        另一个打了四五个耳洞的少年,更是哈哈大笑道:“小妹妹,别害羞,哥哥会安全把你放到家。”

        “走,走,你们吓到小妹妹了。”另一个染着红紫色的少年推了推前面两位少年说道。

        “小妹妹,别害怕,你是不是迷路了?”要说他怎么知道陈瑶迷路呢?当然是看到陈瑶总是拿着手机看。

        “祥子,你什么意思?这可是我们先发现的,你想独吞是不是?”一名染金色头发的男子狠狠地瞪了一眼,那名叫祥子的男子。

        “乱说什么?这小妹妹肯定是迷路了,你们不要乱来。”叫祥子的防备的眼神看着几人说道。

        “哎呦,祥子,你是不是对小妹妹一见钟情了。”一名穿着名贵衣服,带着名贵手表的男子,一脸邪笑道。

        “你在胡说什么啊?我只想要帮帮她而已?”祥子红着脸说道。

        陈瑶如旁观者般,冷冷地看着几人,好像他们谈论的不是她一样。

        “帮,去你的帮帮她,以前怎么没看到你这么好心,你最好不要打扰我们的雅兴?”染着红紫色的少年说道。

        “这事我还真管定了。”祥子头一横,说道。

        看到陈瑶,让他想起了家里不听话的妹妹。

        “五对一,你的胜算如何,早已注定?”穿着名贵衣服,带着名贵手表的男子伸出五只手指头说道。

        “怎么?还帮不帮?”染金色头发的男子一副不自量力的表情看着祥子,轻蔑道。

        “帮。”祥子咬紧牙关道。

        他不知道,就因为这次的好心,而让他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祥子说完后,快速来到陈瑶身边,小声说道:“我拖住他们,你快点跑,跑到人多的地方,或者跑到有巡逻的地方去。”

        “你打不过他们?”陈瑶瞥了一眼祥子,冷冷说道。

        此刻祥子最关心的是,要怎样才能使时间拖得长点,根本就没去想陈瑶冷冷的语气和风轻云淡的表情。

        “不用管我,快跑吧?”祥子着急的看着陈瑶说道。

        “为什么要跑?”陈瑶迷茫地看着祥子问道。

        祥子听了陈瑶的话,只差没吐出一口血来。

        他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这么漂亮的女孩,没想到是个傻子?

        要是陈瑶知道他心中所想,不知会怎样?

        “他们看到你长得漂亮,想带你去开房知道吗?”祥子低声说道。

        “他们开房关我什么事?”陈瑶冷清的面容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这些人胆子肥了是吧?竟然敢打她的主意。

        “他们想带你一起去懂不懂。”祥子脸上露出一丝急切,这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但想到面前这个漂亮的女孩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时,他只好耐着性子,慢慢说道:“你现在什么都不要问,快跑就是啦?”

        对面几位男子,缓缓往陈瑶走近,穿着名衣,戴着名表的男子对旁边几位男子说道:“你们去把祥子搞定,我把小妹妹先带走。”

        “那哪里集合?”打了四五个耳洞的男子问道。

        “到时给你电话。”名衣男子双眼发亮地看着陈瑶,他玩过不少女人,从没见到这样的尤物?

        “好…”几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穿着名贵衣服的男子伸手想要急切的拉着陈瑶,只是在离陈瑶一尺之远时,只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随后又听到“砰”的声音。

        只见那名男子躺在地上,嘴中不停地喊着:“痛,痛,叫救护车。”

        正准备围攻祥子的几名男子,看到这戏剧化的一面,急忙跑到那名男子身边,快速把他扶起来,说道:“你没事吧?”

        “不,不,不要碰我的手,痛,痛。”那名穿名贵衣服的男子虚弱的靠在染金色头发的男子肩膀上,语无伦次道。

        “你不是去拉小妹妹吗?怎么突然到了地上?”金色头发的男子问道。

        “她打的,是个练家子,你们要小心。”人家说吃一堑,长一智,说的就是他。

        “你们给我打,狠狠地打?”染金色头发男子指着几人,看着陈瑶说道。

        “快点,一起上,我可是很忙的?”陈瑶冷漠的眼神闪过一丝狠厉,如寒冷般的声音缓缓说道。

        那几位男子觉得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剔,也不管这么多男人打一个女人会不会被人耻笑。

        他们不约而同伸出手往陈瑶身上砸去,根本就没想过,这么砸下去,陈瑶能不能承受的住。

        只是陈瑶以诡异的速度来到打耳洞的人面前,伸出白嫩的小手,在他完全没反应过来时,就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又是一个漂亮的过摔肩,把他摔倒在地。

        接到又来到染黄色头发面色,伸脚就是一踢,把那男子踢出离她一米之远。

        紧接着又来到另一名男子面前,强劲有力的手准确无误的打在那名男子肚子上,接着又给了他一脚,那名男子华丽丽的躺在地上呻吟着。

        染金色头发男子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切,他以为那名女子,只会一点点功夫,没想到这么厉害?

        他看到陈瑶缓缓往这边走过来,他扶着穿着名贵衣服的男子,连连往后退。

        “你,你,你要干什么?”染金色头发男子紧张而又语无伦次问道。

        他不是无知的人,看到面前这个年龄不大的美女,也知道自己碰到铁板了。

        “我干什么?当然是做你准备做的?”陈瑶一步一步优雅地走过去,犹如T台走秀的模特。

        他想做的,当然是去哪个酒店,好好的玩上一晚,但经过刚刚之事,他也知道是不可能的。

        那他还准备什么呢?

        来不及多想,就发现陈瑶已来到他身后,没一会,就被陈瑶一个用力,准确无误的踢到腘窝,因为肩上有负担,他本领的跪在地上。

        陈瑶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冷笑道:“也不过如此。”

        而名叫祥子的男子看着峰回路转——戏剧性的变化,他用力揉了揉自己的双眼,没错,那名他想要保护的弱女人,一瞬间就把五个大男人搁倒在地,躺的躺,跪的跪。

        难怪他要那名女子跑的时候,她脸上没露出一丝害怕,有的只是风轻云淡和诡异的笑容。

        靠,他们这是遇到高手的节凑?

        在京都这样的大城市,最怕的就是惹祸上身,看到这样的事,大家只会远远围观着,但也有那么几个好心人。

        有一位阿姨看到几个穿着不三不四的男人,围着一个漂亮女人,她快速拨了110的电话,希望能尽自己一点绵薄之力,帮助到那个漂亮的小女孩。

        只是,等她挂掉电话的时候,那些男人都已倒地不起。

        她不明所然的看着地上的男人,粗燥而又干枯的手挠了挠自己的短发。

        没一会,就传来110的警笛声,祥子快速清醒过来,飞奔来到陈瑶身边,说道:“快跑吧?警车来了?”

        “警车来了,关我什么事?”陈瑶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说道。

        “你打了人。”祥子虽然难以接受,一个弱女子身手这么好的事实,但刚刚发生的一切,又让他不得不相信。

        而就在这时,那名打电话的阿姨,走过来,笑盈盈道:“是我报警的,小妹妹,不要害怕,我可以为你作证。”

        祥子听到阿姨的话,脸上划过几丝黑线,她哪里是在帮忙,分明是在帮倒忙,还真是越帮越忙?

        不管怎么说,陈瑶打伤人是改变不了的事实,说不定还要拘留好几天呢?

        哎,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在那里面,怎么承受得了?

        算了,看在她是美女的份上,他顶几天罪算了!

        没一会,警车已来到了现场,一名中年男子,大步流星来到祥子面前问道:“刚刚有人报警,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这位警官,是这样的,那几个男人想要带走这位小妹妹。”那位好心阿姨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几人,又指了指跪在那里的染金色头发的男子。

        “他们受伤了?”中年警官问道。

        “我打的,我看不惯他们的行为。”祥子看到陈瑶正准备回答,他脱口而出。

        “看不惯他们的行为,你可以先报警?”那名警官瞥了一眼祥子,冷冷说道。

        星期六,是他值班,没想到碰到这样的事?

        见义勇为是好事,但,把人伤成这样,医药费还是要给的!

        “人是我打的!”陈瑶冷冷的看了那名警官一眼,缓缓道。

        “呃…你想给你男朋友顶罪?”可两人好像并不是男女朋友,不然那些男人也不敢上前挑事了。

        不过,要说这些倒地的男人是面前这位柔弱女子打的,他怎么也不会相信,所以想到了这种可能。

        祥子听到那名警官的话,脸上闪过一丝欣喜,但看到陈瑶越来越黑的脸,马上收敛起来。

        “我没有男朋友。”陈瑶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耐,冷冷说道。

        她没有男朋友,但有老公。

        “这样吧?你们和我一起去警局。”那名警官看了一眼陈瑶,又看了看祥子和那位好心的阿姨说道。

        “这么简单的事,还要去警局,我都怀疑你们的能力了。”陈瑶不屑的看了一眼那名警官说道。

        纵使脾气再好,也承受不了陈瑶这样的讽刺,更何况还是警局的人,他们每天都要和市里最刁的刁民打交道,没两把刷子这么能行!

        “要你们去就去?”那名警官一脸怒色道。

        什么都可以怀疑,就是不能怀疑他们的能力?

        “你确定?”陈瑶似笑非笑的看着那名警官。

        现在的人都喜欢以权压人吗?

        这么一点事,还要去警局处理,让她不得不怀疑他们的能力。

        只是,陈瑶的目光在那位好心阿姨和祥子身上扫了扫,到底是说他们多管闲事好呢?还是说他们好心好呢?

        那名警官对陈瑶的话不予理睬,向后面来的几位年轻警官招了招手说道:“快过来,把他们扶上车。”

        几位年轻警官快速来到那几名倒地的男子身边,轻轻扶起他们,往警车走去。

        “我坐前面。”陈瑶淡淡地瞥了一眼那名警官说道。

        那名警官听到陈瑶的话,恨得牙根痒痒的,他是请了个祖宗还是什么?

        最后,那名警官又不得不妥协?

        一行人缓缓往南区驶去,陈瑶看着远处南区警局几个大字龙飞凤舞,笔走龙蛇的刻在上面,给人一种严肃,庄重的感觉。

        下车后,陈瑶面无表情的往里面走去,她懒散的坐在椅子上,说道:“要问,就快点问,我很忙?”

        那名警官从办公桌拿出一本记事薄,看了一眼陈瑶问道:“事情是怎么开始的?”

        “那几个人想带我去开房?”陈瑶微微抬头说道。

        “咳咳…咳咳…”那名警官没想到陈瑶说得这么直白,他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没本事,还敢带我去开房,现在的男人都是这么不自量力吗?”陈瑶平静如水的面容,看不出任何情绪。

        “咳咳…”一名年轻男子刚进来,就听到陈瑶如此露骨的话,他脸微微发红,低头又往外走去。

        “所以他就打他们了?”警官指着祥子问道。

        “你听不懂人话,还是什么?”陈瑶一脸怒色看着那名警官讽刺道。

        “这里是警局,注意你的态度?”那名警官严肃的面容看着陈瑶冷冷说道。

        “我有说错吗?一开始我就说了,他们是我打的,一人做事一人当,为什么要把责任推卸在别人身上,再说了,我打了他们又怎么了?竟然敢主动挑剔就要有勇气承担后果,技不如人,又愿得了谁?这样的蛀虫活在世上,不知道要残害多少人,我这是在为民除害?”陈瑶缓缓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名警官和那几位痞里痞气的男子,冷冷说道。

        冷清的面容闪过一丝讥笑,全身散发出强大的气势,冷冷地看着大家。

        就连那名警官也被陈瑶强大的气势给吓到了,他若有所思地瞥了一眼陈瑶,姣好的面容,优雅的气质,应该是哪个大家族的人?

        只是,会是哪个家族呢?

        “该交代都交代了,是不是可以走了?”陈瑶冷冷地看了那名警官一眼,说道。

        “说,说,她说得是不是真的?”那名警官对着那痞里痞气的几人大吼道。

        “我们又没把她怎么样?”打耳洞的男子说道。

        “是不是,我把你打残了,又给你医好,也不关我什么事?”陈瑶缓缓来到打耳洞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他说道。

        “只要你有那个本事?”打耳洞男子脑袋一横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陈瑶冷清的面容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

        她细嫩的双手以诡异的速度在打儿洞的胸膛上打了一掌,紧接着又把他的手再次折断。

        随后,鬼哭狼嚎的声音传来“痛,痛,快叫救护车。”

        “叫什么叫,一点点痛,就要死不活的,你还是不是男人?”陈瑶轻蔑地看了他一眼说道。

        “姑奶奶,对不起,求你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惹你了?”打耳洞的男子知道是陈瑶刚刚做了什么?不然他的心脏不会突然这么痛,好像随时要爆炸般。

        “关我什么事,这可是你自己乐意尝试的?”陈瑶好看的眉毛皱了皱。

        “对不起,我不该招惹你,求你,求你,救救我?”打耳洞男子哭诉着说道。

        这一刻,他早已忘记男子汉,流血不流泪什么的?

        他只知道只有哭出来,心里才会舒服点?

        “胡闹,这是警局,不是你家?”那名警官一脸怒色看着陈瑶说道。

        谁给她的胆子,竟然当着他的面,把人打伤。

        “他没资格进我家。”陈瑶一点也没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对。

        她做的一切都是他要求的,她只不过在成全他。

        “你现在的行为是故意伤人,知道故意伤人要拘留多久吗?最少也是七到十四人。”警官有点头痛的说道。

        “故意伤人,我打他哪里了,手、脚、还是脑袋?”陈瑶把问题抛给警官。

        “刚刚他的手传来咔嚓的声音,不用说也知道断了?”警官正颜厉色道。

        “你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陈瑶利用说话期间,就把打耳洞男子的手接好了。

        就在这时,陈瑶的电话响了。

        她缓缓从口袋拿出手机,划开触摸屏,那边传来龙琰性感而又低沉的声音:“老婆,到哪里了?”

        “在,警局。”陈瑶眼角微微上扬,缓缓说道。

        “嘟嘟嘟…嘟嘟嘟…”那边已挂断了电话。

        陈瑶无奈的摇了摇头,她话还没说完,就挂掉了,性子这么急,怎么能行?

        在办公室的龙琰一副都来不及换,来到校场,对刘探招了招手。

        正在训练的刘探看到龙琰的动作,黝黑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屁颠屁颠的来到龙琰面前,行了个军礼,问道:“上校,有什么指示吗?”

        “把车开出来,我在这等你。”龙琰冷冷说道。

        他虽然不知道陈瑶是为了什么事去了警局,但他知道,肯定是别人挑剔在先。

        有人活的不耐烦了,他龙琰捧在手心,当宝贝一样宠爱的老婆,也敢上前挑剔。

        没一会,一辆霸气的迷彩涂装军车缓缓而来。

        龙琰打开车门,劈头就问:“怎么这么慢?”

        “还慢,才几分钟而已?”当然这话,刘探没敢说出口,他在心里默默说道。

        “上校,去哪里?”刘探问道。

        “南区警局?”龙琰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他恨不得自己长了一对翅膀,拍两下就到了那里。

        刘探认真的看着前面的路,缓缓往南区警局驶去。

        “你是乌龟吗?速度快点?”龙琰瞥了一眼正在开车的刘探,冷冷说道。

        刘探欲哭无泪,速度已经很快了,再快下去,不知道要闯多少红灯?

        “再快点,以最快的速度到达警局。”龙琰瞥了一眼车上的速度表,再次说道。

        平时一个小时的路程被龙琰硬生生地用了二十分钟就到了。

        他大步流星走进警局,对着里面的人大吼道:“人呢?人在哪里?”

        俊美绝伦的脸,冷冽的眼神,高挺的鼻子,一件军绿色短袖,一条迷彩裤,腰间挂着一把精致的小型枪,在肩膀徽领章的衬托下,显出一种不言而喻的身份。

        细长的丹凤眼却是藏锋卧锐,流露出一种机警、智慧的神采。

        “什么,什么人?”一名小伙子语无伦次问道。

        龙琰犀利的目光让人捉摸不定,增添了一份神秘的感觉,俊朗的身姿更加显示出他王者的风范。

        龙琰冷冽的眼神看了一眼那名男子,快速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老婆,我到警局了。”

        接到电话的陈瑶,扶额。

        她什么时候说要他过来了?

        最终叹了口气,对那名警官说:“我要去外面一趟。”

        “我和你一起去。”

        陈瑶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远远就看到龙琰一身军装,挺拔而又威武的站在那里,有几名年轻警员时不时往他身上瞄去,可能是他的气场太过去强大,那些人都不敢近身。

        龙琰看到里面的陈瑶缓缓往外面走来,他大步流星迎上去问道:“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事,碰到几个混混而已?”陈瑶轻描淡写道。

        “哪几个不长眼的,带我去看看?”龙琰搂住陈瑶的细腰往里面走去。

        而同陈瑶一起来的那名警官看到龙琰,心中震撼无比,龙少怎么会来警局?

        又看了看两人的互动,这一刻,他心知肚明。

        “龙少,里面请坐。”那名警官微微弯腰,左手抚在身后,右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龙琰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往里面走去,只见几名痞里痞气的小伙子,有气无力地坐在椅子上。

        后面的人听到警官的称呼,脸上都脸上不可思议的神情,天啊?

        龙少,传说中的那个龙少竟然来他们警局了!

        龙琰骨节分明的手随意摇了一下那把摇椅,一个转身就坐在上面,双手一环,就把陈瑶抱在怀里,看着对面的几人说道:“你们欺负我老婆了?”冷彻入骨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把车停好后,迅速跑进警局的刘探一字不漏的把龙琰这句话听了进去,他看了看龙琰对面的那几位小伙子,伤的伤,痛的痛?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谁欺负谁!

        上校,你这样明目张胆的污蔑人真的好吗?

        “老婆…。”那几位男子不约而同懵然看向龙琰怀里的陈瑶。

        “是我老婆,你们乱叫什么?”哪怕他们声音再小,但还是被耳尖的龙琰听到了,看死人般的眼神看着大家。

        刘探和那名警官听到陈瑶的话,唇角止不住抽了抽。

        龙少,这不是重点好不好。

        你一上场不是应该问问,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几名男子看到龙琰一身军装,右腰间还配了一把精致的手枪,一看就知道此人不简单。

        当然他们没让出,坐在他们对面的就是京都传得神乎其神的龙少。

        他们经常呆在夜店鬼混,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

        “你这么快来干什么?我还没玩够呢?”陈瑶一脸没好气的表情看着龙琰说道。

        “我还是担心你受委屈?”龙琰抚了抚陈瑶随意扎起的马尾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陈瑶一副坦白从宽的表情看着龙琰说道。

        “我在你手机上装了GPRS。”龙琰唇角微微上扬,一脸笑意看着陈瑶说道。

        站在后面的刘探使劲地揉了揉双眼,天啊?那个笑得一脸灿烂的男人,是上校大人吗?

        这变脸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也就是说以后,我不管去哪都在你的掌控之中。”陈瑶板脸看着龙琰,好没意思,这样就没一点神秘感了。

        “刚来京都,怕你受到伤害。”毕竟明枪易躲,暗枪难防。

        “我只用一个月。”陈瑶知道龙琰是为她好,她做出了一点让步。

        “那个,龙少,他们需要治疗?”意思很简单,就是在崔人。

        “他们治疗,关你什么事?”龙琰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犀利的眼神看向那名警官问道。

        俗话说的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两人的气息都是强大无比,眼神也够冰冷,同样也嚣张的可以?

        “打电话,叫他们父母来?”龙琰看向刘探说道。

        “是…”刘探接到命令,快速来到那几名男子面前问出号码。

        “我父母离婚了,从不管我。”那穿名衣戴名表的男子说道。

        “离婚了,还是你父母,快说号码?”龙琰冷淡无情的眼神看着他,说道。

        无奈,他只好把号码告诉刘探。

        “你叫什么名字?”刘探同情的看了那名男子一眼,问道。

        “范风宇。”

        刘探快速拨了一个号码,那边传来一阵喧哗,没一会,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请问你找谁?”

        “你是范风宇的父亲吗?请你马上来一趟南区警局。”刘探一板一眼说道。

        还没等到那边的回答,就传来“嘟嘟嘟…”的声音。

        刘探不可思议的看着手机上,写着通话已结束几个字,他才说了一句话而已,就被挂了电话。

        刘探扬了扬手机说道:“挂掉了。”

        “再打。”

        刘探只好又按了一下重播,但总是没人接电话,没一会,里面传来机械的女声,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听。

        刘探好想骂娘。

        “号码给我?”龙琰一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眼神看着刘探。

        “我是龙琰,现在马上立刻,给我滚来南区警局。”龙琰拨出号码,看到显示已接通,也不管那边吵不吵,说完自己要说的话,就把电话挂断。

        范风宇几人看到龙琰的自我介绍,又看到他霸道的命令声,心底对他升起无数敬意。

        做男人就该如此!

        不过,龙琰这个名字,好像常听到?

        沉思一会后,范风宇几人难以置信的看着坐在对面摇椅上的龙琰,是他,国家的栋梁,国家的骄傲,年轻人学习的榜样。

        惨了,今天不死也要脱层皮。

        龙少的老婆岂是他们能沾染的。

        那边范父傻傻的看着手里握的紧紧的手机,龙少,给他打电话了?

        等等,龙少的语气有点不对。

        他迅速来到合作方身边,和他打了声招呼,就匆匆往南区警局赶去。

        他刚到警局门口,就看到自己的前妻,他风尘仆仆迎上去问道:“龙少,也给你打电话了?”

        他前妻鸟都没鸟他,就往里面走去。

        他们到的时候,那几名男子的父母都到场了。

        “老婆,他们打你哪里了?”龙琰看着完好无缺的陈瑶问道。

        “我打他们了。”陈瑶冷漠的眼神扫过那些父母。

        “他们惹你生气了。”龙琰非常理解陈瑶。

        “他们要带我去开房。”陈瑶冷冽的眼神这次扫过范风宇几人,说道。

        “砰…”办公桌被龙琰一脚踢在地上,翻了个四脚朝天,凌厉骇人,浑身散发着迫人的气息,那如星光璀璨夺目的双眸让人不敢直视。

        警务室里的众人看到龙琰地狱般的气息,连大气都不敢出。

        ------题外话------

        娜娜借题外话说一下,娜娜建了一个群,喜欢的朋友可以加一下…。群号是:429783260,,,,验证码是潇湘会员名,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620/99593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