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1114章 炎炎

第1114章 炎炎

        错误已经铸成,忏悔和歉意都不会改变结果。(  ..

        而哪怕是没有铸成错误,结果又会有什么不同呢?

        不朽之下,没有和天道命运抗衡的资格,就像是至尊在不朽的眼中连蝼蚁的资格都没有一样。

        有些事情,莫要深入,深入就会无力,就会茫然。

        炎炎道歉,周衍固然心中颤栗了起来,却也没有任何埋怨之意,因为有些事情,终究是不可能被左右的。

        命运的无常,对于命运的认识越发深入,体会就越发深刻。

        所以,周衍只是轻轻的将炎炎浮起,随后抱在了怀中,没有半分责怪之意。

        错误铸成,忏悔已经是最好的结果,若反而再惩罚,只会造成伤害。

        而炎炎,也绝非是真正的不懂事的孩子,所以苛责的话、斥责的想法等一切,周衍都没有。

        “父王,您惩罚炎炎吧,炎炎心里好难受。”

        炎炎哽咽着,哭泣得稀里哗啦。

        那稚嫩的脸蛋儿上,已经被泪水遍布,看起来是那么的令人怜惜。

        “炎炎,你做错了事情,是父亲的责任,而并不在于你。养不教,父之过,父亲本身并不称职,做得不好,和你没有多大关系。另外,那些发生在你身上或者是我的其余亲人身上的坎坷苦难,终究是命运的轨迹。

        之所以在你身上有所牵连,本身是因为你的命运太过于离奇奇特,你只不过是个引子,即便不是因为你,该出现的灾劫,她们依然会出现那样的灾劫。”

        周衍认真说道。

        他的语气前所未有的诚挚而专注,这些话,也的确是发自心灵肺腑。

        这世间,能看透世情的修士很多,但是能做到各种冲击而心如止水者,却寥寥无几。

        毕竟,在这世界之中,便相当于身在局中。身在局中,便身不由己。

        “父王……”

        炎炎抱紧了周衍,小小的身体还在颤栗着、哆嗦着,似乎在这一刻听到周衍如此温暖人心的话,而终于不再担惊受怕,不再孤单流浪。

        周衍轻轻的拍着炎炎的后背,一股股淡淡的神性之力流转于炎炎的体内,帮助炎炎稳定道伤的情况。

        这种状态下,炎炎的哭泣声渐渐小了,哽咽抽搐着的身体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或许,在她眼中,这个怀抱,就是这世间最为宁静的港湾。

        这个港湾里,没有喧嚣,没有争斗,没有勾心斗角也没有尔虞我诈等一切。

        这个港湾里,只有亲人的温暖与家的温情。

        ……

        炎炎沉睡了过去,似乎放下了所有的疲累,而终于可以让疲惫的心得以休息,因而她的沉睡特别的安详。

        她双眼轻合着,修长的挺翘的睫毛还不时颤栗着,没清秀的眉毛之间还带着一缕愁绪的褶皱痕迹,眉心之处那一缕火焰的印记也若隐若现。

        周衍就这么怀抱着炎炎,直到她完全的安详的沉睡了过去,才轻轻放下怀抱,让神性之力拖着她进入紫炎莲花之中。

        如今的情况,比之曾经的葬剑祖星上的紫炎虚空里要好许多,毕竟,如今周衍的能力远远超过了当初的圣者尧,甚至于还知晓部分症结所在,因而处理得更加全面。

        没有失去大部分记忆的炎炎,因而也更脆弱,更惊悸,更加不安宁。

        不过,周衍悉心开导、安慰之后,炎炎暂时的稳定了下来。

        但,对于这种执念的女儿,周衍其实也了解,无论他怎么说,她心中的自责只怕是都不会削弱多少,目前,不过是内心的沉寂而已。将来,也只有她自己不那么执念,才可以堪破这心中的枷锁了。

        周衍将炎炎送入了紫炎莲花之中,紫炎莲花同样变得无比稳定了下来,没有一点动荡之意,而其内部火焰空间点,此时也逐渐的开始了正常化的成长,只要时机成熟,就可以脱离而去。

        那,或许是一条不归路,是最后觉醒的一条路。

        在取得轩辕剑六大碎片之后,就可以踏入这一条路。

        那个时候,所有无法放下的,终究可以放下;所有不能舍弃的,也都可以舍弃。

        周衍在这空间端坐了下来,再次沉淀下自己的心境,随后领悟过去的一切修炼至道,又领悟如今修炼领悟出的那些道,每种道,都重新的温习了一次,如再次重新修炼了一个轮回。

        不过这一次,仅仅只是思想上完整的推衍和检验,相当于是对于基础的一种巩固,也是对于自身的道的检测。

        而结果,的确是很令人满意,至少以周衍自己当下的眼界而言,的确非常完善,毫无错漏可言。

        这般情况下,周衍便离开了紫炎虚空,来到了虚空之外,回归到了古阵之中的身体之中。

        这一刻,周衍甚至于有一种心灵大圆满的感觉,正确的路上,因为曾经的历练其实已经完全足够,如今可谓是每时每刻,都有着极为巨大的进步,这种进步甚至于超乎想象,任何修士若是能处于这种状态一个呼吸,都可以拥有着极大的好处,而周衍,却时时刻刻都近乎于处于这样的状态,等同于时时刻刻都身处奇遇之中。

        这样的状态之下,境界的提升又怎么可能不快呢?

        周衍在神魂脱离了紫炎虚空之后,神魂融入了身体之中,却没有立刻就站起来,而是结合自己的推衍,再次的衍化过去修炼的种种至道,以自身的战力体现了出来,同时又对于如今修炼的祖龙帝尊剑道,加以更深入的推衍,更加完善的前进。

        曾经的斩魂,杀灵等等,如今也已经走出了自己的神性风格,融入到了祖雷杀域、祖龙帝尊剑道之中,逐渐的不复当年的雏形。

        如此一来,周衍等同于是对于自己的生命、历程和境界、战力进行了一次洗礼性质的总结和归纳,并且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让这一切的道更适合自己的心境,更适合自己的意志乃至于神魂。

        这样,周衍感觉自己的身心更加圆满,近乎于触碰到了一种超脱的边缘。

        不仅如此,周衍更是再有了一种结胎的感觉,似乎距离那一步,已经真的不遥远了。

        但周衍却没有自得,也没有真的认为自己已经可以凝聚不朽魂胎,而是深刻的明白——虽然距离不朽魂胎只有一隅之隔,但却是望尘莫及的距离,因为那不仅仅是心性上的境界、更是意志上的境界,神性上的境界乃至于魂体上的境界。

        各方面,不能有一点点的差距,不然结胎的结果,将是失败。

        而如今,失败的话,绝不会再有第二次的结胎机会。

        曾经的结胎,不过的创作了一个结胎的可能,创造了那样的一个机会,而且曾经的状态之下,也是因为自己足够弱小,所以反而反噬并不致命,却可以留下结胎的经验。

        如今呢?如今真正的在一些层次上触碰到了不朽的边缘,若是结胎失败,那结果,没有第二种可能,将一定是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周衍非常了解这一点,所以在感受到这般独特的感觉之后,也很自然的忽略了这些感受。

        之后,周衍站了起来,如可以看透虚空,看到无尽虚空之上的雷劫都在开始酝酿。

        如今,只要度劫,周衍甚至于可以踏进劫境三炼到五炼之境,甚至于更多而没有多大的桎梏,只不过,若非不能一举而度劫九炼,对于周衍而言,就没有突破的必要。

        因而周衍也没有突破这个境界,没有选择在此时度劫。

        此时度劫,仅仅只是葬剑祖星的天劫,而若是九源轮回降临之后,祖星化作域界乃至于超脱不朽的域界之上的空间,那么降下的天劫,将可以让人更好的成长。

        在不朽的栽培之下,可成就不朽。

        那么在超越不朽的天劫规则之下,又可以达到什么样的境界呢?

        周衍的思考,更多的有这一方的因素。

        ……

        周衍完成了境界上的沉淀,达到了剑虚九变大圆满之后,也没有留下任何的伤势,身体上、神魂上的各种伤势,如今也早已经在神性清泉灌顶的状态之下早已经彻底恢复,如今更是神魂近乎于堪比古战船上的神魂强度的千分之一,这已经是极大的成长。

        这种状态之下,周衍收敛了古老的守护阵法,降落在了积羽寒冰窟的范围之内。

        随后,他微微感应,便锁定了帝剑乾坤一脉的范围,立刻横渡虚空,穿梭而行。

        片刻之后,周衍出现在了帝剑乾坤一脉的雪峰之下。

        帝剑乾坤一脉的风景,很像是地球祖地的长白山的雪山。

        周衍曾经还不觉得什么,如今一眼看去,立刻有这样的一种感觉,其相似的程度,甚至达到了九成左右。

        周衍到来,虚空颤栗震撼,有淡淡的雪峰震荡出现。

        这种震荡,是雪峰本身对于空间波荡的极度敏感所导致。

        因此,周衍出现之后,不过片刻的时间,帝剑乾坤一脉的少主,也就是主事人已经出现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14268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