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神相 > 第五十五章 懂不懂规矩

第五十五章 懂不懂规矩

        王阳几人来的快,走的也快。

        约定好时间王阳便告辞离开,出去的时候又发现门口等着几个人,其中一个穿着中山装,手上还拿着个罗盘,看起来很有样。

        可惜他身上依然没有任何念力的波动,王阳只看了一眼便摇头离开。

        “老爷,那个人那么年轻,可信吗?”

        傍晚,送走所有人之后,宏叔终于忍不住来到张之过的面前,轻声问了句。

        张之过脸上神情中带有疲惫,但却笑出声来,轻轻摇头:“阿宏,人不可貌相,同样,不可以年龄相论,古有甘罗十二岁拜相,谁能确定这个王阳不是一位厉害相师?”

        “话虽如此,可,可他实在太年轻了!”

        宏叔还是摇头,这些天他接触了很多人,虽说很多都是骗子,可最年轻的也有四十多岁,像王阳这样二十出头的是头一个。

        正说着话,门外又走来一人,五十多岁的样子。

        “之过,赖老拒绝了!”

        说话的人叫朱封,是张之过父亲战友的儿子,战友当年为救他而死,留下了遗腹子,是他父亲从小带大,两人关系也非常的好,如同亲兄弟,这次特意请他亲自跑了一趟芒砀山,请赖老出山帮忙。

        ~1,        “意料之中,叶先生也劝过我,不用再去找赖老,可我总想试试!”

        张之过叹了口气,王阳要是在这肯定吃惊,不是因为他找人请赖老而吃惊,而是因为他的样子分明是和赖老认识。

        “不过赖老向我们推荐了一个人,他的师弟,王阳,家就在xy县城里面,赖老已经将联系方式给了我!”

        “什么?”张之过和宏叔一起愣了下,全都看向朱封,正说着王阳,没想到从朱封的口里又听到了这个名字。

        “我看看!”

        张之过急忙说了声,从朱封那拿到了赖老给的电话号码,然后和自己手中的一个电话中的号码做对比,刚才王阳离开之前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方便以后的联系。

        两个号码,赫然相同。

        时间过的很快,见过张之过的第三天,一大早王阳便和古风一起开车来到了张官庄,张家宅子前已经停了好几辆车,而且车都不差,有路虎还有宝马。

        “王先生来了!”

        王阳打了个电话,张之过亲自出来接的他,在张之过身边还有好几个人,除了前日见过的宏叔外,其他人王阳一个都不认识。

        不过在其中两个人的身上他发现了念力气场,波动不大,但确确实实存在,说明这里有两个真正的同行,真正的相师。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王阳王先生,这位是刘高刘先生,这位是冯四海冯先生,冯先生是易经协会的人,而且是我们市易经协会的副会长!”

        张之过很快给王阳做了介绍,介绍的就是那两个被他发现有念力波动的人。

        一开始王阳还有些惊愕,随即神情便恢复了正常,张之过已经将消息泄露出去,这些天来了不少的人,虽说大部分是骗子,可真正有能力的人还是能吸引几个,毕竟他这种富商的身份放在那。

        就算相师自己不知道,也会有人帮忙介绍,就好像黄胜来找自己帮忙一样。

        王阳没在意,倒是那两个同行眉头皱的很深,特别是那个叫冯四海的人,不停的上下打量着王阳。

        “既然王先生已经来了,我们就一起出发吧!”

        张之过轻声说了句,刘高和冯四海来的比较早,他们本来就住在市区,住在县城的王阳来的最晚,之前他们也是在等王阳。

        立刻出发王阳没有异议,他本来就是来帮忙,早点去也好,倒是那个冯四海,上车之前又看了王阳一眼,他的车就是那辆路虎。

        张官庄西南十五里,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县的境内,但还属于sq市。

        张之过爷爷是六九年去世,距今已经四十多年,这四十多年的变化可不小,不仅仅是城市里,农村的变化同样,好在张之过一直都有打听,那一块无论做什么并没有挖出过死人骨头,若是有的话,他肯定会去做鉴定。

        张官庄到市区的路很好走,不次于普通的县道,往西南方向亦是同样,这条路也是张家所修,这片地方他们来过不止一次。

        “三位大师,当初我们经过计算,那位老人家将爷爷能拉到最远的地方便是这里几个村子,现在我们所站的地方,便是计算出最有可能的地方!”

        当初村里的人只看到那老佃户拉车出村的方向,并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换句话说,从这里到村子里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可能,老佃户没走那么远,半途就停了,将人埋了又休息会才回去,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样一来,这个范围实在太大,整整一方圆几十里,后来张之过多方打探,确定消息,最终认为这一块地方是那老佃户停留之地,但也只是猜测。

        “这是老太爷的头发和指甲,你们用过之后,哪怕变成了灰也要还我!”

        宏叔拿出三个小盒子,里面有一根白头发,还有一小片指甲,血脉寻根需要亲近人的毛发皮肤,可这些东西同样能给本人带来危险,特别是这几位大师都知道了张之过父亲的生辰八字,再有了这些东西,说难听点,拘走他的魂都不是问题。

        对宏叔的要求三人都没有反对,只是那个冯四海又看了王阳几眼,让王阳很是莫名其妙。

        刘高已经拿出了一个盘子,盘子里还有透明的液体,他直接将头发放进液体中,之后才拿出一个罗盘,放在盘子上不断的看着。

        “牛眼泪!”

        王阳注意到他的盘子,很快看出他盘子中的液体是什么,传闻牛眼泪抹在眼上可以看到鬼魂,这个传闻并非为假,只是纯粹抹牛眼泪不行,还要配合其他的方法一起。

        牛眼泪除了能看见鬼,还能牵魂,想必这位同行是想先找魂,再找骨,可是张之过他爷爷都已经死去四十多年,而且还不是至亲,利用这种方法能找到的可能非常的渺茫。

        刘高开始之后,冯四海也拿着罗盘向外走去,他没用什么水,而是用一张符包住张老太爷的指甲,然后烧掉,看着符起后的烟柱的方向走去。

        他那点指甲,还是宏叔帮他烧的,避免这些东西落入别人的手里。

        以指甲为引,寻找四处有血脉关系的人,是一种常用的方法,这种方法王阳也会,但没想过去用。

        原因很简单,张家回国这么多次,还认识过很多大师,来这里来过更不是一次两次,能让他们想过的方法肯定都用过,这些常规方法若是行得通,就不用这次再来找他们了。

        在他们行动的时候,王阳还偷偷注意了下张之过几个人的神情,张之过等人对他们的所做所为没有一点的吃惊,他还发现宏叔不自然的摇了摇头。

        王阳没用罗盘,就这么站在原地,四处看着,没人能看到,他手心有一片掌纹正快速转动着。

        寻龙尺本身就有寻人的能力,王阳手里又握着宏叔给他的盒子,即使没有直接接触,寻龙尺在这么近的距离也能感应到盒子中的头发和指甲,然后去寻找周围有没有和这头发指甲有任何相连的存在。

        三个人,就这样分别走动着,冯四海和刘高一直低着头,倒是王阳从头到尾都是背着手,高抬着头四处张望,就好像出来散步似的。

        张之过几人的目光,大都也在他的身上。

        “没有,还是没有!”

        王阳已经走了好几个圈,没有任何的发现,他现在有点后悔没有将那八卦衣带来,穿上八卦衣还能增加他的搜索范围,现在他利用寻龙尺,也只能在五六米半径范围内搜寻,要是穿上八卦衣,这个范围可以扩大到十米。

        没人去催,只有几个人跟着他们,监督他们盒子里头发和指甲的使用,无论他们做什么都没人去问。

        “是你破了冯庄镇的白虎煞?”

        走了好几圈,王阳又和冯四海碰到了一起,这次冯四海说话了,而且很不客气的直接问了句。

        “冯庄镇,你是冯庄镇的人,那几个去买房子的人是你指使的?”王阳停在了那里,心里猛的一动,马上问了句。

        孙正中开发的那个房子,形成了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之局,就等于别人根本不会去多注意他那些房子,就算注意到也不会想着去买,最多只是看看。

        这种情况下有人去买,还故意压那么低的价,王阳之前就怀疑过,但那会怀疑的不深,想着是这局不牢固,没有影响所有的人,现在来看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哼,真的是你,你懂不懂规矩,那里是我先看上,趁我几天没在,竟然让你给抢了!”冯四海冷哼了一声,这话等于承认了下来。

        有一点王阳猜错了,冯四海姓冯,但并不是冯庄镇人,他老家在旁边一个镇子上,他是偶然路过冯庄镇,注意到了这片地方,发现了这些煞位所在。

        当时他便留了个心眼,知道有这些煞位在这房子不可能卖的好,便一直等着,等机会压价去买,把所有房子都买到手后,破了那里的煞位,他就可以将这些房子高价卖掉,赚上一笔。

        这一笔可不是个小数,他算过,只要操作好一进一出,至少能赚个两三百万,只是没想自己出去几天,回来煞位已破,他安排去压价买房的人也没买到,空手而回。

        …………

        中秋节,小羽祝所有朋友中秋快乐,身体健康!

  http://www.biqugex.com/book_20330/89098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