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036章 夺命箫声

第036章 夺命箫声

        “你也知道,这件事是不一样的,而且你如何知道,在你陷入危机的时候,我不会出声阻止?”

        风云烟的话语显得很理所当然,她那有些圣洁的面容,此时也显得很平静,似乎这样的话语,也都不是由她说出来的一样。

        但这样的话语,却给人一种很恼火的感觉,对于周衍这样的人物而言,这绝对是.裸的打脸。

        “现在,自然由你随意说话,但是这件事,我周衍记下了。”

        周衍盯着这风云烟,脸色微微有些阴冷,语气自然也是冷冰冰的。

        “你记着与不记着,也与我无关,我这次,只是希望完成自己的愿望而已。周灵者,现在,该怎么做,你也随意吧。”

        风云烟依然是那种古井无波的表情,依然一身白衣圣洁如仙女出尘,但是此时她给周衍的感觉,却是前所未有的糟糕。

        伦无耻,周衍觉得自己与此人完全无法相比。

        一个人无耻,也可以到这样的淡然的地步,饶是以周衍的性格,也觉得有些过分了。

        以周衍的心境,尚且都有一种无言的憋屈的感觉,更何况是性格有些炽烈的风凌竹呢?起码,此时的风凌竹,便有种恨不得将这个以前她印象一直很好的女人剥皮抽筋的冲动。

        这件事,所有人都看在眼中,不说公正,先前自家少爷周衍陷入危险之中的时候,这个女人哪里有半点动手制止的心思?先前自己要被杀死的时候,这个女人更是漠然的看着,也没有半点情绪的波动,现在却还说得如此冠冕堂皇道貌岸然!

        即便是这么做了承认了,那也无所谓,让人知道现实残酷便罢了,可这女人还一副为了少爷好的模样!

        这,简直是欺人太甚,难道这人有后台,那自己的家族就没有吗?

        风凌竹已经有些气不过了,她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起来,冰冷的俏脸也因为那种怒意,而显得有些涨红。

        可是,她自知自己的实力不如人,出去讨要公道,只能是自取其辱,而且这样甚至会连累自家少爷周衍,是以她终究还是忍住了这一股怒气,没有爆发出来。

        但这一股怒意,也更加坚定了她对于剑道高深境界的追求之心。

        ……

        周衍漠然的看着四周,因为他的举动,先前那些不老实的修士们,此时都有些闪避他的目光,不敢与他的目光接触。

        周衍无视了这些人,他的目光在一个白衣青年身上停留了片刻,这个人,一直都很普通,但是这个普通的人,也是他看不透的人之一。只是,这个人也没有主动闹事过,周衍便也不多关注此人,而是将目光落在了陈天剑的身上。

        “陈灵者,如今,不知道这个团队,还能不能和谐呢?”

        周衍开口询问,目光带着几分戏谑之意。

        他没有立刻就走,毕竟陈天剑从始至终,都扮演着一个中间派。

        至于说风云烟这个女人,周衍倒是已经无视了。

        如果在意,才会有怒火,如果漠视,那么有再大的怒火,也就淡了。

        “周灵者,他们不服从你的命令,倒是也是常理,毕竟天才也都是有自己的傲气的。如今你出手镇压了席宇阳,也表现了你无敌的能力,证明了你自己。这一战,你周灵者无敌帝气剑体之名,也将名动天下。这其实也是一件好事。

        所以,现在我想,已经没有修士不服气了。”

        陈天剑缓缓说来,风度翩翩。

        他在说话的时候,那一双剑眉如柳叶一般,竟是在飘荡一般的动荡,这令他显得有些怪异,但是配合他一身儒白色的灵甲以及随风飞扬的黑发,不得不说,此时的他,的确有种俊采星驰一般的天才风范。

        这是一个很沉稳但是也很强横的人物,心机缜密,也不卷入是非,很低调。

        但他绝对是一个强力的对手!

        周衍感觉,哪怕是此时自己的实力再进一步,也绝非是此人的对手。

        他心中凛然,却处变不惊,微微点头道:“不错,现实如此,我本不欲动手,但有些人偏偏总是送上门来挑衅,那便也怪不得我了。

        还是那句话,后面的路,我周衍既然已经答应了带他们出去,就一定会做到,至于他们肯不肯听,或者遭遇风险死不死,就与我无关了!

        不过,这次,丑话就说在前面了,若是有人还有某些不好的心思,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周衍说话之间,已经有一股恐怖的杀机呈现,以他的能力,此时刻意释放出杀机,那种亡魂剑意之中的死亡气息,绝对是一种让人心惊肉跳的恐怖气息。

        此时,哪怕是风云烟,在感受到这股死亡一般的邪恶气息之后,也隐约有一种灵魂为之颤栗的感觉。

        风云烟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其他修士?

        “周灵者请放心,既然这件事只是误会,周灵者又证明了自己强大无敌的能力,那么我贾永恒第一个,便站出来支持周灵者。”

        先前周衍看到的那个白衣青年,此时竟是走了出来,第一个支持周衍。

        他一切看起来都很普通,但是这样的一个人,在周衍强大无比的灵魂感应能力感应看来,却不能有任何的收获,这一点,可见此人绝非是一般人物。

        而且,他看起来极其俊逸,只是这种俊逸,却有一种不完整的感觉。

        周衍对于‘完美’的道的感悟,有紫炎莲子的加持,多次悟道,已经有了特殊感应。

        他可以肯定,这个人的容貌可能是假的。

        但他无法看清这人的任何底蕴性的东西。

        这个人走出来之后,便接二连三有修士走出来,表示自己愿意听从周衍的安排。

        显然,此时周衍立威之后,表现出了自己的能力,地位自然也与陈天剑等人真正持平。

        周衍身边,风凌竹先前的不甘与怒意,也在周衍获得了这样的地位与认可之后,这才逐渐的压制了下来。

        她深吸一口气,默默的站在了周衍的身后,如一个最为忠诚的侍卫一般,已经完全的表示了自己的忠心。

        周衍听到众修士的话语,感受到身边风凌竹的一系列心态的变化,心情这个时候也好了不少。特别是,当感受到先前风凌竹的那种傲气与如今的这种归顺之心的时候,有了这种对比,他也感觉到了一种作为男人折服不听话的女人的那种成就感。

        男人,总是喜欢听话的女人,即便是表现得喜欢不听话的女人,那潜意识也是想折服这样的不听话的女人,让不听话的女人,变得比听话的女人还要听话。

        这一点,周衍也不例外。

        他感受到了风凌竹的变化,顿时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风云烟,然后,他发现,这似乎是一个更不听话的女人。

        ……

        古阵之路,坎坷崎岖。

        到了这里,总归不是那么容易走的。起码,这一路上便是如此。

        这里很静,有阴风阵阵,无声却压抑,静的如人都死光了一样。

        但跟着周衍一路行走的修士,足足还有近百人。

        在静的环境里,一旦有声音传出,就会让环境显得更静,更死寂。

        此时,呜呜咽咽的古老的箫声,竟然诡异的陡然出现在了这里。

        古老的箫声,萧瑟、荒凉,有着一种古老的苦痛之意,可以听闻者如要断肠,可以意会者,甚至如要化道身殒一般。

        这声音忽然出现,几乎所有人,都忽然中招,陷入了这可怕的声音之中。

        但周衍,却相安无事。

        他默默的站在最前方,看着前方的一方天蓝色的弧形圆环之中的那个白衣女子吹箫的身影,如看穿了一方时空,似看到了过去或者未来的一个场景。

        这个场景,这个背影,他依然觉得很熟悉。

        但他依然记不起来这个人是谁。

        这个背影,依然是那个失去了双眼的女子的雕像的背影,但是对于这个背影的记忆,似乎古老而遥远。

        可是,这些也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周衍可以肯定一件事,那就是,这个世界是没有萧这个乐器的。

        这是一个类似他师傅的那个地球古老世界的世界,但是这个世界,没有萧这种乐器。或者说,周衍自己从未知晓这个世界,还有这样一种乐器的存在。

        他的师傅的记忆里,在那个地球世界,却有着萧这样的乐器的存在,但那是在地球。

        可此时,这里竟然有箫声。

        这样的场景,让周衍甚至怀疑,地球那个世界,是不是和这个世界真的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然他的师傅破空之后,又为何会出现在这样的世界?

        他没有想很多,而是在思考的同时,忽然感觉到身体里的生命能量,如在大量流失一般。

        这是生机能量,被直接吞噬的结果!

        他心中一凛,不由立时清醒了过来,随后他看向了风凌竹,此时,风凌竹明显变得有些苍老了几分,她少女一般明眸皓齿的容貌明显变得成熟了许多……她整个人竟是在这一瞬间,如化身成为了一个美艳的妇人一般!

        这是明显的生机流逝!

        他再看向了其他人,果然,已经有不少修士直接变得白发苍苍了起来,脸上也都呈现出了如被岁月累积一般的深刻无比的皱纹。

        他心中骇然,当即摧动自己的灵魂震荡开来,并大喝一声:“醒!”

        他这一声怒喝,不啻于是一声惊雷,汹涌滚滚的能量震荡四方。

        “醒醒醒——”

        来来回回的回声,竟是此起彼伏,如从各方各面传来,让这个死寂一片的世界,忽然间变得热闹了起来。

        周衍的一声大喝,首当其冲的感受到的自然便是风凌竹,所以她最先清醒了过来,随后她也立刻感受到了自己的变化,顿时,她俏美如花般娇艳的表情,立刻变得复杂了起来,随后,她的脸色陡然苍白,俊美而有神采的美眸,也立刻黯然无神了。

        “啊——”

        “天啊!我怎么老了!我还没有成就剑魄境界就已经苍老了,完了!彻底完了!”

        “我的寿命,竟然忽然消失了三百年!天要灭我!”

        “周衍,这就是你要给我们的出路吗?你去死吧!”

        “啊啊啊,我怎么可以这么老!不会的,不会的,这是幻境!”

        ……

        有很多修士疯狂了起来,已经因为生命的被抽走,而陷入了癫狂。

        而周衍也在此时,遭受到了许多的针对性的攻击,只是这些攻击打在虚空,却都被虚空吞没了,没有半点落在周衍身上。

        不仅如此,那些出手的修士,身体也开始干枯干裂了起来,犹如松树的树皮,已经开始发裂。

        这是一种很惨的结果,即便是陈天剑与风云烟,浑身也多了几分岁月的味道,变得沉稳了许多一般。

        这两人,即便没有完全陷入这种莫名的诡异的箫声里,此时也被无声的抽走了生命能量。

        “风凌竹,你不要担心,会好起来的,阵法的变化,我先前也说过,这是生与死的极点。过了这里,差不多再走一段,就可以出去了。”

        周衍安慰着风凌竹,这些人里,他在乎的,也只有这样一个人。

        但他的话,不仅安慰了风凌竹,也有很多修士,如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纷纷目含期待的看着周衍。

        “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这箫声,带着古意,是一种绝望之道,不是此种道的修士,就不要去听了,这会让你们身死道消的。

        念在这一路上,你们没再给我找麻烦,我暂时再救你们一次,给你们提个醒。”

        周衍话语很平静,他说这些话,不是单纯为了救这些修士,而是,他另有安排。

        而且,要帮风凌竹,他也需要说出一些东西来,这个地方,压制了秘术传音,所以,这也是无奈之举。

        不然,以他的心性,这些人全死光,也与他无关。

        周衍的一席话,让很多修士眼前一亮,哪怕是风云烟,也不由美目之中有异彩闪烁连连,似乎周衍她越发的看之不透一般。

        “少爷,谢谢你。”

        风凌竹抿着嘴唇,虽然有些黯然,因为生命力量消失,等同于数百年没有进步,这对她打击真的很大。

        但她总算还多了一丝希望,因此也不想这种不快的情绪给予周衍压力,便温柔回答周衍。

        “周灵者,有劳了。”有修士已经躬身致敬。

        “周灵者,大恩不言谢,有需要的地方,还请直接说一声,我杨帆绝对不会推辞半点。”

        “周灵者,这次,真的多亏了你,我代表我们白家三位姐妹,感谢周灵者救命之恩。”

        ……

        各路修士,在此时也真心的致谢,此时,这样突兀出现的危险,周衍没有中招,但是可以出手唤醒他们,算是真真切切的救了所有人一命,自然,有通情达理的修士,还是会出言感谢的。

        周衍面对这些,只是微微点头,接着道:“有些危险,出现的很突兀,所以我也说了,大家要多注意,提高警惕。

        至于这种生死之极的存在,有死亡能量的抽离,自然也有生机能量的馈赠,大家也不要太担心。

        只是,若真有生机之地,我也提前说了,那也必定是极为凶险之地,那是后话。

        到了这里,等下会出现九道未开的通路,每一道,都是生机之道,算是一处机缘。但是通道出来之前,会有妖兽出现。

        这妖兽出来,自然是要击杀的,所以我的要求,便是大家帮我击杀这些妖兽,帮我凝聚古老血脉,成就剑灵境界。

        达到这个境界,才可以打开九条通道。

        这一点,我也没有说任何谎言,我相信这里的陈灵者、风云烟灵者还有那位贾永恒灵者,都是明白的,不知我说的,可有问题?”

        周衍随意的说着,随后目光扫过了陈天剑、风云烟,落在了贾永恒的身上。

        这个人,竟是除了他之外,第二个不被箫声所影响的人,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当然,周灵者所言不虚,这一点,的确如此。”

        陈天剑当下走了出来,很肯定的说道。

        “不错,我师尊也说过这样的话。的确需要剑灵强者的剑阵修士,才能打开九生之门!”

        风云烟也在此时肯定的说道。

        到此时,她才算是真的帮周衍说了一句话,还真的是很难得的。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她的话语才显得更加可信。

        而且,她更是连‘九生之门’的说法都说出来了,看样子知道的极多。

        众修士一片哗然,随后纷纷交头接耳,但他们目光更多的却是落在了贾永恒这个谁也不知、但容貌根本没有变化的修士身上。

        “嘿嘿,周灵者的话,自然是没有任何异议的,我等修士,坚决服从周灵者的指派与安排。”

        贾永恒嘿嘿一笑,表现得依然很圆滑,似乎极为好说话的样子。

        他笑的时候,所有修士也才发现,他容貌无损,没有苍老,反而似乎更年轻了!感应到这点,众修士这才都心中一凛,知道周衍单独把此人和陈天剑风云烟两人放在一起说,此人那必定也是一方了不得的人物。

        此时再看此人依然俊得不像话的模样,从多修士对于此人,也不由多了几分忌惮之意。

        都是天才,但是天才里自然有更为出类拔萃的,这是很正常的,遇到这样的出类拔萃的天才,自然得多点儿心思,有所防备,不然到时候惨死,也不能怪别人了。

        此时,周衍见这贾永恒处事老道圆滑,更确定了此人的不凡,但他也没有深究,而只是转过身默默的看了远处的天蓝色的圆弧光环一眼,然后默默的等待着。

        以他的心思,其实很想继续深入去看看那个吹箫的孤寂女子,哪怕就那么的看看她寂寥萧索的背影也好。

        可看下去,即便是他有着火焰莲子的庞大生命力,只怕是也扛不住。

        所以,压制着那种更强烈的愿望,压制着莫名的被召唤的诡异感觉,他也在静静的等待着阵法的自动运转。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14242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