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神相 > 第九百二十一章 我反对

第九百二十一章 我反对

        古风进入了大师境,而由于他的突破能量是跟活死人的本源能量合二为一的,所以除了原本斩心魔突破所带来的好处外,他还继承了一些活死人的能力,而这些能力的厉害程度,取决于他日后的修炼。

        古风因祸得福,除了有修为方面的,还有一diǎn来的很是意外!

        巫连江解除了跟鸣鸿刀的关系,王阳本打算将鸣鸿刀认主,可谁曾想鸣鸿刀居然抵死不从,而在他认主的过程中,他脑中的《皇极经世》曾微微有些异样。

        虽然没有找到具体的原因,但王阳猜测这可能是跟他的传承有关,《皇极经世》出自轩辕黄帝之手,鸣鸿刀同样也出自轩辕黄帝之手。

        神器有灵,当初黄帝要用轩辕剑毁了鸣鸿刀,鸣鸿刀化为云雀而去,难保它不会因为这段往事,从而排斥王阳这个《皇极经世》的传人。

        不能将鸣鸿刀收为己用,王阳倒也没有郁闷,反正他不能认主,不是还有古风吗?

        现如今,鸣鸿刀的主人已是古风,这diǎn意外之喜也确实很意外,尽管如今的鸣鸿刀不是神器,可它的强大仍是毋庸置疑,并且日后也怒视没有将其修复的可能。

        刚认识的时候,王阳修为尚浅,都是古风一直在保护他。后来王阳实力提升的很快,以至于稳稳胜过了古风一头,古风尽管也替王阳开心,可心中不能保护师叔的失落,也还是再所难免的。

        不过现在不同了,古风即使不是王阳的强大护盾,但也绝对是一个强大的助手!一想到丢失的存在感被找回,前行中的古风笑得很傻。

        离开杀师地后,王阳和古风先找个地方休息了一会,随即便向着祭祀之地的方向赶。

        尽管没有去过祭祀之地,但两颗超级法螺天珠会给王阳指引,倒也不用担心会找不到。

        此时已是怨灵眼泪落下的第四天晚上,王阳和古风连夜赶路,以求能够在第五天上午,到达祭祀之地的边缘地带。只要路上不出现什么大的意外,时间上还是比较充足的。

        怨灵眼泪在入夜后就已停止,连续几天的乌云也如退潮一般消失不见,夜空中月朗星稀,只不过明月在用上念力去看的时候,颜色居然是血红的。

        “明天的祭祀发动后,还有最后一场怨灵眼泪。究竟世道会是怎样的,明天的一战至关重要!老喇嘛曾在无名佛经中备注,当怨灵眼泪停止,月亮变为红色的时候,祭祀之地对邪恶势力的束缚,就会出现一个松弛的时间段,需要多加提防。”

        “以前一直不明白。祭祀之地怎么会对邪恶势力有束缚?但活死人临死前的透露,算是为我解开了这个疑惑!看来今晚是个不平静的夜,祭祀之地对邪恶势力的束缚松弛,那些妖魔鬼怪们,只怕会不甘寂寞的!这是一个狩猎的夜晚吗?”王阳停步望天,若有所思。

        “师叔,前方似乎很热闹!”

        古风本不想打断王阳的沉思,但仍是忍不住提醒了句。

        两人驻足的前方是一条峡谷,宽度跟当初大战活死人的那条挺像,只不过这条峡谷两侧的山脉,更高也更加的陡峭。

        王阳也知道峡谷中有人,离开杀师地后,遇到的内地玄门中人已不止一拨,所以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而他会选择在峡谷前停步,也是在考虑究竟是走峡谷合适,还是从其他地方走更好一些。

        “走吧,进峡谷!”

        已经有了决定的王阳迈步前行,古风紧跟其后。

        峡谷中的人有十六个,他们全都具备念力修为,等级从最高的大师境后期,到最低的三层中期都有。这些人尽管只有十六个,但所属势力却有五方之多,青囊派、广一派、天宝派等。

        五方势力十六个人,分成两帮正在为如何前行而争执着。对于王阳和古风的到来,他们只是看了一眼,便又继续起了之前的争执。

        “从这里前往祭祀之地,明显是比较近的!可如果现在换路而行,新的路上再出现麻烦,咱们是不是又要换路?你们也知道,明天中午邪恶势力就要进行最后一次祭祀了,咱们现在换路而行,真的有那么多时间够咱们挥霍的吗?”广一派的一名青衣老者认真道。

        “是没有多少时间够咱们挥霍,可是你刚才不也说了吗,这条路明显距离祭祀之地比较近,既然是这样的话,敌人在这条路上究竟会投放多少力量、布置多少陷阱还用想吗?眼前这不知名的法阵,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说换路是浪费时间,你们留下来破解毫无头绪的法阵,难道就是在省时间吗?”一名散修模样的中年男人反驳道。

        “这世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路都是人走出来的,披荆斩棘尽管艰辛,可如果咱们破开了这里的法阵,你有没有想过,会有多少同道中人,顺着咱们开辟出来的路,更快的到达祭祀之地呢?”

        青衣老者是坚持留下一方的代表,此时的他,目露恳求地望着另一方的代表,也就是之前说话的那名散修男人。

        “如果你们执意要留在这里浪费时间,那你们留下便是,我们告辞,另找出路!”散修男人生气道。

        “咱们这些人在路上相识,经历了那么多才走到现在!你如今真的要分道扬镳、力分则散吗?”青衣老者苦笑。

        “你说的都是实话,可你为什么不放弃你的观diǎn而妥协呢?既然如此,那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诸位道友,我等先行一步,如果你们后悔,可以跟着我等留下的记号找寻。”散修男人冲众人抱拳。

        “道友等一下!其实你完全可以留下的,你所担心的法阵问题,也不算是什么问题的。”王阳唤停了散修男人。

        “这位小友什么意思,难道你是说你可以破掉眼前的法阵吗?”

        散修男人睁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之前王阳和古风,也处于礼貌性的向他们展露了念力等级,他真的不认为以王阳和古风这样的修为,能够破去连他都束手无策,甚至都不知道名字的法阵。

        “是啊,我可以破掉!”

        在两方人争吵的时候,王阳已经拿着六壬式盘扫了扫,确定了眼前的法阵,的确就是《术阵谱》上所记载的——隔杀之阵。

        能够被收入《术阵谱》的法阵,自然不是什么一般的法阵,“隔杀”这个名字也起的极为贴切!法阵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为“隔”,一部分为“杀”。

        众人无法前行,那是因为被法阵所产生的无形屏障给隔开了,他们尽管能看到前方的路,但却一步都走不下去。而想要攻击无形屏障,可无形屏障却在面对攻击的时候,真的做到了无形,所有攻击飞到阵中就会,根本就没对法阵造成什么破坏。

        并且,“隔”字的强大,不单单是只有一块能够隔人的无形屏障,这样的无形屏障有很多块,它们把阵法隔成了六个空间,每个空间又都有前后左右和上下六块无形屏障,想要通过“土遁符”之类的手段,进入或者是离开法阵,这根本就是想都不要去想的事情。

        即便是拥有破阵的方法,进入隔杀之阵后,也必须小心谨慎才行。因为,一旦破阵的步骤走错,六块被称之为“**屏障”的无形屏障就会互换,原本推算好的破阵方法也将失去作用!而无形屏障之所以被称之为“**屏障”,那是因为它们暗含着十二地支的相合相冲,能够衍生出诸多的变化!

        至于说隔杀之阵中的“杀”字,那便是破阵的步骤一旦出错,便会有厉害的杀招,跟着法阵变化而出现。

        王阳很平静的说他能够破阵,人群立刻随之骚动了起来,毕竟他和古风的修为并不高,不少人都对他们发出了质疑。

        散修男人伸手示意,人群逐渐安静了下来,即便不是跟他那一方的人,也都没有再说话,毕竟他是这群人中修为最高的那个。

        将王阳仔细地打量了几遍,散修男人这才冷着脸开口:“小友,这可不是什么出风头的时候,我们的时间都很重要!如果你真有实力破开法阵,那自然是皆大欢喜的,可如果你破不开法阵,我们这些人不是白白被你戏耍了一番吗?”

        “我没有想着要出什么风头,只不过是很认同刚才那位老者所说的力分则散,所以才将你喊停,有没有实力破阵,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吗?如果我无法破开阵法,到时候随便你们怎样都行。但是我有一个条件,那便是这个阵法不可能一下子就破掉,当进入阵中之后,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听我指挥,要不然生出什么变数,我不负任何责任!”王阳严肃道。

        “好,我愿意听你的!”

        青衣老者带头叫好。

        “我反对!一个四层后期的相师话,你们就如此相信?难道不怕他是被邪恶势力所控制的那种人吗?难道不怕他带你们进入阵中,然后阴你们一下吗?你们难道不觉得,以四层后期的修为,就能让人看不太清楚容貌,这很不正常吗?”

        散修男人一方中,一个青囊派的黄脸相师大声说道!而随着他的声音,众人的神情也全都戒备了起来。(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0330/185121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