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神相 > 第四百九十三章 神婆

第四百九十三章 神婆

        “王阳,你看出什么来了?”

        楚雨紧紧抓着王阳,随着王阳往前走了一步,她还不明白王阳想要做什么。…≦頂點小說,

        “你看那些人的引魂幡,再看那里……”

        王阳指了指被先前那四个大头的人插在吊桥口两侧的大灯笼幡,这四个用白纸染红制造成灯笼的样子,也就是送葬需要的引魂幡,一般是作为死者亡魂头七回家时的路灯,指引死者亡魂头七如何回家,照亮回家的道路。

        一般来说,引魂幡要么是白底黑字,要么是黑底白字,除了这两种之外再没有其他的颜色,可是这支送葬队伍所使用的引魂幡,却是红底黑字。

        一开始的时候,王阳只是觉得奇怪,但没有多想,还以为是因为地域的不一样,这里的风俗习惯是使用红底黑字的阴魂幡,不过随着这些人继续摆设葬台,他才看出几分倪端来。

        顺着王阳手指的方向,楚雨和闫鹏超的目光从引魂幡上面转移到送葬的队伍人群中间,在那里,他们才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在这一对的送葬队伍之中,所有的人基本都是穿着黑衣头戴白色纱巾,可其中有一名面黄肌肉的小女孩却是一身红衣,十分扎眼。

        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送葬队伍中间,虽然被所有人围在中间,可没人敢靠近她三步范围之内,这个小女孩呆呆的站在人群中间,眼睛直直盯着前面的人在那里摆设葬台,伸出一根手指在嘴巴里咬着,其他的人要么在嚎嚎大哭,要么也是低着头面露悲色,只有她一个人露出痴傻的笑容。微微摇摆着身子。

        “这到底是在做白事,还是在做红事啊?”

        楚雨看到那个小女孩,也有些迷茫,转而望向王阳。

        “这不单单是普通的野葬,还有活人陪葬,这个小女孩可能和刚才的那个老人阴魂有关系。刚才那位老人应该是在哀求我们出手相助,帮助那个小女孩免除被陪葬的灾难。”

        王阳说话的时候望向星安大师,星安大师向其点了点头,示意王阳所说的一点都不错。

        活人陪葬,这在古代很常见,做出这种事最多的就是封建社会里面的皇帝,那些皇帝在驾崩死亡之后,那么这位皇帝后宫之中那些没有子嗣儿女的妃子们,若还没有一个强大的家室背景。那么就会被当做祭品陪着驾崩死去的皇帝一起下葬,寓意她们去阴间也要给这位皇帝做妃子陪伴伺候在左右,免得皇帝在阴间寂寞。

        民间也有类似的陪葬,也就是那些高官地主们,向皇帝学习,也不希望自己死亡之后在阴间太过孤独,就安排了陪葬的人。

        这也是好些古墓之中总有怨灵恶鬼的缘故,这些陪葬的人也不可能全是心甘情愿的给人陪葬。活生生的被埋葬在陵墓之中,怨气恨意自然很大。死亡之后形成恶鬼一点都不奇怪。

        不过这种习俗早在秦汉之后就少了很多,秦汉时期多用石佣代替活人,五代十国活人殉葬又有复燃,唐初,明初亦是如此,但到了中期都被命令禁止。清楚努尔哈赤死去之后,他的妃子被逼着陪葬,之后康熙年间再次明文禁止,从此各地的殉葬制度才算真正退出了历史舞台,之后的数百年间。就再少听闻有这一习俗。

        但是在一些地区,特别是偏远地区,还有部分邪教,仍然将这一习俗流传下来,只不过再没有那么明目张胆大规模的普及这种殉葬习俗。

        虽说任家村地势偏僻,山路难走,可以说几乎是一个世外桃源般的村子,但终究算不上与世隔绝,只怕在这场葬礼之中的陪葬女孩身上,还有其他的缘由。

        “王阳,那你有没有办法帮助那个小女孩,她看起来好可怜啊。”

        楚雨看了看那个小女孩,动了恻隐之心,拉了拉王阳小声的问了一句。

        拍了拍楚雨,示意楚雨别着急,王阳往前走了一步,叫住了送葬队伍之中那个比较靠近他们的一名村民,准备向其打听打听情况。

        被王阳叫住这位村民还挺警觉的,看了眼王阳,根本不去回答他任何问题,还凶狠狠的警告王阳说道让他别多管闲事。

        王阳见状只能放弃,打算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愿意告诉他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才要在野葬死者的时候,以活人陪葬。

        但是这些送葬队伍之中无论是谁,对王阳都没有一个好脸色,警告王阳别多管闲事这就算好的了。还有的人被王阳叫住,立马怒目冷对,随时都有动手打人的架势。

        任家村民风凶悍,这一点王阳早就在九年前那件案宗上了解过了,九年前无论是特别行动处还是重案组的警察过来这里调查情况,都受到了不少的阻碍,最终他们什么有用的线索都没有得到,就不得不因为不受任家村村民的欢迎而被迫离开。

        接连找了几个村民,王阳均是徒劳无功,什么也没问出来。

        “王居士,先等一等,事情也许在后面才有转机。”

        星安大师适时的劝了王阳一句,王阳这才作罢,没有再找人询问了解情况。

        这个时候,吊桥口搭建的临时葬台已经好了,送葬的队伍也分开成两队,负责吹奏丧乐的人又开始卖力的敲锣打鼓吹起唢呐来。

        不远处,一个由草席包裹的担架由四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抬着,从送葬队伍的尾处抬往吊桥口的葬台,这四个小伙子脸上也不知道被抹了什么东西,花花绿绿的跟个鬼脸一样。他们抬着那个担架前进六步,就后退一步,跟着再前进六步,又后退一步,就这样前前后后的来回向前走着,终于走到了还站在原地的那个红衣小女孩身前,四个年轻人站住不动,没有急着再往前走,同时扭头,望向他们的后方。

        野葬不像土葬那么繁琐,那裹身的草席就是布衣棺材,而这抬担架的人就是抬棺人,看来他们所走的六进一退,就是这里独特的送葬仪式,有寓意死者头七一定要回来看看的用意。

        实际上他们也没有等待太长的时间,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婆在两个中年人的搀扶下,一步步的从后面走向前来。

        “神婆到!”

        随着这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婆走了过来,马上有人在前面大声的喊了起来,听到这声喊叫,两边喧闹杂乱送葬队伍一下子安静下来,所有人的面向里面抬这担架棺材马上变得恭敬起来,连恸哭哀嚎的声音都小了不少。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那位花白头发的老太婆,只见这位老太婆在身边人的搀扶下,走到红衣女孩的身前,抬起手牵住那红衣女孩的小手,绕回到担架的旁边,将小女孩的手牵引到担架的边缘,示意其紧紧抓着担架。

        之后,神婆仰起头,望向头顶马上就要落下的夕阳,大声喊了一句。

        “起,葬!”(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0330/128054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