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1151章 踩脸

第1151章 踩脸

        这种情况,让姜澜反而摸不清周衍的情况。

        “周衍,莫非你对这令牌有什么看法?”

        姜澜看似随意的询问道。

        “很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竟是一时想不起来,的确有些奇怪。而且这雕文感觉,感觉和幽冥之力有关。”

        周衍虚虚实实的回答。

        “嘶——没有想到,你的天赋,比我想的还要好,这是不朽的阵纹图腾规则痕迹,不过具体很难解释,你能有熟悉感,证明在这方面,你有对应的天赋。周衍,你好好修炼,将来前途必定非常了得!”

        这一次,姜澜的态度明显的亲近了几分,似乎没有半分虚假之意。

        周衍点了点头,也表现出了对于姜澜的尊敬之意。

        姜澜很满意,随即他的手朝着虚空微微一动,一股独特的摄魂一般的力量萦绕虚空,虚空旋转出一片毁灭的风暴漩涡,漩涡之中,出现了一个湛蓝色盔甲、身材魁梧的提着银色斧头的男子。

        男子看起来约莫不过四五十岁的年龄,但是那斧头之中,有着无与伦比的毁灭力量。

        以周衍的战力,周衍刹那之间便看出,这男子的战力,堪比鸿蒙魔尊血八十一境!

        血八十一,便是伪九九帝血变九天尊者巅峰境界,九九八十一,这是堪比九十九变的最后一个大关卡。

        到了这种战力,周衍明白,对方一道眼神,足以让自己死亿万次。

        这是真正的才俊,是真正的强大。

        周衍心神震撼,但是他也没有隐瞒这种震撼。

        而他这种表现,姜澜显然非常的满意。

        “姜恒,今后一年时间,你便是这祖龙王周衍的仆从,负责他的各方面的安全问题,有什么无法解决的事情,便传讯于我。”

        “是,域主。”

        姜恒恭敬的说道。

        说着,他恭敬的行了一礼,之后默默的站在周衍身边,语气淡漠、也并不带恭敬之色的道:“姜恒见过祖龙王周衍大人。”

        “跪下。”

        周衍见到这姜恒的态度,脸色微微一沉,呵斥道。

        “嗯?”

        姜恒目光一凝,一股杀机陡然呈现,他目光带着一丝凶历之色,似乎没有想到,眼中的蝼蚁,竟是如此嚣狂。

        而此时,便是王座上的男子姜澜,也都有些诧异的看着周衍。

        “怎么?既然你是仆从,莫非你修炼到血八十一境还不知什么是‘仆从’?我周衍,最不喜那种阳奉阴违的狗东西了,你既然答应域主当我的仆从,最起码的尊敬是该有的!即便是没有,也不应该在域主面前直接表现出来,这岂非是对于域主的不尊敬?岂非是对于域主的命令阳奉阴违?在域主面前,你尚且如此,可见一旦域主不在身边,你岂不是要时时刻刻压制镇压我?到时候,说不得我反而成为仆从,你反而成为大人了!”

        周衍语气冰冷,直接讥诮道。

        这句话说出,那巨斧男子姜恒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了。

        “你,你你简直是——”

        “放肆,让你跪下,怎么,见我境界低微,便不将我看在眼中?你纵然是血八十一境,但我若祭出底牌斩你,你也只能落得灰飞烟灭的结局!”

        “莫非,你以为我不敢动手?!”

        周衍冷笑连连,目光充满着讥诮、讽刺之意的盯着姜恒。

        姜恒浑身都颤栗了起来,如一座立刻就要爆炸的火山。

        饶是以他的心性,也依然差点被周衍的言语做法气炸了肺,可见周衍这语气和挑衅的手段是何其了得。

        而见到这一幕,姜澜原本还想说什么,最终,他轻叹一声,道:“姜恒,你的确有些骄傲自大了,而且,我告诉你,我既然让你当周衍的仆从,那绝非是对你的侮辱,而是对你的考验。周衍的来历,不仅仅是剑魔王这么简单,甚至于还与域主我需要仰望的极大的人物有关,但是具体如何,我却不能透露,这是天大的秘密。

        所以,这是你的荣幸,而绝非是你的耻辱。另外,真正计算修炼时间,周衍的修炼时间,只有区区千年不到,而你,修炼了有十余万年。

        而且,你当初在魔神九转之境的时候,战力也不过是堪比天灵魔尊之境。

        但是如今,周衍境界在魔神九转之境,战力堪比血二十左右的鸿蒙魔尊之境,论天赋能潜力甚至于各方面,他都足以碾压你。

        你境界压制到他的境界,他一眼斩你一万次都不难。”

        “更何况,周衍的本体,原本是不朽的雷衍帝尊,你跪下道歉,不是屈辱。”

        “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给雷衍帝尊下跪的。”

        “所以,听话,跪下,摆正自己的姿态。”

        姜澜迟疑片刻,却以这般话语,平静的安慰着姜恒。

        而姜恒在这些话语之中,眼中充满了震惊和不可思议之意。

        之后,当他又了解到周衍之前竟是一招斩灭了天枯魔城的城主的时候,他才真正的心中骇然。

        如此一来,岂非是当周衍精进数个大境界,就完全可以斩灭他姜恒了?

        这样的人物,一旦踏上域界争锋,几乎是毫无悬念的可以夺取到前百的名次!

        姜恒心中震惊,那一股怒意与杀机也很快的收敛了起来。

        能修炼这么久,又岂非是真的什么都不懂?

        而同样的,被周衍呵斥心中不服气,但是被姜澜语重心长的传音教训,姜恒心中却极为服气。

        因为这世间,没有谁能比姜澜对他姜恒更好了。

        基于这些方面的考虑,姜恒终于低下了高傲的头颅,收敛了心中的傲气,十分服气的跪在了周衍的面前。

        “大人,姜恒知错了。”

        不仅跪下,还十分虔诚的磕头三次。

        周衍却反而并没有罢休,他背负双手,傲然的走到了姜恒的面前。

        姜恒的头已经贴在了地面上,灰暗的虚空无形的地面,冰冷而炽烈,有一股股冷意的气息充斥心灵。

        但是周衍走近姜恒之后,他抬起了脚,一脚踩在了姜恒的头上。

        这一刻,便是姜澜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而姜恒更是心中一突,顿时浑身血脉立刻如要狂暴一般,但是他死死的压制了。

        周衍的脚狠狠的踩在姜恒的头上,然后蹂躏到了姜恒的脸上。

        “一个不能丢脸的天魔,往往会因为自己的傲气和冲动,而殒命。你是个才俊,帝血魔变伪九九,已经达到了极致的程度。

        但是你的这个程度,也已经无法撼动,但是你自己不知道原因,而我知道。”

        周衍一句话,让姜恒心中的所有怒意、屈辱之念甚至于其余各方面的狂暴气血,都忽然变得冰冷一片。

        而周衍脚踩在他脸上,他心中的怒意也已经完全没有了。

        “一个天魔,不能有傲气,而不能没有傲骨。你有傲气,却恰恰没有傲骨,这是你的最大的失败。你诚信跟着我,守护我,今后,我会帮你打开血脉的桎梏,开启更远的路。

        你的确是个才俊,修炼到鸿蒙魔尊血八十一境,很了不起,但也仅仅如此了。你这境界,在仙的眼中,连蝼蚁的资格都没有,更遑论是不朽?”

        “所以,也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一个天魔,将自己太当一回事的时候,他离死,也就不远了。”

        “而我周衍,也正是因为太将自己当回事,所以如今你一个小小的血八十一的天魔,也敢在我面前放肆,目空一切。若是以我的本性,早就以不朽兵斩了你。”

        “我知道自己的问题,是放不下作为曾经不朽本我的那种傲骨,但是你?你尚且不是仙,更不是真正的九九帝血鸿蒙魔尊,有什么资格值得嚣狂的呢?”

        “更遑论,域主让你充当我的仆从,便是一种命令,你若真正的将域主放在心中,绝不会怀疑域主的眼光。”

        ……

        周衍冷声斥责了姜恒数句。

        每一句,都直接戳中姜恒的心底深处。

        如果是在姜澜离开之后,周衍这么做的确是找死,但是周衍见到姜恒的刹那之间,哪怕是姜恒无比恭敬,周衍也有绝对的办法狠虐姜恒一顿,灭一下姜恒的傲气,这样将来要发布命令就好办的多。

        不然姜恒今后若是阳奉阴违,只怕是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而且,这么一镇压,姜恒今后给姜澜报告问题的时候,就会有选择的说,而绝不会全部说。

        这一点,其实姜澜也已经看出来了,但是他也没有办法,因为若是周衍没有抓住把柄他还有理解劝解,但是周衍所说,却是字字珠玑,甚至于姜恒这么做,也的确是无视了姜澜的某些威严,可谓是有些自大过头了。

        因此,姜恒被侮辱,姜澜甚至于已经不再出声,仅仅只是平静的看着了。

        “仆从姜恒,真的知错了。仆从对不起域主的栽培,仆从罪该万死。”

        这一刻,被周衍点出了部分自身的问题,姜恒真正的从周衍的说法的角度出发,立刻便知道,自己是太过于目中无人了。

        太过于自视过高,这对于天魔而言,本就是一种致命的错误,只是如今近乎于所有的天魔都有这个毛病,所以姜恒自己的这个毛病才没有察觉。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14269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