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003章 有情剑道,无生剑道

第003章 有情剑道,无生剑道

        “‘周衍’这个名字,也是你可以随便喊的吗?”

        周衍目光如利剑,盯着周显的时候,自有一股无形的威严。

        他没有那么大度到不计较的心思,如今有了能力,那种被人踩在头上的窝囊日子,他不想再过。

        面对这凌厉的目光,周显不觉有些莫名的惧意,他不由目光闪烁了起来,避开了此时周衍的那种凌厉锋芒。

        他隐约感觉到,此时的周衍,似乎处于一种爆发的边缘,或者,是因他逼迫自己的潜力,却依然不能突破而竭斯底里了吧?

        反正,他没有参加今天早上校场的修炼,已经触怒了威严无比的传功长老,他也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这等废物,自己这般天才,又何须与其计较?

        他有了退缩之心,却给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所以,闻言之后,他闪烁着的目光带着一丝冷笑之意:“也是啊,哈哈,你是我的天才堂哥嘛,那便看看,你有什么了得的天赋吧!如果一个月后,你依然如此,我看你怎么有脸占据那么多的修炼资源!”

        周显说着,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很无辜一般,然后大咧咧的转身就走了,但那讽刺与嘲笑的话,却深深的刺入了周衍的心中。

        他站在那里,没有说话,右手却死死的扣住了那断了半截的断剑的剑柄,身体微微颤栗!

        他的体内,如有热血在沸腾、燃烧!无尽的雏形剑气,似在此时,从沉睡之中苏醒,即将爆发出震荡天地的怒火!

        但,他死死的克制了,他没有动手,任由那种无形的剑气在体内咆哮!

        他知道,正因他自己不争气,家主爷爷对他的好,才显得有些偏袒,才会让家族其他分不到好资源的弟子们对他无比仇视,也才让他自己无比愧疚,自觉愧对了爷爷的栽培。

        不然,年纪轻轻,他又如何那么舍本逐末的去压榨自己的潜力,于潮起潮落的寒冰湖水里修炼?

        他知道他有天赋,有那种独特的惊人的悟性,但他总感觉有一股桎梏束缚着,无法通透。

        如今,那一道如压迫在心中的桎梏消失了,他修炼家传的碧水连天剑术,也一口气修炼到了第八式,这件事情,前无古人,即便是他的天才父亲周忘尘,也不及他!

        他,创造了周家的历史!

        也是如此,如今,他知道自己天赋已成,他便对自己的一切,自信之极。

        ……

        “传功长老,我好心去说他,他却自视甚高,还当自己是个天才,还差点想动手!但弟子谨记,家族之人不纷争的道理,便作出退让,回来了。”

        周衍走出几步,接近校场,便听到周显还飘荡在空气中的话语。

        他眉头一挑,目光之中寒意乍现——这等小人,竟是如此令人反感!

        他尚且还在不愉,便听那传功长老浑厚而低沉的声音传来:“嗯,以你的性子,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相当不错了。这周衍,破罐子破摔,家主也是瞎了眼,还当他是第二个周忘尘?

        他这般,便是烂泥扶不上墙,以后,你也不必缕缕为他操心了,你自己好好苦修,证明一下,家主的偏袒,就是个笑话!”

        传功长老说着,目光忽然瞟向了此时的周衍。

        那目光,如一对铜铃一般,闪烁着一股无法言喻的寒光,似里面有一汪深潭,深潭之中,沉睡着不可侵犯的剑道神灵。

        几乎本能的,周衍心中一凛,几乎因为这一道目光,而差点就地跪拜,磕头认错。

        他他身体里的雏形剑气,忽然如发狂的一般,他的黑色长发,“嘭”的一声炸散了开来,他乱发飞舞,爆发的无形劲气冲开了那无形的目光威压,一股无形的血气荡漾而开。

        他忽然如改变了一个人一般,尽管他看起来依然孱弱,在这浩荡的天地间,依然渺小如蝼蚁,但他刹那的气血威能,那刹那呈现出的一股坚韧的意志,依然让他犹如一尊战神一般。

        “咦?”

        那虬髯老者满是深刻皱纹的脸上多了一份惊讶之色,目光也没有掩饰那一股‘诧异’之意。

        “长老,家主爷爷眼睛没瞎!瞎了眼的是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老匹夫!另外,我已经晋升剑初一重天,已经无需前往校场苦修,可自主修炼了,这并不算违背家规,更无需下跪伏法!”

        周衍目光凌厉,也已经丝毫不畏惧这令人谈虎色变的传功长老。

        面对那传功长老不动声色的目光威压,他心中很是不愉!

        这在以前,是常有的事情,他也不觉得如何!可传承了宗师灵魂的心得与记忆之后,他便知道,男儿跪天跪地跪父母,却在除此之外,绝不可为‘五斗米’折腰!

        这对他而言,如今便是一种莫大的侮辱!他有他的傲气,尊严!

        “不错,以你的气势,确实有资格不入校场了!但你过度开发自己的潜力,固然换来了此时的能力,却也毁了你自己!你,果然不是周忘尘……唉,你好自为之吧!”

        传功长老深深的打量了周衍几眼,随后给出了一个很‘惋惜’的评价。

        固然不受待见,但毕竟是家族之人,传功长老,也只是惋惜他这般好的‘悟性’天赋被彻底‘浪费’了。

        感受到传功长老那瞬间有的几分萧索怅然之意,周衍的心微微有些悸动。

        固然再严厉,他立威也不是错,家族内忧外患,如果每个弟子都效仿他压榨自身潜力,毁了修炼根基,这对于周家而言,便是死路一条。

        他忽然想明白了这些,那刹那的一丝不愉,便也散了。

        看着传功长老转身离去的背影,苍老与萧索之意有些明显,他忽然明白,自己承载的,不是一个人的希望。

        他也忽然明白,那些说给周显的话,实际上也只是在刺激他,刺激他奋发……但,他的表现,似乎让传功长老认为,他是刺激压榨身体潜能达到极限,从而获得了突破……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的身体,根骨将彻底损毁,最终一事无成,那么空有再好的悟性天赋,也无济于事……

        他默默站在那里,如被钉子钉住了,一动不动。

        此时,他很想高声呼喊,自己不是压榨了潜能,才得以突破的,而是……因为天赋极好,水到渠成的大圆满突破,战斗力甚至能跨越一个小境界对敌!

        可……似有什么如鲠在喉,他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他不想看见亲人、朋友那失望之极的眼神,可此时的传功长老的失望的眼神,再次的刺痛了他的心。

        除了此时的传功长老之外,校场上,家族的在这里修炼的子弟,除了如周显、周成,周双双等个别人是一种幸灾乐祸的眼神之外,大多都是一种极为失望的目光。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这是此时,六识变得极为敏锐的周衍忽然感觉到的那种让他灵魂都为之悸动和颤栗的感觉。

        也是在此时,他才明白,他不是被所有人嘲笑的‘浪得虚名’的‘天才’,因为绝大部分人,都还在关心着他的,只是,都如传功长老一般,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而已。

        他捏紧了手中的断剑,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但他没有解释什么,一切,在一个月之后的检测之中,就会大白于天下。

        到时候,自己,会给他们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的!

        ……

        一柄短剑,如笔走龙蛇,将一枚漆黑色的铁块,雕刻成一个栩栩如生的女人的雕像。

        这个女人的雕像,只是一个背影,如周衍记忆之中的那个女人的背影。

        雕像,线条如一条条的流水,栩栩如生的灵性光辉,不时呈现。

        先前,周衍不懂碧水连天剑术,他看不懂这手法,可如今,他懂了。

        这是一种合道一般的剑术大圆满的状态,基础的碧水连天剑术,在眼前这个男人手里,化为了无尽的有情剑道与无情剑道的交锋。

        有情剑道,给予了这个雕像生命感,蕴含的是无尽的爱意,延绵无尽;而无情剑道,赋予的是一种决绝,一种万念俱灰的毁灭。

        所以,生与死,便时时刻刻,在这个雕像上上演,直到,这黑色的铁块,化为一团混乱废铁,他才罢手。

        他眼角布满了皱纹,每一条皱纹都蓄满了他生命中的苦难与不幸,唯有那一双时而深邃如渊、时而又黯然无神的眼睛,才会证明,他有在这个世界存在着。

        他看着手中再次崩乱的铁块,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他的手中凭空出现了一壶酒,他仰头,咕咚咕咚的喝着,如喝下一切的苦难与愁绪。

        他的脸色,因为这样的举动,而从先前的雕刻的时候的病态的殷红,化作一种刺痛人心的惨白颜色,似预示着,他已经命不长久。

        酒喝完了,他的身体摇摇欲坠,这才看了眼前的周衍一眼。

        那一眼简单的关注,第一次让周衍感觉到,这不是无视,而是一种真正的关注,这一眼,就如在历经一个轮回一般。

        一眼,万年。

        周衍有些忐忑,他的父亲,周忘尘,周家有史以来,最天才的存在,没有之一!

        但因为不明的原因,如今已经修为尽失,成天只是和雕像一起生活。

        喝酒,雕刻,雕刻,喝酒,没有其它。

        这一次,依然是每个星期才有一次的来父亲这里学习的机会。

        在这之前,他从没有获得过父亲的任何指点。

        而这一次,他敏锐的六识,感觉到父亲的黯然的眼眸深处,似乎闪过一道流星般的光华。

        “这枚雕像,是完整没坏的,有两种剑道,是‘有情剑道与无生剑道’,你看着,选一种修炼吧!”

        莫名的,他已经沦为废人的父亲,只是轻轻一拍虚空,忽然不知从何处飞出一枚漆黑色的雕像。

        这雕像,依然是一个女子离去的背影,如要转身却没有转身的充满了‘犹豫’的背影。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14237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