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1070章 奴役

第1070章 奴役

        周衍仔细观察的时候,这女子头顶的黑发一点点的飘落了,黑发脱落之后立刻如干枯的稻草一样,飘飞到了空中,一点点的化作黑色的粒子,消散不见。

        但是她逐渐空出来的头颅之处,却是忽然开了一个独特的豁口,其中,有一只血色的虫子缓缓的爬了出来。

        那虫子如缩小了数万倍的古老神龙一般,非常的清晰。

        这虫子只有小拇指大小,但是活灵活现,仰头之时,玉质的水晶龙角清晰可见,上面闪烁着暗紫色的寂灭雷光。

        它四方观望,似乎对于这片天地的血雾非常的有兴趣。

        当下,它张开了口,朝着这片空间的那巨大血茧之处张开,吞吐呼吸。

        “噗嗤——”

        那一刻,周衍只觉自己的灵魂都狠狠动荡了起来。

        一股无法形容的可怕力量涌向这片空间,周衍的搜魂之术立刻中断,周衍如被雷霆击中,整个人剧烈的颤栗了起来,七窍立刻喷出了鲜艳的血水。

        血水如喷泉,周衍身边的古曦和风凌清的纱裙上都立刻染血,看起来极为悚目惊心。

        “啊——周衍哥哥!”

        古曦吓了一跳,眼中立刻显出了明显的担忧之色。

        风凌清更是芳心一跳,立刻挡在周衍身前,生怕有什么杀机趁乱出现。

        周衍浑身剧烈的颤栗,他为自己施展了一种神性上的形意重生之术,可惜效果甚微。

        周衍当下拿出乾坤戒指,吞服了戒指中的几枚丹药,随后默默调息了片刻,这才压下了这种纷杂的混乱之心和七窍的伤势。

        “曦儿,清儿你们都别担心,没事。”

        周衍平静的说道。

        在他被震退出那搜魂的世界的时候,周衍已经感觉到了独特的秘密——曾经的葬剑祖星,他周衍,绝不是第一层次的人物。

        或许,因为踏出了错误的路,所以连知晓核心机密的资格都不够!

        而如今,资格的确是远远的超过了,因而看到了更接近真相的东西。

        只是非常可惜的是,搜魂之术被强行破坏了,而那独腿老者更是神魂爆炸,被碎尸万段了。

        周衍从这个独腿老者的神魂记忆之中,也没有搜索到什么其它的记忆,而其存在的记忆,却又是如此诡异和特殊。

        那种血色的空间又到底是哪里?是真正的祭天古城?那么那只从神秘女子的头顶钻出的血色小龙一般的妖兽又是什么,竟会如此恐怖?

        周衍感觉,自己真正的踏入了最深层次核心的机密范围了,只是这种核心层次的东西,暂时他依然没有办法知晓。

        周衍推衍了数个呼吸,却也什么都推衍不出来,因而立刻放弃了推衍,专注于恢复自己的部分伤势,同时安慰着古曦和风凌清。

        他的身边,谢峰和谢席坤则是动都不敢动一下,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

        被他们视为逆天的绝世无敌尊祖,在此年轻人的手中,瞬息暴毙身死,尸骨无存!他们自己的境界又能强到哪里去?

        正是如此,谢峰和谢席坤两人也都浑身寒意凛然,半点动静都不敢弄出,只希望周衍三人能忽略了他们,而逃过一劫——虽然他们知道,这种可能性其实不大。

        “周衍哥哥,以后还是不要做这样的事情了,你刚才的样子很吓人,我真的非常担心。就好像自己的世界一下子变得黑暗了,没有光彩可言。”

        古曦柔声说道。

        她其实并不善于表现出心底深处的那份感情,可在这样的时刻,这些话却没有任何矜持,也没有半点犹豫的说了出来。

        周衍淡然一笑,微微转身,低下头,朝着古曦那樱桃一般的芳唇轻轻的亲吻了一下。

        古曦美丽的眼睛一下子变得更大了,她双眼睁圆,如呆了一样,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随后“唔”的一声捂着脸,俏脸红晕欲滴,娇羞不已。

        反而是风凌清,则是露出了温馨的笑容。

        她其实明白,最好的安慰非是语言,反而莫过于一次最真实有效的行动——只是,看到这一幕,为何心中会有些失落的空虚感呢?

        周衍最初和她说,她是他的妻子,风凌清心中其实是有些欢喜的,但出于少女的矜持,她一直表现出疏离之意,而周衍却也没有进一步的靠近。

        可如今看到周衍与古曦亲密,尽管知道她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尽管也知道两人甚至于很小就有着类似于‘娃娃婚’的约定,可风凌清却依然有些说不出的空虚和失落,似乎自己的情感忽然多了一个莫名的缺口。

        风凌清也知道,这世间无论是男修士还是女修士,行事大多肆无忌惮,一个女修士有几个男修士为道侣很普遍,而一个男修士有数位女修士道侣也非常寻常。

        而即便是一个男修士有几个男修士的道侣欢好或者是一个女修士有几个女修士为红颜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情,可风凌清依然止不住心中的失落。

        她甚至觉得,从古曦出现,她的这份情感的缺口就在慢慢扩大。

        “清儿,你也别担心,我没事。而且,我们也一定会好好的。”

        周衍握住了风凌清的手,温暖的能量如霍然之间包裹了风凌清的心,让那份情感的缺口一下子就消失了。

        那一刻,风凌清竟是生出一种主动投怀送抱的冲动,不过她的矜持让她依然止住了自己的冲动。

        周衍却手中微微用力,反而将她抱在了怀中。

        “我们终究不是普通人,普通人的心力有限,爱博便会心劳,所以一份感情反而忠贞如一。我们修士,岁月悠久,大道和鸣。一份感情或者是两份感情,付出的都是全部的情感,所以同样是无比真挚的,不比普通人的至死不渝的情感差。”

        周衍说着,风凌清却忽然明白了周衍的意思。

        这更像是一种忠诚的表白,情感的历程和大道的和鸣不同。

        就像是天才的修士,很多修士只有一道剑魂,他们认为博学不如专精。

        但实际上,更多的天才拥有两道剑魂,三道剑魂甚至更多,而每一道剑魂,也同样的无比专精。

        当多道剑魂汇聚在一起,形成的道才更加强大,更加超脱。

        如情感之道一样,拿出了真心,任何一份感情都是专精。若是无情,哪怕是专一的专精,废物也终究会是废物。

        这是情感之道,对应的也是天道规则,大道感悟。

        风凌清别的方面或许领悟得没有周衍快,会显得很迟钝,但是这方面,因为亲身经历,身临其境的感悟,反而立刻就明白了。

        风凌清想明白了,而周衍则是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便松开了那对于她而言无比喜欢、无比眷恋的怀抱。

        这方面,周衍似乎一点都不孟浪,反而非常淡然。

        尽管风凌清其实可以通过拥抱而感知到周衍的身体部分**的轮廓,但她终究红着脸没有表现出心中的慌乱之意。

        而周衍,则是在放开了怀中的风凌清之后,向前踏出了一步,目光平静而冰冷的看着谢峰和谢席坤。

        谢峰的情况,周衍一眼看透,其体内拥有着古老的帝纹枷锁痕迹,似乎是一个被封镇的人物。

        只不过,此人在曾经的世界死的很惨,没有机会崛起,今次,周衍反而想看看他破封之后是个什么情况。

        而谢席坤,谢家的家主,体内并没有任何特殊。

        周衍看了他一眼,双眸射出两道可怕的紫炎,一举将其焚烧了起来。

        谢席坤发出了无比凄惨的呼声,却不过片刻便戛然而止,身死道消,灰飞烟灭。

        周衍的手段,对待敌人绝不会有半点的仁慈可言,一道目光让敌人灰飞烟灭,近乎于无视任何境界!

        这般手段,让谢峰头皮发麻,浑身冰冷一片。

        尽管他亲眼看着尊祖和家主父亲身死,但那种恐惧强力的镇压了他的愤怒,以至于除了哆嗦之外,他竟是大脑一片空白。

        “你想活?”

        周衍目光冷冷的盯着谢峰,平静的询问道。

        “想……想,求,求大,大神给,给小,小辈这,这蝼蚁一条,一条活路,小辈就,就是卑贱、卑微的蝼蚁,请,请前辈大,大神放,放了小,小的吧。”

        谢峰哆嗦得打颤,说话都结巴无比,甚至于根本都说不出话来。

        周衍凝视着谢峰,直到谢峰差点吓得背过气去,周衍才道:“你以域界帝纹发下心魔誓言,愿意为我周衍奴隶,我给你一条活路。”

        周衍语气冰冷。

        说出这句话,古曦和风凌清都有些惊讶的看着周衍,似乎周衍没有杀此人反而收他为奴隶有些超乎预料。

        “好,好的!前辈,前辈怎么说,晚辈,晚辈就怎么做。”

        谢峰以为自己必死,却不想反而有一条活路,立刻如霍然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反而有些激动了起来。

        至于被奴役——谢峰生在谢家这样的家庭,对于这时间的弱肉强食的法则还是看得无比清晰的。而能成为秒杀尊祖这样的绝代强者身边的奴仆,那也是几万辈子的机缘!

        仇恨?在谢峰眼中,根本没有什么仇恨之心,父亲的死,尊祖的死那都不是事,只要他自己有逆天机缘,什么都可以背叛。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14268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