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300章 血之守护

第300章 血之守护

        “什么?!!”那男子惊骇之极,他的身体,竟是瞬间炸裂成为一片血雨!无尽的血雨立刻被紫炎席卷,化出了可怕无比的神性,进入了周衍的血体之中。无尽的血水,滔天灭地。另外那一边,那苍茫老者虚影手中的开天斧,连连劈在了周衍满是血水的身体上,却没有丝毫阻力的穿透了周衍的身体。周衍如完全不受力一般,不能被攻击。而那虚影,在这一击击出之后,直接被无尽的血水席卷到了身体上,以至于那个虚影的身体,在发生可怕的干枯!那觉醒的神灵,被一道破碎虚空的拳意直接击杀了一般,竟是再没有了动静。而那个虚影大能老者的投影,被周衍的血水席卷之后,逐渐干涸,却不甘受制,无比憋屈的直接自爆。但他自爆,依然没有爆出什么花样,哪怕是周衍血水凝聚的身体炸裂了,又在下一刻凝聚了起来。再次的形成了鲜艳欲滴的血水身体。周衍的可怕、诡异,邪恶,让这一片天地,都变得十分死寂。所有声音,都消失了。沉睡的神灵,一位位的都觉醒了一般,天地间不断的震荡,又不断的平静。许久,这片天地,都静寂无声。天被打破了,天被捅穿了。天地间,飘洒出的,是暗黑色的血雨。血雨飞洒而下,天地间,乌烟瘴气一片。这些血雨,都汇聚在了周衍身边,但这些血雨落下,却很快都被紫炎炼化消失了。周衍的身体一点点的凝聚了起来,他一身儒雅白色的灵甲,此时化作一身漆黑。漆黑色的衣服上半部分,红色的长袍下摆,漆黑色的长靴。他的头微微低着,一头血染黑发凌乱废物,他的背有些驼,以至于他的身体显得无比修长而孤绝。他的两手上,两朵紫炎,散发着无比妖异的紫色光芒。他站在虚空,身上散发着古老的血气,一阵阵猩红的血光,将他笼罩在了其中。天地不再波荡震动。逐渐,有大能的虚影凝聚四方。虚影,一共有四位,每一位,都没有人可以看清身影,但是每一位,都比那老者凝聚的身影更加可怕。“乾圣,如今此帝气剑体入邪了,乃为天地异数,必须镇压!”“华圣,某认为不可,其体内,只是一滴异血的守护能量呈现而已,这异血的能量消耗完了,他也会陨落化道,魂飞魄散,不会影响什么。”“蝶仙子与我尧认为,此人情有可原,也自由机缘不死,咱们无视即可。”“不错,我与尧圣意见一致,不必干涉。”“这,怎么可?毕竟这帝气剑体,打破了天道,毁灭了空间壁垒。”“先前,执行者羽圣偏帮,镇压周衍,反而不惩罚外部侵入的圣者投影,实在是违规在先。他被周衍传承一拳差点震死,也是罪有应得!”“……尧圣,莫非你是念在你徒儿与其有交情?”那位‘华圣’,脸色有些不愉。“你在质疑我?”名为‘尧’的虚影,陡然显出一股淡淡的威凛。名为‘华圣’的虚影微微一震,道:“在下不敢……”“以身作则,葬剑祖星,自有葬剑祖星的道,这帝气剑体,有古老的异血传承,也是其传承者的无敌守护之道,又有什么好不忿的?莫非,这天妖的祖圣将仿制的极品魂兵‘开天斧’给予共余,就不是不公平的做法?”“不错,没什么好镇压的,我们那一代,年轻的时候,何曾不是意气风发?尧圣年轻一代的时候,以剑魄境三重天,斩杀七变剑虚,都不是难事,难不成也要镇压?每一代,都会有惊才绝艳的表现,这一代帝气剑体,不弱于人,这是好事。至于说‘入邪’,就不要说这般幼稚话了。正邪,谁人能定?善恶,又何人能分?”“蝶仙子此言大善……”……这一众强者,忽然都发出了莫名的言论。这些言论,也无人能懂,但周衍却听到了。但他的记忆显得很模糊。他体内的血在燃烧,在狂暴。以至于他什么都不能记住,什么都无法记住。他懂这些人说的一切话语,却像是在睡梦之中,有人在耳边说话,明明都听懂了理解了,可是却不能走入记忆之中,留下哪怕是一点点的烙印。周衍呆立虚空,没有再发现有杀机的存在,他忽然不知道何去何从,以至于,他忽然就定格在了虚空。他的身体,依然血红,大量的能量,都被紫炎虚空席卷了进去,然后燃烧,化出了很无敌的本源能量、灵魂能量,不断的在壮大着他的境界和记忆。他的剑灵,本能的逐渐化出了剑魂的虚影,尽管没有凝聚剑魂,但是这种趋势,都呈现了出来。……“好吧,那么,就这么算了。只是,他这种情况,需要封镇吗?不封镇的话,只怕是……”这华圣还在说着,周衍的血色目光,忽然盯住了他。‘华圣’的声音戛然而止,心中莫名升腾起一股不明的恐惧之意。因为,此时周衍的目光,简直疯狂、邪恶无比。他的心不由都颤栗了一下,随后他竟是没有再说话,甚至连杀机都收敛了起来。“没事,一会儿就消散了,这一滴异血……可能是更强大的古老之血,如今发挥了作用,他的情况只怕是会无比糟糕、生不如死……或许真的会陨落。”“不错,不仅如此,怕是许多修士已经看出了这一切,他的处境,不乐观。”“我们走吧。”几位虚影没有再计较什么,同时消失了。天地间恢复了平静,破裂的天地,竟是在这些人消失之后,刹那间恢复如初,原本破碎成为废墟、满目疮痍之地,此时如时间倒流一般,全部的恢复了原样。只是原本死去的那些修士,却依然死了,连尸骨都不存在。天道的自我修复之力,竟是将物质还原到了过去。所有修士无比震惊,看着这诡异的一幕,心中越发的有些惊疑不定了。而那些外族的修士,见到这一幕,终于有所收敛了起来,不敢再肆意屠杀葬剑祖星南荒的本土修士。……周衍看着这片虚空,他心中似乎有一种莫名的危机感,他目光看向了四周,却找寻不到开天斧,也找寻不到共余死后的空间戒指。那些东西,不知何时消失了。周衍微微皱眉,随后他拿出了极玉寒光戒,将里面的东西全部的灌入了紫炎虚空之中,然后将紫炎虚空的能量全部凝聚起来,以紫炎炼化,修复自己的肉身。同时,他再次一拳打出,引动了无边的血浪,随后他结印出古老的符文,直接横渡虚空,进如虚空古阵阵纹之中。与此同时,结印出的欺天阵纹也出现了,将周衍的气息全部的覆盖。周衍就这样的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在进入欺天阵纹之中的时候,周衍的血水凝聚的肉身进入了紫炎虚空,又衍化出了另外的符文,再自传送中的欺天符文之中出现,此时,他已经到了另外的一片天地。但此时,他只是静静的躺在虚空里,就像是完成了所有的心愿一般,安详的躺着。而这片虚空,被紫炎虚空笼罩,旁人无法感应。此时,周衍的身体,也自然的改变了模样。他的头发暗黑、有一丝紫气。他的眼瞳暗黑,也有一丝紫气。他的体质,发生了莫名的变化,不再是‘帝气剑体’,而是‘雷炎剑体’体质。他的体内,九剑灵自然演化出了剑魂,这九道剑魂,却遁入了最初的三剑魂的魂体内部。每一道魂体里,有三道额外剑魂守护其中,如仙兽的金丹一般,隐藏得极为深不可测。一层层的欺天阵纹,复杂无比,恐怖无比。虚空里,一个小女孩在此时走了出来,她一身红色的小花袄,鲜艳欲滴。她娇憨可爱的小脸上,还有着脏兮兮的尘土来不及擦拭。但是她却不断的结印,在为周衍治疗着。她艰难的结印,最终,她脸色苍白了许多,随后,她忍不住的吐血了。但她吐的不是血,而是紫炎的火焰。一滴滴的,就像是凝练的宝石一般璀璨。“父王……你觉醒了……那就……忘记过去的痛苦吧……”小女孩轻轻的说着。她伸手抚摸着周衍的脸庞,泪水忍不住一滴滴的滑落。晶莹的泪水,如一滴滴的水晶,低落在这片天地之中,泪水,又化作一滴滴的紫色火焰。泪水多了,这片天地,开始落下了紫色的火雨,这种火雨,没有威力,却有着一种悲戚无比的气氛呈现。“父王……炎炎的那一滴血之守护,没有了。以后,父王一定要……好好保护好自己。”“父王……你觉醒了,这难道就是注定的宿命吗?”小女孩喃喃自语,她的身影,最后一点点的消失了。紫炎虚空,化作了实实在在的印记,烙印到了周衍的眉心上。随后,这个印记,改变了形状,形成了一道雷电的印记,而不再是莲花火焰形状。不但如此,紫炎虚空,也已经封锁了起来,也不再开放。虚空破开,周衍的身上刹那间便显出了伤痕累累的模样,一身被血水染透。他如被强者重伤一般从虚空倒飞而出,朝着远处的一处荒芜的山脉摔落而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14248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