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1037章 得悟超脱

第1037章 得悟超脱

        和漠于瑶被带走的血色双眼几乎完全一模一样,那么狰狞而邪恶,令人防不及防。

        只是,周衍却早已经不像是在古老的战船上那样,有哪怕是一丝的凝滞。

        在雕像体李灵惊骇的刹那之间,周衍几乎是那么一个瞬息里转身,同时祭出了手中如玉的飞剑。

        周衍所有的精气神汇聚于一体,凝聚出一种至道,一种无敌的意志,杀出了那如玉的飞剑,像血色的双眼主动出手了。

        或者说,历经过一次,两次的类似事件之后,周衍再次遭遇,就绝不会出现被动的情况。

        到这如天池雷泽的玉狐古地,周衍已经隐约感应到这种情况可能会出现,会出现比较邪异的事情,而这样的事情也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以至于,周衍心中甚至已经推衍过再次遇到类似情况后的处理方式。

        漠于瑶在古战船上的离去那种刺激,无法想像,而之后又多次出现了血眼的征兆,周衍又怎么不会再想到针对这样可怕的事情的应对手段?

        是以,此时周衍于万分之一个刹那,感应到的一个瞬息之间,转身出手,完成了一种可怕的逆袭。

        而这攻杀的手段,也是周衍全力爆发的一击,或许在这些绝顶的存在眼中,什么都不是,但如玉的飞剑,却可以弥补一切的差距,这是能斩杀那巨骨尸体的存在。

        如玉的飞剑杀出,那一刻,天地似乎都忽然变得安静了下来,时间的流逝如被忽然放慢了千百万倍,竟是每一个场景的变化都无比清晰的呈现了出来。

        周衍的双眼像是打开了时间的壁垒,看到了如玉的飞剑的那种独特的轨迹,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独特轨迹,非常的慢,又非常的快。

        这种轨迹,又是那么的简单,可有是那么的复杂。

        似乎这如玉的飞剑呈现出了一种慢和快、简单和复杂的道,充满着各种无法存在的矛盾。

        像是水与火、像是阴和阳,也像是生与死等各种道的矛盾都充斥其中,但其中又什么都没有。

        似乎它本身的轨迹,它本身的道就是空,而人心中有什么,就会在它身上投影出什么一样。

        这种轨迹,这种道,有一种超脱的规则,属于不存在的一种规则,就像是平面里的一个点,从空间被抽走一样,在平面的世界,这个点不是被抽走,而是忽然消失一样。

        现在,周衍的眼中呈现出了这样的一种规则,一种局外人的规则,一种超脱的规则。

        “跳出这个点吗?”

        “或者是跳出这样的域,才是超脱?”

        周衍心中反而有些领悟,这领悟的瞬间,在周衍眼中放慢了无尽倍数的如玉飞剑又忽然加速了亿万万亿倍,如一道流光,‘咻’的一声射入虚空。

        虚空之外,忽然传来一声莫名震荡,接着天地都如发生了九级大地震,剧烈的震荡了起来。

        只是,那一剑似乎和血眼完全无关,可血眼却在这一剑之下消失了。

        天地间开始飘洒出洁白的雪花,鹅毛般的大雪降落在这一片干枯的世界。

        这湖水之中被雪花覆盖之后迅速的降低温度,开始结冰起来。

        周衍飞出了湖水之外,任由这天地间的飞雪降临在身上,却浑身纤尘不染。

        哪怕是天地飞雪,雪花也自然的避开了他。

        李灵跟着飞了出来,还有些怔然,有些无法置信的看着周衍,似乎完全不相信周衍如今已经有这样的能力,有这样的强势手段。

        他怔然半响,却见周衍连雪花都不沾染,有些惊叹,有些羡慕,也有些唏嘘之意。

        “心中空明,不染尘埃,这境界是心境沉稳到了一定的境界了啊,哪怕是天地崩灭,万劫降临,有这样的心境,也会有超脱的资格。”

        李灵轻松了几分,有些唏嘘的叹道。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如今我近乎于家破人亡,还能有什么更糟糕的呢?既然将每一件事作好了最悲哀的打算,那么任何事情,对于我而言都是好消息。”

        周衍淡然说道。

        此地很惊悚,但适应了,周衍也就释然了。

        这样的心态之下,如玉的飞剑呈现出了温润的力量,更让他能心中宁静。

        之前的惊悚感,更多的源自于此地强大的情绪氛围冲击,以及心中对于一些事情还有希望。

        可这世间往往便是如此——当心中存有一丝希望、一丝念想的时候,往往这一丝希望一丝念想反而更牵动人心。

        但现实往往残酷,那一丝希望其实早已经没有希望,那一丝念想也往往早已经没有念想。

        周衍斩退了血眼,感悟了超脱之意,忽然反而淡然了。

        他追寻漠于瑶的消息,便是心中有了一丝希望,一丝念想,因而呈现出了执念。

        执念存在,最终一路失望。

        而没有执念前行,或许有哪怕是一丝收获,那也是幸福。

        有时候,幸福其实真的很廉价,也很卑微。就像是现实的修道者世界,觉得幸福的人往往并不一定幸福,而觉得痛苦的人也往往并不一定很痛苦。

        普通人羡慕修士飞天入地,修士却羡慕普通人与世无争。但普通人并非是与世无争,而修士纵然飞天遁地也可能会在刹那之间被天劫劈死被人杀人夺宝而死。

        因而,幸福、痛苦都只为执念的念想,心放开,有收获就是幸福,有丧失就是超脱。

        所以,领悟悟道,悟的不过是心的历程。

        心的历程,是从红尘问道,是问道自心。

        无情不是无情,有情也不是有情,就像是一个平面上的点,点无论出于什么地方,都在平面上。

        想要无情或者有情,其实都不难,只要让这个点进入空间,超出平面,那就是超脱。

        周衍在这一刻结合如玉飞剑的轨迹,顿悟了一丝超脱之心。

        所以他淡然了,不再惊悚,不再震撼,不再恐惧,也不再希望。

        得之我幸。

        失之我命。

        这就是周衍的一缕领悟,沾上了超脱的意,不朽的神性魂液开始自然的大量生成。

        一刹那领悟,更甚于百年苦修。

        而周衍也同时认识到,若不达到真正的超脱之心,不朽魂胎是绝不可能凝聚成的。

        这就是为何不朽的算计会无比庞大,因为只要大局在,像是画下一个平面,而作为平面中的一个点,无论你任何动作任何蹦跶,只要跳不出这个这个平面,那就都没事。

        同样的道理,或许机械大帝并不在乎是不是真的掌控的他周衍这个芯片,只要在这个局内,无所谓掌控与否,因为最终到逃离不了这个点。

        想到这些,周衍也没有太失望,也没有觉得太悲哀。

        “知晓真相,觉醒王座上的雷衍帝尊,那才是真正的超脱出这个点。只不过时机不成熟,一个点跳出平面,只会被空间吞噬。点,不再是点。”

        “若是将自己发展成为一个平面,就可以吞噬布局的平面,并同时吸纳空间,发展成空间。”

        “哥哥李然的本意,是让我这个点,成为一个平面或者是一个空间。”

        “而我如今,不过是一个点。”

        “不为风景驻留,意思就是这个平面的任何点,终究是被平面吞噬,我若不成平面,其余点发展呈平面,我们就只有被吞噬。”

        “形成平面,才算是有破局的可能。”

        “我一直不懂的局,今次是真的懂了。但懂了也是不懂。”

        “以超脱之心思考,懂和不懂也并无区别,不过是相而已。”

        “既然如此,证明一个人是否在局中,其实就看会不会为一些风景而驻留,就已经知道了。”

        “我既然有超脱之心,那么……是与非、对与错,只在于结果,而不在乎过程。”

        ……

        周衍在这刹那之间有所顿悟,这种顿悟源自于那一缕超脱的念想。

        而这之后,周衍又迅速的回过神来,一切都不过只是在亿万分之一的刹那之间。

        回过神了,周衍耳边还响彻着他之前回答李灵的那句话的尾音。

        “你之心,已经得道了,如果是修炼仙道,你已经具备了极好的资质与资格,不过仙道,终究无法跨越那种极限。”

        李灵再次叹息道。

        他的话语依然唏嘘,无奈。

        他脸上还有着深刻的愁绪之意,这种愁绪,不为自己,而只是为了人族未来的希望。

        “或许,仙道也并非是不如不朽,而只是仙道没有达到一种全新的逆天之境而已。不过,这些终究不是现在需要议论的话题。你之前说有大恐怖,又是如何?”

        周衍平复了一下心境,平静的询问。

        “大恐怖,就是寂灭之劫……具体一时半会也说不清,但我劝你还是赶紧脱离此地,寻一处古老的太古隐地苦修闭关吧。

        不成就九九帝血蜕变之道进入尊者境,就不要出世了。

        九源轮回虽然已经降临,但这个过程会很漫长,还有时间让你成长到至尊之境。”

        李灵沉吟说道。

        他没有具体说什么,或者说,他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说那些秘密,那些在他看来周衍此时完全无法理解的秘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14267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