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水天地间 > 第五十四章 你敢宣战?

第五十四章 你敢宣战?

        “大言不惭。我倒是要看看,你是如何灭我混沌剑派满门的!”

        雁翎南一声暴喝,身体闪烁之间,便到了那白儒默的身前,与他凌空对视。此时此刻,白儒默的一双眼睛内,满是骇人的锋芒。

        但意外的是,雁翎南在他面前,气势竟然丝毫不弱。

        “雁翎南,你也渡劫了?”

        白儒默看到雁翎南这副模样,面色一变,下意识的问道。他已经度过了天劫,气势威压更上一层楼。若是雁翎南没有渡劫的话,在他面前,绝对站不住。更别说如此气定神闲的和他对视了。

        “渡不渡劫,好像没有这么重要。”

        雁翎南悠闲的掏了掏耳朵,“刚刚我好像听你说,要屠了我们混沌剑派满门?”

        “没错!”

        说到这里,白儒默也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浑身的煞气轰然爆发开来。“把杀我儿子的那人,交出来,随我处置,我可以放你们混沌剑派一马。”

        “不好意思。”雁翎南摆了摆手,“他已经走了。”

        “什么?!去哪了?”

        “南域。”

        雁翎南淡淡的说道。

        “怎么可能?”

        白儒默的面色滕然变化。一阵白一阵紫。他眸子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之色,看着雁翎南,“没有人可以越界。自从上次大战,就连小西天的人,都无法越界。他是怎么做到的?”

        “因为,他是‘他’交代的人。所以,就算是混沌剑派灭亡,我也要保他。看在你我曾经交情不浅的份上,我好心提醒你一句。你流沙宗是强大,可不要挑衅‘他’。他的恐怖,你也知道。我不希望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雁翎南淡淡的说道。

        白儒默听到这话,一双拳头也是攥的死死的。指甲深深的没入肉中。片刻之后,他抬起了脸,“他已经数万年没有出现过了。关于他的事情,有的,只是传说。我就不信,我杀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可以见到他。”

        “若真是那样的话,我儿子死的不怨。我死的,也不怨。”

        白儒默狂妄的大笑,眼中沁出的,全都是泪水。“雁翎南,我代表流沙宗,正式向你宣战!”

        他怕‘他’,可是不怕雁翎南。无尽的痛苦与悔恨之下,他的体内,爆发出一股骇人的戾气。双拳没有丝毫花哨的砸下,向着那高耸险峻的混沌剑峰砸下。

        他乃是渡劫巅峰强者。若是这一拳落下,那混沌剑峰的下场没有丝毫的悬念,那就是被夷为平地。

        可就在他拳头即将落下的时候,异变突然生!平静的混沌剑峰内部,突然传出了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气息所至,竟然化作了一层透明的结界,将白儒默那已经化作巨大的拳头笼罩其中。

        顿时,白儒默的攻击就好像落在了棉花上。任凭他蛮力通天,可没有作用点,一丝力量都作用不出来。

        “我已经给你说过了。我给过你机会。可你不知道珍惜,还跟我们宣战。”雁翎南的眸子里透露出一股深深的不屑之意,他双眼斜视白儒默,“这是你逼的我们,跟你动手。”

        “难道,这就是‘他’的力量?”

        白儒默看着自己的拳头,喃喃出声。

        他修炼三千年,历经无数劫难,终将成正果。可就在这关键的时候,他遇到了一辈子不曾遇到过的打击。

        儿子被人杀,还不敢报仇。只能发泄于这混沌剑派之上。可事到如今他又发现,这混沌剑派,并没有表面上这么弱小。

        “白小子,你要跟我们混沌剑派宣战?”

        混沌剑峰内部,传来了一声宛如惊雷般的声音。听到这声音,白儒默的眸子中透露出的不可思议之色,更为浓重。

        “他是……”

        白儒默将目光转移到了雁翎南的身上,却再也没有刚刚那种傲视天下之意。他苦涩的说着,话音未落,却被雁翎南打断。

        “他就是。如果你觉得流沙宗,还可以与我们混沌剑派对抗的话,那你尽管宣战。你儿子的仇,也尽管去报。”

        雁翎南阴沉一笑,“这不过,是我们混沌剑派所展露的实力的冰山一角罢了。而且我告诉你,就算是倾尽我们混沌剑派所有的实力,也抵不过‘他’的一个手指之力。”

        白儒默的身躯不经意的颤抖了一下。此时的他极其狼狈。儿子大仇不得报,自己还屡屡吃瘪。自己修炼三千年所在乎的面子,似乎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就丢尽了。

        而这一切,却是因为那个杀了自己儿子的人。

        他做了凶手,逍遥猖狂,自己却没有办法报仇。

        越想越堵,白儒默气恼无力之下,一口老血喷了出来。鲜血洒在他的胸前,使他看起来十分狼狈。

        “哈哈哈,我知道了。雁翎南,我记住你了,也记住那小子了。”

        白儒默站稳了身子,一把将头上的发簪拽下。齐腰长发没有了束缚,顿时如同脱缰野马一般垂落下来。白儒默抓起一把头发,手中出现一丝锋芒,那头发也是寸寸尽断。

        “就算‘他’参与在其中,那也不能阻拦我。若是我不能为我儿子报仇,那定如此发!”

        白儒默大笑着,一把将手中的断发燃的一干二净。他转过身子,准备离去。

        “宗主。”

        黄袍修士带着数千弟子,此时已经来到了谜神山内。但是当他们看到状若疯癫的白儒默之后,还是愣在了原地。

        “宗主,你怎么了?是谁对你动手?”

        “没有人对我动手。”

        白儒默看着黄袍执事,淡淡的说道。“全部撤退吧。”

        “可是……”黄袍执事咬了咬牙,“我们不是来灭混沌剑派满门的么?为什么现在就走?”

        “别废话。”

        白儒默体内爆发出一阵凌厉的威压,重重的压在了黄袍执事的身上,“我让你们走,现在就走。别给我废话。否则的话,一会我也救不了你们。”

        “可……”

        黄袍执事似乎还是不甘心。可就在这时,混沌剑峰内,一股不亚于刚刚压迫白儒默的威压,轰然爆发。感受到这股气息,黄袍执事哇一声喷出一滩鲜血。

        “这……这是……”

        “白小子都让你们滚了,你们还不滚,找死。”

        苍老的声音,淡淡的说道。虽然声音不大,但却如同魔鬼一般笼罩在了流沙宗弟子的心头。刹那之间,黄袍执事的身上出现一团火焰,将他焚烧殆尽。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就化作了尘土,随风湮灭。

        “他自己找的,不管我们的事。我们走。”

        白儒默弓着腰,缓缓的迈出步子,朝着来时的方向离去。而就在这时,许久没有出声的雁翎南又开口道:“白儒默,你儿子的仇,似乎可以报。如果你能找到方法,前往南域,或许就可以杀死他。对了,你派出去的人,若是修为超过渡劫期,那也会死。如果万一你流沙宗的渡劫大能都失踪了,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杀你儿子的凶手,叫李慕城。”停顿了片刻,雁翎南淡淡的说道。

        听到这话,白儒默的步伐明显一顿。但他没有回头,而是带着数千弟子,飞快的离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778/88485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