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道邪尊 > 第1549章 命运征途

第1549章 命运征途

        热门推荐&bp;&bp;&bp;&bp;&bp;&bp;

        天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

        一片片紫色云雾的虚空之中,一道道的规则之力不断的缠缚在一名瓷娃娃般的胖嘟嘟的婴儿身上。

        婴儿没有哭泣,似乎他自己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一双漆黑色的的大大的眼珠好奇的看着虚空,像是在思考虚空为什么会呈现出紫色一样。

        而在这片虚空,不仅有姜河,姜邢,还有姜和姜雨凝人。

        不过,人此时非常的安静,屏住了呼吸,不敢有半点造次。

        这个时候,一道道的紫气形成一座紫色的古城,古城将婴儿开始笼罩在了其中。

        很快,古城不断的缩,化作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型立体空间。

        立体空间之中,婴儿被完全的困在其中。

        在婴儿的身体下方,那之前被断的来自于李**的双手和双眼,却是结合到了一起,被炼制成为一把王座。

        一把拥有着近乎于不朽气息的王座。

        王座与婴儿形成了几乎是完美的契合,在这种契合之中,婴儿的身体也完全的被王座覆盖,像是被完全的包裹了起来一样。

        这种情况之下,婴儿的身体也就与王座形成了一种与生俱来的契合状态。

        到了这一刻,那紫气形成的立方体的空间,也从最初的紫色,化作了暗红色,这种颜色,就像是浓郁的鲜血被凝练到了致一样,红的发黑,紫的发黑。

        这种情况下,姜河才忽然释放出了一股股的血色的力量。

        这血色的力量,却正是从一到血色水晶棺模样的物体之中喷出,一道道的血光的笼罩之下,姜河的力量伴随着血光,一点点的没入婴儿的体内。

        婴儿体内的无形的灵魂,也如一点点的被剥离了出来一样。

        但这个时候,伴随着发生的情况,却是令人触目惊心。

        因为,这一刻,婴儿的体表的汗毛,开始变得血红,并一点点的生长了出来。

        这种血色的毛发开始的生长速还不算快,可是在其灵魂被一点点的抽离出来的时候,肉身的这种变化变开始疯狂了起来,很快,血色的毛发便已经覆盖了婴儿的身体,开始如水波纹一样的荡漾了开来,铺开了一片天地。

        而这种铺成的速也越来越快,越来快快。

        很快,这个空间,便被这样细腻而密集的毛发完全的覆盖了,像是在沸腾的血水一样。

        这一幕,而那个婴儿,却是在同样的成长着,很快就成为了一个双眼血红,浑身血色长毛的怪物。

        他的头低着,长长的红色头发和毛发汇聚在了一起,浑身却是被那威凛的王座完全的桎梏着,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

        “果然,潜力逆天,为了这个孩,万仙万佛者们,倒是也耗费了苦心。”

        姜河心中感叹道。

        便在此时,那低着头的,已经长大的婴儿忽然抬起了头,那双血色的双眼之中的冷漠之意,已经达到了致。

        可是这样的一幕,却是被直接定格了,因为那一刻,姜河已经再次的祭出了那血色水晶棺一样的物体。

        那物体喷出一道光,锁住了化作怪物的婴儿。

        如十二光磁光柱一样的血光,衍化出一片片的天。

        光芒祭出天,形成一片片的虚空轨迹,诠释出一重重的非比寻常的道。

        那一刻,婴儿怪物直接定格了,却是又在片刻之中,体内飞出了一重虚幻的灵魂,接着又飞出了一重浑厚而强大的灵魂。

        第一重灵魂,是虚幻的,但是却可见,被姜河刹那之间打入了姜天心的体内。

        姜天心浑身一震,立刻就昏睡了过去。

        而姜天灵,此时也充满了羡慕之色,却是不敢明显的表现出来。

        这个时候,姜邢若有所思,道:“天灵,你带着天心先离开此地,好好休养,另外关注天心的变化。”

        “是,家主。”

        姜天灵立刻恭敬的道。

        同时他又朝着姜河躬身行礼,道:“尊祖,弟告退了。”

        “嗯,去吧。”

        姜河平静的道。

        这一刻,姜天灵便立刻躬身告退。

        姜天灵和姜天心离开之后,此地便只剩下姜河姜邢和姜雨凝人了。

        姜河目光看了一眼那王座上的血色怪物,又看一眼姜雨凝道:“你提示的夺魂之,的确是给予了姜家很大的帮助。”

        “啊——尊祖,可是,可是——”

        还是十四岁的少女姜雨凝,此时见到那血色怪物双眼流血的凄惨样,心中十分的不忍。

        她只是想过若是这灵魂被姜家人得到,姜家必定可以更进一步,却并没有想过,姜家人真的会这么做。

        毕竟,想法和付出行动,以姜雨凝的年龄从来没有想过其会有交集。

        但如今的结果,却让她完全的呆了。

        “不用可是了,这是你的功劳,你居功至伟。”

        姜河笑着道,语气是那么的苍老却又是那么的慈祥。

        那一刻,姜雨凝娇躯一震,随即看了看那无比凄惨的血色怪物,双眼之中,已经止不住的呈现出了一片晶莹的水雾。

        “怎么了,孩。”

        姜河语气温和的询问。

        “尊祖,这,这婴儿……与我们无冤无仇,还是我们姜家的血脉,为何要这么对他,这对他,真的不公平。”

        迟疑了片刻,姜雨凝还是将自己的心思全部的了出来。

        因为这一切,姜雨凝都认为是她造成的,是她的不知轻重,提出了那样的法,才导致将这婴儿迫害得如此的凄惨。

        “凝儿,在这个界上,善良是没有资格活下去的,善良是因为有情,有情并不是坏事,但有时候,这个残酷的界里,没有实力的话,就没有资格有情的。”

        姜河叹息一声道,随即他伸手一抓,那另外一团厚实的无形灵魂,已经在他的手中凝聚了起来,化作了一团紫气昂然的命魂。

        “这是命魂,你凝练掉,到时候,你再多多帮帮他好了。”

        “或者,在必要的时间里,将命魂还给他就是了。”

        姜河道。

        姜雨凝一怔,道:“尊祖,这,这是怎么回事?”

        “这婴儿的哥哥,李然,已经知道了我们抽魂的事情,其实这也是一个双赢的局面,若是这孩能自己再凝聚出自己的灵魂来,必然就是完整的。在改变的完整规则里,要踏入不朽的层次,其实相当于是一种改变。这你不懂,但是你只要知道,如果他不能凝练命魂的话,那么你的命魂,就还给他就行。”

        “这样,其实他损失也不大。如果他凝练出了不朽邪魂的话,那么命魂自然也可以成全你。”

        姜河解释道。

        姜雨凝似懂非懂,但是大体的意思,她却是知道了。

        因为,这样的情况实际上也让她明白,姜家人这样的做法,这样婴儿,并不是真正的狠毒,毕竟这也是培养孩的一种手段,虽然这种手段非常的残忍。

        心中虽然好过了几分,但一个婴儿因为自己而遭遇如此凄惨,姜雨凝心中也颇为难过。

        她叹息一声,道:“尊祖,对不起,之前凝儿误会您了。凝儿一定会好好的修炼这命魂,保护这命魂的。”

        姜雨凝答应道。

        “嗯,如今命魂抽离,这婴儿马上就会真正的成为傻,基于一些原因,我面需要将其抛弃到下等的苦难位面进行磨砺,不过有……不过有些照应,他不会夭折的。”

        姜河迟疑了片刻,解释道。

        “尊祖,凝儿也想去下等位面。”

        姜雨凝如做出某种决定一样,当即道。

        “这——凝儿,你要下去,以你的能力和身份,已经修炼的规则,一定会被压制和桎梏,虽然不是活出下一,但是也差不多,到时候,你会同样成为婴儿状态,而且很可能会迷失自己的记忆。”

        “没关系的尊祖,我已经决定了,这孩,可怜了。而且她不论怎么也算是我名义下的‘弟弟’,虽然我们的血脉关系并不亲近,但终究是弟弟啊。”

        姜雨凝心痛的道。

        “你是在同情李**和姜尚吗?”

        姜河问道。

        姜雨凝不话了。

        “那你去吧,你的心性善良纯粹,去下面恶劣的环境历练下也好,反正如今的时间轴,也已经完全纠正了过来,宿命完全开启了。”

        “尊祖,您什么?”

        姜雨凝不懂,完全不懂。

        “没什么,我,那就是宿命,是命运。”

        “命运?宿命?尊祖,凝儿不懂。”

        “尊祖我,也不懂啊。原本,我一直以为,宿命会在时间轴之下,却不想,其在时间轴之上。”

        “……”

        姜雨凝茫然了。

        不仅是姜雨凝,便是姜邢,其实也完全的茫然了。

        因为这已经不是他可以懂的东西,哪怕是他想懂,也懂不了。

        因此,便是姜邢,也唯有一声长叹。

        “面对未来,尊祖和凝儿你一样,也是焦灼不安,又充满了期待。”

        姜河笑了笑,淡然道。

        “尊祖,一切会好的。”

        姜雨凝不懂,却可以感应到‘老人家’的那份唏嘘,因而立刻因为心善而安慰道。

        “哈哈,好,凝儿,你不愧是姜家最有潜力最又底蕴的人。”

        姜河笑了,却是在笑声之中,一掌拍向了那四方的紫色立方体。

        立方体穿透虚空,直接没入了一片幽冥的天之中。

        天之中,王座上的血毛怪男的身体逐渐缩,很快化作了一个血迹斑斑的婴儿,没入了位面深处。

        而姜雨凝,也在此时看向了姜河。

        “去吧。”

        姜河挥手,顿时一道紫光卷走了姜雨凝。

        与此同时,葬剑祖星,寒冰宫,冰寒雪地里,一对婴儿少女忽然出生了。

        “好可爱的孩,便如‘你’所言,这姐姐留在寒冰宫之中,名为‘姜雨凝’,妹妹便由我冯莹沙带走,回姜家,以‘姜明月’为名,并取代姜雨凝的地位。”

        “但既然是双生姐妹,便终究是还需要个依靠。”

        那美丽到了致的妇人忽然缉拿了这寒冰宫之中的一个为美艳的女,并直接以逆天的手段,让这女以自己的血脉活出了下一,成为了另外一个女婴儿的孪生姐妹。

        “以我之血,给你一些机缘,充当这个界凝儿的妹妹,你也算是有福气了。”

        “将来造化,便看你自己把握,你的名字,名为‘姜雨霜’,乃寒冰宫宫主。”

        “今后,你便是死,也要以守护姐姐姜雨凝为第一任务!”

        这些话,像是一道道的印记,烙印到了另外一个白胖胖的婴儿眉心之中。

        之后,那名为‘冯莹沙’的妇人,便带着姜明月,而将姜雨凝留在了寒冰宫。

        ……

        另外一边,一处浩瀚而广袤的繁华宗门之地,一个婴儿从天而降,正没入到了那繁华宗门之地的宗门祭坛之处。

        不仅如此,这婴儿,还直接落入到了祭坛之中的化龙池之中。

        这般莫名的变化,使得祭拜先祖的那些人全部的吓了一跳。

        回过神来之后,这个宗门的人全部的开始关注那婴儿。

        那是一名为可爱的婴儿,可惜那婴儿浑身没有任何灵魂气息波动,似乎完全无法修炼。

        原本无比惊喜的众人,顿时脸色都有些难看了起来。

        但因为这事情发生在祭拜的过程之中,谁也不敢忤逆‘先祖意志’,因而这件事情,便显得颇为诡异。

        这个宗门,没有以宗门命名,而是以家族形式存在,名为‘李家’。

        孩,便这样的被接纳了下来,没有被抛弃。

        但因给孩取名的几个长老和长辈全部瞬间暴毙猝死,而孩不能修炼的白痴状态也已经很明显,所以没有名字的孩,便有了‘李傻’这个名字。

        而时间,也在这样的过程之中流逝着。

        转眼之间,李傻六岁了。

        六岁的李傻,遇到任何人任何事情,都只会‘呵呵’的傻笑,除了遇到同龄的青梅竹马的孩李怜晴之外。

        遇到李怜晴,李傻就像是找到主心骨一样,立刻变得无比的乖巧听话。

        他依然是那么傻,但对李怜晴,却是什么都可以为她做,似乎他生来就是为了她而活着一样。

        李傻这种本能,倒是让族人生出了诧异之意。

        只不过,因为李傻终究是没有对宗门带来任何的崛起希望,所以宗门也渐渐的不再将李傻当回事,因而李傻也越来越没地位。

        只是,傻,真的是傻吗?

        六年沉淀,周衍终于恢复了自己的意识。

        他不得不承认,姜河真的好狠,两重夺魂的手段,几乎将他的灵魂全部碾碎,若非是未来的圣灵邪尊意志坚持,周衍真的会死在姜河的手中。

        而如今,他恢复了过来,在李傻的眉心深处活了,周衍便立刻知道,李傻这种状态,是因为李怜晴是他自己的骨头制造出来的,所以这种吸引,真的是非常致命的。

        周衍不想改变未来的部分变化,所以李傻的任何事情,他固然可以,却根本不去,而是在李傻眉心深处苦修。

        另外一边,周衍也相信,此时哥哥李然,一定已经开始和姜雷源在开始谈判了。

        ,终究是开始了。r1148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69616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