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246天命计划

第246天命计划

        太古凶灵见千汐没有说话的兴致,大抵也能猜测到千汐这是看到了周衍即将陨落,而有了惋惜般的感同身受的悲哀之意,因此也只是唏嘘一叹,没有多说什么。  此时,周云天、周太亭等人,都只是脸sè淡漠的看着这一幕,也没有人解释什么。  周孤城的目光依然沉稳冷静,他的表情,也更加的冷酷了,谁也无法知晓,他此时在想什么。  这种不知,是真的不知,因为周孤城心中想的什么,他自己也不知。  他忘我、忘情,也忘物。  看到周衍如今已经如此,他似乎也更坚定了某种信念,态度冷的有些吓人。  周孤城的身边,周颖双眼都布满了血丝,那种痛苦,已经无法隐藏,但是又那么的苍白无力。  她的身边,周寒紧紧的扶着她,似乎怕她冲动而去坏了事情。  此时的周颖,是所有人里,看起来最悲恸的一位,这种痛苦,无法隐藏,也无需隐藏。  这种痛苦,都在她黯然无神、空洞的眸子里呈现了出来。  她一直活在痛苦、自责、悔恨、纠结和犹豫之中,似乎一生,都做不出一个决定。  周颖的身边,是周茜茜,她依然一脸平静,平静到了麻木的程度。  她看着这一切发生,也没有半点话语说出,目光也没有半点黯然之sè。但先前那个稚嫩与纯洁的少女,如今已经变得极为沉默寡言了。  从始至终,没有人听到她说哪怕是一句话,即便是彩菱在遭遇到危险的时候第一个将她救了过来,她也没有说半个字。  除了周茜茜,还有情绪变化的人,便是到了这里之后,一直没有出手的万长老。  很多时候,他其实也都在犹豫,但是他没有出手。  这次来,是为了配合周衍,还是只是为了完成那个计划……万长老自己也有些茫然了。  但看着周衍陨落,他却也只能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喃喃自语道:“少主,以后,你可千万要努力,宗主和我们,为了你煞费苦心,希望你不要恨我们……”  他喃喃自语,有些浑浊的眼睛里,也有了一丝湿润。任何修士陨落,他只是有些惋惜,不会如此的难受,但这一次,看到周衍即将陨落,他也有一种无法言喻的苍凉的悲哀之意萦绕心头,无法宣泄掉。  万长老身边不远,则是默默看着这一幕的皇甫战、皇甫静、胡一刀、杨柳风等人,此时,见到周衍如此,这些人脸上的表情不一,但多少都有些情绪黯然。  这样的天才人物身死,他们想高兴,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哪怕是作为周衍的敌人,周云天、周太亭等人,此时也不见得真的很高兴。  “好了,这是注定的,大家也不要唏嘘了,等会我带你们离开这里,进入核心之地。  有了周衍的jing血,就可以利用永恒灵者搜寻到的‘明心镜’,问到周衍的本体,打开不灭的传承了。”  太古凶灵说完,身影陡然变化了起来,化作了一个彩衣男子的身影。  这个彩衣男子出现之后,周寒的身躯明显一震,显然有些不可思议,但很快,他便也释然了。  也是,似乎只有这样的一幕,才可以完美的解释一切。  “这只是我的一个降临之体,是一个鼎炉而已,大家不要吃惊。为了参研这里的古阵,我在轮回之前刻意培养了这样的一个太古凶灵作为可以随意降临的鼎炉。这次,我只是借助这个鼎炉降临自己的本体意志而已。”  彩衣男子说道。  随后他看了周衍一眼,道:“周衍的jing血目前已经采集到了,彩菱仙子,现在就需要你那边的行动了,你准备的怎么样?”  “我也差不多准备好了,那边已经掌握了周忘尘的行动,准备让周忘尘与离云锦意外会面,然后发展一下。  这两人,都在布局之中,如今的情况,也已经完善了。有这两人开路的话,绝望深渊应该是可以进入的。”  彩菱此时沉吟了片刻,倒是也没有隐瞒什么,开口说道。  “嗯,如今,就是要解开周衍的古老血脉之谜,然后让云天朝着这方面修炼,这样的话,就可以打破姬天虚的虚体桎梏了。姬天虚这个人,领悟的是邪王的‘轮回之道’,每天觉醒一次,十分可怕。不能让他继续了,不然邪王的传承在他身上苏醒,后果不堪设想。”  彩衣男子说道,他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你这么做,你让你的‘本我’怎么看待你?不会引起反噬?”彩菱点了点头,却有些担心的道。  “本我有过一段自我的记忆,有些麻烦,不过万鬼老祖已经帮我觉醒和融合了。在万鬼剑冢,本我还在悟道,倒是也知道这些,他其实也释然了。  周衍既然活着也是一种痛苦,那还不如,好好的离去,这样,我们也会尽力的……好好的对待他身边的人。  他活着,他身边的人反而都活不成,他死后有灵,也该体谅的。”  彩衣男子笑了笑,话题偏向于沉重。  “唉,你们天机一脉,倒是真的将一切都算计的那么透彻,甚至,还会利用剑之幻境进行布局,实在是厉害。”  彩菱仙子感慨道。  “一般般,只要‘天命计划’完成,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彩衣男子笑道。  彩菱点了点头,表示了对这句话的认同。  其余人,哪怕是周云天周太亭等人,都听得一头雾水,有些不明所以。  周太亭有些傻眼的看着这一幕,似乎到现在还一头雾水一般。而周云天,则有些发怔的看着太古凶灵变身成了那个彩衣男子,整个人还有种做梦一般的感觉。  “这……前辈,这是怎么回事,周衍他不是邪王的传承吗?怎么……怎么又成了姬天虚了?”  周云天也有些结巴了起来,此时,他才发现,很多事情,他其实也不知道,而只是身在别人的局中。  “周衍怎么会是邪王的传承?我这个鼎炉太古凶灵知道的也不多,所以难免糊涂一些。至于说邪王的传承,周衍绝对不是。姬天虚才是!只是,姬天虚的存在有些异常和额外复杂的原因。而你,则是我们的一个布局,为的就是接手邪王的传承。这个传承,我们要将其转移到你的身上,从而算计邪王,让他功亏一篑!”  彩衣男子倒是没有在意,直接将这个目的都说了出来。  “啊——这,这,那邪王是何等境界,我们可以算计到他吗?”  周云天脸sè都变得有些苍白了起来。  “我们自然不行,但是上面的人,却可以。这些事情,你不需要管,现在培养你,就是让你集合邪王、周衍背后的无名强者,以及周孤城体内的祖雷血脉,汇聚出一种全新血脉,所向无敌,压制、并剥夺邪王的传承。到时候,我们用‘明心镜’来开启天命计划,承载天命。  无泪之城的绝望深渊,恰好便是天道眷顾帝气剑体的地方,周衍此时越惨,在那里的好处就越大。  所以我们要让他凄惨无比,到时候获得的天道眷顾能量就无比庞大。  借助这个能量,我们镇压其灵魂,然后开始帮他凝聚剑魂,到时候你直接领悟他的血脉之力,打开你的封印,将姬天虚、邪王的意志一举以天道之力粉碎掉。  这样,借助于天道之力粉碎一切的时候,周衍凝聚剑魂必定不会被打断,就可以成功,你直接在这个时候夺舍……”  彩衣男子说出了一个天大的计划,这个计划,震惊得彩菱等人,都脸sè发白。  这一刻,所有修士,都浑身直冒寒气,因为这样天大的秘密,这个彩衣男子竟然直接的说了出来,这代表了什么?  只有死人,才可以守护住秘密。  所以,很可能,彩衣男子,会将他们尽数杀死。  抑或者……是他们可能都会充当某个环境的鼎炉或者替死鬼……  不安的情绪,总是传递得非常快的,这一刻,包括皇甫战等人,还是感觉自己被卷入了一个疯狂而可怕的局中,无法自拔。  彩衣男子似乎有所感应,他冷漠的看了皇甫战等人一眼,平静的道:“你们放心,你们暂时也没有什么用,而且你们其中有些人,有些来历,并不会都死。  所以无需担心什么。”  “我之所以没有隐秘的说这件事,是因为大局已定,一切已经不可能被阻挡了。另外就是,上面的那些大能,还关注不到无泪之城来,你们也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至于说出去了,出去了之后,天命计划必定已经成功。因为如果没有成功的话,这里的所有人,都会死。而成功了,出去后你们随便说,都无关紧要。”  彩衣男子有一种莫名的冷傲之意,他的目光睥睨天下,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威严。  只是,当这道目光落到了周寒的身上的时候,才忽然威严尽去,反而是多了几分温和之意。  “周寒贤弟,对不住你了。”  彩衣男子有些自责之意的道。  “你没有对不起我,要道歉,给周衍道歉,他现在还没有死透,还可以知道这一切的。”  周寒的身体微微颤栗,情绪无比黯然的说道。  他的身边,周颖脸sè已经十分苍白,如丢了魂一样,已经憔悴不堪了。  周寒一直扶着周颖,心痛而无奈。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14246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