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1212章 不存在

第1212章 不存在

        血河出,周衍身后,花如昔、周能等人原本都已经凝神屏息的看着那一片苍郁的大山,但此时却都下意识的汇聚目光,盯着那血河,如陷入了刹那的迷茫。

        而周衍,在看到血河之后,他脸色变得苍白了几分。

        此时的他,在这呈现出的暴戾血河面前,似乎显得非常的瘦弱和渺小。

        任何人看到他,看到这血河,对比之下都会有这样的一种感觉。

        血河狂暴,形成一种倒卷的巨浪形态,朝着前方汹涌而来,眼看,这血河就要如浪潮一样的淹没周衍,可周衍也没有躲避。

        周能等人每个人都想大声呼喊,希望周衍赶紧逃跑,可哪怕是施展出了浑身所有的能量,在那一刻竟是也不能呼喊出简单的一个字句,不能发出一丝的声音。

        就像是被困逆,就像是被压抑被束缚着一样,浑身失去了力量,法挣扎。

        所以,不论是花如昔还是严如心,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血河席卷向周衍而法动。

        这种舒服、压迫的感觉一闪而逝,血河也在瞬间卷向了周衍。

        但所有的压力消失的刹那,血河也消失了,眼前苍郁的森林依然是苍郁的森林,周衍手中的剑依然是剑。

        前方,密集的荆棘已经被斩断了许多,被斩断的荆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了下来,如被晒干了的乔木枝丫。

        周衍依然站在原地,天地间并没有什么血河,也没有什么血气气息呈现。

        花如昔、周能等人也都全部的可以动作了。

        似乎,先前那种法控制的束缚感,仅仅只是南柯一梦,仅仅只是一刹那的幻境。

        这之后,花如昔、周能等人哪怕是看着周衍,也忽然忘记了那一道血河巨浪席卷而下的场景。

        周衍看着花如昔等人的时候,花如昔等人也看着周衍,但是眼中的疑惑、诧异和挣扎的意蕴渐渐的消失了。

        她们很明显忘记了血河。

        而扑向周衍的血河,周衍的应对办法,仅仅只是开启了他自己的魂海。

        血河冲向了魂海,忽然如发生了一种形的碰撞。

        血河消失了,魂海被反震了一下,却非常的镇定平静,没有任何损伤。

        所有的一切,又像是忽然发生了时光溯源的回流,场景回到了时间的前一个点,周衍一剑斩杀在地面上,地面似乎迸射处了刺目的火星。

        地面,并没有被割开,并没有被穿透。

        好像那被穿透的,是一种平行的事件的发生的另外一个投影呈现出来的另外一个结果。

        “大道五十,逝去的一。”

        “如果将一种完整的道诠释到一个完整的星空,那么其中的规则分配,对应的就是自我的规则中心。因为思考,所以思想存在。因为悟道,所以道也存在。”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所以每个人,都是自己的道的主宰者。”

        “如果有一种道,是自己创立的道,却反而忽然失效了,那么自己,就不是道的主宰者。不是道的主宰者,那么这个道的星空,就不是自己的星空。”

        “魂海,混沌,开天……”

        “海洋是所有生命孕育的始祖起点。”

        “或许,有些事情,应对起来,没有那么难。”

        周衍若有所思,随即他看向了花如昔和周能二人。

        “花如昔,周能,你们两人过来一下。”

        周衍将轩辕剑收起,挂在腰间,随后他看向花如昔和周能二人,说道。

        花如昔和周能点了点头,立刻没有任何犹豫的来到了周衍身边。

        周衍施展出一道魂海之力气息,荡漾在三人的四周。

        周衍这样的做法,让周能有些诧异,毕竟如今是一个团结的团队,那么事巨细,不可对人言的。

        反而周衍这么遮蔽其余人,防止其余人听到,这般做法,有些散失人心。

        不过周能又想到,或许真的是有重要的事情,不然周衍的性格也绝不会如此。

        “花如昔,周能,原本我是准备与你们一同历练,挣扎求存一直到最后,而且这份信念和意志比坚定。但如今,却要食言了。这辈子,我周衍答应的事情而没有做到的,并不多。”

        “到底是什么事?之前数次你愿意死,却不愿意离开我们,如今,你忽然这么说,一定是遭遇到了极大的困难,你说出来,我们一起面对,哪怕是死也在所不惜!”

        周能微微沉吟,话语比真挚的道。

        “我们本就活得比卑微,如今唯一可以为双方付出的,不过是死而已,请,不要剥夺我们的这最后的一点权力。让我们抛下你,我们做不到。”

        花如昔目光凝视着周衍,眼中闪烁着一种与伦比的霞光。

        那是一种寄托,也是一种希望,是一种守护、呵护一般的眼神。

        “花如昔,周能,我决定的事情,不会再改了。或许,这于你们而言,很残酷。但,就像是很多事情你们经历了却记不住一样,之后,你们也不会记得我的。”

        周衍说着,他伸起手来制止了花如昔和周能继续说话,并再次开口道:“在离开之前,我会将一道独特的保命之法镌刻到你们的记忆之中,这样,你们可以在任何凶险之中本能的守护自己和同伴,在历练的同时,也会很安全,但是我不能在你们身边,因为穿过森林之后,哪怕我在你们身边,与我一起发生的任何事情,你们都会留不下记忆,记不住,也记不起。”

        “这一点,我绝非是危言耸听。而且,与我一起,你们出现的危险将越来越强大,最终,只怕不需要三天,你们之间,除了我之外,就会全军覆没,身死道消。”

        “大家都不怕死,但是这样的死,其实毫意义可言,也完全不值得。”

        周衍说完,目光凝重的看着花如昔和周能。

        这样一种眼神之中,花如昔和周能的执拗目光,渐渐的软化了下来。

        “你们,打开魂海。”

        周衍说道。

        两人浑身一震,却没有迟疑,立刻毫不设防的对着周衍打开了自己的魂海。

        周衍凝视两人的魂海苦海,没有任何的停留,开始以功德的气息能量,凝聚恢复涅槃之力的能量气息,镌刻下了古老的帝纹符文。

        帝纹符文的痕迹道纹,已经有些像是古老的甲骨文的形态,而这种形态之中,周衍镌刻的文字为——

        “天地有正气。”

        这很简单的五个符文,组合在一起,忽然生出了一道可怕的光柱一般的碑文,没入了两人的魂海之中。

        刹那之间,两人永远的记住了这一个瞬间的这一幕。

        而当两人魂海苦海关闭之后,周衍消失了,两人一怔之下,双眼茫然了起来。

        很,关于周衍的记忆,周衍的一切,全部从他们的记忆里消失了。

        苍郁的森林,变得普通了许多,没有再那么诡异,也没有那么的强大邪异。

        而花如昔和周能清醒过来,没有丝毫关注周衍的任何事情,反而在看向了那苍郁的森林。

        “似乎,失去了什么一样,心中有些痛。”

        花如昔心中有种言的失落感,空洞、寂寥而痛苦的感觉冲击着她的身心。

        她心中喃喃自语,那种痛,痛彻心扉。

        “如心的事情,你也别太难过,刚才那么多的树皮粘液凶兽冲啥我们,近乎于将我们全部包围,我们能活下这么多的兄弟姐妹,已经不容易了。”

        ……

        刚刚发生的事情,却似乎又发生了独特的变化。

        空间,时间,甚至于过去、现在乃至于未来的变化,都在瞬息之间发生改变。

        谁也不知道这种改变。

        当局者迷。

        当局者永远不可能知道,有些发生的过去,可以变成没有发生的未来或者是现在。

        但,若不是当局者,就不会被这一切迷惑自己的眼睛。

        周衍处于轩辕剑的内部世界之中,此时的他,魂海和轩辕剑联系在一起,肉身反而仅仅只是如一道驱壳一般,静静的盘坐在轩辕剑的内部世界,对于所有一切,都不再理会。

        周衍的魂海,与轩辕剑的剑魂暂时性的融合在一起,轩辕剑静静的飞行在虚空之中,关注着下方的一幕。

        “主人,你想到了什么?”

        轩辕剑的剑魂沉吟了许久,问出了一个颇为沉重的问题。

        是的,沉重。

        在认周衍为主之后,轩辕剑的剑魂从来都没有询问过这样复杂而沉重的问题。

        “我可以相信你吗?”

        周衍反问道。

        “可以的,如果这世间还有什么可以相信,那么,除了轩辕魂,只怕也没有其它了。”

        轩辕剑的剑魂轻叹一声,很肯定的说道。

        “嗯,不论是过去的河图,还是如今的轩辕剑内部的空间,都是可以屏蔽掉一切规则的。”

        “而我的苦海,一旦彻悟到独特的规则至道,也可以屏蔽掉一切的规则。”

        “苦海是海,海是生命之源,我的苦海就是我自己的世界,自己的规则之主,自己的天地。我是主宰,那么这里的天地,所有一切,都不可感应,对吗?”

        周衍询问道。r1148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18203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