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203章 可以看到的,终究不是未来

第203章 可以看到的,终究不是未来

        周衍看着杨青谭,沉默不语。

        事实上,他最不想为敌之人,便是杨青谭。

        周衍记得,当初他说过,有生之年,如果可以,两人永远都不要是敌人。

        因为杨青谭的师尊放弃了杨青谭,而选择了他周衍。

        杨青谭,实际上,就是他的师尊传承的一个备胎而已。找到了合适的传承,如今,杨青谭被他的师尊放弃,这实在是杨青谭的悲哀。

        杨青谭所获得的传承,连周衍获得传承的万分之一都不到,但可谓专jing便是专jing,专一的悟道,走无情剑道之路,必定是突飞猛进的结局。

        杨青谭不差心xing,不缺奇遇,又有强者背后支持,不然如今何以出现在此处?

        如此一来,他变得强大,周衍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这是一个被命运眷顾的天才人物,自逆境之中走出,如今成为了敌人。

        这就是命运,当一件又一件不如意的事情开始出现,周衍终于感觉到,凝聚剑魂,与天道为敌,他必将敌立天下!

        或许,从今往后,他的心中,终究容不得半点仁慈可言。

        ……

        杨青谭的父亲,名为杨武峰,在所谓的‘水域魔光’里死去了,这是一个和夏文婧这样的腐朽而糜烂的女人搅合在一起的人,窝囊而无能。

        此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周衍当时已经知道,却给了对方很多次的机会,对于他而言,他已经仁至义尽。

        而且,那个杨武峰,也不是周衍杀死的,而是鬼雨剑魂李馨雨、李家二十年前的一代天才人物杀死的。

        周衍还清晰的记得,当时,李馨雨美丽柔软的手掌一掌将杨武峰的脑袋拍到了身体里,然后从胯下钻出,那染满血肉的头发和肠子纠缠在一起、吊住一颗人头的一幕,周衍这一辈子都忘记不了。

        这个女人,妩媚、美艳、毒辣、果决。

        周衍记得她杀人的毒辣手段,也记得她当时勾引自己的时候的裸的,记得那樱红的蓓蕾和娇艳、晶莹如玉的肌肤……

        可这一切,在此时回想起来,却只能令他叹息一声。

        至于说,后瑶在紫雾之海之中的咆哮辱骂……那个时候,周衍正在悟道之中,隐约了解,但完全在无法无念的状态,而不可能放弃悟道出来对战。

        这并非是无能懦弱,而是在压力之下,坚持悟道,奋力强大自己。即使重来一次,周衍也不觉得自己错了。

        一个境界差距这么大的强者,还没头没脑的送上去找死,除了脑瘫之外,周衍想不出这么做有什么错。

        只是……这些,在杨青谭眼里,却成了懦弱的代名词。

        周衍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来,随后选择了沉默。

        事情到了这一步,对方出手已经是必然的了,周衍也无话可说,因为说再多,其实也挡不住对方动手。解释,也没有解释的必要了。

        没有解释,周衍的目光又看向了周显。

        这个跟着自己从沧澜城周家家族走来的堂弟,这个曾经在自己身边跪下忏悔的堂弟。

        面对周衍凌厉而又有些漠然的目光,周显似有话想说,又想解释什么,但终究,他目光躲躲闪闪的避开了周衍,低下了头。

        但他同样的走出了一步,这一步,代表,他也要出手。

        周显的境界,也在这短短时间,如脱胎换骨一般,竟然达到了剑灵三重天的境界,而且境界竟然极为稳定,不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随后,周衍没有看周茜茜,而是看向了周颖。

        他和周茜茜的关系,只是一般,如今敌对起来了,也没有那么多的顾虑。

        周颖一身雪白sè的灵甲,身材窈窕,秀美不减分毫,楚楚动人。她面容有些憔悴,整个人清减了许多,明亮的眸子里有着水雾浮动,也有一些血丝环绕。

        看得出来,她过得并不愉快。

        她也没有面对周衍的目光,而是低着头,犹豫了很久,终于没有向前踏出一步。

        但就在此刻,周颖的父亲周寒,却向前踏出了一步。

        他没有避开周衍的目光,而是直视着周衍,道:“衍儿,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唉,你该知道,天灵剑体的奥妙。

        我只能说,为了检测,老祖耗费了很多能量,开启了我的天剑之眼的雏形天灵之眼,看到了一幕。”

        周寒没有多说,但周衍的心为之一动,忽然明白,他们必定是看到了什么。

        “可以看到的,终究不会是未来。你看到我凝聚剑魂失败了,还是我今天死在了这里?”

        周衍脸sè苍白了几分,他似乎在刹那,感觉到了一个模糊的镜头。

        一个白衣女子,一身灵甲已经被血水染透,她浑身血肉模糊,残缺不全的出现在他的身前,不顾自己的身体崩溃,不断把本源能量灌入自己的身体。

        但十二剑灵终究在旋转之中崩灭了,然后,血水炸开,染红了一片天地。

        那一刻,黑暗的天地,都被血水染成了红sè,十万古老的妖兽jing血,似乎流了三天三夜都没有流干。

        那一刹那,周衍从一种莫名的片段里惊醒了过来,他的眼前,周寒依然站在那里,周衍还可以听到,自己说的那句话的后两个字‘这里’的余音。

        “是啊,可以看到的,就不会是未来。未来终究不可窥视。但天灵之眼,看到的,是最符合未来的情况,是以一种天道的意志为指引。”

        周寒叹息一声,没有再多解释,他再次向前踏出了一步。

        “这个世界很残酷,如果你不能适应的话,你也不可能活得过荒古墓山,我就不多说了。你有价值,家族全部死了,也会培养你。你没有价值,我已经开动古阵送走你,甚至给了你突破剑魂的方法,你却没有把握,这么快就回来了!

        你回来做什么?其实没有人希望你回来!”

        腐朽干枯如骷髅一般的老人,此时接过话语,颤声说道。

        周衍沉默。

        老人接着道:“因为送你离开,家族的禁阵都被人发现,使得家族面临前所未有的灾难。如今刚刚平息,你所带来的恶劣影响已经消除,你却又出现了。

        如果,你还念在家族对你先前的培养的话,你留下祖血,然后放弃抵抗,配合我们的行动,我保你父亲一命。”

        “祖血,拿去给谁用?”

        周衍脸sè一沉,终于,在巨大的利益下,这些人的本xing显露了出来。

        尽管,周衍有想过这其中必定有逼不得已的原因,但周寒的话语也没有错。根据天道的规则推衍,甚至根据自己的信念而来,凝聚剑魂,周衍没有任何把握。

        越是接近剑魂境界,帝气剑体的桎梏,越是让他压力倍增。

        除非十二剑灵同时变异并打破天地桎梏,在一处天道无法感应到的地方进行凝聚剑魂,一举衍化十二道剑魂,方可有一丝成功的可能!

        如若不然,便是十死无生的结局。

        “祖血,自然给大周家族如今第一人,我周云天使用了!”

        一个声音忽然出现,接着,一个人如撕开虚空,出现在了周衍的身边。

        他的身后,跟随着一个神情冷漠而孤傲的紫衣灵甲女子。

        这个时候,现场所有人,都恭敬的躬身行礼,恭声道:“云天灵者。”

        “嗯,你们做得很好,不过周颖,我看你还是欠调教,竟然不想与周衍为敌啊!”

        周云天背负双手,一脸漠然的扫过众人,目光同样冰冷无情。

        周衍感觉到,此时的周云天,如当初贾永恒灵者给他的感觉一般,有些深不可测。

        他的体内,竟然有着‘虚境’的能量!

        周衍可以肯定,周云天只在剑魂三重天境界,甚至还没有凝聚剑魄!但他体内,有着货真价实的虚境的能量!

        这种能量,周衍力战过后瑶,他相信自己绝对不会弄错!

        “云天灵者息怒,是属下失职,属下等会战斗之时……一定……第一个出手击杀周衍。”

        周颖双眼再次盈满了雾水,却倔强的咬牙说道。

        她粉嫩的嘴唇,此时已经咬出了血,猩红刺目的血水,无比鲜艳,她却恍然不知。

        “没用的东西!滚!”

        周云天冷哼了一声,随后他伸手一拍,一团灵魂陡然出现在他的手心之下。

        这团灵魂里,是一个被看似锈迹斑斑的古老的链条锁住的虚影,这是一个女子的虚影。

        此时,这个女子的虚影披头散发,被折磨得形如厉鬼一般,十分凄惨。

        “我的好妹妹,知道我被囚禁的痛苦!我现在,要千百万倍的还给你!枉我那么对你,你却跟了一个贱种,对我的生死不闻不问!

        哈哈哈,任何敢对我有异心的人,我周云天都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周云天不再关注周颖,反而疯狂大笑,无比嚣张。

        周衍默默的看着这一幕,看着李烟云这个女人这么凄惨的被折磨着灵魂,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心中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周衍,小杂种,看看如今你众叛亲离、这美妙的滋味,你觉得如何?是不是心痛了?我告诉你!

        你所经历的,远远不止这些!

        你不是有个女人叫风凌清吗?你猜猜她现在的结果如何?我猜你很快会知道的!你会很高兴和激动的!”

        “你不是有帝剑无极一脉的后台吗?别人不过就是拿你当一个鼎炉而已!把你当那个帝气剑体一脉的鼎炉!你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帮那个小帝气剑体凝聚jing血而已!不然你以为你凭什么能恰好碰到那个小东西?你凭什么能安全无恙的穿过紫雾之海?”

        “你以为后延那老东西是真心拿你当兄弟?不过是一个局而已,不过是利用你而已!”

        “你以为你得到祖血的消息哪里传来的?你以为后延会给你魂玉?那不过是个监控的魂器而已,你若不信,你可引爆里面的灵魂气息,看看后延是不是会出现在这里,来杀了我!”

        “你以为你获得祖血的信息是谁传出来的?那不过是周灵衣故意传出来的,让你早死早超生而已!她自己念在过去的交情上,不杀你,而是派后瑶去杀你。只是没想后瑶没有杀死你,于是她让天下人杀你而已!”

        “杀了你,你的所有气血,将会被魂玉抽走,魂玉会自动飞走,成为那个小帝气剑体突破剑魂的一道保障!”

        “而且,魂玉可探听你的一切秘密,你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死,便是因为,很多人怀疑,你有更大的秘密保留着。”

        “甚至,有人怀疑你可能有剑祖的功法传承,这才是一切的根本!和这个比起来,其它的一切,都没什么。”

        “你有什么能力?你不过就是个得到不知道什么奇遇的废物而已!你以为,真有那么多人在乎你?!你悟xing奇高?就你这样,被人算计到死,也是个废物!”

        ……

        周云天一点点的说着,说着一些刺激周衍的话语。

        似乎周衍越痛苦,他就越兴奋。似乎一切,他都完全运筹帷幄之中。

        周衍在帝剑无极一脉的所有事情,似乎全部的,都被周云天知晓。

        甚至,连魂玉的事情,他都知道。

        这些话,让周衍的心情,一举低沉到了谷底。

        他不希望这些话是真的。但紫雾之海一行,一路的确无比顺畅。

        魂玉的事情,也只有他和后延知道,周衍不知道,还有谁可以知道这样隐秘的一件事。

        而祖血的事情,更是只有周灵衣,后瑶和他自己知道,如今却众所周知。

        难道,先前的一切,真的都如周云天所说?

        周衍眉头皱了起来,喜怒不形于sè,而是冷笑一声,道:“你所说,疑点多多,不足为信。”

        “是,是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但这些不合理,三岁小孩都可以听出,我会拿来骗你?你不过就是个要死之人,我周云天,岂会欺骗于你?!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你虽然战斗力忽然飙升了很多,似乎悟道成功了,但,我要杀你,还是轻而易举、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

        周云天冷笑,不屑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14245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