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终极教师 > 第422章、砸缸戒酒!

第422章、砸缸戒酒!

        第422章、砸缸戒酒!

        当天晚上千叶兵部的数名弟子护送千叶兵部的妻子以及女儿千叶薰赶到燕京。

        千叶兵部的妻子名叫小泽稚子,是一个恭顺温雅的女人,姿色靓丽,千叶薰极好的容貌便是遗传于她。

        她对待方家人的态度极其平静,无怒无喜,鞠躬道谢之后,便跪坐在丈夫的尸体旁边,用一块丝帕一遍又一遍的擦拭他的脸颊。

        千叶薰对着方炎施了一礼,然后便和弟弟千叶好武跪在一起为父亲烧纸燃香。

        这个漂亮无忧的女孩子脸色苍白,模样看起来异常的憔悴。显然,父亲的死对她打击很重。只是因为极好的家教缘故,让她在外人面前收起了软弱和并不值钱的眼泪。

        鬼影以及其它的几个弟子成为方炎的得力下手,方炎让他们做什么便做什么。双方没有丝毫的芥蒂,就好像千叶兵部的死和方家没有任何关系。

        “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方炎躺在老酒鬼经常躺着的藤椅上面,手里端着一个大碗,一口一碗烧刀子。他今天很想喝酒,想喝酒自然要来找老酒鬼。

        “仔细算起来,我们方家才是最吃亏的那一方对不对?千叶兵部那个老滑头,自己丧失了必胜之心,又担心东洋武者的未来,就想出了这样的破烂招式来成全自己,成全东洋——”

        “东洋剑神战死在你的手上,这个消息如果传到东洋,你将成为东洋公敌。我们方家也跟着成为他们的敌人——恐怕每个东洋武者练剑的时候都多了一个新的目标:学神技,杀青龙。你说,我们图个什么?”

        老酒鬼站在院子里,手里提着一个酒葫芦。只是不停的喝酒,却没有回答方炎的这些问题。

        “用自己的死来唤醒东洋武者的奋取之心,用你的手来点燃东洋武者的仇恨之心——我们是尊重他没错,我也确实觉得他是一个不错的人。但是,好人就可以阴人了?凭什么?”

        “我们什么好处都没有得到,他连一百块钱都没有给我。我们却帮他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把自己竖立起来成为一个国家的靶子——这是不是烂好人?明明知道这样对我们不利,可是,这件事情我们却不做不行——非做不可。心里怎么就这么的——不是滋味呢?”

        “如果是我找上他的话,他也会这么做。”老酒鬼声音沉闷的说道。

        他沉默半天突然间声,让方炎觉得这声音并不是出自于他的嘴巴,而是有另外一个人在和他们说话。

        “你就这么自信?”

        “你不相信?”

        方炎认真的想了想,说道:“他确实是这样一个人。在接他回来的路上,我突然间感悟到了一些东西,然后他就在旁边认真的守着,帮我警戒,担心我会遇到什么危险——如果他那个时候出手的话,我没有任何机会。可是,我竟然一点也不担心。我是一个比较小心眼的家伙,什么时候这么信任一个人了?”

        “倒是他的儿子情绪波动的严重,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出手,却被他用眼神阻止。”

        “本来应该是我死的。”老酒鬼说道。

        “你以前从来都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方炎认真的劝道。他不希望老酒鬼死,即使他知道活着对他更加的残忍。

        可是,死了之后就什么也没有了啊?

        “以前是因为我觉得自己还有希望。正如他说的那样,我希望我还能重新找回自己回到最好的状态,我希望她一直都在从没离开——所以我一直等着。但是现在等的有些烦了,喝酒也喝的腻了。所以就想死了。我不知道死是什么样子,说不定会比活着有趣一些?”

        “我也不知道。”方炎说道。“但是,如果你死了就没机会证明自己能够回到当初的荣光,你也没办法相信她一直都在从来都没有离开——还有神龙辛苦命,他断你手筋这种事情总不能忍吧?有机会报复的时候还是要当着大家伙的面把他狠狠地揍上一顿。就算这一切你都不在意了,都放下了。我呢?你连我也放下了吗?”

        “——”老酒鬼斟酌了半天用词,现自己仍然不知道如何回答方炎的这个问题。

        什么叫做我连你也放下了吗?我什么时候把你抱起来过?

        “再说,他死了,你就一定得活着。”方炎生气的说道:“你欠了这么一屁股债,你拉了一个国家的武者仇恨值——你要是死了,他们不就得来找我报复了?我皮薄肉嫩,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

        老酒鬼久久无言。

        提着葫芦站在院子中间,就连酒都忘记喝了。

        咔嚓——

        老酒鬼突然间猛一用力,手里的葫芦便被他捏成碎片。

        他提起一口大缸咕咚咕咚的灌了一气,然后抡起那口大缸朝着其它的酒缸砸了过去。

        哐当——

        两口大缸沉沉地撞击在一起,出震耳的响声。

        他抡起第二口大缸,朝着另外一口大缸砸了过去。

        然后是第三口大缸砸向更多的大缸。

        哐当哐当的声音不绝于耳。

        老酒鬼把整个院子的酒缸砸了个干净,甚至连他大年三十晚上新酿的新酒也给打烂了。

        “戒酒。”老酒鬼吐气如剑,闷声喝道。

        当老酒鬼举起酒缸砸缸的时候,方炎便明白了他想要做什么。

        显然,千叶兵部的死让老酒鬼触动极大。

        有人为了完成自己的心愿不惜一死,自己所受的这点儿折磨与之相比又能算得了什么?

        不过,他没有喝采,更不会帮忙。他要眼睁睁地看着老酒鬼亲手把这些酒缸砸烂,亲手把他酿的新酒旧酒砸烂,亲手把他现在腐朽破烂的人生打烂。

        他沉溺太久,早就应该新生了。

        直到院子里的酒缸全部打烂,瓦片碎了一地,酒水洒了一院。就连空气里都弥漫着浓烈的烧刀子味道,闻之欲醉。

        “好。”

        “好。”

        “好。”

        方炎连喊了三个好字,他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说道:“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我一直在等待这么一天——我知道你会重新站起,我知道你会一飞冲天。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一人之辱胜于一家之辱,一家之辱胜于一国之辱。我知道此战传出有聚拢东洋武者雄心,挑起东洋武者仇恨的作用——但是,何惧之有?”莫轻敌无视方炎的马屁神功,自顾自的进入了无敌开挂模式的表演。

        “我能一人一剑连挑东洋三十六岛,连战东洋三十六人,就能再次一人一剑连挑东洋三十六岛,连战东洋三十六人。”

        “二十年前我能败一次剑神,就能再败一次剑神。二十年后我能杀一次剑神,就能再杀一次剑神。从今往后,让东洋再无人敢称剑神。”

        方炎激动的身体哆嗦,难以自已。

        你听听,你听听,什么叫做英雄气慨?什么叫做豪气干云?什么叫做装逼典范?

        从某些方面来讲,方炎就是给老酒鬼提鞋都不配啊。

        方炎很激动,又很自卑。

        他把碗上的烈酒一口喝干,大声喝采,说道:“男儿当如是。”

        为了配合老酒鬼的豪迈风流,为了迎合此时的现场氛围,方炎甚至唱起了战歌。

        这是以前他小的时候老酒鬼教给他的歌曲。

        热血滔滔

        热血滔滔

        像江里的浪

        像海里的涛

        常在我心头翻搅

        只因为耻辱未雪——

        方炎唱得神情气爽,唱得血脉膨胀,唱得慷慨激昂,唱得自我感觉良好。

        老酒鬼等他唱完,欣慰的说道:“你有此雄心就好,我说的那些事情——以后就交给你了。”

        “——”

        “我能做到,你也能做到。”老酒鬼说道。

        说完之后,转身朝着屋子里走去。从此以后,他不会再睡廊檐躺椅或者某一个墙角的角落。

        方炎独自站在风雪中,表情有些哀伤凄婉。

        千叶兵部入土为安,鬼影带着师母小泽稚子,以及千叶薰和千叶好武这一对姐弟前来向方家人道谢。

        6婉听说了千叶兵部的事迹后很是尊重这一家人,又对小泽稚子这个女人充满了同情。

        她拉着小泽稚子的手说了好此安慰的话,旁边有人帮忙翻译,小泽稚子对此表示感谢,再三向6婉鞠躬。最后鞠躬鞠到6婉都不再敢说话。

        千叶好武眼神凶恶而坚定的盯着方炎,向他深深地鞠躬之后,说道:“我一定会战胜你。”

        啪!

        方炎一巴掌抽在千叶好武的脑袋上面。

        抽完之后,又一巴掌又一巴掌的拍打着千叶好武的肩膀,表情悲痛声音沉重的说道:“你是个好孩子,不要有太大的心理压力——你父亲不在了,叔叔还在。以后我会承担教育你的职责和义务。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剑客。像你的父亲一样。”

        千叶好武被方炎抽得面红耳赤又作不得,因为翻译说出来的每一句话好像都是为了他好。

  http://www.biqugex.com/book_206/2513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