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终极教师 > 第409章、秦倚天拜年!

第409章、秦倚天拜年!

        第4o9章、秦倚天拜年!

        有一些赞美会让你甜在心里却恶在嘴上,譬如别人夸奖你的孩子时。

        方意行听出老祖宗对方炎的喜爱,但是却不能顺着老祖宗的话接着来夸奖自己的儿子。那样的话会让人觉得你得意忘形不知好歹。

        “那是道陵对方炎的抬爱。他在外面惹事生非,还要多亏道陵帮忙解围。”方意行谦虚的说道。“我还说找时间来请道陵去家里喝酒呢,没想着他那么急就去了燕京城。道陵职位升迁,得好好庆祝庆祝。”

        老祖宗摆了摆手,说道:“打住打住。这些事我就不听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和我一个黄土埋到脖子上的老太太说有什么用?知道你们今天都忙,有很多家要跑。意行去忙吧,方炎留下来陪我打长牌——喜儿这丫头笨手笨脚的,连我这个老太婆都不如。”

        方意行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说道:“那行。我再去其它家看看。今天还真是有很多家要跑,每一家都得跑到,不然就失了礼数。”

        又侧身叮嘱方炎,说道:“好好陪老祖宗打牌,不要惹老祖宗生气。”

        “爸,我知道。”方炎说道。

        叶温柔一直跪坐在暧炕的边角,身上穿着红色镶有金边花饰的布扣小褂,下面是一条质地柔软的黑色棉布长裙,长盘起,脸色红润,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俏丽小媳妇似的。

        方炎听叶风声说过,叶温柔的母亲极喜针线,每到春节的时候都会亲自动手给自己的子女后辈缝制衣服,叶家老人孩子的新年衣服都是被她一手包办。

        叶风声身上穿着的那一身福娃套装应该也是叶温柔的母亲所做,衣服款式倒是不错,就是叶风声身上的肥肉实在太多了些,让这身衣服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叶温柔身上的这一身古典风格的服装应该是母亲精心给女儿逢制的,针脚密致,花纹鲜艳,红色和金色搭配的相得益彰。红让金耀眼,金使红高贵。

        叶温柔穿上这一套衣服显得相当的可人、喜气,把她冷淡孤傲的性子也给遮掩了不少。

        喜儿被老祖宗骂笨手笨脚的,故意嘟着嘴说道:“我就是笨嘛,不然怎么只能给老祖宗做丫头?我要是聪明,也跟着小姐去学功夫去了。”

        老祖宗伸手就要去扯喜儿的嘴,说道:“你这丫头,说你两句还不乐意——看我不把你的嘴给撕了。”

        喜儿咯咯笑着躲开,对方炎说道:“你还不脱鞋上来?难道还得让我给你脱鞋不成?我可只侍候老祖宗和小姐——”

        “不用不用。”方炎知道喜儿牙尖嘴利,又深得老祖宗的喜爱,在叶家地位很高,想让她帮忙脱鞋是不可能的。再说,方炎也没有让别人帮忙脱鞋子的习惯。除非有人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逼迫着要给他脱鞋。“我自己来就好。”

        方炎自己把脚上的布靴脱掉,光着脚爬到暧炕上去,坐在喜儿刚才坐着的位置,说道:“咱们这就开始?怎么个玩法?”

        “按局算。赢家通吃,输家每位各输一百。”老祖宗说道。“你不会没带钱吧?”

        “带了。”方炎笑着说道。“老祖宗,你还担心我付不起账呢?”

        “我怕你输了就跑。”老祖宗说道。“别的孩子可不敢。你敢。”

        方炎腼腆的笑,说道:“老祖宗对我有误解。我这人从不欠账。”

        炕上摆着一张小方桌,老祖宗坐在里侧,方炎和叶温柔一左一右的盘坐两边坐对门。

        方炎麻利的把牌洗了,然后牌局就开始了。

        也不知道方炎是运气好还是算计佳,一连数把都是他赢。

        老祖宗和叶温柔不停的给他送钱,面前的小抽屉很快都堆满了百元大钞。

        方炎满脸兴奋,更换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说道:“看来我今天要财了。”

        啪!

        他的小腿在桌子底下被人踢了一脚。

        方炎这才现自己把腿伸到叶温柔面前了,问道:“你干吗踢我?”

        “脚臭。”叶温柔面无表情的说道。

        老祖宗笑,说道:“是有点臭。我都闻着了。”

        方炎很是尴尬的把脚收回来,重新盘在屁股底下。恨不得换一个趴地的姿势。那样的话,他的脚就可以躲得远远的了。

        方炎又赢了一把。

        叶温柔和老祖宗再次付钱。

        啪!

        方炎的膝盖又被人踢了一脚。

        这一次方炎的腿可没有乱伸,是叶温柔的脚伸过桌子底下主动踢过来的。

        方炎委屈极了,看着叶温柔说道:“你为什么又踢我?”

        “脚臭。”叶温柔说道。

        “——”

        老祖宗看了叶温柔一眼,说道:“你这孩子——就算方炎的脚有点儿味道,你也不能让人把脚给砍下来摆在暧阁门口——等到他出门的时候再装上吧?”

        方炎笑了起来,说道:“老祖宗还挺幽默。”

        又玩了一把,老祖宗赢了。

        方炎爽快付钱,这一次叶温柔没有在桌子底下踢方炎。

        方炎在心里感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输钱啊——

        嘎吱——

        一辆黑色的奔驰汽车在燕子坞平坦的道场停泊下来,紧接着又是另外一辆奔驰。第三辆还是奔驰,第四辆是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第五辆和第六辆仍然是奔驰。

        六辆黑色豪车组成了一条黑色的威武长龙,被五辆奔驰围拢在中间的那辆劳斯莱斯自然就是这条长龙的心脏。

        除了那辆劳斯莱斯没有动弹,其它五辆奔驰车的车门砰砰砰地打开。然后一个个身材高大的黑衣人四处散开,满脸警惕的四处张望。另外有两名黑衣人一左一右的站在劳斯莱斯的车门两边,主动帮忙打开后车门。

        上身是一件白色羽绒服下身是一条天蓝色的牛仔裤,毛茸茸的雪地靴给人增添了几分俏皮感。脖子上系着一条格子围巾,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异#地求学的学生妹或者大城市工作春节回家探亲的邻家小女孩儿。

        女孩子脚上的小蛮靴踩在道场上的黑土地上面,声音甜美的问道:“我这身打扮还不错吧?”

        一个身材高挑样貌俊俏穿着裁剪合身精致西装的年轻男人站在女孩子的身后,打量着被大雪包围的燕子坞村寨,说道:“很好。符合您的要求——让人亲近,不会产生压迫感。”

        女孩子无声娇笑,说道:“有了压迫感就会有距离感。这样可不好。”

        “小姐,这样——真的值得吗?”男人忍不住问道。“你拥有一切。智慧、美貌、、善良、财富——以及普通人渴望一生而难以得到的权势。你拥有这个世界,也拥有对这个世界的支配权。你应该高傲的站在苍穹之上,冷眼看着这个世界的芸芸众生。你把自己和草木混在一起,让水晶鞋底沾染污泥,这样的付出是不是太大了些?”

        “他救过我。”秦倚天说道。

        “很多人救过你。”年轻男人说道。他指着周围的黑衣人,然后又指了指自己,说道:“他们,包括我——我们随时都做好了为保护你而牺牲的准备。”

        秦倚天沉默了一会儿,说道:“牧鹰,你知道张爱玲吗?”

        “知道。”牧鹰说道。

        “她给胡兰成的照片背面题写了这样一句话:在你面前我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我的心里是喜欢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秦倚天声音轻快的说道:“我很喜欢这句话,觉得就是我的真实写照。我知道我拥有了许多,但是我愿意把我拥有的这些和他共享或者让他独享。我愿意。这就够了,不是吗?”

        牧鹰轻轻叹息,说道:“虽然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仍然有种难以接受的感觉。”

        “因为你是男人。”秦倚天说道。“也因为你不懂得女人最决绝的付出方式是多么的惨烈。”

        “譬如替他挡枪?”

        秦倚天点头,说道:“譬如替他挡枪。”

        “他上辈子一定拯救过银河系。”

        “不,那是人做的事情。”秦倚天说道。

        她扫了一眼分散在四周充满警惕的黑衣保镖们,脆声说道:“我带你们过来不是为了保护我,在燕子坞里也不会有人伤害我——把我带来的礼物都搬出来吧。我们去给老师拜年。”

        于是,那群刚才还威风霸道眼神充满杀气的黑衣保镖们便成了可怜的担夫苦力,用手抬用肩扛用怀抱,带着大量的名贵礼物朝着燕子坞的村子走去。

        就连花美男牧鹰也没有逃脱,单手提着一个鸟笼子跟在秦倚天的身后。

        这一支拜年大军过于奇特,也过于拉风,吸引了燕子坞很多人的围观。

        一些人对着他们指指点点,小声的在议论着什么。

        秦倚天对着巷子口一个老妇人拱手,说道:“姐姐,新年好。方炎老师家在哪里?”

        这一声‘姐姐’把老妇人叫的心花怒放,指着前面的鱼塘说道:“直走——一直走到头就看到那个鱼塘。院子门正对着鱼塘的那一家就是方家。”

        “谢谢姐姐。”秦倚天感激的说道。

        (ps:恭喜星夜邪小朋友成为我们《终极教师》第118位萌主,而且一跃而为白银萌主。火箭度啊!118,这真是一个吉利的数字。)

  http://www.biqugex.com/book_206/2512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