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446章 逼空寂圣者下跪!

第446章 逼空寂圣者下跪!

        “算了,这件事就这样吧,大家不要再动手了,算是给我尧一个面子。另外,拿了东西的圣者,也不要再觊觎那个破秘境了,而关于天才的试炼,大家也不要再插手了,不然下一代的成长遭遇毁灭,也会引起其它四大府的不满,这次我们的天才损失十分严重,进入九源天都的‘天才府,若是没有拿得出手的天才,我们南荒所有圣者,都将颜面无存,也没有地位和话语权了。”

        尧叹息了一声,无奈道。

        他并不能刻意的帮谁,因为立场和势力平衡的问题并不能打破。

        所以,他也只能让拿了东西的圣者不再刻意去针对周衍、去眼红那秘境。

        “哼”

        “既然拿了东西,还好意思去抢他那个破秘境吗?”

        “那秘境,太低劣,还是残破的,没有抢夺的必要。”

        “这周衍,为人还是不错的,敢于舍弃,很合我的胃口,我不会再去针对他。”

        “这次我也没怎么出力,竟是还有东西拿,小家伙还不错,我会适当照顾他的。”

        尧提议之后,如一个台阶,拿了东西的一些圣者立刻纷纷出言。

        尽管空寂、无虚圣者和瑶池圣者明显有些不愉,但是终究还是默认了尧的这个提议,不再插手下一代天才修士的比试,也不再刻意去针对周衍。

        现场之中,九阙一直冷眼旁观,他就站在周衍身边,而熊霸也离着周衍不远,它明显是最看不过眼的人,几次都有出杀招的心思,却被万剑天压下了。

        “好了,既然秘境、天才的事情解决,那么再说下这个九阙吧,他可是邪恶无比的幽冥,必须要斩草除根,以免”

        空寂目光阴冷的提议道。

        “想杀我?我便是死,也能杀你们一到两位圣者,你们不妨来试试看。”

        九阙一直阴冷着脸,历经幽冥殿主将他当成活靶子出卖,他心几乎万念俱灰,即便是现在跟着周衍,他也有些迷茫,有些不知到底周衍是不是依然在算计他。

        他心中敏感,被空寂一说,立刻就有爆发的趋势。

        空寂圣者瞳孔一缩,立刻知晓这九阙就像是一个立刻要爆发的火悳药桶,顿时知晓自己打击周衍的心思有些失效了。

        “如果你愿意承服我们其中的某个修士,自然是可以避免,换个立场,你能相信人类在幽冥生灭幻界没有影响吗?”

        空寂目光闪烁,却又继续道。

        “如今,我只会跟着周衍,我也愿意承服他,你们若有意见就出手,反正我也近乎万念俱灰。如果你们没有意见,自己滚蛋。”

        九阙语气阴冷,丝毫没有感情。

        “你说承服就承服?周衍,若是你能证明他愿意承服你,就让他跪下磕头行礼,以证明心意。”

        空寂继续言语刺激周衍,要刻意破坏周衍与九阙的关系。

        周衍目光一凝,他心中恨意炽烈,暂时却没有表现出半点情绪波动。

        他知道任何一点情绪波动,足以让圣者心中生出杀机。而一个圣者要刻意算计一个剑虚境界的修士,哪怕那个修士再天才,也没有用。

        那结果,就是十死无生之局。

        但这般情况之下,若是真要九阙下跪,等于是直接不拿九阙当回事,九阙如今的状态需要的是安抚,而不是压制。

        一旦让他下跪,他只怕是立马就会反水、反叛。

        所以,周衍在微微权衡之后,忽然开口道:“不好意思,冒昧插嘴一句。在讨论九阙承服之前,我想请问空寂圣者,不知你是否承服于雷源剑神?”

        周衍话语平静,声音不大,但问出的问题,立刻便让空寂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你一个小小的剑虚,也敢质问圣者?”

        无虚女圣者脸色冰寒,立刻有一股杀机压迫向了周衍。

        “圣者是什么好了不起的玩意?他是我熊霸的李大哥,他还不能问?”熊霸脸色阴郁。

        “他是我白盈的主人,没有资格质问圣者?”白盈此时也冷冰冰的道。

        她说着,一道魂道之力,立刻狠狠击溃了无虚圣者的压迫,守护在了周衍身前。

        “作为霜雪圣剑的主人,我想主人是有资格质问甚至动用我斩杀你们的,莫不是我霜雪圣剑不出手,你们就都忽略了我的存在?”

        霜雪圣剑飞射而出,立在了周衍身前的虚空,如一道光波一般环绕周衍身侧,同时传递出信息。

        万剑天没有说话,但是他背后却出现了如邪王的十二镰刀虚影一般的十二光剑,光剑呈现出散开的扇形,如孔雀开屏一般,看起来十分绚丽。

        但绚丽之中,却有无尽杀机。

        他号称万鬼老祖,他的万鬼剑道,在这里将有着最可怕的战力加成。

        场面立刻又凝重了起来。

        “空寂圣者,我们也是从后辈天才时代走来的,他有勇气询问,其实也是关于他自身的问题,并不为过。”

        尧叹息了一声,再次出言。

        这和事佬,他并不想充当,因为他同样窝了一肚子怒火。

        但他不能不当,因为一旦开战,南荒可以说彻底毁了,南荒的所有天才,失去了靠山,将沦为真正的蝼蚁。

        他能考虑到这一点,空寂无虚也必定能考虑到这一点。

        但所有人都知道,万剑天、熊霸这些人,是绝不会在乎其他人的死活的,南荒众天才死、南荒毁灭,都不会让他们有丝毫眨眼,除非是他们在乎的人。

        “好,这件事,就此作罢,希望九阙你不要做出违背这个世界规则的事情来,不然,到时候就不止是我空寂等圣者来拿你的姓命,而是整个祖星所有强者出手了。”

        空寂语气狠戾的道。

        说着,他立刻就要离开。

        “有说让你走吗?回答主人的问题”

        白盈忽然开口,语气无比强势。

        不仅如此,魂道、浩气都从她身上渗透了出来,这种气势,足以屠圣。

        空寂圣者的脸色一刹那变得十分难看。

        “你可以有你圣者的傲气,但我也有我的尊严,你如此欺凌我的主人,便是在于他只是虚境实力而已但空寂、无虚甚至是瑶池圣者,你们在虚境,能比得上我主人?你们若是不服气,尽管压下境界,与我主人在虚境境界一战

        白狐出言挤兑,立刻让这三圣者下不了台。

        三人脸色十分难看。

        白盈说的不错,真要与周衍在虚境一战,哪怕是空寂三圣,都没有绝对胜利的把握。

        到了这个境界,没有绝对胜利的把握,那绝不会冒险。因为周衍输了并无什么损失,但一旦赢了,这个星球,他空寂三圣者就都没有脸呆下去。

        周衍可以洒脱无拘无束一战,战力必定能十二成发挥,而他们顾虑太多,反而必定战力只能发挥十成左右,无法超常发挥,此消彼长,输赢难料。

        “我一个圣者,与他这般蝼蚁为战?这战,必定会有,但不是我,而是我儿子寂无。

        到时候,圣女招亲之事,他们始终会在实力、能力上见分晓的”

        空寂圣者脸色难看之极的时候,无虚女圣者已经出面,轻言巧语,就化解了这个难堪的局面。

        “那,我无比期待,就怕有些人会出一些下三滥的手段。”

        白盈讽刺道。

        “这件事,我说过不干预,就一定不会干预你放心至于周衍的问题,我现在回答是的,我们所有圣者,都感恩雷源剑神的创世恩德,即便说不是他的属下,心中其实也是有承服的意思的。”

        空寂冷声道。

        “既然承服,那么,现在白盈携带了雷源剑神的谕令白盈,你把谕令拿出来,让空寂圣者表示一下承服之心,让他下跪磕头。”

        周衍立刻说出了这句话。

        这句话,之前他问问题的时候,所有圣者其实都能推测到是这样一句话。

        如果要九阙下跪,那么圣者空寂就一定要下跪雷源剑神的谕令。

        这样一来,空寂无论如何就要受辱,至于九阙,因周衍甚至能因为为他出头而不惜得罪圣者,九阙必定会更加归心。

        所以,那时候,不需要周衍说,九阙感恩、感动之下,就必定会下跪。

        一切反而会圆满。

        这也是空寂不想说而想转身就走的原因。

        只是,没有人能想到,周衍竟是真的敢这么问问题,让圣者下跪

        他难道不怕圣者忌恨在心、伺机报复吗?

        也是在这一刻,周衍才被一些圣者真正的关注。

        “这是雷源剑神的谕令,我现在怀疑你并不是真心的承服雷源剑神,你可愿意下跪证明你是诚心承服雷源剑神?”

        白盈完全听从于周衍的安排,立刻拿出了雷源剑神的谕令。

        空寂脸色阴沉,再也不堪忍受,直接撕破脸,道:“一枚谕令,便让我下跪?我空寂圣者乃是近乎入神的圣者,平生连天地、父母都不跪,还跪一枚谕令?你这是在说笑话吗?承服与否,在于心,而不是这些形式。便是雷源剑神亲临,了不得,我空寂也只会躬身一礼而已”

        他说话都有些脸黑,因为他这话,就如直接钻入了周衍预设的圈套之中一般,但这就是阳谋,明知道这么做要中招,他也没有办法不这么做。

        因为相对于下跪而言,说这些话,反而算不得什么。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14253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