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鉴圣 > 第46章 试试手气

第46章 试试手气

        牛大这嘴真臭,李子墨才不会和这样的瘪三计较,等下就有他哭的时候,口舌之利改变不了他悲惨的下场。

        “子墨……你怎么才来啊!”

        高翠兰已经等在解石区了,李子墨对着高翠兰傻傻地“呵呵”一笑道:

        “提货去了……咱们一去解石。”

        高翠兰坚毅地点点头,高翠兰在心中深信,她的男朋友一定会赢,不知道高翠兰的这种自信来自哪里,人家牛大的原石可是十一亿买的。

        李子墨连忙跳下车速不快的叉车,和高翠兰并排往平台走去,叉车跟在他们后面。

        牛大看到走上平台的李子墨和高翠兰,心中突然不由得一阵发慌,这感觉来得莫名其妙,但牛大可不是被人吓大的,而是跟着他老子牛魔王一路打杀过来的,什么样的血腥场面都见过。

        “牛大,本人如期而至。”

        “哟……居然跟大爷我杠上了,那咱们就现场解石,由主办方的鉴定师和估价师来裁判输赢。”

        “当然可以,是你先来还我先来?”

        牛大想了想说道:

        “本少爷就让你一回,让你先来,免得别人说我欺负小瘪三。”

        李子墨对着牛大傻傻地“呵呵”一笑道:

        “等下赌垮的才是小瘪三,是吧!”

        牛大却没有去接李子墨的话,而是诧异地问道:

        “你怎么是两块原石,不是说好只比试一块半赌原石吗?”

        “呵呵,我买来试试手的。”

        牛大见李子墨有两块原石,当下又改主意了:

        “那你先开这块小的原石,接下来的解石选择权由我决定。”

        解石的人都很迷信,如果李子墨这块原石赌涨了,那么牛大绝对会抢着开他的那块原石,这叫借手气。李子墨点点头表示同意牛大的选择。

        就在此时,一名拿着话筒的西装男出现的平台上,开始对着下面人山人海的观众说道:

        “公盘组委会,应牛少木先生和李子墨的要求,现场解石比试,获胜的规则为谁开出是翡翠盈利最多者为胜。”

        “啪啪……啪啪……”

        下面看热闹的观众立即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像这样的比试,每年都能看到,一些在商场上有矛盾的人,一般都是用这种方式来解决争端,其实这种解决矛盾的方式还是非常文明的。

        掌声稍停,西装男又开始解说:

        “最先解石的李子墨先生,可李子墨并没有解比试的那块原石,而是要先试试手气,这快只有三公斤重的原石编号为全赌原石,编号为C1999,好吉利的数字,祝愿李子墨可以开出好的翡翠。”

        牛大听到西装男最后一句话,那恶毒的眼神差点把西装男给杀死,不管牛大以往是如何的凶残,那目光却杀不死人。

        西装男继续解说:

        “李子墨先生开始解石了,他最先选择是擦……这块三公斤重的原石,选择擦的方式来解,绝对是合理的选择……”

        周围几个巨大的电子屏幕把李子墨的解石画面清晰地放映出来。

        “俗话说:一擦颟(mān),二擦枯,三擦癣,四擦松花。擦石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找到真正的绿颜色,但是李子墨却不按常规擦石,而是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就开始擦石了……”

        李子墨那你管那些口诀,根本没有必要,开动砂轮机就直接开始擦石,高翠兰帮着浇水,其实砂轮机上有可以固定水管的卡子,但高翠兰喜欢这种夫唱妇随的感觉。

        砂轮机“呜呜”地飞速旋转着,褐黄色的浑浊之水被砂轮甩出来,溅射到砂轮的挡板上,金刚砂轮擦石的速度极快,一厘米,两厘米,三厘米。

        “咔嚓”

        李子墨立即关掉砂轮机,然后把原石拿在手上看,擦面有点白色的粉末,但已经可以隐隐约约看到里面的绿色了,高翠兰立即把水喷到擦面上,李子墨立即用手清洗擦面。

        此时在台上的几个人全部生产脖子来查看擦面情况,甚至还有挂在摄影长杆上的摄影机也伸了过来,李子墨还没有喊,下面的观众先看出来:

        “出绿了……满绿……”

        “这绿有点像帝王绿啊!”

        “现在还有模糊,只是有点像……”

        牛大听说李子墨擦出绿来了,有可能还是帝王绿,他心里跟猫抓似的,他也想来看看,但牛大不愿意丢面子,只能看看大屏幕上的画面。

        西装解说难的声音更洪亮了: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这真是意外的惊喜,李子墨先生随便买的一块小原石,居然可以擦出满绿的料子,而且还有可能是帝王绿,让我们见证这个神迹的诞生……”

        李子墨当然明白自己这块料子是怎么回事,当下也不说话,继续擦石,李子墨的力量又大,擦石的速度极快,同时擦石的准确度也把握得非常到位。

        三四分钟的时间,李子墨已经擦掉一大半的皮壳,帝王绿的料子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了,那绿色娇艳欲滴,就像要流出来一般,几名主办方找来的鉴定和估价师,此时也不顾颜面了,生产脖子来查看李子墨擦石。

        这擦石还没有完成,他们手中的强光电筒就抵到原石上面照起来了,光线立即在原石上形成了一个大约五厘米的光圈。

        “高冰种的啊!”

        “应该是水种帝王绿了……想不到有生之年还可以见到这么好的帝王绿料子。”

        “是帕敢老坑的原石,实在太难得了。”

        “是啊!帕敢的原石都快采完了,能在这里见到一块老坑帝王绿翡翠,此生无憾了。”

        几名师傅在评头论足,李子墨继续擦石,下面的观众那是热情高涨,叫喊声一刻也没有停歇,简直比他们自己开出帝王绿还要高兴,要不平台周围拉着警戒线,而且还有警察维持秩序,这些人怕是早就冲上来了。

        高翠兰心里甜如蜜啊!自己的男朋友看着傻乎乎的模样儿,那运气却是不是一般的好,而是好到爆,

        稍许,李子墨就把整帝王绿给解出来了,比一个成年人的拳头大一圈,电子秤显示是一点二公斤。

        高翠兰看着这块帝王绿翡翠眼睛已经挪不开了,帝王绿那美轮美奂的色彩,任何一女人都无法抗拒,就连那些专家,也是一样的。

        几名专家甚至问道:

        “李先生,你这块帝王绿翡翠买不买,我出三亿六千万。”

        这位专家的声音被直接播放出去,下面的观众又是一声惊呼,对李子墨这个小子那是羡慕到不行,这运气简直要逆天。

        ……

        【什么是翡翠的颟?

        颟是缅语,意为潜在的物质。翡翠块体上的颟,实际上是一种没有披露出来的松花,因风化作用在皮壳上的区别,尽管看不见,它却天然存在于皮下。颟在皮壳上似一种纹理。组成的沙粒与周围的不相同,对比细腻,有揉捏的洼陷感,或具有平坦的舒展形状。用手接触不感受粗糙,对比滑润。用水淋湿吸收较慢。细看颟有边缘,有走向,有蜂孔,有平行细线,有的似巢隙,有的似水印。颟与松花不相同,其生象即是皮下色彩的生象,而下面的色彩,则不必定同松花的状况。场口不相同的块体之间,颟也各有特征。颟可所以块状、条状、丝状、半包状、大包状等等。%l4q.}+o‘YI‘t1v4n

        颟的呈现,还需求有松花相伴,下赌才干有涨的期望,若仅仅有颟而无松花,皮下的绿色多为浅淡而不会淡雅。因二次风化作用,颟都具有色彩,如在乌沙壳上颟显白色,白沙壳上颟显黄色,黄沙壳上颟显铁锈色。辨认颟有必定的难度,需求不断探索,不断剖析辨认,经过切开与擦洗,才干把握方法,具有经历。

        肉颟有颟的生象,但下面无色,熟行称为肉颟。颟指的是色颟,没有色就不成其颟。(e)h9{$F6Y/m#V

        白颟黑沙壳上的颟,像浓缩了的干米汤,颟下通常都有绿色,若白颟上复兴松花,那是如虎添翼,一赌就涨。具有白颟的块体对比多,最难辨认的是白沙壳上的颟,若颟成灰色,颟下定有好色。

        黄颟颟似一层淡黄色的面粉,铺得很开,如果生在白沙壳上,需置于水中,细看才干确定,颟下定有好色。

        膏药颟颟的色彩同沙壳相同,形似一个膏药贴在块体的凹处或凸包上,也有人将其称为包头颟。这种颟可赌性弱,若在沙发欠好的块体上,不宜下赌。#_*F+e2H0E0@/y

        卡三颟这种颟多为带状,带上有蜂坑,颟带两边的沙粒厚薄不均匀,可赌性高,绿色旺。(L.l"I3{"t$F+L6E

        一笔颟这种颟多为长条形,色彩同沙壳相同,但对比俄然,若颟上无松花,可赌性低。

        点点颟常同丝丝颟稠浊,通常可赌性不高,若颟下有色也仅仅丝丝点点状,底章没有映色表象,纵有绿色也不可取。

        半截颟是指一半松花一半是颟,这种颟对比多常见,只需沙发好,赌涨的期望较大。4K4_w,z‘];v!i#\

        颟的生象对比多,很难精确区别和命名。若要赌颟,只能依据沙发和松花,秧和其他体现,进行归纳判别,然后才干决议赌与不赌。上面介绍的颟是对比有代表性的形状。任何下赌的人都可以作为参阅,并非必定正确,正如前人所说:“神仙难断寸玉”,谁也不能必定颟下都有高绿色彩。】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648/87306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