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1085章 意志扭曲?

第1085章 意志扭曲?

        面对周衍的询问,风凌清显得有些沉默,目光甚至于有些呆滞,像是忘记了所有的一切,又回到了某种记忆之中。

        只不过,这一幕非常的短暂。

        这一幕之后,风凌清回过神来,她目光淡淡的看着周衍,却没有回答周衍的询问,而是轻叹一声道:“夫君,不论我看到了什么,终究还是一些没有发生的事情,对吗?

        如果那是已经发生的,那么你也不会还出现在我身边,更不会与我一起风雨兼程。所以这些其实并不重要。”

        风凌清的语气有些奇特,这种奇特甚至于与她的个性截然不同,反而与曾经在生下女儿思思之后的部分性格相似。

        一个人的性格若是忽然之间发生极大的转变,那必定是发生了天大的事情。

        只是这件事到底是什么,风凌清甚至于一点端倪都不愿意露出来,周衍哪怕是在意,也并无办法。

        他终究并非是命运的掌控者,不然也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也不会作出逆天改命之举。

        如今,见风凌清如此,周衍也明白一定是发生了重要的事情,对于风凌清形成了极端的刺激。

        这或许并不仅仅只是因为那夭折的没有出生的女儿,也不仅仅只是那一双血色的双眼。

        有些事情,没有亲身历经过体会过,绝不会有如此突兀的变化。

        所谓事情反常必为妖,这一点是绝不会错的。

        周衍微微沉默,却也什么都没有说,他只是以更柔和的目光看着风凌清,脸上多了更多的关心之色。

        或许,这是一种情感的体现,但也是周衍自己内心的一种意愿。

        有情和无情,他并没有再去区分,也没有在去执念。

        风凌清轻叹一声,面色复杂,却又有刹那的茫然,她似乎对于所有的一切,已经再不抱希望,但这又绝非是颓废。很难形容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但这种状态之下的修士,多半真的命不久矣。

        “夫君,我不想要求什么名分,只要有一个孩子就好,这一辈子,一定要给你生个孩子,不然我不会知道,我曾经已经存在过。”

        “还有,我不是不想与你说发生了什么,而是我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忽然觉得,自己没有存在感,就像是命运的傀儡一样。而只有你,才可以给我存在的感觉。”

        “我现在,完全相信你就是我的夫君了,源自于灵魂的感觉,想来应该不会被欺骗。而即便是被欺骗,我也愿意,因为有这样一个人杰是那么痴爱着我,又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人生,该只争朝夕。朝夕的幸福,来之不易。”

        风凌清似乎变得更加深邃了,如每一刻,她都在发生着极为独特的变化,这种变化连周衍都看不透,弄不明白。

        但是在天道命运之下,周衍却深知这种轨迹不可能阻止,也没有任何办法阻止。

        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逆天更改,这种过程是何等艰难!更遑论是他人的命运呢?

        周衍不像是曾经的葬剑祖星那样,对于这一切有那么深的认识,他只是知道,有些事情,真的改不了。

        所以,看着风凌清如此,周衍也唯有珍惜眼前,珍惜此时与风凌清所在的分分秒秒。

        “那么,我们现在就举办婚礼吧,就在这个世界,这个属于我们两人的世界,由小雪见证好了。”

        周衍说道。

        随后,他施展出了万魂剑道,无尽的剑光飞散上虚空,天地之间,剑光齐鸣,万剑齐飞,场面立刻壮观了起来。

        随后,周衍的肉身也进入了这个世界,剑灵同时飞出,十二形意剑灵飞舞在这一片空间,龙腾虎啸,仙鹤翱翔。

        如远古的神兽全部前来朝拜,那是一种怎样的豪情。

        那一幕,周衍不过说完一句话之后,就立刻的呈现了出来,随心所欲,但是又让人震撼,场景浩大,气息深远而古老。

        “夫君,谢谢你,我爱你,生生世世,至死不渝。”

        风凌清喃喃自语,双眼之中已经流出了泪水。

        只是这泪水,却在道光剑影之中,映衬得染上了血红色。

        这是泪水,但又何尝不是血水?

        而这泪水,也并非是热的,没有热量。

        这泪水是冰冷的,如寒冰一样冰冷,如血一样冰冷。

        这是一个简单的婚礼,但同样又是一个幸福的婚礼。

        天空变得有些扭曲,剑之空间里渗透出了未知的血雾,但是这里的气氛,却是那么的温馨。

        再恶劣的环境里,只要有自己在乎的人在身边,那么这里就是最幸福的港湾。

        对于风凌清而来,这个剑之空间,就是她的家,就是她的洞房。

        而对于周衍而言,这里同样是他的家,是他漂泊的心的一个温暖的港湾。

        形意剑灵飞舞翱翔,仙光韵彩,不朽的神性之力流转于这一片空间。

        尽管此时的周衍呈现出的状态极为强大,但是在剑之空间这无垠的空间里,依然显得有些渺小。

        剑之空间,仅仅只是银雪剑的内部空间,那么这一切在葬剑祖星上又算什么呢?在祖星之外的位面呢?在祖星之外位面之上的大域呢?

        渺小,终究是渺小。

        ……

        “夫君,若是有什么不测,请你一定要善待自己,我们所有人活着,都只是希望你可以更好,如果你过得不好,我们也不会开心。”

        风凌清就像是要留下遗言,什么都叮嘱着周衍。

        她从一个矜持的少女,如忽然变成了一个很唠叨的妇人。

        可这种唠叨,每一句话,哪怕是重复了无数次,都是那么的令人心暖。

        周衍嘴唇动了动,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能说出来,因为他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用。

        命运之下,万千蝼蚁灰飞烟灭。

        修炼尽头无止尽,白骨累累化灰烬。

        有情人终成眷属是一种幸福,但是生老病死只要并非不朽,就一定要面对,修士也绝不会例外。

        修士的修炼,为求超脱,本身就是一种超越。

        周衍在曾经的葬剑祖星,历经过多少次类似的事情?每一次他都记得清清楚楚,但是每一次的拼斗,都是身心俱疲,最终不仅不会好转,反而还变得更加糟糕。

        这样的结果,每一次都是那么残酷,所以,以最快的速度成就不朽,才有资格解决这所有的苦痛,而不是在力量不足的时候许下空空的诺言,因而每一次都让所有人失望。

        “夫君,我们的孩子将来一定会和你一样是一个绝顶的天才,我没有什么能力,但是却准备将银雪剑留给他,让银雪来照顾好他。”

        “虽然我希望他像是个普通人一样的生活,娶妻生子,但是他注定是夫君你的儿子,所以一定会有着不凡的人生。”

        “我想到,他在出生的时候,因为我的身体虚弱,可能会有些先天不足,但是他很快会好起来的,因为他蕴含着夫君你的血脉,初期的虚弱一定会被他改变。”

        “他三岁的时候,肯定会很可爱,只是他那时候也该知道有父亲母亲了吧,若是他问及他的母亲,夫君你就告诉他,他的母亲,在不朽天路的尽头,在雪山山巅,等着他成长起来之后才会去看他。”

        ……

        风凌清说了许多的话,每一句,都蕴含着眼泪。

        到这个时候,周衍已经深深的明白,风凌清一定看到了未来。

        或者说是看到了部分曾经的未来。

        这是与他这个‘未来人’相处而造成的命格的变化吗?

        这就是因为‘思思’从一个女儿将便成为儿子的变化吗?

        周衍心中充满了复杂,大道变得复杂,心性变得复杂,连脚下的路,似乎都变得扭曲,不再那么充满光明。

        正确的路,似乎也并非绝对正确。

        因为正确,只是相对于错误而出现的,若这世间不存在错误,那么又如何拥有正确?

        大音希声,那么最大的错误,是不是就是最大的正确呢?

        周衍因为风凌清的变化,而被深深的动摇了心意。

        他感觉到血脉如要发生崩灭,这一片剑之空间甚至于更是趋近于毁灭,似乎发生了极为不稳定的变化。

        “不好——有人在冲击我的意志!这必定是古战船上发生了异常!”

        周衍心灵悸动,不由心神一颤,立刻脱离了这种情绪的冲击影响,反而忽然惊醒了过来。

        所有的杂念全部的毁灭,心神再次稳定了下来,神性之力也再次的变得复杂,更可怕的真相似乎一举而冲击了周衍的心。

        周衍的念头更加纯粹,心性也更加的稳定,念头变得更加光洁而畅达,没有被风凌清的情绪变化而影响。

        ……

        太初古船漂浮在虚无空寂幽冷的宇宙里不知道多少的岁月。

        在此时,生命神女却忽然出现在了古老的战船之外。

        多少的岁月,她终于找寻到了这里,但是她的脸上充满了悲绝之色,双眼流出了血泪,似乎再也无法承受某些不堪的变化。

        “太上忘情吗?”

        她喃喃自语,即将踏出那一片空间的点。

        但是就在此时,一道红衣身影忽然挡在了古战船的前方,接着一个红衣少女衍化出漆黑色的巨大莲花,呈现在此地。r1148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14268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