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1025章 帝血七十二变

第1025章 帝血七十二变

        这一次,周衍在这冰冷的土地上,足足躺了三十六天,才完全恢复了伤势。

        恢复伤势之后,周衍明显的感觉到了体内的芯片似乎在强力的恢复能力上得到了进化,芯片似乎变得更加强大了起来。

        与此同时,周衍觉得自己的帝血从六十六变,达到了六十九变的程度。

        达到这种程度,周衍固然有些喜悦,但是如此强大的生死磨砺,也让他着实有些吃不消。

        但毫无疑问,这里是一个非常了得的地方,是一个非常适合战斗的地方,也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遇。

        战斗虽然每一次都无比凄惨无比痛苦,但只要能坚持下来,那获得的进步,也是难以想象的。

        周衍重新站起之后,举目四顾,看到的依然是密密麻麻的干尸和无尽的雕像,这古老的战船也没有任何的不同。

        不论是如何狂暴的战斗,也冲击不到干尸,也撼动不了雕像,对于这里的空间没有半点波荡。

        就像是在一个圈养的世界里,世界的壁垒本身是超脱的规则而不可能被侵犯一样。

        周衍站在这片天地,面对那无尽的干尸和雕像,他有一种无比渺小的感觉。

        因为任何一具干尸,都可以随意的形成一个雕像体,不论是谁的血脉,只要是一缕带着神性的生命血气,就可以激活雕像。

        而激活之后,则会根据雕像的容貌和心中意志的投影,而呈现出一个强大的才俊。

        相比较那种险恶的生存环境,似乎,这种通过雕像投影和复制出来的才俊更加强大,更加逆天,也更加简单轻松。

        周衍沉思着,不由有些怔然。

        许久,他轻叹一声,毫不犹豫的再次拿出了一枚雕像,下意识的开始镌刻了起来。

        这一次,周衍在开始动剑镌刻的时候,却想到了一件事——为什么镌刻周颖的时候是周颖,镌刻鸿域乔的时候是鸿域乔,她们的对应能力都属于她们自己?而镌刻他父亲的模样的时候,出现的虽然是他付钱周忘尘的模样,能力却反而是他周衍的?

        周衍沉思着,他再次镌刻出了一个周忘尘的雕像。

        随后,周衍没有点那最后的一剑,而是以气血将其和另外的一枚斑驳的雕像放置在了一起,同时,在气血融合的时候,周衍联想他父亲曾经修炼的至道——太上忘情剑道。

        在这种观想之中,周衍将这种至道的意念投入到了雕像之中。

        很快,这种道呈现出了一缕痕迹,两枚雕像在气血之中结合到了一起,又忽然飞出一道虚影,抓取一具干尸,形成了一个黑色衣袍、手持天邪剑的中年沧桑男子。

        这男子淡漠的站在虚空,目光平静、复杂的看着周衍,眼角的皱纹是那么的深刻,如存储着他生命之中的所有悲哀与不幸。

        那一种眼神,那一种淡漠而沧桑的气质,还有那种淡然而不羁的气韵,都给周衍一种强烈的冲击感。

        周衍的心有种莫名的狂跳的颤栗感,完全无法相信这个人是一个雕像体。

        若是在外界见到,周衍必定会跪下叩拜,无比恭敬,十分认定这就是他的父亲周忘尘。

        可此时,此人乃是他周衍亲手炮制出来的,又怎么会是真的呢?

        “衍儿,当年一别,却不想,如今天人永隔。如今,你能以思念而复活我,我很欣慰。”

        这周忘尘轻叹一声,声音沧桑而唏嘘。

        周衍神魂一震,眼中透出不可思议之色。

        “上善若水,如今你选择了若水经,其内蕴其实和我的太上忘情剑道相差无几。我们父子,终究是走上了同一种道。这是幸运?抑或者是不幸与悲哀?”

        周忘尘继续说话了。

        神态,语气,以及其余各方面,没有一丝瑕疵,和真人一样。

        周衍只觉浑身有些发冷,这雕像体,太可怕了。

        周衍心中想着,可周忘尘却如有些心有灵犀一样,苦涩道:“我是你父亲周忘尘,这一点,假的真不了,真的,也假不了。不过,我今次出现,只是要与你印证修炼至道。今天,只有胜出的人才可以活下去,所以,你全力出手吧,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周忘尘又说道。

        周衍目光一凝,随即二话不说,立刻施展绝杀至道出手。

        可太上忘情剑道的可怕,在一刹那之间便已经呈现。

        太上忘情,就是斩却一切情感。

        冰冷无情的人,失去了六识感应,那么其在专注上,就非常可怕。

        周忘尘的太上忘情规则剑道一招杀出,周衍心灵立刻如遭雷击,酸麻难耐,同时各种负面的情绪、混乱的场景全部呈现在脑海之中,完全无法静下心来。

        这是一种无比可怕的道,让人心神混乱不堪,无法专注于战斗。

        这样的战斗,无法专注,势必就要落下下风。

        而且,每一次实力进展之后,雕刻出来的雕像,必定会比自己的实力要更强一线。

        周衍又开始了苦战。

        在一次次险死还生之下,周衍的心中纷乱也渐渐消失,在这种至道之中逐渐的专注了起来。

        很快,周衍开始占据一定的上风,只是,周忘尘似乎同样越战越强,又再次的形成了一种压制。

        这一场战斗,同样的无比激烈,同样的战斗得无比疯狂,而且这一战的时间,长达三十二天!

        战斗的最后一刻,周忘尘施展绝世杀机,却在即将击毙周衍的刹那,收手了。

        随后,周忘尘的那一招,杀向了他自己。

        在周衍面前,周忘尘最后要赢的一刻,选择了自杀。

        周衍已经出于濒死状态,浑身的血光都无比黯淡,但是见到这一幕,他的心还是遭受到了剧烈的冲击!

        这是虚假的?还是真实的?

        周衍有些无法分辨了。

        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人,到底最初又来自于何处呢?

        周衍浑身都在颤栗,颤抖,却什么都阻止不了。

        他忽然很恨自己,恨自己在雕刻的时候倾注了一些不明的东西。

        或许,仅仅只是雕刻一个简单的人物,反而更加适合战斗。

        周衍心中思量着,身体的沉重却让他直接倒在了地上。

        血水流淌,却在周衍设立的禁锢阵法之内,不至于流溢到外面沾染其余的干尸或者是雕像。

        而这一战,很明显,又失败了。

        周衍躺在地上,人如被一圈圈的波纹荡漾着,在天地间轮回。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也是一种濒死的体会。

        无法形容,却很凄然。

        这么生死磨砺,又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在看到雕像体周忘尘放弃斩杀他周衍而自杀的那一幕的时候,周衍心底深处的伤痛,似乎被一举触碰到,甚至于被一柄剑霍然刺穿,无比现实而‘赤|裸’。

        周衍躺在地上,什么也都不去想,他忽然觉得很疲惫,甚至于想,就这样闭上眼,永远的离去。

        但,到了这一步,又岂能放弃?

        有时候,活着,反而比死更痛苦。

        因为死是解脱,而活着,却不再是为了自己而活着。

        躺在地上,如玉的飞剑里继续释放未知的神秘温暖能量修复神体和神魂,芯片释放出更强力的能量修复。

        这一次,只有十余天的时间,周衍就恢复到了巅峰。

        恢复之后,帝血很自然的达到了七十一变的地步。

        从三变的提升,变成了两变。

        很明显,血脉的蜕变越发艰难了。

        但同样明显的是,与周忘尘的战斗的好处实际上比与鸿域乔战斗的好处要更多一些。

        周衍怅然叹息一声,随即站了起来之后,再次拿出寂灭寒铁,镌刻了起来。

        这一次,周衍镌刻了他自己的雕像。

        可是,他自己的雕像在完成的刹那,并没有点那眼睛那一笔,就直接忽然粉碎了。

        周衍再次尝试了一次,雕像依然再次的粉碎了。

        周衍又随便选了姜万年的模样,雕刻了一枚雕像,随后以自己的血滴在上面,如第一次镌刻出他的父亲周忘尘那样。

        这一次,姜万年出现之后,立刻抓取干尸,融入神体之中,随后呈现出了强大的杀道。

        同样是完全复制周衍几乎所有的道。

        同样是冷冰冰的,无比仇视。

        和第一个雕像体周忘尘一模一样。

        周衍苦战十余天,杀死了这个雕像体姜万年,等同于再次打败了他自己。

        这一次,周衍受创不是特别严重,躺了三天之后恢复,恢复之后,帝血蜕变了一层,达到了**七十二变的程度。

        到这一刻,周衍开始分析总结,他确定了一件事。

        他以自己的雕像无论是镌刻的谁,一旦滴入自己的精血,那么这个人具备的能力,就一定和他周衍一般无二。

        而若是以雕像融合古战船上的雕像,以自己的血脉为引子使得两者融合,再吸纳干尸的话,那么这个人只要存在,就一定会被复制出奇对应的各种能力。

        若是在雕刻的时候甚至倾注感情的话,那么这个人,就完全可以复活,成为一个无比‘真实’的复制体!

        就好像第二个周忘尘一样,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手制造出来,在其余任何地方遇到,周衍都一定会觉得这必定就是自己的父亲,没有半点造假的可能!

        可实际上呢?

        这种复制体,才无比可怕。

        基于这些,周衍忽然想到了葬剑祖星和暗神域的部分重叠的修士,他们的各方面,似乎都和眼下的这种推论能相互重合。

        这无疑是非常令人惶恐的。

        周衍甚至于不敢太深入的去思考,因为这一种结果若真是能重合甚至于与这里的雕像体有关,那么将是一种无法想象的灾厄。

        谁能想到陪伴自己的亲人朋友,或者是自己心爱的仙子,其本质会是一具干尸?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14267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