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1041章 你是我儿子

第1041章 你是我儿子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若秋叶之静美。

        周衍默默的看着凌荷,却并没有立刻恢复自己,反而生出一种生命的感叹。

        至于伤势,一是这种伤势的恢复需要循序渐进,一是周衍也没有那么强烈的意愿去刻意恢复自己,并与凌荷为战。

        尽管凌荷如今已经不再是凌荷。

        “接天连接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凌荷,我曾经答应过你父母要照顾你,如今既然你我之间必有一死,那么战斗又有什么必要?你想取我的命,就来吧。”

        周衍平静的说道。

        他躺在冰冷的土地上,如今却缓缓的坐了起来,身上的血迹也还没有干涸,这让他看起来颇为落魄。

        不再意气风发,不再飘逸出尘,似乎已经历经沧桑,已经苍老,已经日薄西山。

        “你若是如此颓废,倒是真令我失望,那么你活下去更没有必要了。”

        鸿域乔没有回答周衍的问题,反而只是以一种轻慢的态度说道。

        “颓废?你若认为这是颓废的话,那么就这么认为好了,反正无论如何你也不会因此而不下杀手,那么说什么其实意义不大,只要你可以达到目的,又何必在乎我是否颓废?”

        周衍笑了笑,目光看向了鸿域乔。

        尽管鸿域乔还是原来的灵荷,但是周衍已经很难将她当作是当初的凌荷了。

        当时的玲玲,或许有些懵懂天真,有些稚嫩青涩,但是如一个邻家小妹妹一样,而如今,却只是仙道之中的一枚棋子。

        虽然周衍可以看透这一切,但他却已经不想干预。

        而且,这像是一个平面内的点,除非是将这个点移出平面,送入空间之中,不然无法改变任何结局。

        像是既定的轨迹,有些轨迹早已经有了定论,无论怎么变化,始终只会是在平面之中。

        “你说得不错,既然可以达到目的,那么的确不需要过程。不过上次败给了你,这一次,我的目的第一是打败你,其次才是斩杀你。”

        鸿域乔坚决道。

        周衍摇了摇头,道:“动手吧,我任由你斩杀就是,只要我死了,你就是天下第一人杰了。”

        “你答应过我父母要照顾我,这个承诺,现在我拿出来,你全力与我一战,当是对于这个承诺的回报。”

        鸿域乔忽然说道。

        周衍微微一凛,竟是心境有了些许变化。

        “若我败了,我告诉你,凌荷和鸿域乔的区别在哪里。”

        鸿域乔继续说道。

        她就像是算准了周衍一定会答应。

        但是周衍却没有说话。

        “若我败了,我再告诉你另外一个关乎你的天大的秘密。”

        鸿域乔继续道。

        周衍依然无动于衷。

        “若我败了,我让你见到周颖、后灵儿和周思思。”

        鸿域乔继续加大了筹码。

        似乎,她相信,这世间没有什么不可以出卖,不可以背叛,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和筹码。

        只是,周衍一直沉默。

        “若我败了,我告诉你雷衍帝尊与室女的真正关系,那是最核心的机密。只要,与我一战。”

        鸿域乔已经不择手段,连这样的话语都说了出来。

        周衍站了起来。

        他的脸色已经变得冰冷。

        冷得一如这死寂的天地的无尽寒气。

        冷得如那些腐朽的修士已经凝结成冰的干涸黑血。

        周衍目光再无半点感情,他就那么冷冷的盯着鸿域乔。

        而鸿域乔,则是呈现出了一副高高在上的胜利者的姿态,以一种轻慢和讥诮的神色看着周衍,似乎这些话,终于可以触动周衍的内心。

        “在我眼中,不论你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那个天真懵懂的小妹妹而已,也仅此而已。既然你想战,那就战吧。十年没有出手,我也不知自己这把老骨头是否已经生锈了呢。”

        周衍平静的说道。

        声音平静,冷淡的面容之下,情绪也同样平静。

        没有鸿域乔想的愤怒,也没有她想的那么冷酷。

        似乎一切,都与周衍没有关系一样,似乎无论她做什么,在周衍的眼中,她真的是那个曾经的小妹妹而已。

        鸿域乔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她冰冷的心会因为这样的冲击而有所情绪波动,对于修行极为不利。

        这样的状态下,鸿域乔主动的出手了。

        手推烈阳,以星域之力镇压周衍,那是一种无敌的浩瀚攻击,已经上升到尊者的至道范围,携带着不朽的神性力量,是类似于不朽的一击。

        这第一招,就已经和那古战船上的第二战近乎一模一样。

        周衍知道了这种战斗的结果,哪怕是他提前知晓,占据了上风,最终结果不会有太大的区别。

        而现实也终究不是战船上的战斗模拟,是不可能以如玉的飞剑斩断最终的战斗过程的。

        所以,这一场战斗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其中有一个人要死。

        而周衍,也的确并不是鸿域乔的对手。在玉狐族人的祖地,或许是一丝悟道的刹那时间顿悟,在外界却已经过去了十年。

        他十年一场顿悟,领悟了一缕超脱之道,而鸿域乔却在仙道法则之中苦练十年。

        这其中的差距,已经形成碾压。

        但,周衍也没有真正的束手待毙,对方将话语说到了那个程度上,他若不一战,真正对不起的,是李极道和万霓裳,是周灵遥和李馨雨。

        所以,周衍同样的蜕变出了七十三变的战力,同样的施展出了轩辕剑的极致杀道,祖雷杀域,斗战体也同时显化。

        并在同一时刻,周衍占据了上风,处处先一步克制着鸿域乔,暂时性的占据了上风。

        这一战,同样的无比惨烈,周衍战到了极限,浑身沐浴血光,神体残破,而鸿域乔也血水淋漓,形容凄惨。

        只是,最终鸿域乔占据了上风,在第三万九千七百三十五招的时候,杀出了绝杀一击,那一击翻涌巨浪,法则滔天,神光万丈。

        那一击,打出了仙道极致的法则,打出了真正的仙元之力,周衍不可抵挡。

        所以,那一刻,他收手了,就那么静静的站立着,目光平静的看着鸿域乔,眸光柔和,任由那一击去击杀他。

        那一击,鸿域乔也绝没有留手,直接杀出,刹那杀到了周衍的眉心之处。

        鸿域乔目光冰冷,对于周衍的目光视而不见,冷若冰霜,黑发乱舞,长裙拖地,上面染满了鲜红的血。

        那一击降临的刹那之间,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周衍身前,挡下了这一击。

        似乎超脱了时间与空间的法则,忽然出现,承受了那绝杀的一击。

        这个人,是傀儡周忘尘,是机械族人的复制体周忘尘,是之前要斩杀周衍却最终离去的周忘尘。

        那一击,刺穿了周忘尘的眉心,一道芯片流溢了出来,粉碎,化作无尽的能量流溢到了周衍的神体之中,周衍的帝血刹那之间燃烧了起来,如霍然之间得到了太古的抽屉,一刹那从七十三变达到了八十变!

        不仅如此,周衍更是忽然明悟到了很多他自己修炼的至道之中的那些并不清晰的道。

        等同于是机械族人的傀儡复制体周忘尘将自己的毕生战斗经验和感悟都传授给了周衍。

        周衍定格在了原地,他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机械傀儡倒在自己的面前,而有些无法置信。

        这一幕,是真正的冲击了那沉寂的心,如一刹那之间在心灵的冰川上投掷了一颗烈阳,那一刻,周衍的心中出现了剧烈的情绪波动。

        “你的宿命,是斩杀帝血血脉,我与周衍一脉传承,等同于是他的复制体,只是形貌上是周忘尘而已,所以小姑娘你的使命已经完成,可以回去向‘她’交代了。”

        “快走吧,不然你走不掉了,你其实并不是周衍的对手,只不过,他如今的状态不对而已。”

        “快走吧。”

        周忘尘看着鸿域乔,忽然话语温和的说道。

        他嘴角溢出大片的血水,鲜艳得和普通的修士没有任何不同,似乎除了芯片,他本身和修士没有任何区别。

        鸿域乔怔然半响,却是一言不发,忽然如一道烈阳,直接离去。

        她走得无比果决,似乎周忘尘的话语,一举扫清了她心中的魔障。

        只是,周衍此时反而目光变得复杂了起来。

        因为周衍知道,拥有芯片的他,哪怕是死了,也会复活,所以对于死,对于自身这个‘复制体傀儡’,没有看得太重。

        却不想,周忘尘以这样的方式,救下了他。

        周衍受到冲击,却只是目光复杂的看着周忘尘道:“你将修炼的经验传承给我,将芯片的能量也全部给我,甚至于还灌顶功力给我,又为我抵挡那绝杀的一击,这是为何?又是何必?”

        “你能问这句话,我很欣慰。”

        周忘尘却笑了,似乎很幸福。

        他目光显得有几分迷离,却叹息一声,说道:“即便是傀儡,但父子之情既然在无形之中诞生了,那么无论是你傀儡,是人,是太古妖族或者是阴灵,你都我的儿子,我周忘尘的儿子。”

        “所以,机械族人,复制体,傀儡,都只是形式而已,何必要区分的那么复杂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14267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