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1063章 生猴子

第1063章 生猴子

        雪仍在下。

        夏末飘雪,哪怕拥有阳光,也一定会让秋天来得更快,也一定会让秋天变得更加短暂。

        秋天没有到来,但秋天已经深了。

        阳光此时只剩下一方余韵,斜挂天边,呈现出了几分暗红之色,即将落幕。

        黑夜又要来临。

        飞马兽拉着的战车上,古曦听到了外面的声音,也看到了外面发生的一幕。

        只是,她非但没有觉得眼前的人很熟悉,反而觉得那自称‘周衍’的人很陌生,陌生得,心中生出一种远离的感觉来。

        心底深处,似乎在畏惧着、忌惮着什么。

        谁也不知道这份疏远的感觉因何而生,也因何而变得深刻。

        但有一点却绝是亘古不变的——若是一个女子对于一个第一眼见到的男子便生出了忌惮、疏远的感觉,那么后面想要亲近起来,将会变得无比困难。

        此时,古曦听着那温和的话,心中却有种莫名的冰冷感;看到对方那温和的笑容,心中更是有种不愿面对的心理呈现。

        而这一点,周衍或许并不知,但同样作为女人的风凌清,却可以清晰的捕捉到那一个瞬息之间古曦的情绪呈现。

        她心中微微一凛,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己对于周衍最初的感觉,因而立刻心情有些复杂了起来。

        “莫非上一世亲近之人,这一世注定要疏离吗?莫非再伟大的感情,也只有一辈子的缘分?下辈子,会后会无期,或是形同陌路?”

        “那如此费尽心力活出下一世,追求什么大道修炼的意义又何在?”

        “若我要放弃自己的情感,活出未知的下一世,我绝不愿意!”

        风凌清怔然,心中却有了对应的情绪滋生。

        她很想和古曦多说几句话,让古曦不要做出伤害周衍的事情来,只是偏偏,此时此地,她并无说话的机会,也不知该怎么去说,该去说些什么。

        毕竟,今次两人也不过是第一次相见而已。

        因而,风凌清的心情复杂难言。

        但她靠近了周衍几分,似乎在以行动来安慰周衍,让他在遭遇到疏离之后会有些安慰。

        “周……周衍哥哥?小时候的那个,那个周衍哥哥吗?”

        古曦压下了心中所有的情绪。

        她是一个明朗可爱的少女,也是一个善解人意而聪明的少女。

        哪怕是心中有着莫名的疏离之意,也绝不会在最亲近的人面前表现出来。

        陌生,或许只是因为时间的冲洗而使得感情变淡,但是小时候的一幕幕青梅竹马的过去,古曦却依然记得。

        若是将眼前之人和小时候的周衍哥哥融合一起,古曦觉得,最起码,她不会以冷冰冰的态度伤害到她的周衍哥哥。

        “嗯,自然是小时候那个什么都护着你的周衍哥哥。”

        周衍笑了,他的手随意的镌刻出一道符文,符文之中投影出了一幕记忆之中的过去——在这这个葬剑祖星上的过去,而并非是曾经的。

        当然,在寒潭压榨潜力练剑之前的所有轨迹,两者几乎并无太大的区别。

        剑之幻境,呈现的仅仅只是一个片段。

        一个粉兜兜的可爱小女孩被一个淘气的小男孩背着,在往一颗巨大的古松上上攀爬,为的便是抓树上的一只知了。

        小女孩将小男孩的脖子勒得紧紧的,小男孩却憋着气,小脸通红而一声不吭,目光坚定的去抓那一只知了。

        最后,周衍抓到了知了,小古曦非常的快乐,拍着粉兜兜的小手,并抱着小周衍的脸‘吧唧’的亲了一下。

        “周衍哥哥你真好,曦曦决定了,长大了要给哥哥生猴子。”

        小古曦天真的道。

        “什么生猴子?”

        小周衍大惑不解。

        “就是猴子嘛,我看见隔壁的婶婶生了个猴子,这么长,身上好多毛毛,还给取名叫‘猴子’。”

        小古曦胖乎乎的小手比划着,可爱的表情非常专注,似乎在形容那只小猴子有多大有多长。

        “那……那个是猴子吗?”

        小周衍似乎也非常的迷惑,完全摸不着头脑。

        为此,两个小孩子为这是不是猴子的事情而讨论了半天,反而让刚抓到的知了逃的无影无踪而不知。

        但两个小孩子却非常的快乐。

        ……

        这是很平淡的一幕,在小孩子眼里,这一幕未必能有什么值得在意的。

        但在如今的周衍和古曦看来,这一幕,或许有着不同的意义。

        最起码,这一幕呈现出来,一举唤起了古曦曾经的儿时的记忆,她明亮而美丽的双眸里呈现出了羞涩而又莫名的泪水。

        疏远,有时候可以以熟悉来冲淡。

        而排斥,则可以以亲近的过去来改变。

        不论周衍是否感应到了两人心里之间的距离,但这一幕之后,距离就绝不会再有。

        因为这种天真烂漫的两小无猜,可以破除一切的桎梏,一切的疏离。

        而看到这一幕的风凌清,也忽然释然——自己的所有担心,其实的确没有必要。

        一个如此优秀的人,是一定可以非常镇定和淡然的解决所有的难题的。

        就像是他一直以来的淡定从容一样。

        “曦儿,走吧,哥哥带你回家。这战车,要碎了呢。”

        周衍笑道。

        “嗯。”

        古曦很乖巧的点了点头,眼中噙满了泪水。

        这是喜悦,激动,感慨甚至于是幸福的泪水。

        “周衍大哥,古曦既然有你照顾,我们也就放心了。宗门目前局势较为紧张,事务繁多,我们姐妹就先告辞了。”

        古曦身边的两女侍卫少女见如今不可能再出现什么风险,因而提出了辞行。

        周衍微微点头,道:“两位师妹一路舟车劳顿,这战车也都因之而毁损,这般两位稍等片刻,待我为两位重新祭炼一番,两位师妹回宗也好交代。”

        周衍说着,并未等到两名剑服少女同意,虚空一抓,已经破损开来的战车立刻落入了他的手中。

        随后周衍拿出了一些姜雨霜给的材料加入其中,于一个呼吸之间重新祭炼了这战车。

        这是属于寒冰剑宗的比较重要的飞行工具,如此因为古曦毁损,自是会带来一些麻烦。虽然于周衍而言,这些真的非常微不足道。

        但周衍是从底层成长起来的,深深的明白,这些在如今的他看来微不足道的事情,却在两名剑服少女乃至于寒冰剑宗看来,却是天大的损失。

        两名剑服少女还想回绝周衍的好意,毕竟这炼器乃是极为了得的手段,但还未开口,便见到了周衍的逆天手段,因此都如被噎着一样,竟是半天说不出话来。

        等到可以说话了,战车不仅品次变得极为深不可测,其中更是蕴含独特的守护能量。

        如从一个灵级直接提升到了神级,这种震撼,不言而喻。

        两名剑服少女均非常激动,立刻就要叩拜周衍,却被周衍止住了。

        “两位师妹保护曦儿,近乎于丧命,这战车修复不过是举手之劳,所以莫要客气。”

        “周衍大哥,战车于我们寒冰剑宗,有着极大的意义,如今得以如此巨大进阶,更是寒冰剑宗的大事。至于守护古曦师妹,这是寒冰剑宗的本分。”

        “所以,周衍大哥的大恩大德,我们阑珊姐妹,我们寒冰剑宗一定会牢记于心的。”

        ……

        目送感恩戴德的两名剑服少女离去,周衍目光之中有着略显深邃之光呈现。

        曾经的葬剑祖星,这两名侍女死了,战车毁了,古曦虽然活了下来,但后面的情况周衍却并不知。

        如今看来,在光鲜的一面下,恐怕古曦也会被宗门的部分弟子所诟病了。

        只不过,如今这些事情却非常顺利的发展,而因为他的随意出手,古曦的地位只会更加高贵。

        只是,周衍不安心的在于,那血巫族的情况,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周衍哥哥,你还是那么好。先前见到你,我,我还感觉你很陌生,和过去似乎完全不同,以至于心中生出莫名的距离感,就想着离你越远越好。”

        “周衍哥哥,对不起。”

        古曦有些自责。

        她是一个很乖巧的少女,特别是在自己亲近的人面前,若是心中有半点愧疚,一定会自责,也一定会坦白内心的过错,不会欺瞒。

        古曦并不知道,她的话,却给予了周衍一丝独特的想法。

        相互之间的第一感,往往会是最正确的感觉。就像是某个刹那之间忽然呈现出的意志一样,那看似偶然,实则是一种很正确的意志。

        很多修士,往往第一念的判断都非常的准确。

        这一点用在古曦身上,也绝对成立。

        也就是说,古曦和他周衍保持距离,才是正确的道。

        而一旦过分亲近,对于古曦而言,道路就是错误的。

        如当初的亲近,导致是结果是葬帝水晶棺之中的沉睡以及后来恢复之后的不知所踪。

        最后在暗神域的须弥不朽山的古曦,已经绝非是那个恢复之后的古曦了。

        那么,如今若是同样会出现这样的一幕,那古曦的虚魂破碎,在雷炎破道山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才是至关重要的事情。

        甚至——雷炎破道山之中的秘密,只怕也绝不简单。

        “或许,以如今的眼界,再进一次雷炎破道山,就一清二楚了。”

        “不过在这之前,一定要先消除血巫族这个不稳定的因素。血巫族,或许和血魔怪真的有关系。”

        周衍心中沉吟了一瞬。

        随即,他才微微一笑,看着古曦道:“曦儿你若觉得自责,就给哥哥生猴子吧。”

        “周衍哥哥,你真讨厌,就会欺负我。”

        古曦俏脸通红,羞得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古曦身边,风凌清不由露出了舒心的笑容来,像是一个大姐姐一样看着这对像是兄妹又像是恋人一般的冤家嬉闹。

        她发现,她心底深处不仅一点儿都不反感,反而感觉如在一个大家庭之中一般欣慰。

        ……

        r1148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14267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