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1026章 孤峰,血眼

第1026章 孤峰,血眼

        七十二变帝血之后,周衍对于这一艘古老的战船分析了片刻,得到的结果却令他感觉心情无比沉重。..xstxt.org

        这种沉重之中,周衍甚至开始怀疑所有的一切都不再真实。

        至亲的人,可能是雕像体。

        挚爱的人,也可能是一具干尸。

        或许这世间,没有什么能比这一幕更加令人心中冷寂。

        这是一股不可抗拒的悲哀之意,在思考到那一幕之后,周衍心中升起一种如此的感觉。

        冷寂,悲哀。

        修炼尽头无止境,白骨累累化灰烬。

        或许,也只有体会到了这样的一种冷寂与悲哀,才会有如此感叹。

        记忆之中,有许多的人,也有许多的物,呈现于心中,呈现在眼前,一如他的父亲周忘尘,母亲离云锦。

        一如哥哥李然,一如女儿炎炎和思思。

        如果说,每一场修炼,都要付出万种悲哀,那么修炼的意义何在?超脱的意义又何在?

        不被情绪滋扰,但却无法回避知晓一些结果之后的悲凉之意。

        不困于情,也不惑于心,却也无法脱离这种现实的冲击。

        周衍怔然站立很久,最终除了一声长叹之外,所有的思考都停止了。

        有些事情,或许真的不需要、也不能去思考,因为那只会带来无止尽的悲凉冲击,令人意志受损。

        这就是负面情绪。

        一个越是强大的修士,其负面的情绪必定会越大,情感一直都是双刃剑,绝情弃爱往往也是大爱无言。

        周衍收回了自己伤痕累累的兵器,摒弃了一切的思想,默默的重新修复着镇魂弓和轩辕剑,一个人安静的在这一片干尸战船之中生存。

        兵器修复了之后,周衍在这空间之中穿行,亲眼看着一具具的干尸化作雕像,亲眼看着雕像或者光滑或者锈迹斑斑而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

        身后也再没有那双阴冷的双眼,似乎在玉如飞剑遁入眉心之后,此物已经完全寂灭。

        周衍行走在这孤寂的世界,他心情有些无法形容的沉重感。

        一排排的干尸密密麻麻,完全看不到边际。

        虚空之中,不时有雷劫呈现,劈落向一只形如骷髅的暗黑腐朽干尸,将干尸炼化成雕像。这种过程,似永无止境。

        周衍在这片土地上前行,穿过了眉心、双眼,鼻子和嘴巴的位置之后,他来到了这片土地的胸膛之处。

        这期间,周衍穿过了许许多多密集的干尸群。

        随后,周衍看到了两座孤零零的山峰。

        在穿过干尸之前,这世界是一眼可以看清的,到处都是干尸。

        可穿过了干尸群走出了遥远的距离之后,天地间的景色又发生了变化。

        最起码,此时出现的两座孤独的山峰,是之前根本看不到的。

        而这两座孤独的山峰是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这片土地,是一个女子的尸体。

        眉心被如玉的飞剑一剑刺死,倒在了这里。

        而这里的两座孤峰,自然就是女子的峰峦。

        只是,本该同样干瘪的地方,此时却傲然挺立着,孤零零的耸立在天地间,浑圆,神秀。

        这两座山峰,有一种凄然的美。

        一种说不出的冲击感刺激着周衍的心,他整个人有些发抖。

        这是一艘非常古老的战船,但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个死去的女子,为何会给人一种一种极端悲寂的情绪冲击?

        周衍看到这两座孤峰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孤绝剑峰。

        这种神似,甚至已经达到了极致,或者说,已经不能说是神似,而根本就是了。

        只是,孤绝剑峰不是只有一座吗?为何此地出现了两座?

        周衍站在此地,他目光之中显出了疑惑之色,随即,他沉思着,拿出了寂灭寒铁,倾注感情,镌刻下了漠于瑶的雕像。

        这一次,周衍甚至于回忆以往的点点滴滴,倾注了极致的感情,以气血和雕像融合,镌刻下了一个栩栩如生的漠于瑶。

        先前,那么多的修士,都是活的,所以雕像能存在。

        那么已经灰飞烟灭的呢?那断臂瞎眼女子可以证实是漠于瑶的第一世,那么这里的孤绝剑峰的双峰,又意味着什么?

        一切的答案,或许,在雕像之中,可以解答。

        周衍不刻意寻求真相,但一些真相在眼前触手可及,他也绝不会回避。

        和第二个周忘尘的经历相似,漠于瑶抓取了一具干尸之后,复活了。

        雕像没有破碎,也没有出现异常。

        漠于瑶真的活了。

        周衍有刹那的怔然。

        漠于瑶穿着一身非常可爱的粉色纱裙,她脸蛋儿上还挂着没有干涸的泪痕,却是以一种幸福、喜悦的目光看着周衍。

        周衍怔怔的看着她,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办法区分这是雕像还是真的。

        到了这个时候,真的和雕像的已经没有任何分别。

        周衍可以感知到眼前的女子血肉、神魂等等一切的因素,都没有异常。

        “瑶瑶,我们终于再见了,但,这是我周衍自欺欺人吗?”

        周衍轻声问道。

        声音却说不出的沧桑。

        “坏人,我在无尽黑暗挣扎,是万年还是亿万年,却终于能得以再见你一面,那么,我就真的可以放心的去了。”

        漠于瑶流着泪,却是靠近了周衍,主动的投向周衍的怀中。

        周衍张开怀抱,要去拥抱漠于瑶,却在那一刻,他忽然感觉到天地间有一双可怕的冰冷双眼呈现了出来。

        那一双眼睛冰凉如血,在周衍感应到的那一刻已经直接呈现出了真实的烙印。

        这是一双堪比山峰一样巨大的血色双眼,这双眼睛在漠于瑶的身后,直接一举锁定了漠于瑶,血色的秩序锁链显化出了周衍根本不认识的复杂符文,显化出了各种异象图腾、阴灵印痕。

        漠于瑶似乎在说着什么,竟是什么也说不出来,被一只血色的手一举抓住肩膀,就那么活生生的拉走了。

        虚空震荡了起来,很快,周衍身前,未知的虚空之中,忽然掉落一枚雕像,一枚栩栩如生的雕像。

        雕像上,有血。

        有着不一样的血。

        这是漠于瑶的血。

        这不是他周衍的血!

        周衍浑身颤栗,他捡起这枚雕像,这雕像上的残血却逸散出非常强横无敌的力量,瞬间震荡而出。

        周衍感觉自己被可怕的力量击中,他浑身颤栗,整个人竟是忍不住的痉|挛了起来。

        虚空一转,如星河崩裂,周衍被一举冲击击中。

        ……

        周衍愕然惊醒,却发现,自己正坐在一枚天外陨石上,似乎他是在星空漂流的时候,陷入了沉睡之中。

        但,那真的是沉睡之中的幻境吗?

        周衍伸手,手中有一枚已经破碎了的雕像,有一枚如玉一般的飞剑。

        周衍浑身的帝血,也处于七十二变的巅峰。

        周衍有些浑浑噩噩,他已经被这未知的冲击而有些失魂落魄。

        但就在此时,天地间似乎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尖叫声中,周衍忽然如听到了漠于瑶的声音在说:“坏人,救……救救我,我好痛苦——”

        那声音如一道利剑,直接刺入周衍心中,周衍整个人一震,刹那之间,显化空间之力,横渡虚空,冲向前方。

        可茫茫黑暗星域,无尽的冰、死寂的宇宙,其中却什么都没有。

        只是,在虚空之中,一道还没有干涸的血气却留了下来。

        周衍施展法则领域,汇聚这一滴血气之后,清晰的感应到,这是漠于瑶的血气!

        “漠于瑶没死!谁复活了她?!不行,我要再去葬仙地,找她的坟墓一看究竟!”

        周衍心神巨震,随即他毫不犹豫,朝着反向的方向极速横渡虚空。

        之前漂流的时候,一切静谧,可回程的时候,周衍才飞行数十万里的距离,便立刻遭遇到了两只巨骨天魔。

        周衍手持镇魂弓,瞬间杀出两道箭矢,两只巨骨天魔立刻崩碎,化作齑粉。

        周衍一路横行,却发现,遭遇到的巨骨天魔竟是越来越多。

        而且,这一路上,在无垠的星空,周衍更是遭遇到了不少的修士!

        周衍要回归祖龙域,所以他没有耽搁,巨骨天魔也没有当年葬仙地那么强,周衍斩杀并不费力。

        只是,一路穿行,进入了域外荒域之地的时候,周衍立刻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息,一种被仙家法宝锁定的气息。

        他忽然回过头来,目光冷冷的看向四方的虚空。

        在这一片冷寂之地,天空忽然汇聚了足有三十名道士。

        这些道士之中,甚至有姜万年、叶空行等人。

        只是,其中为首的,则是烈阳仙女鸿域乔。

        鸿域乔自虚空踏步而下,一身淡紫色的仙袍让她看起来英姿飒爽,婀娜多姿。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修长而笔直的**更是十分惹眼。她虽然容貌普通,可周衍已经知晓了她的秘密,便也不想再与之纠缠。

        “邪尊者周衍,请留步。”

        鸿域乔主动出声了。

        声音淡漠,平静,也并不好听。

        但周衍知道,她隐瞒了真正的声音和容貌,甚至于这种手段非常了得,在这之前,无人能知。

        “你不是我对手,我也没时间与你争第一。道不同,不相为谋。让开。”

        周衍冷冷的扫了鸿域乔一眼,直接以更快的速度穿行,妄图横渡虚空离开。

        但,一道仙光忽然笼罩四方,随后鸿域乔挡下了周衍的路。

        “你对人族有贡献,但你终究不是被选召的命格,可你偏偏僭越了路线,所以你必须死。”

        鸿域乔冷声说道。

        她的话语冰冷无情。

        周衍心中有些愤怒,却没有爆发,而是目光冷冷的盯着鸿域乔那普通的脸,道:“我知道你的身份等一切,不过你既然不愿意提起过去,我也不想说。或者,你认为我是在夸夸其谈,但‘玲玲’或者是‘凌荷’,的确都是过去。我们道不同,但你若想杀我,现在也办不到——”

        “你——呵,你知道的真不少,所以你更必须要死了。过去,过去那都是不该发生的,而且,有时候一些事情别无选择。你准备好,我要出手了!”

        鸿域乔微微怔然,眼瞳深处闪过一抹无法控制的忧伤之意,但很快就淡化了。

        随后,她话语冷冰冰的道。

        “十招,败你!”

        周衍冷哼一声,摆出了祖雷杀域。

        鸿域乔也不说话,立刻出手,刹那显化星河烈阳,接着随手一推,便是手推烈阳的攻势。

        一切,和周衍在古老的战船之中的战斗轨迹一样。

        但周衍战斗过一次,如今各方面直接把握先机,是以立刻扭转局面,占据上风。

        同时,如今周衍的战力蜕变很强,血脉七十二变,更是远非先前的在战船之中与鸿域乔战斗时刻的帝血蜕变程度可以比拟的。

        ……

        (明天开始恢复每天四更,保质量更新,大家多多投票吧,拜谢了。票多残剑动力也更大一些~~~)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14267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