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1038章 飞剑如我心,斩血证帝尊

第1038章 飞剑如我心,斩血证帝尊

        李灵所不知道的是,周衍能理解,也几乎知道一部分的真|相。..xstxt.org

        若在以前,周衍一定会推衍,一定会尽力去了解这其中的关键。

        可如今,李灵没有具体的说,周衍也没有询问。

        因为过程,根本不重要。

        在拿到结果之前,什么过程都无所谓,而拿到了结果,曲折的过程可以呈现得无比瑰丽,无比精彩;平坦的经历也可以非常的惊心动魄,非常的诡异离奇。

        因为,这世间的历史,本就是由胜利者来书写的。

        李灵叹息,周衍却很淡然,淡然得李灵都为之惊疑不定——尽管李灵只是一具雕像体或者说是一个复制体。

        但复制体有时候,反而比本体更了解自己。

        “你心中没有质疑吗?或者说,对于前路不再担忧?”

        李灵迟疑道。

        “质疑而不得解惑,平添纷扰之心,不如不质疑;担忧而不得解难,平添桎梏之意,不如不担忧。稚子或许天真,往往是因为很多事情其实都不需要去考虑。难得糊涂,有时候也是一种智慧,而一生智慧,反而是最大的糊涂。所以,我只能说,舅舅你想多了。”

        周衍淡然一笑,说道。

        在此时,在大劫当头,在血眼未知去处之时,还能微笑,这是大造化的气质,是大超脱的气势。

        李灵心中有些震撼。

        他最希望看到这样的情况,可是也最不希望看到这样的情况。

        “你比我想的优秀。”

        李灵叹道。

        “但我依然是帝尊眼中的废物。”

        周衍随意道。

        “可你真的已经很出色了。”

        “别人眼中的我,始终只是虚我。我自己心中的我,才是本我。”

        “你的领悟很深。”

        “你若觉得我领悟深了,这说明我领悟还很浅。你若什么时候再觉得我领悟浅薄,那时候或许我的领悟真的深了。”

        “……”

        李灵苦笑,最终在论道上,败给了周衍。

        话语鼓动不了周衍的心,言辞动摇不了周衍的意志。

        周衍如真正的超脱,平静得令人可怕。

        李灵希望看到这样的一面,可又在抵制这样的一面,因而非常的矛盾。

        可他的这种纠结,却让周衍再次看到了人性之中的矛盾的那一面。

        人,任何人,毕竟时时刻刻处在各种矛盾之中。

        “舅舅,咱们时间不多,我也看出你即将走完生命的历程,而寂灭为干尸。或者你早已经不在了,这里复活的,只是你的道痕显化出的虚我,一个在我眼中的你。”

        周衍轻叹一声说道。

        “或许,的确是如此。”

        李灵点了点头,肯定了周衍的说法。

        “那么我有些还是想知道——当初,从格莱斯手中救走后灵儿的,可是你?若是你,那么那个时候的你,是别人眼中的虚我,还是你自己心中的本我?”

        周衍询问着,又补充道:“别人眼中的虚我,那就是别人以情感投影出一个虚幻的你,行走在天地之间,但是在一些事情完成之后,终究会死去。”

        “而你自己心中的本我,就是有自我意志,虚我存在而心有所感,时时刻刻知晓一切的真我所有事情。”

        周衍提出了自己困惑点。

        他并没有超脱,因而依然在这个平面。在平面里,自然有疑惑。

        周衍正式疑惑,得解答是造化,得不到解答也是机缘,不会再有任何心灵的驿动。

        “我以为你不会疑惑了,你之前明显是不惑于心,不困于情啊。”

        李灵反而微微松了口气,回答道。

        “不惑于心,不困于情,只是不想活成了别人眼中的虚我,不想为了别人而活着而已。至于疑惑,有和无其实区别不大,不过我既然出现在此处,必定是惑于心也困于情的。”

        周衍解释道。

        李灵点了点头,回答道:“那个的确是本我,本我虽然为不朽,但情况和先前告知你的情况差不多。不朽,不朽之中也有强弱,不朽有九条路,每一位不朽只能选择一条。不同的路有相互克制的,也有相互辅助的。

        不朽是不死不灭,却可以被镇压。比如把头砍下来镇压在万兽荒地,将骨头抽出来镇压到白骨域界,再在魂体血肉里种植不朽神药天命茶树,吸纳不朽的神性之力,孕育各种全新的种族。”

        “虽然不老不死,但那种活,你也想不到是何等凄惨。”

        “可以说的是,不朽不多,但战斗惨烈。”

        李灵倒是没有隐瞒,解说了一段秘辛。

        周衍表情没有变化,这些震撼性的消息,似对他根本也没有任何冲击。

        古老的战船里的那个尸体头颅,是一个女人的头颅,那必定是一位不朽。

        而能一道飞剑刺入不朽的强者头骨的如玉飞剑又是什么品级?

        周衍也没有去想。

        “那炎炎,还好吗?古曦她们还好吗?室女,又还好吗?”

        “炎炎……你等会儿或许就可以见到了,这个时候,你们是该再见一面了。”

        “至于古曦她们?室女?呵。”

        李灵说到古曦她们,谈到室女,却只是一声轻笑,什么都没有说。

        那种笑,是讽刺的笑,也是讥诮的笑。

        那种笑,很不屑,但也很凄然。

        周衍平静的点了点头,道:“或许,我也明白了,虽然有更多的不明白,但已经够了。”

        “嗯,够了,能多活这一片刻,这感觉倒是极好,可惜我终究无法驻留,这里也不属于我。嗯……炎炎要来了,它也跟来了,你抓紧时间吧。”

        李灵笑了笑,语气索然,脸色平静,如解脱,也如超脱一样。

        “记住我和你说的话的核心——寻一处古老之地,闭关苦修,暂时不要出来了。”

        李灵说完,身体一点点的消失,最终一枚雕像从他手中落下,掉落在湖水里。

        那雕像原本栩栩如生,如今却忽然变得无比干枯,无比斑驳腐朽,落入湖水之后,更是化作一泓清泉,融入了湖水之中。

        周衍那刹那又感觉到,湖水之中盘坐的那些女尸体,全部都睁开了眼,如都看向了他。

        周衍心情平静,他微微抬头,看向这片天地。

        天空之中渐渐的出现了动静,接着有一片虹光出现在了天幕之中,随后逐渐显化,呈现出一个英姿飒爽的红衣锦袍的明丽少女。

        她看起来很年幼,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青涩,却已经如一个绝世的美人胚子。

        “父王,你不该来这里的,快逃,炎炎这便带你离开。”

        炎炎出现了。

        她已经长大了。

        多么可爱的少女。

        多么美丽的少女。

        也是多么孝顺的女儿。

        可周衍如已经缺少了情感,完全没有半点情绪的波动,似乎他已经跳出了平面的点,心有所超脱而不为所动。

        “炎炎,不用急,既然到了这里来,我们相聚于此,便相聚而欢吧。修炼的世界,机会而只争朝夕。”

        周衍微微一笑,话语淡然。

        炎炎清秀而绝美的脸上,有着忧虑之色,那种一直冰冷的意志哪怕是在此时融化,也可以看出平素那些苦难的过去。

        那些悲苦、那些苦难似乎如一缕缕的烙印,都在她的气质之中被周衍感知到。

        这是一种冲击心灵的呈现,这也只有一个心细如尘的父亲才可以从女儿的双眼里读懂。

        周衍懂了,却也不再心痛,也没有自责。

        似乎,他真的脱离了七情六欲。

        “父王,快逃啊,它,它来了。”

        炎炎很急,没有了绝世仙子的风度与气质,有的只是一个女儿对于父亲的担忧。

        “炎炎,莫要急。父王哪怕是无能,也依然是你的大山。在你身边,父亲即便如蝼蚁,也可以保护你的。”

        周衍笑了笑,接着他没有再看炎炎,而是忽然看着手中的如玉飞剑,道;“飞剑如我心,斩血证帝尊。我以雷衍帝尊之意志,命令你,斩灭血眼吧。哪怕,我此时立刻万世腐朽,也在所不辞。”

        “不,父王不要啊!不要啊!”

        炎炎大惊失色,那美丽的双眼里充满了无尽的痛苦和骇然之色,她努力的冲向周衍,似乎向要阻止周衍施展这样的手段。

        可周衍已经释放了命令。

        而天地间,有可怕的飞剑杀出了一道无尽的光。

        天地间,有光。

        天地间,不再有黑暗。

        天地间,也不再有血色。

        古地破灭,虚空震荡。

        未知的恐怖发生,这一片天空再次显化了血眼,显化了血眼的主人的面容,显化了那绝美的容颜和无法想像的全部。

        只可惜,这一幕在显化之后,又忽然崩碎了,消逝了,破灭了。

        天地腐朽,日月失色。

        湖水里的所有女尸全部腐烂,化作清冽的泉水。

        泉水之中,也终于一片死寂,什么都不存在。

        而那绝美的血眼容颜,也似乎再也无法存在,连带着如玉的飞剑,也消失不存。

        炎炎定格在了虚空,随后消失了,眼中还带着恐惧、悲绝之色。

        她是多么希望周衍可以看到血眼呈现出容颜的那一幕,可周衍已经看不到了。

        周衍此时则是面带笑容,一点点的在此地粉碎,如脱离了这个空间。

        “父王,你真傻,真的……”

        ……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14267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