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280章 生死剑意,雷炎魂液

第280章 生死剑意,雷炎魂液

        魂识,游历天地。

        虚不受力,毫无桎梏可言。

        就像是深处一种幽暗之地,一面天堂,一面地狱。

        就像是将灵魂抽离了肉身,像是在生与死的那一个终极时刻,像是弥留之际对于一生的回望。

        魂识游历天地,周衍不是没有做过,但却没有一次有如今这般感受深刻。

        周衍想着,他的魂识忽然回归肉身,身体顿时‘活’了过来,所有的异样感觉立刻消失。

        当下,魂识又离开了肉身,身体又像是陷入了一团粘稠的液体里,无法挣扎,而魂识出去之后,灵魂似乎也都沉寂了起来。

        周衍以魂识回望自己,就看到自己如陷入了沉睡一般,无比安详。

        他的魂识在自己的身体旁边,看着他自己,然后,他随意的呼唤了白狐一句,白狐却如听不见一般,依然将目光看向先前他的魂识飘逸过的那些地方。

        “白盈,听得到我的传音吗”

        周衍的魂识传递着信息。

        白盈却依然没有半点感应。

        周衍又呼唤了几句,却仍然得不到回应,就好比是灵魂出窍,却无法正常和人交流一般。

        周衍沉思了一瞬,之后,他的魂识看向了这片天地。

        魂识,看到的天地,又有些不同。

        魂识的世界,海水不是海水,而是魂识之力。

        无尽的魂识之力。

        魂识之力的巨大能量之下,也就是魂海的深处,有一汪泉水,泉水一点点的流出一丝ru白sè的液体,这种液体,在这一片死绝之地,焕发出无尽的恐怖生机。

        光是‘看到’,周衍都觉得魂识如吃了十全大补丸一般,竟是舒泰了极多。

        魂识,就是灵魂的意识,在达到了剑魂境界之后,灵魂如**一般,会真正的将意识蜕变,与灵魂产生紧密的联系,形成魂识。

        周衍本我恢复之后,因为灵魂强大无比,魂识也极强。

        但在这里,他的魂识依然很弱,简直无法与那魂海相比。

        这就像是萤火对比骄阳,没有可比xing。

        周衍看到了魂海,看到了魂海之中的清泉和那ru白sè的液体,心中自然也就有了明悟。

        他知道,这一定的真正的jing华,甚至可能是魂识jing华凝聚的液体。

        但他的魂识不能穿入魂海之中,若进入那里,就必定像是一滴水进入了海洋一般,虽然生命可能还会存在,但那可能已经不是自己。

        周衍镇定了下来,没有被那ru白sè的液体吸引,而是继续感应着。

        他这般感应,在这里发现了无数的秘宝。

        只是,他固然心动,却没有为之眼红。

        他很平静。

        一直到魂识有些疲累的时候,周衍才不再感应,而是立在了身体前方三米左右的地方。

        他想了想,觉得是该和那双眼睛交流了。

        到了这里,他必须耍知晓那光柱带他来的目的。

        因此,周衍忽然开口朝着虚空道:  “前辈,不知您可有什么愿望没有实现或者,您让我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周衍询问苍天。

        苍天有道。

        这里有生灭,就是苍天有眼。

        因为苍天,真的有一双眼睛。

        而白狐感应不到他的魂识,说明这里只有他的魂识,才可以存在。

        果然,天地间,出现了一双眼睛。

        那一双眼睛,也只是魂识状态,但是这种状态,却有着不朽的神xing,十分浩大,也十分威严。

        这是一双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睛。

        但这一双眼睛,比周衍见到过的所有眼睛,都要威严、都要美丽,都要沧桑,也都要深邃。

        没有什么可以和这样的一双眼睛相比,任何眼睛,在这双眼睛之下,都会黯然失sè!

        这双眼睛没有针对周衍,但周衍的魂识在这双眼睛之下,本能的颤栗,忍不住就要跪下磕头朝拜。

        但周衍却强行的忍住了,此时,他觉得他魂识体的眉心,都灼热无比,雷霆的印记似乎又出现了,那里,在燃烧一般,在发热,在发光!

        周衍没有回头看自己的肉身,因为他被这一股浩荡的神xing威严锁住了,完全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但这神xing的威严,并无杀机,似乎这只是这种层次的强者本身的一种气场而己,并非是针对。

        “你想不起吗”

        这双眼睛传递出很虚弱的气息,苍老、浩荡,虽然似乎已经压制到了极点,但这声音,差点让周衍的魂识破碎。

        这种声音,简直是杀伤力惊人。

        周衍凝聚肉身血脉之力,激发无尽潜力,让魂识恢复到了最巅峰状态,随后观想自己的剑形灵魂,观想宇宙本源和天地初开场景,让自己的十二剑灵都在**之中呈现出最强大的一面,才堪堪抵消这种声音的冲击。

        “太弱了。”

        那双眼睛透出的信息之中,有着无尽的失望之意。

        这种失望,就像是最初周衍还懵懂的时候,他爷爷的那种失望的眼神一样。

        但那时,他爷爷周苍木却是故意的,而这双眼睛,是真诚的。

        “对不起……”

        周衍再傲气,在什么也不知的情况下,被人‘失望’,心中也只能产生愧疚之意。

        “你又死了。”

        那个声音似乎恢复了几分力气,压制了自身的能量与威严说道。

        这声音,也没有冲击力。

        但这声音的内容,却不啻于一道惊雷,差点惊的周衍魂识崩灭!

        “我……”

        周衍也有些茫然,被这声音一说,他才觉得,有些事情,似乎真的不对劲。

        “我死了吗”

        周衍的魂识有些迷茫了。

        “是的,死了。在雷霆汇聚的时候,你的另外一股世界的空间之力,阻挡不了雷霆,因此你已经被雷霆大劫灰飞烟灭了。

        你所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回魂’状态的梦幻。”

        那个声音继续传递着信息。

        周衍却怔在了原地。

        “白狐,也死了。”

        那个声音,又继续说道。

        周衍忽然有种自己真的死了的感觉,原来,那种灵魂被抽离的感觉,;实是自己已经死了……

        “帝气剑体,以及你的传承,让你还继续的以残魂活着,时间之力的{量,作用之下,一切像是历经了正常的天劫继续发生。这也是你寄予了无尽的执念所致。

        你自己,给你设定了未来,但又不断的自我怀疑,最终还想出‘创世’的方法,想找寻回生之道。”

        “如果你有命魂牌,别人就会发现,你的命魂牌碎了,但有一缕残魂存

        在。”

        那个声音,一点点的呈现在周衍的魂识之中,周衍在此时,也渐渐的相信了这一切。

        “不是我吸引你来这里,而是所有在雷炎破道山死去的命劫修士,残魂都会在这里出现。你看到的那片魂海,就是他们的残魂的凝聚体。

        想等到机会,轮回再世,就不能让这一缕残魂消失。

        一滴水,一粒尘想耍不消失,就只有融入大海,融入大地。

        这是生命最初的奥义。”

        那个声音依然在敦敦教诲一般。

        周衍的魂识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肉身’,却发现,不知何时,肉身一点点的崩灭了,最后,化作一道残破的拳意,消失了。

        而白狐白盈,也一点点的破碎,呈现出了残魂状态,只有一团白光,正呆滞在原地,似乎依然处于懵懂之中。

        “死了,就等再次轮回。你本来早该死了,却一直有能量干扰你的命运,让你无法死去。但这次,没机会了。”

        “我给了你很多机会。或者说,每一个帝气剑体,我都会给予很多机会,因为……我是第一代帝气剑体,却不想,没有一个,可以承受。”

        “这一世,我也没有失望可言,因为没有希望,而结局已经猜到。这一世,葬剑星域,有九十九位帝气剑体。但凝聚剑魂的,目前就你一位,却不想,你也死了。”

        “失望吗或许不该再有希望。这是一个大世,我沉淀出的大世,可九源轮回没有打开,你就死了。再来一世,你也只会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死了,就该放下全部,再次重来。”

        那个声音似乎在自言自语,但周衍的魂识却可以感觉到他的失望之意只是,周衍觉得有些不对。

        尽管哪里不对说不清楚,但周衍依然觉得,事情不是这样的。他沉默了。

        他开始回想过去的一生,回想有什么地方是自己忽略了的。

        在回想之中,周衍对于这一辈子的一切记忆,重新一点点呈现。

        每一份记忆,都清晰无比的记得,就像是再次历经了一次人生一样。

        “寒潭练剑……”

        “师傅……”

        “生之道……”

        “生命如尘埃,但不是为了证明人的渺小,而是为了坦露生命的虔诚与存在感。”

        “能知道自己是一粒尘,那就会少去很多盲目的冲动,避免很多无谓的苦痛。它能让你清楚自己的本位,获致一颗平静的心灵……”

        “自然之心……”

        “生死剑意……”

        所有的记忆,定格在了生死剑意上。

        随后,周衍的目光,忽然变得明亮了起来。

        他陡然抬头,携带着一种无敌信念,看向了那双眼睛,高声道:  “生又如何死又如何不论我生,还是我死!只有我存在,我就是永恒!”

        “死之极,就是生!生之极,就是死!”

        “我活着,但我死了!我死了,但是永远活着!”

        “信念存在,就不灭不朽!”

        “我就是我,生与死,不过是一种能量循环!这里的规则与天道,就是这种生死循环!如果白认为自己死了,那就真死了!我还活着,你无法欺骗我!”

        周衍忽然悟了,这刹那,他感觉他的生死剑意,有了如孤绝剑意一般的恐怖进步。

        这种剑意,让周衍对于剑意的领悟,上升到了一种可怕的程度!

        以前,上善若水那一套剑意之中,孤绝剑意独占鳌头,比其余剑意强大了起码千百倍。

        而这一次,生死剑意,与孤绝剑意,绝对达到了同样的一种高度。

        这一次,周衍真正堪破了生死!

        “你通过考验了!难得,没有让我失望。更难得的是,以你目前的境界本没有资格进入这里,你却进入了。雷炎魂液,三滴降临,为他人奖励的三倍,是对你的奖励。”

        那声音忽然说道。

        接着,三滴ru白sè的雷炎魂液,忽然落入了周衍的魂识之中,迅速沉寂消失。

        周衍浑身一震,只觉魂识在无尽的生灭变幻,魂识之中,竟然有大干世界在衍化一般,十分可怕!

        但他也松了口气。

        他终于知道,他猜测对了。

        “时间之力,雷炎之力,小范围对你已经无法产生伤害。但大范围之下,你境界低微,依然必死。当小心。”

        “另外,你所获传承来历神秘,有些东西,我的意志也无法窥探,你机缘不小,但背负的同样也不小,所以你可适当留一份心。”

        “这里一切,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你可记住,也可遗忘,都在你一念之间。”

        “念在你通过生死魂阵考验,我便解除你残魂状态以及虚死状态,连带着你身边的白狐,也一并解除时间之力缠绕。出去之后,你们回到大劫降临之后,等于是你们真正度过一劫。

        那时,白狐才是真正的恢复了六成,而你也才是真正的安然无恙。

        这样,也符合雷霆降临两次的规则,之前,雷霆实际上,只降临了一次

        这样,也符合你的意志对于未来的设定,因为你残魂状态下对未来的设定与猜想,依然无尽完美,近乎无懈可击。”

        这个声音,又传递出一道信息。

        最后,一道惊雷,在耳边炸响。

        周衍醒了。

        然后,他悲剧发现,他的手,已经掀开了白狐的四条尾巴,看到了那两瓣粉嫩的嫩肉和美丽无比的菊瓣儿。

        “我……,怎么回到这个时候了”

        周衍感觉,那眼睛的主人,似乎也在玩他。

        不然回到更早一点的时候,他就不会去‘非礼’白狐白盈了。

        “你……你怎么又看我尾巴、非礼我你……可恶!”

        白狐此时,也被巨大的惊雷震醒,却见周衍没事的站在这里,漫天雷劫已经过去,不由也有些傻眼。

        只是,面对周衍看它尾巴、并看到了**部位的动作,它心中似乎并不怎么反感。

        “奇怪……我为什么会说‘又’呢这场景好熟悉,似乎梦境里经历过

        ”

        白狐有些疑惑,它收回了尾巴,本能的把身体**包裹得紧紧的。但它思考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残魂状态,竟然恢复了,恢复了六成!

        这一下,直接让它对周衍的嗔怒,都消散无形。

        “我恢复了!我终于恢复了,主人你在哪里盈盈终于近乎完全恢复了!主人你又在哪里呢”

        白狐忽然悲声向着天地呼喊着。

        周衍也有些懵了,白狐不是应该一下子将他甩飞出去,然后他再调戏对方几句,然后相互介绍名字、互相认识吗怎么……不一样了

        似乎,未来的发展,变了还是说,那先前一切,真的是……时间之力的考验

        周衍有些惊疑不定。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14248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