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044章 执迷不悟

第044章 执迷不悟

        潘玉铭有些受宠若惊一般,赶紧接过,可他有些吃惊的、惊疑不定的模样显示出,对于这一幕,他似乎极为意想不到。

        他看着周衍,见对方似乎不似作假,这才有些将信将疑。

        他拿着那漆黑色的酒壶,既不敢不喝,又不敢真的喝,手都在发抖。

        周衍笑道:“我周衍的酒,一般人是喝不到的。我请你喝,你就安心喝就是。”

        “是,是。”

        潘玉铭讪讪的笑了笑,他颤栗着拿起酒壶,大口的喝酒,可因为手的颤抖,那一壶酒水,他只喝下了一大半。

        还有一小半,被泼洒到了他的身上,因此,那一瞬间,空气之中,有着强烈的酒水的清香味道。

        这种清香酒气,甚至有些浓烈得刺鼻。

        “可惜了,你的剑意修炼还不到家。若是像我这样,把古老的精血都凝练成为古老的剑意,那么以后喝酒,手就不会抖了。

        这就是我强大的一个原因,血精凝古意,日月养剑魂。”

        周衍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给潘玉铭传授经验。

        潘玉铭听得浑身发冷,也弄不明白周衍到底有什么目的,他拿着酒壶,努力的保持着镇定,继续将酒壶里的酒水喝下去。

        这一次,他喝得比上一次稳,因为他没有再泼洒一滴酒水。

        周衍却只是随意的笑了笑,喃喃道:“给他人的承诺,一定要做到;有机会喝到好的酒水,也要珍惜。这是我的两点忠告,也是我自己的一种准则,如今我都告诉你了,你说,你该如何来感谢我?”

        潘玉铭心中一凛,浑身冷的半截,他喃喃道:“在下,我……”

        “你也不用做任何事,先前的一幕,想必你已经都用剑之幻境记录下来了,拿出来给我看看吧。这点,你配合一下,我就会很满意了。”

        潘玉铭拿着酒壶的手陡然一颤,好在,酒壶里已经再无酒水。

        他努力的稳住自己的情绪,深呼吸了一口气,道:“什么剑之幻境……先前这里也无法动用能量的,是……九大光源闪烁之后,才,才,才能使用自己的能量的……”

        “那你可知道,我又是谁?”

        周衍目光微微一凝,冷声问道。

        “在下……在下不知。”

        周衍冷笑,道:“你不知道吗?”

        潘玉铭有些发黄的俊逸脸上,努力的挤出了几分无奈的笑容,道:“在下,真,真的不知道。”

        周衍摇头叹息了一声,道:“我原本以为,能被风凌竹看上并且合作的人物,总该有点儿本事的,最起码,也比较直爽豪气,可……你实在是令我失望。”

        “周、周真人你,你实在是误会了,我确实,确实是不知道这一切……稀里糊涂,就被禁制了。”

        潘玉铭陪笑着,表情有些僵硬。

        “看来,你也不关心风凌竹的生死了,看样子,你与那个姬太冲少爷的关系,还是真的挺好的。”

        周衍叹息了一声,话语之中,已经杀机凛然。

        潘玉铭闻言,顿时一怔,目光有些阴晴不定了起来,最终,他没有再陪笑,而只是长叹了一声,并不再解释。

        周衍手中的剑,陡然拔出,如一道惊鸿,忽然出现在了潘玉铭的额头上。

        可刹那,那一剑,却没有能刺入进去,反而是被他额头的莫名的光泽,抵挡住了,并发出了‘铛’的一声沉闷的响声。

        周衍的目光闪了闪,手中的剑已经收了回来,并没有因为这一幕,而有所惊异,似乎这一切,都已经被他看透。

        “果然得了好处……你跟着风凌竹已经十年了吧?”

        周衍没有继续动手,反而忽然询问道。

        潘玉铭料想不到周衍动手不成之后,没有任何异常,反而问出了这样的话来。

        “是的,十年了,陪着她一起办事十年了。”

        潘玉铭杀机隐退,没有隐瞒,说出了这件事的情况。

        “那你也该知道,离云锦具体的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也该知道,姬太冲此人,实则野心勃勃。”

        周衍说着,停顿了片刻,而潘玉铭,则没有回话。

        “你和风凌竹一起,甚至商议了计策算计姬太冲,可你又出卖了风凌竹,把你们的计划告诉了姬太冲,让风凌竹成为了真正的落入圈套之人。

        可你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你毕竟是个外人,以姬太冲的能力,连他的天才弟弟姬太虚,都有心迫害,更何况是你一个外人?

        而风凌竹,这个高傲的女人,到绝望的前一刻,还惦记着你可以出现,去救她,去执行这个计划。

        现在,你留在这里的一切记录,包括雕像的变化的重要东西,还打算交给姬太冲吗?”

        周衍平静的说道。

        他一个字接着一个字的说,每一个字,他都盯着潘玉铭的眼睛,似乎要说到他的心里去。

        潘玉铭的脸,已经由发黄变得通红,他终究是一个理性弱于感性的人,更懂得十年来的那份感情,无论他怎么对待风凌竹,风凌竹对他如大哥一般的那种信任,他辜负了,便一定会内疚。

        这种情感,是以不可言喻的,但一定极为深挚。

        潘玉铭此时,被周衍的话,撩拨起了心中的悔恨之意,内疚之情,便一发而不可收拾。

        “是,这一切都是有意的,可那又如何?如今风凌竹已经身死道消,被姬太冲炼化成为剑灵,我……已经没有了退路。”

        潘玉铭忽然大声说到。

        “这只是你这么认为罢了!你以为姬太冲可以成功?还有,你不是没有退路!你有退路,因为将你囚禁在这里的人,就已经给了你退路。

        而若非是她给了你退路,你以为我会和你说那么多话吗?

        不出意外,那是一个冷若冰霜的女人吧?那个女人,就是姬太冲一直想算计的雪域圣女姜雨凝吧!”

        周衍话语平淡,但说出的话,一字一句都如千斤重锤,狠狠敲打在潘玉铭的身心上。

        “你,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潘玉铭如被抓住痛脚一般,差点都跳了起来,几乎想也不想就直接想冲出逃跑。

        似乎圣女姜雨凝,是他最为恐惧的存在。

        但他身影一动,周衍则如幽灵一般挡在了他的前方。

        这个时候,潘玉铭才发现,看似弱小的周衍,此时竟如山岳一般,深不可测。

        他站在那里,自己竟是没有半点逃离的信心。

        他咬了咬牙,剑意摧动,直接打出了自己的剑魂虚影,妄图和这个深不可测的人拉开距离,然后直接离开,因为这个人,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的多。

        而那个剑之幻境,一定不能丢失!

        “到了现在,你还执迷不悟吗?”

        周衍看着潘玉铭的做法,眼中多了几分惋惜之色。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14242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