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1111章 帝尊血

第1111章 帝尊血

        周衍不由想到了这一点,他心中无法自控的颤栗了一下,似乎隐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即将呈现。

        不过这种感觉又在刹那之间中断了。

        周衍没有深入思考下去,这些事情,放在将来面对即可。

        眼下,只走好当下的路,就够了。

        周衍微微沉吟,他目光淡定的看了后辰一眼,这一眼,却让小后辰浑身都哆嗦了一下。

        那一刻,小后辰如被完全看透了心中的小心思一样,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去看周衍了。

        周衍随意吹出一口神性之力,神性之力之中,雷鹰剑魄直接飞遁了出来。

        雷鹰一出,那一种孤独王者的气质,立刻就如孤绝剑峰一样,而那一刻,后辰的双眼也在刹那之间变得无比明亮,如宝石一般充满了仙道气质。

        雷鹰无比巨大,却一点点的缩小,扭曲,显化出一位非常独特的白衣纱裙的女子形象来。

        这个女子的容貌,有九分近似于风凌清,而她也无比完整,没有断臂,没有瞎眼,整个人的那种孤绝气质,也十分突出。

        不仅如此,神性之力流转,还使得这个女子甚至于和其本质的角色的性格一般无二,冷毅淡漠,犹忧郁悲寂。

        复杂的气质,复杂的性格,复杂的神性,以及那种复杂的仙骨意蕴,全部都呈现了出来。

        那一刻,后延完全惊呆了,哆嗦着都说不出话来。

        而小后辰,在那一刻双眼无法控制的‘哗啦啦’的落下了晶莹的泪水。

        那一刻,小后辰只是个孩子,如嗷嗷待哺的婴儿一样,那心灵深处的脆弱的一面,毫无保留的呈现了出来。

        后延无比唏嘘,感慨,双眼也都****了,而周衍,依然平静,淡然。

        “孩子,不用担心,不用执着,只有你更加强大,你才有资格知道关于母亲的秘密。那绝不是现在的你可以明悟的。”

        雷鹰化作的奇女子声音带着温婉之意,轻声诉说,美丽的声音如泣如诉,又非常的深入人心。

        后辰再也忍不住,大声啼哭了起来,随后他跑向了那美丽的白衣纱裙奇女子。

        但那个奇女子却忽然消散了。

        雷鹰剑魄直接退回了原型,如一道光,降临进入周衍的神魂之中。

        “母亲——”

        后辰悲乎,却没有触碰到那奇女子的分毫。

        “周衍道友……”

        后延欲言又止,似乎不忍心让后辰如此,想让那奇女子多待一刻。

        “如此做法,不过是饮鸩止渴、画饼充饥而已,又有何等意义?若是不能强大,你需要的任何东西都不会属于你。”

        周衍淡然说道。

        后延要说的话,立刻戛然而止,竟是再说不出半句来。

        而后辰,怔然许久之后,老老实实的来到了周衍的身边,沉默着,却直接下跪,恭敬无比的磕头了三次。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后辰三拜。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后辰话语严肃,一点儿不像是个孩子。

        但他依然是孩子,只不过拥有着仙骨神性的传承,血脉觉醒得无比早而已。

        “起来吧,以后跟着师傅,师傅直接让你走正确的路,不走错一步。”

        周衍说道。

        “师傅,弟子有个疑问。”

        “问。”

        “师傅,先前的奇女子,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重要吗?”

        “师傅,这对于辰辰来说,真的很重要。”

        “假的,但是也是真的。”

        “师傅,弟子不懂。”

        “开始是虚幻,但是师傅的形意变化之术乃是至尊乃至于仙级的层次,又掌握了命运、天机和气运之力,所以变化出的奇女子,也近乎于真了,而变化的刹那是假,变化完成之后就是她的本性使然,该怎么做,并非师傅主导,而是随意发展。

        就好像是师傅我创造了一个世界,这个世界里的生命我不控制,他们自由发展一样,那么这个世界的人,是真的生命还是假的呢?”

        周衍反问后辰。

        后辰怔然了片刻,双眼再次有些发红了。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哭。

        如哭这种事情,有一次,也已经够了。

        “师傅,那为何最终,母亲不让我抱她。”

        “神性意志脱离,便是她并不愿意亲近你,抑或者说,她有着某些难言之隐,一旦你接近,或许会发现一些很悲哀的真相。”

        “师傅……”

        “好了,具体如何,等你变强了,自己去探索。你记着,这世间最重要的东西,就是你自己的实力,其余一切,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重要。将来,终究是要走入轮回。”

        周衍沉吟片刻,给出了当初如李然教导无数次的那些话。

        如今,这些话说出来,又是何等心情复杂,何等令人唏嘘。

        “嗯,师傅,辰辰绝不会让师傅失望,也一定会找寻到母亲的真相。”

        后辰话语铿锵有力,语气坚决。

        那一刻他的神态,是与当初的周衍何等的相似。

        周衍仿佛看到了过去的自己,那么天真,又是那么不屈。

        那一刻,周衍的心再次的被触动了。

        但,也唯有一声淡淡的、萧索的叹息之声。

        谁也不知道这叹息之声里,包含了多少的唏嘘与无奈,又有多少的沧桑和怅然。

        “师傅,弟子请求师傅给弟子一千倍以上的训练磨砺,逼出弟子的所有潜力。”

        “弟子知道,弟子体内有无穷仙机,有可怕的潜力,若是不趁早炼化出来,将来就会随着弟子的年龄变大,而一点点的消失。”

        后辰咬牙,说出了非常果决的话。

        这不像是一个孩子能说出来的。

        但后辰原本就绝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血脉传承,都足以让他比普通的剑祖都还要拥有智慧,更遑论那仙骨的仙气。

        周衍微微点头,道:“你放心,这些我心中有数,你不用担心。”

        “嗯,谢谢师傅。”

        后辰有礼,也懂得进退,明白是非曲直,对于周衍也发自内心的尊敬。

        这一点,从奇女子的事情之后,便表现得极为直观和明显。

        周衍对于后辰的态度,也很满意——事实上,不论后辰表现如何,他都不会失望,如今,只是更令他满意而已。

        同样的人,不同的经历,就会有不同的人生。

        这一点,无论是周衍,还是后辰,都以最真实的成长诠释了。

        如今,后辰尊师而重道,将来必定也会是一方人杰,成就将超越曾经的葬剑祖星上的一切成就。

        ……

        周衍收下了后辰当徒弟,待一切事情完毕之后,他这才看向逐渐镇定下来的后延。

        事实上,即便是后延不镇定,也不得不镇定,因为后辰的表现甚至于超越了他,这也让他心中有些惭愧。他以为孩子是淘气,实际上,在回过神来之后,后延也倍觉尴尬。

        不过他毕竟是宗主,见多识广,阅历也足,所以倒是也没有太过于计较。

        在周衍关注他的时候,他心中有所明悟,便直接询问了出来:“周衍道友,可还有什么事情要处理?”

        “嗯,帝气剑体,重要的在于剑魂,你们祖地有帝血,给予他传承之后,我帮他凝聚剑魂,成就剑魂境界的修士再说。”

        周衍说道。

        后延一怔,随即心中微微‘咯噔’了一下,他心道,对方果然知道帝血,会不会对方本意就是为此而来……

        不过这般念头出现,后延很快就否决了,毕竟如周衍这般人物,真要抢,帝剑无极一脉也守护不住。

        更何况,以周衍的实力,即便是真拿走帝血又如何?毕竟他已经收了后辰当徒弟,就算是这一脉表现一下心意,也关系不大。

        到这个时候,后延也想通透了,这件事一旦传播出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将来帝剑无极一脉只怕也无法安宁,以他们的实力也守护不住。

        如此思索之后,也不过呼吸之间,后延立刻道:“帝血,的确有,我这就打开禁忌之门,取来帝血。”

        后延的刹那的怔然,到随即立刻豁达的开启禁地的表现,倒是让周衍不由高看了后延一眼。

        如此看来,当初承诺给予他周衍帝血,此人也绝非虚假,倒是的确存有这般真诚的心思。

        正是如此,周衍也不由更高看了后延一些,一个修士的强与弱,其实还有一个方面的表现,便是在魄力方面。

        魄力方面足够,崛起也是迟早的事情。

        只是,将来的一切,关于后延的事情周衍也并不知道。

        周衍点了点头,后延立刻二话不说,直接以魂力和气血之力打开了虚拟的禁制,开启了一个独特的空间——空间原本也就在这剑峰仙池的虚空之处,此时也不同太过于复杂的手段,后延完全有资格亲自开启。

        虚空打开,里面出现了一个小型的空间,小型空间里,是无尽的血水,血水被取了出来之后,便凝固成为一颗红宝石一般的晶体,晶莹剔透,璀璨夺目。

        这种晶石,充满着神秘的神性之力和浓郁的仙道气息,又拥有着可怕的不朽传承。

        周衍从这种血之中,看到了雷衍帝尊的气息。

        那一刻,周衍明白了。

        或许,后辰和他周衍相似的地方在于——雷衍帝尊的血脉,他周衍的血脉,乃至于后辰的血脉,其实根本就是一样的。

        即便不是一样,也九成相似。

        那么,后辰,将是雷衍帝尊本体的另外一个存在吗?

        将来,后辰觉醒,会是雷衍帝尊本我吗?用以对付他周衍而设立的一个警示?

        周衍看到帝血的刹那,生出了这样的错觉。

        这仅仅是错觉,幻觉,忽然生出的荒唐想法。

        但这想法,是否真的荒唐呢?

        未来,终究不可预知。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14268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