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1096章 在意与不在意

第1096章 在意与不在意

        无论是在曾经的葬剑祖星,还是在如今的世界,风凌竹在许多方面一直比风凌清优秀。

        但唯独在情感的认知上,风凌竹远远不如风凌清。

        大抵上,相同的人,更优秀的也更容易先一步夭折,因为优秀的人,一切可以更加顺利。

        没有历经过沉淀出来的成功,终究显得有些虚浮,便如风凌竹各方面比风凌清出色,但是她的出色,经不起任何的考验一样。

        此时,周衍说完这些话之后,他脚下的飞剑逸散出了淡淡的霞光,整个人如即将羽化凡尘一般飘然落向虚空之下,在一片荒山沟壑之地,找到了浑身血水四溢、身上染满尘土泥垢的离绮梦。

        如今,这是周衍第一次见到离云锦,但第一眼见到他就发现了离绮梦的不同。

        因为离绮梦在沉睡昏厥的状态下,呈现出了一种熟悉的气息,这种气息,属于某个奇女子所独有,但在离绮梦的身上呈现出了分毫。

        周衍可以推衍而出这份熟悉感属于谁,可他没有太深入去想,如今动乱的世界,他不想再历经任何一切,他的心,已经不处于那个热血而冲动的少年时代了——尽管如今他在这个葬剑祖星,其实也不过十七八岁左右的年龄。

        周衍没有在乎离绮梦身上的泥土和血迹污痕,直接的将离绮梦从沟壑之中卷起,横腰抱了起来,随后找寻了一处干净的地方,以元气之力形成了干净的虚空层面,将离绮梦放在上面。

        接着,周衍直接施展出了形意重生之术,为离绮梦恢复身上和体内的重大创伤。

        不过片刻,离绮梦的所有伤势恢复了,而她也娇躯微微颤抖着,整个人渐渐的苏醒了过来。

        这一幕,不过数个呼吸之间。

        而在这时候,回过神来的风凌竹这才飞落而下,来到了离绮梦的身边不远。

        离绮梦‘嘤咛’一声清醒了过来,却开始剧烈的咳嗽着,酥|胸起伏得有些剧烈。随着她剧烈的咳嗽,大片的凝结的血水被咳嗽了出来,她嘴角沾染着点点鲜血,精神却几乎全部的恢复了。

        “离家,离绮梦拜谢公子救命之恩——”

        离绮梦清醒了过来,目光落在周衍脸上的片刻,立刻已经恭敬出声道谢,只是话没有说完,她便有些怔住了。

        “周,周衍……大少爷?”

        离绮梦目光有些惊疑不定,带着一分询问之色。

        只是,这还是询问吗?

        她心底其实已经认出了周衍,只是她自己都并不知道而已。

        因为,哪怕周衍化作任何模样,离绮梦都会认识他。

        离绮梦自己不知道,风凌竹也不知道,可周衍隐约知道。

        周衍却没有说什么,而是淡淡的点了点头,道:“你之前被追杀,受伤很严重,不过如今没事了,不用担心。”

        “不,我不担心这些。大少爷,对不起,我没有帮您保护好您的母亲,我——”

        “不关你的事情。”

        周衍打断了离绮梦的话,随后他从极玉寒光戒之中拿出了一套战甲,递给离绮梦道:“你的战甲破裂得很厉害,不能再穿了,你找个地方换一下吧。”

        “哦……好,好。”

        离绮梦看到了风凌竹,但是她并没有与风凌竹说什么话,如没有看到一样,反而与周衍交谈着。

        这种做法,让风凌竹心中非常的不满,似乎有一种不被尊重的感觉。

        只是这般感觉生出的时候,她的目光又落在了周衍身上,一时之间竟是也不知说什么,因为论身份地位,她面对周衍,和离绮梦面对她没有什么不同,可她又给过周衍尊重吗?

        风凌竹之前几乎不会为别人去考虑,别人什么感受与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可此时自己体会了那种不尊重的感觉之后,她才明白,这种滋味并不好受。

        但,以风凌竹的年龄和阅历,却并不会明白,尊重与否,对于周衍而言,完全没有在意过。

        离绮梦选了一处隐蔽之地,设置了一个普通的遮挡阵法之后,以独特的元气洗涤了身体之后,重新换上了一套灵甲。

        灵甲在她的喜好之下,呈现出素白的颜色,显化出和其余女修士一般无二的纱裙形态来,这让她不由多了几分飘渺而超脱的气质来。

        她走了出来,来到了周衍身边又再次的盈盈一拜,行了一礼,才道:“大少爷,如今姬家有极强的人物崛起,各方面已经开始对离家打压。大少爷如今若是要随着风护法一起进入离家的话,非常不妥,还是,还是前往一些巨大的宗门吧。以大少爷顶级的天赋,想来很快也可以崛起的。”

        离绮梦并没有怀疑周衍的身份,毕竟周衍的容貌以及血脉上的气息都在,这一点想要模仿,在离绮梦看来是完全不可能的。

        正是如此,离绮梦知晓周衍的身份后,立刻各方面为周衍着想。

        这一点,如此强大的周衍又如何感受不到?

        这个世界,该在乎你的人,不论岁月变迁,其实还是会本能的在乎你,那些所谓的熟悉感和身份地位影响,不过只是一个简单的表象而已;而一些不会在乎你的人,不论任何原因,终究不会在乎你,他们总有着对应的理由和原因。

        听到离绮梦的话,周衍微微一笑,道:“不用,我远比你想的要强大一些,而离家,我应该去看看。姬家,稍后我也会去走一趟的。”

        周衍的声音很宁静,但又带着一些温润的磁性,同样的非常动听。

        离绮梦不由多看了周衍一眼,有些被周衍的风采所吸引。

        只是,她很快的平静了下来,掩饰了自己那份好感,反而想要劝说,却又不想表现得不相信周衍的话,因而有些为难。

        不过她还是小心的斟酌着,说道:“可是姬家真的很危险,而离家更是风云动荡,十分不安定。离家部分人不仅不恨姬家,反而认为都是……少爷您和您父亲才使得这一切弄成这样的。若是大小姐还在世,只怕也绝不会希望少爷您进入离家受苦。”

        “离绮梦,真不用担心,你能想到的强者有多强,我就有多强。还有,你若不放心,随我走一趟就知道了,这样,刚好你也可以安全返回离家。”

        周衍微微苦笑道。

        离绮梦这一点,和曾经一般无二。

        只是如这般红颜,却往往都命途多舛。这世间,太过于善良而真诚的少女,却往往得不到对应的幸福。

        这正是天道的不公。

        正是如此,周衍也已经开始和离绮梦保持距离,不想再招惹太多。

        接触不多的话,时间可以冲淡很多东西,消弭许多影响。

        “假惺惺,不过是想骗回去风流快活吧?看样子是在我身上施展手段不好使,又转移了注意力?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都是这么下贱的。”

        风凌竹此时冷哼了一声,毫无顾虑的骂道。

        “风护法,你太过分了!想当年若非是小姐领养了你和你妹妹,又教导你们成长,你如今能有这般身份地位?大小姐待你如亲姐妹,便是我这个弟子都看不过去了,你这些话,若是让大小姐泉下有知,该会多么伤心!”

        离绮梦忽然转身,目光带着几分怒意的斥责风凌竹道。

        “放肆,你是什么东西,也敢目无尊卑,滚!”

        风凌竹释放出可怕的压力镇压向离绮梦,并因为愤怒而呵斥道。

        只是,她的镇压之力并没有冲击到风凌竹,仅仅只是被周衍的目光一凝,便全部消失。

        同时,一股更可怕的镇压之力出现了,忽然作用在了风凌竹身上。

        “放肆,你是什么东西,也敢目无尊卑?”

        周衍冷冰冰的说道。

        那一刻,他的目光冷得如可以冰冻天地!

        而风凌竹对离云锦的话,周衍近乎于原封不动的回赠给了风凌竹。

        “少爷,风护法只是因为太看好大小姐与姬太虚的婚姻,因而不满才会如此,她平素也挺好的——”

        “不用你这个贱人假惺惺的装模作样,哼,还没回家族呢,这就勾搭上了,一唱一和的!”

        风凌竹讽刺道。

        “啪——”

        周衍忽然出手,直接给了风凌竹一个响亮的耳光。

        这一耳光,打得风凌竹直接怔在了原地,而离绮梦也怔然了,似乎难以置信周衍竟是动手打女人耳光。

        “你,你你敢打我,从小到大,都没有人打我,大小姐更是呵护我都来不及,你——”

        “你口中的大小姐是我母亲,刚刚姬太虚说以幻境击碎了我母亲的意志,让她伤心而死。你并非是我母亲的女儿,但她待你如女儿,如姐妹。就你面对她的敌人还如此仰慕、却去****她的儿子这一点,你就该打!

        你难道不知道什么是幸福?我母亲既然是奇女子,就必定有着自己的看法,她若不愿与周忘尘在一起,谁也勉强不了。什么糊涂之后做的糊涂事,这种说法你也能信?

        而她若是愿意与周忘尘在一起,那么只能说明这是属于她的幸福,哪怕人头分离被镇压也依然幸福。”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14268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