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道异界行 > 第十六章 帝陨 三界成

第十六章 帝陨 三界成

        热门推荐:、  、  、  、  、  、  、

        那绚烂剑光终于暗淡,天地间惊骇的哗然声响彻而起,百万神魔仙都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前方。一位成就帝道的大帝就这么爆碎当场,形神俱灭了,这一切太过震撼人心。圣帝通体都是璀璨与神秘的符号,双目中射出两道犀利的光芒,直视陨落的天帝。

        铛——圣帝破虚剑在地上划出一串火星,圣帝身体踉跄后退,勉勉强强拄剑站着,嘴角血迹不断溢出,脸色煞白。

        不远处,神光迸发,若天穹炸开!妖帝与魔帝大对决,若鹰击长空,似猿拔山岳,迅疾而又刚猛。

        “轰!嘭!”

        钟波与戟光狠狠撞击,轰然爆响,金色符文垂落,释放不朽的气机;魔文神链,一条条、一道道,若黑色神瀑挂在空中,封天锁地。妖帝虽在后退嘴角溢血,却逼退魔帝,这足以惊世,毕竟先前妖帝被三帝的阵法重伤。

        此外,龙帝竭力阻挡鬼帝,混沌雷鞭紫芒闪耀,雾霭朦胧,周围十星连珠,电芒肆虐,不过都被鬼帝手中洁白的骨盘轻松化解,轮回鬼盘,六道轮回,一道一绝寰。

        “咚——咚——”

        圣帝持剑,脚踏虚空,每一次落步都发出沉闷的响声,如暮鼓晨钟,又像是踏在天地的脉搏上,震的人魂魄欲碎,他双眼血红,杀气滔天,像是三千神魔一起杀戮,这世间万物像是要被磨灭了,可怕的惊人!

        魔帝胸闷,被一股莫大的里力量挤压,他不断挥动噬天魔戟,身体踉跄后退,最终嘴角还是溢出一缕魔血,灼烧虚空。

        “哧”

        圣帝剑剑光冲霄,贯穿苍穹,乱天动地,一击之下,犹如开天辟地,无尽符文绽放,弥漫宇内。

        “噗——”

        魔帝大口咳血,不断倒退,脸上写满惊容。心中骇然,怎么还这么强。

        “混沌圣果!混蛋,他怎么会有?”魔帝愤怒,事情好像逐渐脱离了他的掌控。

        一颗无形无色的果实悬浮在快要灯尽油枯的圣帝头顶,果实周围混沌气翻涌,不断地注入圣帝体内。

        魔帝转身大口一张,化作漆黑的黑洞,顿时狂风大作,战场中的十万魔兵如风卷落叶一般,纷纷化成滚滚魔气没入魔帝口中,一时间魔帝气势大涨,帝煞漫天,魔戟变大,宛如通天支柱,直击帝剑。

        铛——针尖对麦芒,先是发出一声金属颤音,刺耳无比,而后又跟炸雷般,轰鸣不断,虚空中日月暗淡,诸天星辰簌簌坠落,如燃烧的流星撞击大地,一副末日景象。

        “铛铛~~~”

        妖皇钟无尽金光在汹涌,猛烈颤动,发出了一**恐怖的音波,浑厚、深沉、悠远、气势恢宏,却像是要摧毁这片大世界,钟波如一道道白色的海lang冲击虚空。

        魔帝横飞,胸骨断裂,又眼看裂世剑光袭来,魔帝迅速拿出本源用作盾牌。圣帝破虚剑光一转,但本源不可避免的被削去四分之一,连带着魔帝左耳,化为虚无。

        “我得不到,你们也别想得到。哈哈······”

        魔帝疯狂大叫,举起魔戟就要毁去本源。剑气横空,那喷薄的剑气如山如海一般,向前杀去。魔帝右臂断裂爆炸开来,本源掉落,一时间魔气弥天,一片漆黑,黑芒冲天,巨大的光幕一下子将他们笼罩了。魔帝化作一道黑气盾向天边。

        “妖帝,你混蛋——”魔帝吐血后退。

        妖帝祭出帝钟,如彗星照亮天宇,划破了空,爆出万丈金光,撑起一片不可攻破的光幕,挡住魔帝的去路。

        “哼!魔帝你今天注定走不了。”妖帝站在魔帝后方,冷厉的说道。

        “噗——”圣帝身上金光暗淡,跌倒在地,鲜血染红了大地。

        峰回路转。

        “哈哈~~~圣帝快不行了,天下间还有谁能杀我?妖帝你别逼我燃烧帝道,这样对谁都没好处。”魔帝惊喜大笑。

        “混蛋。”妖帝咬牙,快速飞到圣帝旁急切问道:“哥,你怎么样了?”

        “我不行了,本源以后你来融合,配合我,我会封印魔帝,让他永世不见光明。”

        “魔帝,你不是要夺本源吗?来啊。”圣帝凄厉大喊。

        魔帝站在远处,脸色阴晴不定,犹豫不决。

        突然一道阴森的白光扫来。

        “鬼帝,你找死。”妖帝怒骂。

        “乱世轮回。”

        天空出现六道白骨狰狞、鬼气乱窜大门,门内黑色漩涡缓慢旋转,仿佛连灵魂都吸进去了。

        “鬼帝,我们联手。”魔帝见状呼啸而来。

        圣帝盘坐,面前悬浮着伏魔封天伞爆炸后留下的封天石,浮现出来一张金色的道图,圣帝手指不断划动,繁杂玄妙瑰丽的符文密密麻麻的形成阴阳鱼首尾相连,金色道纹烙印在封天石上。

        咚——妖帝全力催动妖皇帝钟打向魔帝,有滔天神力在汹涌,黄金神光几乎崩裂天地。但也承受不住鬼帝和魔帝的联手一击,吐血而退。

        嗡!

        没有半点征兆,一声轻鸣,若春风化雨,传递进入每个人的心灵世界中。封天石悄无声息地镇压在魔帝头顶,魔帝心神一颤,既而就察觉到不对,他与周围的天地隔绝,无数金色符号组成神链牢不可破的束缚住魔帝,将他拉向封天石内。

        “不———”

        魔帝惊吼,不断挣扎,只能眼睁着被封印。

        “嗖——”噬天魔戟破空而去,消失不见。圣帝咳血,曲指一弹,封天石便遥遥不知去向。

        圣帝面色惨白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此时的混沌圣果已经没有了。可鬼帝如临大敌看着圣帝,眼前的圣帝如一座神山横亘在鬼帝面前,冷冽的剑意光泽闪烁,一条条无形的剑河流淌。

        帝剑爆发出生死、阴阳二气,这是最本源的力量,二气轮转起来,光芒炽烈,如同日月炸开!

        圣帝悲伤道:“老伙伴,看你的了。”

        剑,哀鸣,这一刻,仿佛化作了永恒,铿锵震耳,光芒万丈,无尽璀璨!气煌煌,冲霄而上,宏大而浩瀚。

        “你——你——”

        鬼帝声音干涩,鬼瞳怒睁,眼中竟是难以置信之色,自己心脏处已然帝剑贯穿其中,无数剑痕澎湃而出,瞬间形成透明剑网,密布在鬼帝体表,禁锢与毁灭的气息笼罩鬼帝。

        “啊!”鬼帝痛叫不似鬼声,燃烧鬼道驾驭轮回鬼盘急速逃离。

        圣帝身影逐渐虚幻,飘向清仙子。

        “哥——”妖帝忍不住流下泪来。龙帝拿着日月神镜在一旁沉默的看着。

        圣帝抱着清仙子,柔情爱意地看着那沉睡的人儿:“清儿,我说过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永远不分开的。”

        泪水中相依的两人一点一点化为虚无。这一幕触动着妖帝、龙帝内心深处最柔软处,永世难忘。

        圣帝和清仙子消失了,林清也从圣地的识海中呆滞的出来了,他呆呆的看着这大战继续下去,只能呆呆的看着,看着······冥水滔天,似可以冲毁万物;玉剑横空,犹如大堤,不动如山。这块战场声势浩大,却有惊无险,没有生死拼杀。在圣帝消失的那一刹那,玉帝反手一握,一小枚外绿内蓝的晶体瞬间虚幻笼罩无边的冥水。

        等冥帝发现不对已经晚了,冥帝太自信了,自认为世间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困住冥河,以致于来不及反应,瞬间被困。

        玉帝手掌心玉芒闪耀,雾霭朦胧,若一大片雾云浮现,让天空战场都模糊了。他快如闪电,杀了过来,浑身都被玉霞罩住了,气息强大的吓人。玉魄天剑如凤翅舞动风云,将这方苍穹击碎!剑芒锋锐,射出成千上万道剑气,极速向前刺去,将妖帝淹没。

        妖帝惊醒,来不及不避退,一声狂叱,金霞遮体,手臂晶莹,掌心中古朴符号发光,帝钟震天。

        这一击石破天惊,空间大lang席卷,好像两口神钟在虚空相撞,浩荡音波席卷十里之地,下方诸多身影摇晃,承受不住这股剑光与散溢的钟波,或七窍流血,或灰飞烟灭。

        妖帝后退万丈,嘴角淌血,再遭受创伤。

        嗖——本源光团被夺。

        “想不到,你这个懦夫居然可以困住冥帝。”妖帝道。

        “咳咳······”

        “你也这么卑鄙。”龙帝恨声怒道。

        “哈哈······成王败寇,你们绝想不到是本帝笑道最后吧。炎帝龟缩,妖帝重伤,你呢?啧啧···剩半条命不到,你们怎么跟我斗?哈哈哈······”玉帝仰天猖狂大笑。

        轰······空间破碎,苍穹晃动,九幽浮屠塔从空间裂缝冲出来,传出冥帝的怨恨声:“卑鄙小人,本帝迟早要跟你算这笔账。”而后直接破空而去,可见冥帝脱困付出的代价。

        “唉!走吧。”

        “就这么便宜这个小人?”龙帝不甘的问道。

        “走吧。”妖帝失落道。

        两人一镜及龙族残兵无奈退去。

        “哈哈····哈哈······”玉帝状若疯魔,高举本源光团:“本帝终于得到本源,成为至高主宰、无上帝王指日可待,还有谁敢瞧不起我,哈哈······”

        地面上很多残魔败鬼,还有天帝、玉帝一方的伤兵残将哆哆嗦嗦的畏惧看着上空疯狂的玉帝,胆战心惊。

        “哼!你们这些蝼蚁,今天的事你们没资格知道。”玉魄天剑一挥,数十万人灰飞烟灭。

        玉帝狂笑了半个时辰后看向圣帝和清仙子消失的地方,喃喃道:“清儿~~~”

        经此一战,本源空间之地阴风怒吼不断,怨灵不散,成为本源世界一处绝地。

        自此上古结束。林清麻木的回去了,他自己都不知道何时结束的何时回去的!

        ·······绝地的夜晚,特别是十方境的夜晚更现静谧,蔚蓝的天空繁星点缀,美丽的十方境像是披了一层薄薄的轻纱。

        林清睁开红肿的大眼睛,见到了独属于十方境的梦幻夜晚。白天阳光消失后,十方境不但没有陷入黑暗之中,反而开始发出淡淡的碧蓝色光。特别是湖水,晶莹剔透,湖面上方飘着无数点点碧光,如雾气蒸腾,又犹如萤火虫一样飞舞。柔和的碧蓝光芒不但照亮整个秘境,而且更增添一种柔和迷离的景致。

        看到这种景象,林清不由陶醉在这与白天完全截然不同的美景中,令人神醉情迷。

        “爷爷——”

        林清陡然惊醒,看向旁边的爷爷,林叶还是一动不动的,不过强大的感知力是林清察觉到爷爷并没有完全死去,在梦幻迷离的碧蓝光芒的照射下林清发现爷爷的脸色比起白天有了一丝的红润。

        林清静静地守候。

        “爷爷,我刚刚又做了一个梦,但又是什么也不记得了,梦中好像我很伤心很伤心,好像有个和爷爷你一样,是我很重的人却离开了我。”

        “我这是怎么了?也许有一天我记得梦中的情景就知道我为什么在十方境里出生了。”

        “爷爷······”

        看着林叶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林清不知道的是白天他再迟一点摘果子恐怕林叶就要彻底死去了。

        其实在林叶第一次进入十方境时重伤垂死的他曾经尝试过采摘果子,但却没有成功,隐隐的林叶还感到十方境的排斥;收取生命之水,但取多了同样感到十方境的排斥,只好带走了一些的生命之水,缓解伤势,以活死人生白骨的生命之水才堪堪缓解伤势,可见当时林叶已经濒临死亡了。

        要是五年前,这奇异的果子早已让林叶恢复如初,可五年后的今天林叶其实已经一只脚踏进鬼门关了,他完全靠着一股意志支撑。重伤下燃烧源星、更是燃烧灵魂,所以以天地第一灵物却也只能吊着一丝生命力不消散,即使以后苏醒了一声强悍的圣人实力也将消失。时也命也!

        夜幕下,在碧蓝光芒的照射下,林清在湖的东方默默地亲手挖了一个水池,接通生命之湖,把自己爷爷的身体轻轻放入其中,使这些浩瀚磅礴的生命力,能够不断温养林清的身体。

        对于林清来说爷爷没死就是最大的幸福,最大的希望,林清坚信自己足够强大时就一定可以救醒爷爷,和爷爷团聚。

        报仇,仇恨的种子从那天傍晚村人被残忍的杀害是就已经深埋在林清的内心深处,现在只是欠缺足够的实力。

        “爷爷,你放心,我不会被仇恨蒙蔽,但无论如何我都有血债血偿,为您和村人报仇雪恨的。”林清在水池磕了三个响头后,自言自语道。

        白色玉质的乾坤戒,林清滴血认主后,空荡荡的百丈空间内只有一些散落的玉简,其中八片古朴的玉简飘浮。伸手一翻,八片玉简凭空出现。其中一片玉简林清格外的熟悉,还修炼过。

        “造化星辰箓······”

  http://www.biqugex.com/book_19844/87033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