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209章 韶华白首

第209章 韶华白首

        一缕光,出现在周衍的眼中,他终于清醒了过来。

        身体四周,没有如他所认为的那些废墟的压力,他也不如想象的那般,还在地底,或被人埋葬于荒野。

        此时,他处在一片光幕之中,光幕如一个守护光圈,如一个气,看似摇曳不已,却韧xing十足,将他守护得好好的。

        周衍感觉到身体里有着无尽的潜力,有着用不完的能量

        这个身体,已经被重新凝练过,是以元磁极光炼制的。

        这个身体身上穿着的魂级战甲和长剑,也被重新炼制过,虽然还是那个品级,但如今,光是一缕气息,便可镇压剑魄境界的强者。

        不仅如此,周衍还感觉到,他的境界,在剑灵三重天,已经达到了一种巅峰的程度,只要领悟一道的天道,就可以开始凝聚剑魂。

        剑灵三重天,巅峰接近圆满的实力,战力与剑魄三重天强者持平,甚至更甚。  剑灵,剑魂,剑魄。  这是两大境界差距,战力,终于破六!  这是很值得高兴的事情,任何修士,可以在二十余岁,达到这样的境界,便是称为天下第一天赋,也丝毫不为过。哪怕是此人傲气无比、盛气凌人甚至颐指气使,也没有任何人会指责、会反感。  这就是天下第一的天赋!  但周衍没有半点兴奋,不仅如此,他还很痛苦。  因为这个光幕,是他的师傅留下的,他的师傅已经油尽灯枯,已经彻底不在了,却还要留下这样的一道守护,这是死不瞑目的守护。

        如果他足够优秀,师傅不会离去。即便离去,也不会死不瞑目,到死还要尽力去守护他。

        周衍的身体颤栗着,他伸手轻轻的抚摸着这道光幕,苍白sè的光幕,如一个绚丽的气,当他的手触摸上去之后,“喀嚓”一声,这韧xing十足的光幕,忽然破碎了。

        如破灭的肥皂,也如破灭掉的梦想。

        光幕破灭,周衍的心,跟着一阵抽搐般的痛苦。

        这个时候,光幕破碎之后,化出了一道身影,虚弱的近乎不存在的身影,这个身影,不是真实的,只是一道信息的烙印。

        烙印上,记述了他师傅的遗言。

        “衍儿,当你看到这些的时候,师傅已经永远的消失了。

        你不要伤心,师傅其实早已经死了,留下这一道残魂,是为了保证留给你的元磁极光,不被敌人抢走。

        刚那么说,让你有两种选择,其实那都只是骗你的。

        师傅还给你留下了十道拳意,可打碎虚空,但后遗症极大,望你慎用。

        最后,不要再悲伤和难过,生死有命,你要快快强大起来,九源轮回要开启了,你有了师傅我的生命气息,必定会被强者当成是我,危险更大了。

        不过,暂时师傅给你留下了退路,你学会了师傅的自然之心与形意之道,凝聚出了本源的元磁极光剑灵,结合不灭重生之术的话,你的灵魂,或许会……

        以后,若是再遇到元磁极光,你就可以感应到,这是天地间,一等一的奇物,好好珍藏。

        ……”

        师傅留下了很多信息,以及很多的说明,最终,这个残留信息的能量阵,已经都容纳不下去了。

        带着遗憾,光幕消失,师傅留下的最后一些信息,也烟消云散。

        周衍站在破碎成废墟之地,这个已经被夷为平地的曾经的山坳里,一个人孤寂的,迎风面对无尽的荒凉。  一如他现在的心情,荒凉而苦痛。  “师傅,我会达到虚九境界,前往地球,救好您的那个苦难的妻子、我的师母林语溪。如果可以,我会让师傅您的女儿,一生一世,无忧无虑,快快乐乐。”

        “师傅,我也会更加强大,为了炎炎而努力。”

        “师傅,您陨落在了这里,我却无法在这里为您立碑,因为这个肮脏的世界,不配!等回到地球,徒儿再为您立碑,镌刻下记述您一生的文字。”

        周衍在这里站立了许久,身形如孤鹤一般。最后,他再次跪了下来,朝着这片废墟,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他的力量很大,却没有用能量守护自己,三个头磕下,地面已经凹陷了进去,砸起的尘土,覆盖了他锃亮的战甲。

        他一身灰尘,一头黑发,在灵魂与彻底契合的那刹那,在无尽的痛苦之中,已经不堪承受,再次的化作根根白发。

        白发如雪,清风吹来,淡淡的惨厉的月光下,他俊逸的脸上,多了两道泪痕。  这是,他最后的泪水。  从今以后,他只会流血,再不会流泪。  他背起断愁剑,一步步的走出了这个地方。清冷的月光下,他落寞的身影,那道瘦削而修长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看起来是那么的孤独。

        战天酒楼。

        喝着酒水,身体麻木的同时,jing神也麻木了。

        可听着这些修士说起帝气剑体,说起废物,不知为何,苍老的中年人忽然抬起头,将手中的酒壶狠狠的砸在地上。

        “嘭”的一声,酒壶破碎,酒水飞溅了出来,使得所有的争吵,都刹那停滞了下来。  酒楼里,陷入了一片死寂。  “不是废物!我儿不是废物,你们才是废物!不是废物,不是废物!”

        “不是废物!不是啊!等我练成太上忘情剑道,传给衍儿,就可以重新来过了啊!”

        “不是废物啊,不是废物……”

        中年男人又是哭泣,又是嘶嚎,声音凄厉,令闻者惊心,见者悚目。

        “不是废物原来你就是那个废物周忘尘!果然是令人好找啊!你果然就在这里!”

        “哈哈,笑话,不是废物那帝气废体,已经被破碎了剑灵,还有活路如今,他若站在这里,我云狂一剑,即可斩杀他千百次!”

        “妈的,打扰大爷酒兴,什么东西!”

        与中年男人的发疯不同,那些修士没有半点同情之意,反而看着中年男人一番癫狂的动作之下,还肆意嘲笑了起来o

        “不是废物,我儿不是废物!”

        中年男人如疯了一般,踉踉跄跄的朝着那嘲笑和辱骂的人群冲了过去。

        但那一刻,那肆意大笑之人身边的酒桌上的一名紫衣的中年虬扎汉子,却忽然动了,他的脚以一种极快的速度,狠狠抽向了中年男人,中年男人如没有见到一般,依然疯疯癫癫的冲了过来。

        “嘭——”

        一声闷响,中年男人的身体以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击在一处酒桌上,直接打翻了酒桌,推翻了一桌刚上好的宴席。

        “这位道友,得饶人处且饶人。”

        一个有些肥胖的青年修士站了起来,声音有些冰冷。

        “原来是王泽真人。今天这件事,你不要管了,你惹不起!”

        “哼,你既然知道是我,还说我王泽惹不起”

        肥胖的青年有些狂妄的道。

        “王家有点能耐,但和古老的势力比起来,差得远了!乖乖的闭嘴,不然,我连你一起踩!”  这个中年虬扎汉子不屑道。  王泽闻言,脸sè一冷,十分不愉,但下一刻,他脸上的肥肉忽然抖动了几下,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他脸sè一变,道:“你——没有想到……好,这件事,我就当没看到过,我不参与!”

        “王真人,你这是……”

        “兄弟,你怎么为这个一个废物打抱不平……”

        “诸位兄弟,我们撤。既然周忘尘出现了,那么……这里,必定是一片流血之地。我王泽别的本事没有,但危机感一向灵验。好的感应不准,但这不好的事情,每次都奇准无比。”  王泽神情凝重说道。  这个时候,他身边的那个嚣张的紫衣中年汉子,已经一只脚狠狠的踩到了落魄的中年人脸上。

        “你不是废物你不是废物你还落得这个地步!这是活该,癞蛤蟆还偏偏吃了天鹅肉,当初那么做,如今就该想到有这个下场!”

        那中年汉子用脚不断的碾压落魄的棉衣中年人的头,落魄的中年人茫然的脸上,显出了痛苦的表情,却宛如不知一般,只是喃喃道:“不是废物,不是废物……”

        “快走诸位。”

        肥胖的黑衣灵甲修士王泽此时心中有些莫名的悸动,说着想也不想,竟是直接驾驭剑灵,化作飞虹飞shè了出去。

        王泽身边的几名青衣黑衣和紫衣灵甲修士,也微微一怔,再也没有管被打翻的酒桌,而是同样瞬间飞出了酒楼。

        远远的,这群人虚立虚空,遥遥的观看着那处酒楼。

        “王泽兄,我们看看,你这次的感应如何。”

        “如果真有危险,是那姬天虚要来还是周云天要在这里屠杀周忘尘抽魂炼制剑灵”

        “应该是那个强大的女人,要斩草除根这周忘尘也是厉害,竟然疯了,不是他自己说出来,谁知道他就是周忘尘啊!”

        王泽身边的一群修士不由议论了起来。

        而王泽,只是皱了皱眉头,用他那比老鼠还细小的眼睛,眯着看向那处酒楼。

        随后,他的脸上多了几分恐慌之sè,惊疑不定的道:“我……我怎么看到了……帝气剑体”

        “他……他不是死了两天了吗他真的活了”

        “难道说……他已经自己融合了祖血”

        王泽在那里有些莫名的喃喃自语了起来,他身边的修士,却没有听清楚,只是觉得这胖子又在发神经了。

        “说!周忘尘是废物!周衍是杂种!”

        “不是废物!我儿不是废物!不是!“

        疯疯癫癫的周忘尘,却死咬着那句话,反反复复的说。

        而中年汉子似乎很喜欢折磨和刺激一个本已经疯疯癫癫的人物,听到周忘尘被如此折磨还这么说话,竟是恼羞成怒了起来。

        “你不说,我就让你——”

        “欺负一个已经疯了的人,你还有脸吗”

        一个声音忽然打断了中间汉子的恶毒语言。

        中年虬扎汉子目光一凝,狠毒无比的看向了说话的中年人。

        “哦一个小小的剑心境界的蝼蚁,也敢妨碍本大爷的兴致我看你真是不知死字怎么写!”

        中年汉子嘿嘿冷笑,说着,他陡然到目光激shè杀来,要将这个说话的蓝衣长袍男子。

        便在此时,又一个悦耳动听的年轻的女子的声音忽然出现了:“你敢伤我父亲,我便让云天哥哥斩了你!”

        “哼!滚!”

        又一个很悦耳动听的女声传递了过来,接着,一对白衣灵甲的姐妹花,出现在了酒楼之中。

        “父亲。”

        “父亲,你怎么还去管这些事情,你——”

        两个明丽的少女,此时纷纷担忧的说道,说着,她们便要去扶那个蓝衣长袍的中年人。

        “滚!我萧战,从没有你们这两个无情无义的女儿!从你们投靠炼狱剑宗那次之后,我已经与你们恩断义绝!”

        “父亲!”

        “父亲,你如何为了个废人抛下自己的亲生女儿一……”

        “啪——”

        萧战闻言,脸sè陡然难看了起来,抬起手,狠狠一个耳光抽在了那个花容月貌的女子的脸上。

        那个女子的半边脸,都忽然间红肿了起来。

        “父亲,你,你竟然打我!你从来没有打过我!”

        那个少女chun葱般的手捂着脸,无法相信的看着蓝衣长袍中年人萧战。

        萧战冷哼一声,不再搭理此人,而是走到了周忘尘身边,去扶周忘尘。

        “不是废物,衍儿他不是废物,就是被我这个废物拖累的是不是我得到了无上的机缘,得到了太上忘情剑道,却领悟不出,我才是废物,是不是!”

        周忘尘疯疯癫癫的,却忽然说出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什么”

        “无上机缘太上忘情剑道”

        “太上忘情”

        这一刻,原本还很吵闹的酒楼,一刹那又变得无比死寂了起来。

        此时,所有修士的呼吸,也都急促了起来。接着,便有无数炙热无比的、如狼一般凶狠恶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周忘尘!

        “哈哈哈,果然,果然公子猜的是对的,这般刺激之下,他终于说出了实情!好了,我柳杨此次,终于完成公子交代的任务了!”

        先前那个中年汉子微微一怔,随即放声大笑了起来。

        只是,笑到一半,他的声音陡然一停,冷哼道:“各位,东西是好东西,但要有命拿才行。我不妨直说了:云天灵者背后,那可是站着虚三境界的强者,便是姬天虚灵者,也不敢抢夺他的这个鼎炉!

        云天灵者看中的东西,你们敢抢”

        “云天灵者说了,那个废物没死但离死也差不多了。等杀死他父亲,他差不多也要出来了,便一网打尽。”

        “其实,这样的废物,何必公子动手先前还说什么剑灵境界无敌,我柳杨不过剑魂三重天境界,但要杀死这个帝气废体,也就一招罢了!”

        “哈哈,柳杨兄的话,云某喜欢听!”

        先前那个名为云狂的人,此时也傲气无比、却也惺惺相惜一般的回答着。

        但,就在此时,原本疯癫的周忘尘,原本的扶着周忘尘的萧战,还有那一对姐妹花萧琳儿萧婵儿,却在这一刻,都看向了酒楼的门口。

        那个地方,一个俊逸的青年,披着一头如雪的白发,背着一柄漆黑如渊的修长长剑,一步步的走上了这个酒楼。

        他的身后,有无数修士跟随着,指指点点,似乎在小声诉说着这个人的来历。

        “他……他不是死了吗”

        “他竟然还敢出现,但是身上感受不到气海和气柱,已经废了。”

        “这就是周衍啊,帝气剑体,曾经的风云人物。”

        “你看他的头发都白成这样了,肯定是修为破碎、万念俱灰了。”

        “不一定啊,怎么感觉,他更可怕了……”

        “看看,似乎酒楼上,周忘尘也出现了。”

        “唉,这两父子,死期到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14245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