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189章 成性存存,道义之门。

第189章 成性存存,道义之门。

        “希望,这周灵者可以给我些期待。炼器,炼器到了我这个境界,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做得更好了,看看周灵者炼器方面的能力也好。”  万长老似是自言自语,只是声音有些萧索之意。  在炼器方面,他已经可以炼制上品灵级剑灵,尽管成功率不高,但是已经达到了一种极限。这种实力,哪怕是在整个南荒,其实都是出类拔萃的,他也想不明白,周衍如何可以在二十岁的年龄就可以炼制出极品灵级剑灵。  如果是别人说这样的话,他甚至不会多说什么,直接一道剑意将这胡说八道的人灭个千百次。可这话是后延说的,以后延的身份与能力可以这么说,那么那个人,很可能并非是口出狂言。  再者,对于周衍,万长老不如其他人那般了解得很清楚,但是他知道这样一个人,此人对于他们这帝剑一脉有天大的恩情,如今炼制极品符文剑灵,其实也是为了帮他们解开禁制。  所以,万长老尽管觉得希望渺茫,但是也多了几分期待之意。  这心态,其实就好比落水之人对于那一根救命稻草的希望一般无二。  ……  金sè的符文神秘莫测,那些忽然间便流转出来的密密麻麻的文字,如蝌蚪一般,游来游去。  随后,这些蝌蚪摇身一变,化为一颗颗的星辰,向着周衍的心神冲击而来。  在这一刻,周衍感觉到天降瑞彩、大道的轨迹似乎清晰的呈现了出来,在这其中,有仙鹤飞舞、有神霞漫天、有祥云紫气、有彩蝶翩翩,也有五sè神光、七彩混沌之气息。  诸多妙相,无尽法门,玄之又玄的纷呈而出,周衍便如感觉到开了灵目一般,一举看透了道的本质。  他如痴如醉,伸手鞠一捧神泉彩光,各种符文却无法抓住,自手心之中流逝而走,就像是一捧流水,会从指缝之间逸散一样。  这是深邃无比的奥义,诠释着一种无法言喻的道,尽管周衍的领悟力惊人,却也无法堪破这气势磅礴的道韵。  这除了要对于道的本质深入了解领悟,还需要一种合道的状态,一种对于道可以信手拈来的信念,一种一剑出就是一种道的境界。  这些,周衍都具备,但又都达不到那样的一种高深的要求,所以在这一刻,他只能看着这些符文自手中流溢消失,而把握不住。  光芒依旧,但因为无法把握,这种感悟便显得有些梦幻而炫丽,变得有些不真实了起来。  逐渐的,这种感觉便显得强烈了起来,周衍也在这时候明白,再继续下去,也是徒劳,所以,他不再感悟。  停下那种感悟,周衍浑身一震,自领悟之中清醒了过来。  周衍看着手中流转着的金sè符文能量,最后,他沉下心来,开始了对于符文剑灵的凝练。  之前,周衍领悟的,是炎炎吞下的那一颗颗的符文的回放。那种符文,被周衍以本源的能量凝聚起来,置于手心。  他想从中窥得一些信息,也想真正的去了解这种古老的符文的奥义,可惜,最终,在符文呈现出了气势磅礴的奥义之后,周衍却半点无法把握。  他有些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暗道实在是太可惜了。  他这样的表情,落在身边给他打下手的帝剑无极一脉人人尊敬的、唯一一位器剑修士万长老眼中的时候,万长老也只能无语。  换个角度来说,哪怕是能凝聚出这样一个古老的符文,万长老觉得,自己都一定会高兴得不能自已。  万长老没有想到,最开始接触周衍的时候,周衍就直接抛开了传统,直接以符文熔炼大道轨迹,以观想古老的符文起步。这一手,直接便让万长老甘心帮周衍打下手。  因为万长老想过,哪怕是在古符文一道上,周衍的造诣不深,他也一样可以从对方炼器之中学到很多的东西,自己将受益匪浅。  而如今,见到周衍凝练符文如此简单,甚至差点将那深不可测的符文完全领悟透彻的时候,万长老都差点看傻眼了。  他已经无法想象,可看周衍的态度,似乎这远远不够似的,他只觉得有一种想吐血的冲动了,他无尽岁月的追求,便是感悟一份古老的符文而不可得,可周衍轻易感悟得如此透彻,却还不满意……这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万长老唏嘘不已,但同时,再面对周衍的时候,他已经完全服气了,尽管周衍如今甚至还没有开始炼器,但他已经相信,以周衍对于那古老符文的理解,炼制符文剑灵,绝对要比他容易得多。  一个人如果只是摸索前行,哪怕是行走了万年之久,走出的距离虽然会很远,但那也只是相对于同样行走的人而言。若是有人以无上剑灵飞遁,要追上这行走万年的人,几十年或者几年时间,就已经足够。  这炼器,就好比如此。万长老固然jing修了无数的岁月,甚至达到了一种巅峰,无法得以突破,但相对周衍的炼器能力而言,他依然比不上。  周衍炼器的时间或许并不长,但他承载的是一个破碎虚空、历经万古雷劫强者的经验,光是这一点,就足以甩这万长老十条街的距离!更遑论这一次领悟孤绝剑意,周衍的灵魂被过去之道与现在之道两大至道拔高到了一种恐怖的程度!  尽管在那个制高点的时候,周衍的灵魂只是停顿了一个刹那,可毕竟这是亲身历经了这样的一幕,周衍的灵魂掌控能力,甚至已经不是万长老可以比拟的!  再者,最重要的是,周衍身体蕴含强横无敌的紫炎,这种火焰,绝非是一般器剑修士的剑意烈焰可以比拟的。  这些万长老不知道,也无法知道,但是周衍明白,他比万长老厉害,一点都不偶然。  至于说最初万长老的想法,周衍也没有解释什么。面子是别人给的,别人能来,已经算是难得了,而他所要做的,就是呈现出自己的能力与诚意,让这个人能诚心辅助自己,心甘情愿。  此时,尽管领悟符文失败,但周衍也没有刻意去表现什么,他知道,只要随便拿出一点炼器能力,这个长老,必定心服口服!  果然,一番对于古老符文的领悟之后,万长老便已经激动得有些无法自控了。  “周……周大师,多谢您给后万萧这个机会,先前是在下失礼了,骨子里还有点器剑修士的傲气,实在是惭愧之极。”  后万萧在感慨了一番之后,便带着一种又是激动、又是惭愧又是狂热的目光看着周衍,恭声说道。  “万长老,你的境界我看不透,但是很明显,在极品剑灵的凝聚上,出了问题,那么可以看出,你对于灵的理解,还没有达到一种升华的高度。”  周衍若有所思,通过感应,他隐约察觉到了万长老的问题出现在了哪里,只是,他无法确定。  “是,是啊,还请周大师赐教。”  后万萧此时已经行了标准的弟子礼了,他本就有些瘦削、佝偻的身体,此时弯曲得更厉害了。  先前,哪怕是身体有些佝偻,他也依然挺得笔直,不会为任何人弯腰。可如今,在这里,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弯腰,而且这一次,还是弯得最厉害的一次。  “其实于我而言,炼器乃是随心所yu之道而已。道者,人之所蹈,使万物不知其所由。  我心有道,便炼器而道成,道成而器成,容纳道为灵,则为灵之道,方可为大道。  若所料不差,万长老之道,便是小道,纳剑灵以自身为形意,故自身之道,即便圆满,也终究是小道。”  周衍想了想,认真说道。  他不是卖弄,而是真心看到这个老人的一片虔诚求道之心,从而心中有所触动,不想让其继续困在这一个地方。  在周衍的记忆里,曾经,他的师傅就在这一个环节困顿着,无人指点,荒废了不知多少岁月。后来,还是在街头遇到一个拉二胡的老者才得以顿悟。  这拉二胡的老者双眼已瞎,目不能视,身体残废,但其二胡声悲怆之极,令见者落泪,闻者伤心。  当时,一种音乐,被演绎出了一种道之意境,于是他的师傅曾经问那位老人,这是一种什么声音,怎么可以把自己的悲哀传染给别人。  老人说,这是以自身为起点,但已经超越了自身。自身固然悲哀,但只是小的悲哀。若举国都悲哀,大势为之悲哀,那么才是大的悲哀。他悲哀的不是自己,而是国难当头而国人无法觉醒的悲哀……  这一句话,让他的师傅最终从自我感悟走向了对天地的领悟,从而不再拘泥于自己的困顿与悲哀,于是,他的师傅才可以继续在大道上前行。  如今,周衍看到这个老人,尽管老人先前并不认为他周衍有能力炼器,却还有心帮他承担失败的恶劣后果,光是这一点,便令人尊敬。  所以,此时周衍认真的解说着,他也希望,这帝剑无极一脉的唯一器剑修士,可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因为这对于帝剑无极一脉,对于小辰辰,都是一件好事。  “这……周大师,谢谢!今ri一言,如惊雷落于心中,千年困顿,一ri得悟,大恩大德,永远铭记于心!”  后万萧闻言,身躯猛的一震,他那原本黯淡无光的浑浊的眸子,忽然变得霞光万丈!他那原本布满了沧桑皱纹的脸,此时也忽然间变得无比明亮了起来!  那刹那间,他干枯得近乎腐朽的身体里,陡然爆发出一片勃勃的生机!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14244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