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1465章 情

第1465章 情

        如今,众多的祖辈都已经汇聚到了一起。

        一些疑惑也因此而解开。

        周衍的心情反而从凝重变得逐渐的平静了下来。

        他成就了君王之境,忽然之间战力膨胀到了一个极致的程度。

        如果说君王境也有境界划分的话,那么周衍的境界,便是君王境九重圆满的境界,相当于是君王之中的最顶级的战力状态。

        这个时候的周衍,实际上也已经可以与盘古女娲相提并论,甚至于隐约超过他们一些了。

        不过,这已经没有什么值得骄傲和庆幸的。

        踏入君王之境,本该是一件最大的、最值得庆幸的事情,但此时,周衍面对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命运的责任与压力感。

        周衍深吸一口气,目光凝视着女娲和盘古,道:“不论情况如何,如今都走到了这一步,需要做什么,需要怎么做,大家也可以再从长计议一番。虽然说时间有些仓促,但是很多事情,依然还有一些转机。”

        “从长计议,就不必了,大战还在继续,我们只是投影如此,还是要回去的。”

        “生命古族帝古族虽然比较稳定,但是也有动乱和危机。暂时,你只是在这里停留,只是在这里守护着一些伤者。”

        “还有,你要尽快的,熟悉一些规则的运用和创立,然后……我们,在寂灭战场上再见吧。”

        盘古和女娲留下了这段话之后,身影便逐渐的消失了。

        随后,穆清颜等人也开始没入到了周衍的眉心之中,这个过程,周衍自己都甚至于无法阻止。

        这种情况,很突兀,但也很自然。

        周衍知道,他的眉心的空间,实际上是一个创立的独特的空间之地,也是所有规则联合孕育起来的,精灵领域紫炎虚空,就在那里。

        而穆清颜等人,实际上也生活在那其中。

        如果他周衍不脱离那先前创立的转轮之地的话,穆清颜等人,实际上有很大的负担。

        仙凰孔雀等人来了一会儿之后也离去了,现场,也就唯有周灵衣和后辰还没有离去。

        这些人到来,周衍无法阻止。

        他们离去,周衍也无法劝住,因为每一个人,或者说每一个圣灵都很忙。

        周灵衣站在周衍身前不远,她的身影显得有些虚弱,但是依然充满了强大的生命古气,生命古族的特征,似乎在这个时候也没有隐藏,全部呈现了出来。

        淡金色的气息,很令人心神宁静,心灵陶醉。

        “周衍,我们走到这一步,真的很不容易啊。”

        周灵衣叹息一声,话语颇有些凄然萧索之意。

        周衍很少看到她感叹,特别是在后期成长的时候,周灵衣或者说后灵儿,在他的记忆里,就是一个独立而坚强的少女。

        如今,周灵衣这般语气,周衍反而颇有些唏嘘感。

        周衍的目光落在了那未知虚空还躺着的后辰的身上,后辰的身上依然躺着血,依然浑身浴血,逸散出一股股惊心动魄的邪灵气息。

        周衍点了点头,他施展出一道独特的元磁极光,极光化作了一道很自然的奇点天桥,那种变化,像是幽冥的那种幽冥粒子变化一样。

        这般手段之中,奇点很快包裹向了后辰。

        不过,还没有接触到后辰的时候,后辰浑身逸散出的血光更加炽烈了。

        那一刻,后辰化作了一只血色的邪龙,邪龙显得无比狰狞而凶残,在未知的虚空咆哮着,挣扎着。

        但是下一刻,邪龙却又忽然化作了后辰,化作了后辰少年的时候,又继续变化,化作了后辰婴儿的时候。

        其后,其又继续变化,化作了一枚仙骨血胎。

        只不过,这般过程却在定格刹那之后又忽然逆转,后辰再次的成为一个俊逸的,浑身血色血气笼罩的青年。

        他的状态,似乎恢复了很多,已经看不到血痕和伤痕,那种血气也渐渐的收敛,回到了他的体内。

        很快,他看向虚空,似乎通过虚空,看到了周衍,也看到了周灵衣。

        当下,他一步踏出,跨越虚空无尽奇点,朝着周衍穿行而来。

        “周衍,别担心,他的状态还不错,暂时不会有事的。”

        周灵衣安慰道。

        周衍点了点头,道:“没有成君王之前,我或许会很担心,成了君王之后,就忽然不担心了,因为我知道,辰辰他各方面,都很优秀,很有能力。甚至于在君王之中,他也是最顶级的那一批。

        那样的实力,已经不需要我去担心了。”

        “我仅仅只是出于一位父亲,对于儿子的怜惜与疼爱罢了。”

        周衍叹息一声说道。

        周灵衣轻呼出一口气,语气略显萧索的道:“如果我们不明不白的,生活在一起了的话,我们或许还没有那么多的烦恼。很多事情,的确是不知道比知道的好。不知道的时候,可以任性而没有压力。知道了,就无法避免的要去面对。”

        周灵衣似乎有许多的话想与周衍说。

        周衍沉默了片刻,默认了周灵衣的话。

        “你付出了许多,生命古族的情况,我已经差不多都记起来了。而且我也已经知道,紫霜和清颜最初都是到我身边来卧底的,然后是真的产生了感情。这种感情在无尽的岁月里没有变淡,反而更加深挚。”

        周衍说着,又道:“那么,灵衣你呢?”

        “你又是因为什么而付出,因为什么而深挚?感情?我们之前的感情,明显已经超出了感情的范畴了。”

        周衍沉吟,说道。

        “是的。”

        “但是这一点,等古曦回来之后,你就知道了。”

        “周衍,你知道,青龙最终的去向吗?”

        “我不知。”

        周衍的心微微一凛,却忽然本能的拒绝道。

        周灵衣定定的看着周衍,许久之后,她的双眸闪过一缕难以言述的悲色,道:“青龙的一个君王分身,被炼化了,无尽的血脉衍化出了一个顶级的种族,一个顶级的平庸的汇聚了所有生灵之长的种族。”

        “那个种族,就是人族。”

        “古老的星球,承载的是龙的文化传承,情感文明的本身,都是有根源有原因的。”

        “那么,你说,青龙又该如何对待这样的种族呢?”

        “对于青龙圣灵而言,这是耻辱的。”

        “周衍,不论如何,我会一直守护你,如果你爱我,也许我一世白头吧。”

        “如果不爱,也不要紧。生命古族的情感守护,除了在一起,还有守护本身。

        那么,我会化作一颗生命古树,陪伴在精灵领域的世界里的每一刻。因为那里是你生活过的地方。”

        周灵衣笑着说道。

        周衍的心,因此而被触动。

        这样的话语,大概也只有极致的情感,才可以说出。

        “我有十二形意战魂,十三君王印记,还有本我之魂。之后,可以衍化十三君王圣灵。”

        “那其中,有一个,单独的,唯一的,是属于你的。”

        周衍早已经想到了结果,所以轻叹一声,说道。

        这是一个承诺,不仅仅是许一世白头,而是相伴到永久。

        而且,还是一种唯一。

        成就君王,君王印记多种,独立而存在,斩魂君王则也让周衍拥有了十三形意君王圣灵。

        这是周衍如今的底蕴。

        正是如此,他才可以在成就君王的瞬间,便可以与盘古女娲鸿钧道德君王等君王相比。

        可以与穆清颜邪灵状态的时候的君王战力相比。

        “有你这个答案,我已经满足了。即便是什么结果都没有,我也从未觉得付出的任何代价有哪怕是一丝的不值得——周衍,后辰来了,我回种族去了。”

        周灵衣诉说着,忽然,她有所感应的看了看远方的虚空,随即直接化作了一枚淡金色的树叶,树叶飘荡摇曳着,如深秋的落叶。

        只是这树叶落下的过程之中,已经一点点的苍老,枯黄,透明直到完全消失。

        而同一时刻,周衍看到,虚空之中,后辰的身影已经出现。

        “师傅。父亲。”

        后辰出现,见到周衍之后,双眼流出血泪,直接跪伏在了周衍面前。

        “辰辰,起来吧。咱们师徒,咱们父子二人,心灵相通,何必如此让对方心痛。”

        周衍露出了无比温暖的笑容,尽管因为先前周灵衣的举动,使得他的笑容略显苍白,但这已经是他可以拿出的,最为慈祥而温暖的笑容了。

        “父亲。”

        后辰浑身颤栗,却终究没有立刻起来,而是连连磕头三次,这才哆嗦着,如普通人一样的站了起来。

        “战况依然激烈,辰辰,女娲和盘皇他们是什么意思,你告诉父亲吧。”

        周衍轻声说道。

        一群人族的祖辈全部离开,后辰又到来,这足以说明,接下来的一些事情,差不多都已经安排好了。

        “父亲,辰辰很多事情没有做好,如今,只能将一些能力,教导给父亲了。”

        后辰脸上显出疲累而惭愧之色。

        只不过,这般脸色刚刚呈现,周衍已经伸手,手心之中流转着强大的涅槃君王能量。

        涅槃本源能量如一道道清泉,浇灌着后辰的心的同时,使得后辰流血的双眼和那惭愧的脸色都发生了变化。

        那变化出来的,是明亮而漆黑的双眼,是带着自信笑容的健康而红晕的脸色。

        “辰辰,你要教导我邪龙传承之法吧?我们开始好了。你记住,你不论做了什么,你始终是我周衍的徒儿,儿子,这一点,亘古不变。”

        “至于对于错是与非,都没有关系。”

        周衍话语温和而慈祥。

        这不是溺爱,也不是极端。

        而是因为,不论对错,不论是非,后辰是他的孩子这一点就是事实,是不会变化的。

        一个父亲,绝不会因为孩子是否犯错,而变得没有父爱。

        更遑论,后辰付出了多少,历经了多少苦难,周衍心中也是心知肚明的。--964+dxiuebqg+1473-->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41339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