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1211章 绝望的推衍

第1211章 绝望的推衍

        十天的经历,让周衍对于这个世界的认识非常的深刻。《  ..

        过去历经过很多的生死,同样也非常的铭心刻骨,而如今,这种不时发生在身边的惨厉死亡和不可预知的凶险,却更令人感觉到无法诠释的沉重。

        生命的凋零,似乎是一种鞭策,也是一种罪恶,一点点的在磨灭着幸存者的意志和信念。

        如今,整个团队还活着两百余天心者。

        两百余天心者,这是一种非常渺小的数字,这个数字在残酷的生存环境下,会更进一步的渺小下去,一直到,这个数字无限趋近于零。

        所有的一切经历里,唯独没有真正的侥幸,所以前方的苍郁大山,无尽血河祭祀气息,也几乎不可能逃避。

        路,只有那么一条,要么走,要么等待无尽凶魔追杀而上,殒落在此地。

        向前,或许是十死无生,或许有那么一丝生机。

        停步不前或者后退,那,就只有死。

        两害取其轻,若有选择,便只能前行。

        前行的路,终究是不容易的。

        这世间,每一条前行的路,也都不容易。

        容易的路,那也不会是前行的路。

        周衍目光凝重,螳螂的血气气息,大山与血河的所有一切,不由再次唤起了他过去的记忆。

        随后,周衍一直停滞不前的大道感悟,似乎出现了一丝独特的裂痕。

        这是堪破苦海境十八重的悟道裂痕,无法突破的境界,竟是因为这苍郁的大山,忽然有了突破的趋势。

        这种趋势,只是一闪即逝,但是这种无形忽然出现的感悟,却让周衍心中无比动容。

        他没有真正的去思考这种道,而是忽然深入了自己的魂海之中,又开始感悟轩辕剑,最终以轩辕剑与自己的灵魂感应,在魂海的深处隔绝出了一个独特的点。

        这个点,存在,但是却没有思考任何的东西。

        这个点,周衍也不敢去思考任何的东西。

        因为那刹那之间,一丝推衍出现的刹那,周衍如触及到了永生背后的最大的真相。

        忽然之间,就出现了一缕征兆。

        周衍没有去想,而是向前踏出了自己的步伐,先一步进入了苍郁的大山范围之内。

        这一次,周衍境界固然隐匿,但是战力却全部的拿了出来。

        苍郁的山林之中,充满了密集的荆棘,荆棘无比茂盛,无比鲜活。

        一股股清香的气息传递到现场所有的天心者心中,这种清香的气息非常令人迷醉,如置身于空旷而美丽的大草原上,沐浴在蓝天白云与春光灿烂的春日之中。

        这是一种莫可名状的气息,但这种气息令人享受的瞬间,密集的荆棘忽然露出了狰狞的黝黑锋利的尖刺。尖刺有大腿粗,其密集程度更是如巨大的刺猬的身体。

        忽然出现,完全令人猝不及防。

        因为在这之前,没有任何植物出现过攻击天心者的事情发生。

        便如树皮粘液凶魔,这也仅仅只是类似于树皮一样的魔心者,而并非是植物这种独特的存在。

        可如今,所有天心者,包括周衍都警惕着魔心者的时候,那静寂草丛本身爆发出了无尽的杀机。

        无尽的锋锐尖刺忽然如刺猬一样喷射而出,尖锐的骨刺的速度如闪电一般快捷,可怕的杀机瞬间爆发。

        “噗噗噗——”

        当骨刺穿透天心者的血肉的刹那,天心者的血肉里立刻长出了可怕的荆棘,荆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芽、抽枝,长出碧绿色的叶子,而天心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

        一旦身体被荆棘尖刺穿透,立刻就没有了拯救的机会,整个身体立刻被这些荆棘骨刺寄生,然后被当做成为营养被吸收掉,最终,天心者连骨灰都无法剩下,全部守在吞噬一空、

        吞噬一空之后,荆棘立刻已经成长成为人形大小的植株,碧绿的叶子和荆棘骨刺又变得无比鲜嫩可人,那种水嫩的菠菜绿色,令人心神舒适。

        同时,那种淡淡的春日芬芳,更是让人心旷神怡,如置身于万丈花海一般。

        呼吸之间,荆棘尖刺爆发,接着大批的天心者成为养料,最终又全部被完全吞噬,这一幕,不过千分之一个呼吸之内发生。

        这样的变化,其突兀程度,不可想象。

        一个刹那之间,周衍爆发出了紫炎、意志威凛乃至于最后的功德之力,才堪堪地狱掉了一只荆棘尖刺。

        而周衍抵御完尖刺的攻击,身边超过百人瞬间死亡。

        两百七十一人的团队,先前的损伤并不多,十多场的战斗下来,也不过死去了八十余人。

        而眼下,这一个呼吸,死去了一百二十一人。

        两百七十一人的团队,瞬间只剩下一百五十人还存活着。

        这些人里,花如昔非常凶险的脱离了生死灾劫,而严如心,这个妖娆而妩媚的女人,被尖刺穿透了头颅,瞬息之间死了。

        周能,瞬间被尖刺穿透了手臂,他异常果决的斩断了一只手,脱离了这种凶险,但饶是如此,瞬息之间,周能的境界倒退了三层,体内的魂海之力被吞噬了三分之一不止。

        不仅是这些人,还有很多和周衍关系已经非常好的男女天心者,也都在这一次,没有能侥幸。

        周衍释放紫炎,诠释一方功德气息,环绕守护着所有人,倒退着,离开了这一片森林。

        这一次,退出森林之后,所有人到倒在地上,脸色惨白。

        其中,许多女天心者痛苦的哭泣了起来。

        之前,所有的苦难没有让她们绝望,没有让她们放弃。

        但是这一次,呼吸之间,巨大的团队兄弟姐妹,直接死去了一半。

        这无疑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结果,这种结果的残酷,已经让她们无法接受。

        尽管,所有人都知道,今后的路,会越来越难走。

        周衍看着这前方荆棘丛林,脸上显出了独特的思索之意。

        他一个人向前踏出,但是这时,花如昔和周能立刻挡在了周衍面前。

        还有很多的天心者,同样的挡在了周衍面前,他们都没有说话,但是每个人的眼神,都非常的坚定——不让周衍踏入前方的丛林。

        “你们别担心,我只是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想而已,不会进入。”

        周衍沉吟道。

        花如昔道:“我们退守吧,前方已经不可能踏过。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不希望你去送死。”

        周能道:“你算是我们的精神领袖,你不能再出事了。”

        周衍看着两人,沉思了片刻说道:“刚才既然可以带着你们安全退离,我自然有些方法面对,我只是证实一下一个猜想而已,这,很重要。”

        “而且,我若作出决定,我会向团队请示一下,这是对于你们领袖的尊重,但是我同样会直接执行,因为有些东西,我看的比你们遥远一些,而短时间,即便是我解释,你们也难以明白。”

        周衍说完,又认真的看了花如昔和周能一眼,随即,他施

        展出恢复之力,加持到了周能斩断手臂的地方。

        他的肩膀之处,切口非常的整齐,一片血红的血肉和骨头都非常的圆润。

        周衍看过去的时候,甚至可以看到其肩膀处的血肉像是虫子一样在蠕动。

        如清泉一般的能量恢复了周能受伤的部位,那毁灭的一切,快速的新生了起来。

        周衍领悟的涅槃奥义发挥出了无法想象的重生般的作用。

        这种效果,越发变得强横,而若到了一定的程度,岂非就是杀不死,哪怕是碎尸万段,也会瞬间重生?

        这,是否是永生的一个特征?

        周衍没有多想,转过身,进入到了森林的边缘,拿起轩辕剑,开启十倍战力增幅,发挥全部境界实力,汇聚功德之力,一剑杀出。

        “嗤嗤——”

        荆棘丛林如被毁灭一般,瞬间被一道犀利的剑气穿透,大地瞬间颤栗,一个剑形的豁口直接切入了这片地面的地下深处。

        剑气如分开了地面与空间的距离,一直深入,而破开的地方也被功德之力阻挡而无法愈合。

        剑气穿透而下,不过呼吸之间,杀出了一片血红之地。

        血河忽然呈现,狂暴的血气冲天而起,血气之中的杀机,正是荆棘尖刺的杀机。

        而被毁灭的部分荆棘里,忽然流出了鲜红的血水,荆棘尖刺里,同样是尖刺形态的血柱。

        这些东西,很快和血河融合在一起。

        ……

        “狂暴的血河,血河的攻击,竟是荆棘的尖刺攻击?”

        “果然,这里果然是曾经的血河之地。”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周衍心中一凛,立刻对于之前想到的真相,产生了震撼于颤栗之意。

        他的所有念想进入了那一片屏蔽的空间之地,轩辕剑也开启了最大的守护之力。

        在这里,周衍开始了他的推衍——雷衍帝尊最后杀死了螳螂,祖龙战船吞噬了螳螂,这个过程,是不是,太轻松了?

        那永生的螳螂,是真的死了吗?

        如果螳螂死了,那么强大的永生种族如何可以被炼化成为不朽的能量分散道如今的九源轮回之后的世界?

        而如果……螳螂没有死的话,那么螳螂表现出来的死,究竟,是什么意思?其目的是为何?

        ……

        周衍一直都认为,最终,雷衍帝尊的计算、祖龙战船的九源轮回已经达成,所有一切都已经完善,如今开启的,是完美的九源轮回。

        但是这一次,通过自身的不死魂海恢复涅槃奥义之法的一缕规则,周衍见识到了真正的完整涅槃不朽的恐怖。

        螳螂,很可能没死。

        那么螳螂的死,就是假的。

        那么祖龙战船……祖龙战船,是葬魂星主意外发现的至宝,无法悟透,让给了雷衍帝尊。

        那么,葬魂星主……此人,只怕是……非常值得怀疑。

        葬魂星主,祖龙战船,永生螳螂,如果都是一伙的,那么……

        周衍的心,一举冰冷到了谷底。

        他从来没有发现如此可怕的推衍,可这个推衍,如今,周衍有起码超过六成的把握是真的。

        如果这个可能是真的,那么万仙、万佛的传承者,必定,已经暴露了。

        万仙、万佛传承,很可能,最终会彻底毁灭,然后,其传承,会被一个可怕的人物得到。

        而华秋道——永生螳螂?葬魂星主?或者他就是祖龙战船的主人?

        “完了。”

        周衍目光闪烁,这一片独立的天地里,周衍感觉到了一种刺骨的绝望。

        这是最坏的打算,是最坏的推衍。

        这种推衍,一旦将葬魂星主、永生螳螂和祖龙战船联系到一起,联想到他们最终的目的,最终要达到什么样的结果,那么过程如何,其实不重要。

        从结果推衍过程,往往可以看到一个局的真正关键点。

        周衍从来没有这么推衍过,但是他历经了无数的局,他的大脑被周忘尘这位机械大帝刻意引导改进,成为真正的机械超脑一般,可以把握很多关键的东西。

        而正是如此,如今这种推衍,才是最坏的推衍,充满了令人绝望的苍白无力。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17076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