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1048章 不应该存在

第1048章 不应该存在

        面对周衍强大的一剑,周忘尘却没有还手。

        他目光深邃,冷静。

        那种眸光,甚至于似乎可以看透周衍这一剑的威凛,看透这一剑的本质。

        所以周忘尘没有还手,却也是最冷厉的还手。

        周忘尘目光淡漠的看着这一剑杀向他的眉心,无动于衷,任由这一剑要刺穿他的眉心。

        只是,这一剑刺到了周忘尘的眉心前一毫米不到的距离,那强大的剑气甚至近乎于刺破了周忘尘的眉心,让那里已经溢出了鲜红的血水。

        “还手,还手啊!你不是要传道给我?你若是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又传什么道?”

        周衍呵斥道。

        “还手?”

        周忘尘笑了笑,笑容依然是那么凄然,依然是那么的深沉而充满忧伤之意。

        “我若是死在你手里,说明你的无情剑道已经踏出了真正的第一步,我死而无憾啊,毕竟死在自己儿子手里,总好过死在敌人的手里,我会很开心。”

        “我若是没有死在你手里,证明你内心深处选择的还是有情剑道,那这又有什么区别呢?你没有下死手,我该传你的就是有情剑道。”

        “情之一字,有时候就是一切因素的根本。”

        周忘尘轻声说道。

        说着,他的手轻轻的握住了那一柄剑,随后手一滑,顿时手心立刻被剑划出了深深的伤口。

        血水如一片红色的溪流陡然流向了周衍的这柄剑。

        “你的剑,染上的是你父亲的血。”

        “若是连你父亲你都能杀,那么这天下,就没有什么不可以斩断了。”

        “你说这雕像为何可以栩栩如生?因为我以有情剑道镌刻了她们,她们自然也会有情。她们的情,源自于我的有情之道。”

        “我若心中无情,镌刻下这些雕像,以鲜血为引而复活,她们就会无情。”

        “不论我有无上一世的记忆,这一世你又为何而来?我又是为何而存在?我为何会雕刻?或许仅仅是我找寻不到自己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价值。”

        “因为我本不该存在这样的世界里。”

        周忘尘喃喃自语,随即若有所思的说道。

        他的话,却给予了周衍极大的冲击。

        “这一世为何而来?”

        “我又是为何而存在?”

        “因为我本不该存在这样的世界里。”

        ……

        这些话语,像是说到了周衍的心底深处,一举激荡起了巨大的涟漪。

        周衍感觉,他隐隐能把握到自己丢失到的东西是什么了,只是像是隔离着一座屏障,始终不得突破。

        周衍沉思了许久,却有些烦闷欲吐的烦躁感,最终他依然没有堪破这个深沉的话题,就像是一种复杂的道,他无法堪破。

        最终,周衍收回了剑。

        他的心平静了下来,目光也同样淡然的看着周忘尘,道:“无情或许不一定是要杀戮,而应该是不在乎吧。只可惜,我虽然踏足无情剑道,却终究无法对自己的父亲动手,也没有任何动手的理由啊。”

        “修炼,又是为了什么?应该是责任与守护,可若是踏上无情剑道,就放弃了责任,也直接抛弃了守护。这种道,又真的能走下去吗?”

        “父亲,在我觉醒上一世记忆之前,你的经历似乎是那么多悲惨,甚至于,我心底又目标是好好的为你争气,让周家在大周大家可以趾高气昂、无比荣耀。”

        “可如今看来,父亲,你的实力竟是如此之强,却又为何要让自己如此潦倒。”

        周衍平静的说道。

        周忘尘目光多了几分唏嘘之色,这使得他脸上的皱纹也更加深邃了几分。

        “修炼尽头无止境,白骨累累化灰烬。有时候,看似惨淡的经历,往往还是一种放纵的惬意,反而是一路强大,路程可能会无比凄凉。苦剑,苦酒,苦苍生的生活,未必不是一种幸福。孩子,我的确是姜尚,但我对不起你,所以你活出了下一世,我就默默的守护着你的下一世。”

        “但这种守护,却也仅仅是守护,因为我身处姜家,最明白,优越的生活会消磨斗志,你既然生出了不朽邪魂,就必定不会是平庸的一生,所以为了让你将来一步步的成长,我可以压制修为给大周家族一个后辈天才打伤等等,一切,都只是将来为了激发你强大而形成的一股动力。

        不过如今已经不必了,因为你寒潭苦修,提前觉醒了上一世的记忆,所以后续的路,不需要任何人安排,你都可以走得很好。”

        “只是,这条路,你若能走得顺利,那么那些原本要取代你的人的路就不可能顺利了,最终你依然会吸引更强大的敌人,吸引更可怕的灾难降临。”

        周忘尘微微沉吟,解说道。

        周衍若有所思,他想了想,道:“那父亲之前说的不该喝酒,不应该存在于这样的世界,又从何说起?”

        “不该喝酒,只是强调的你的心性。如今你的心性不那么执拗,喝酒也是可以的。”

        周忘尘说着,丢出一壶酒给周衍。

        周衍伸手接过。

        酒壶上,还沾染着周忘尘手心的血迹,但周衍却没有在乎,而是仰头就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酒水炽烈,刺激性极大,如一团火焰在体内焚烧,让周衍生出一种莫名的狂躁感。

        但这种感觉却很快就被压制了下来。

        周衍平静的看着周忘尘,他知道,周忘尘还有接下来的说法。

        “至于你询问的不该存在,或许也只是我觉醒记忆的一些感慨吧。在昨天晚上之前,我自己的生活甚至于过得有些懵懂,记忆并不很深刻。但有一点我却记得很清楚。

        在觉醒记忆之前,我应该不仅会右手雕刻,更是会左手雕刻。可觉醒上一世姜尚的记忆之后,我忽然发现我左手已经不会雕刻了。”

        “这才让我怀疑我是不是真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中。”

        “或者说,这个世界,存在于我的觉醒的记忆之中。”

        周忘尘沉思着说道。

        随后他目光平静的看着周衍,道:“但不论什么时候,什么世界,什么地方,周衍,李易,你都是我儿子,这一点亘古不变。在幻境里,那么你是我儿子,我为你生死也无所谓。在真实世界里,你若觉得我这个父亲不好,杀了我以证自己的道,也没有关系。

        父亲,我永远都会这么支持你。”

        周忘尘认真说道。

        他似乎从来都没有这么认真过。

        而这样的话,他平素也绝不会说出来,若非是眼下的环境有些特殊,这个不善于表达的男人又岂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周衍心中有些受到冲击,似乎有那么一句话,忽然回响在他的耳边。

        “你是我周忘尘的儿子,我本身是机械傀儡或者是复制体,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你是我儿子就好,不是吗?”

        ……

        莫名出现的一句话,像是在前一世的某个场景里,但周衍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但他却遭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有情剑道。

        无情剑道。

        这是一种可怕的抉择。

        当无情的选择出现之后,一种种深入骨髓的情会冲击着心神与灵魂。

        而当有情的选择出现之后,却只怕会是众叛亲离、背叛与赤|裸的利益冲突显化。

        依然是那么的刺激人心。

        周衍定格了片刻,他隐约再次的感受到了一种独特的状态,似乎那丢失的东西,正在慢慢的找回来。

        这个过程,似乎正在进行着,正在发生着。

        周衍叹息了一声,轻轻的点了点头,主动拿过一壶酒,敬了自己父亲一杯。

        “父亲,左手更擅长于雕刻吗?为何我却不知道呢?”

        周衍询问道。

        “我的太上忘情这种有情剑道,专注于左手。右手正因为太熟悉,反而难以达到极致的蜕变,反而是左手,最初生疏,但是更具有可塑性。我活出这一世的时候,就专注于左手雕刻,只是左手雕刻出来的,都可以成为虚我,以道化魂,成就虚魂。

        一旦拥有一具强大的肉身的话,那么这个雕像就可以成为无比强大的傀儡。所以平时这种左手雕刻之道不能出手,因而便以左手练右手。”

        “当右手出现的错误越多,左手的进步就会越大。”

        “当右手越发的不顺心如意,左手就越发有雕刻的冲动。”

        “这样,也算是对于心灵的一种磨砺,以此而修身养性。”

        “可很奇怪的是,如今我左手的雕刻能力,似乎被破坏了,就好像某种规则扭曲,却没有能推衍出我的这种能力,而将这种能力忽视了一样。”

        “而且,另外有一点,我雕刻的短剑,在觉醒记忆之前是在左手上,但是觉醒记忆之后,剑却是在右手。”

        “以我的魂力感应,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那么这就是天道的改变,天道的法则发生了变化。”

        “所以,我才会怀疑我活在自己的某个记忆里,或者是处于一种真虚幻境之中。可惜,哪怕处在这样的世界里,哪怕是见到儿子你,却也无法判断到底是真和虚。”

        “不过对于我而言,真和虚,都是一样的活,一样的喝酒,一样的雕刻,一样的生存,一样的守护,所以也无所谓真和虚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14267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