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华仙章 > 第一百零四章 沈涣娘

第一百零四章 沈涣娘

        翌日,丹华将千面流光解除认主递给梅寒山,“师叔,我自有宝物改变自己的气息,这千面流光乃大衍太师伯所增,能改变能容貌气息。”

        梅寒山没有拒绝,接过千面流光,便直接认主。

        丹华则换了一张普通的面孔,气息也改成了鬼修的死气。

        不多会梅寒山变换容貌过来,丹华张张嘴,啥也没说,梅寒山的容貌也很普通,很大众,让人看了会觉得这人好像我某某人的感觉。

        “走吧。”凉凉的声音,此言一出,丹华立马有种这就是梅师叔的感觉,以往觉得有些冰冷的声音也显得很亲切了。

        点点头,三宠也都归位,同上次一样,梅寒山牵着丹华,刹那间两人便出现在昨日消失的地方。

        “走。”丹华的四天六变阵铺开,发现越过两个小阵之后,便有一条大道,有点凡间官道的意思。

        “师叔,看来鬼修在万青刹里常驻。”两人来到官道上,丹华道。

        说是官道,其实杂草丛生,并无有人踏过的痕迹,只是丹华能看出,这里原本是有些小阵的,都被清除了,才形成一条道。

        看来昨日恰巧有鬼修路过,才闻到两人的生人气息。

        纵是如此,丹华也不敢大意,四天六变阵次第铺开,为二人探路。

        因此两人走得不算快,倒像是在踏青。

        不多会,后方有鬼修飞来。速度不是很快,却也不慢,很快就来到两人面前。

        “二位前辈。可是去参加盛会?”鬼修性别女,长得清丽秀美,然而丹华却能透过她清丽的外表看到她伸出来的舌头,以及没有眼珠的双眼,还流着血,长长的头发遮住惨白的半边脸。

        形象确实凄惨了点,不过丹华还不至于被吓着。毕竟自己也是死过一次的人,只不过这女修修为不高,还不能塑体。因此看上去恐怖些。

        鬼修也是需要塑体的,此塑体与人修不同,鬼修塑体塑的是鬼体,样貌与人并无区别。只是没了死前的惨样。

        这就是为什么鬼修一见面就叫两人前辈的缘故了。她先入为主觉得丹华已经塑体成功,故此当以称前辈。

        而且两人的修为她都看不透,是硬着头皮过来打招呼的。

        丹华倒没想那么多,和气道:“是呢,小友怎一人前来?”

        “回前辈,晚辈是初次参加盛会,家中长辈有事耽搁,要晚些到。故此一人先行前来。”女鬼很是礼貌,不谄媚也不过分傲气。不卑不亢。

        丹华倒是有些欣赏这女鬼了,只是鬼修也有家人?倒是奇了。

        不过她现在装的是鬼修,这就好办了,“不知令尊是?”

        女鬼又礼貌的回话,“回前辈,家父塔鬼王。”

        丹华……上下打量了一下这女鬼,一个人上路,死相未除,怎么看怎么不像鬼王的女儿,而且死相也太惨了点,身前定时被人吊死,又挖了双眼。

        而且,鬼王的女儿出门,修为这么低,身边没有师兄妹同行,真是奇了。

        “久仰塔鬼王大名,今日无缘相见,真是人生憾事,不知小友可愿与我二人同行?”

        丹华端着和气的笑容,容貌虽然普通,但她通体气质不凡,硬是让着普通的容貌也变得不一般起来。

        女鬼起初只是硬着头皮过来打招呼,没想到却被邀同行,且对丹华也没什么不好的感觉,心里便同意了,不过她还是拿眼看了看梅寒山。

        丹华觉察到她的忐忑,立刻猜出那塔鬼王修为该与梅寒山差不多,所以这女鬼害怕梅寒山。

        “师叔,我与……”说到这里发现还不知道人家叫什么名字,“你叫什么名字?”

        “回前辈,晚辈姓沈,名涣娘。”

        一听就是凡间女孩儿的名字,修仙界哪有女孩儿叫这么贤妻良母名字的。

        “涣娘啊,我师叔最是和蔼了,你不用害怕他。”

        沈涣娘还是有些迟疑,这时梅寒山发话了,声音依旧是冷冰冰的,“一起走罢。”

        丹华笑着与沈涣娘并肩走,很快两人就聊到了一起,丹华乃千年的妖精,很快就旁敲侧击的把情况摸得八九不离十。

        “涣娘,这么说你们家可是有着血海深仇的?”

        梅寒山听了皱眉,这女鬼形象恐怖,丹华一点不害怕他都已经皱眉很多次了,现在竟然还问这个问题,难道仙尊的弟子就不一样?

        确实应该不一样,多少人想做仙尊的弟子,包括他也不是没想过,不过多年来,也没人做到,莫名其妙就冒出一个小娃娃成了苍羽宗辈分第二高。

        不非同常人一些怎么说得过去。

        梅寒山默默跟在两人身后,一会皱眉,一会释然,不过看他那张普通脸,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都是冷冰冰的。

        “恩,已经报了,报了仇我才被爹娘接到万青刹来,前辈呢?是怎么成为鬼修的?”

        能成为鬼修证明此人前世就有灵根,一些既定条件下成为鬼修不难,不过像沈涣娘这样的怨气太重,又有家人扶持,就算没有灵根也可以成为鬼修,只不过修为进步会很慢。

        “我忘了,只记得在一片乱坟岗里被师父捡到,而后就一直跟着师父,后来师父外出游历几十年未归,我便一直跟着师叔。”

        丹华实在编不出更惨的故事,原因是从外观上看她只不过伪五灵根,而且还是筑基期,这在鬼修里已经是年少有成了,是值得羡慕的。

        这样差的灵根,没有一个悲惨的故事,定是做不到阴魂不散成为鬼修的。

        沈涣娘就是。她三岁死父,七岁死母,父母双亡后。她便被亲叔叔接过去养,沈家可是书香门第大家族,家产无数,塔鬼王一死,又没有儿子,所有的家产都成了她叔叔的。

        因此十八岁前她都觉得叔叔和婶婶对她比亲女儿还好,含辛茹苦把她养大。还给她讲了门门当户对的好亲事,夫君也是长得好人品好学问好。

        只等生个儿子,养大。再娶个儿媳妇,含饴弄孙,此生就完美了。

        哪想,在她嫁过去的第四年都没能生下一儿半女。夫君也由原来的百般恩爱成了相敬如宾。

        这还没什么。她嫁过去的第四个年头,也就是十八岁的时候,夫君终于将自己大哥踹倒成了国公府世子,而自己堂妹亲手给她一条白绫,告诉她。

        她为什么不能生孩子,是因为打小就给她吃绝育药,一吃吃好几年,而且自己夫君之所以娶自己。完全是因为当年她父亲对皇帝有过救命之恩,皇帝对她念旧情。连着也会对她夫君另眼相待一些。

        因此,娶她只不过是能顺利拿到世子之位。

        她含恨而死,死后却看到自己堂妹与自己夫君,做了她因为生不出儿子而自杀的假象,她堂妹和夫君还假惺惺的伤心过度病倒了。

        叔叔觉得对不起国公府,上奏天听,说侄女没给世子生个一儿半女,愿意让自己女儿去做继室。

        他们家也是一品侯府,她堂妹做继室确实是委屈了。

        于是人们都说这位堂妹有情有义,不愧是侯府嫡女,贤良淑德,堪称天下女子的楷模。

        而她这个侯府嫡长女早已被人忘到了九霄云外,留下的只是无所出羞愧自杀。

        沈涣娘成了鬼修后,才知道,自己父母都是被叔叔害死的,她出事的时候,自己父母以为嫁人了可以松一口气了,便闭关去了,那时候也还不是鬼王,没有属下。

        “到了,前辈可有什么要拿出来拍卖的?”沈涣娘对丹华笑道。

        丹华看着眼前颓败的乱葬岗,阴风阵阵,一声声凄凉的鬼叫声传来,在雾中,横七竖八倒地的石碑有很多,还有许多阴币在空中飘荡。

        在乱葬岗前有一块黑色残碑,上面有半边字,字迹潦草,看不出那是什么字。

        “有倒是有的,只是我与师叔踏遍天下,只为明王壤而来,不知万青刹是否有。”

        沈涣娘修为虽然很低,却也知道什么是明王壤,一愣,不过看到梅寒山的修为便释然了。

        丹华这么说,纯属是为了体现两人出现在这里的合理性,若有人套话,她也能搪塞过去。

        毕竟她也是入过黄泉的人,当初那位秦越不就是鬼修?只不过当时她没多想,此时细细推敲,发现有很多地方都存在着漏洞。

        梅寒山那盏灯,还颇有些神奇。

        沈涣娘想说的话吞了回去,“前辈,不若去小黄泉看看?”

        对于鬼修,丹华有种越发不了解的感觉,便笑着对梅寒山道:“师叔,去么?”

        梅寒山冷漠的点点头,容貌普通,却气度不凡,举手投足之间,绝对担当得起丹华放出说的踏遍天下。

        因此,沈涣娘带路,丹华三人进入鬼域。

        进入鬼域,遇见的鬼修渐渐多起来,甚至像市坊一样,有人在摆摊叫卖,热闹非常。

        “千年黑莲,两万冥石一株。”

        “五百年雪妖魂,五十冥石啦,先到先得,仅此一只。”

        丹华看了一圈,发现,鬼修所贩卖的东西,大部分都是她没见过的,就冥石她也是第一次见。

        幸亏她没一来就掏灵石,不然装得再像,也不攻自破。

        “沈道友,您来啦,这二位是?”

        有人认出沈涣娘,又见她身边跟着两位修为很高的鬼修,心中存了攀交情的心思,指不定自己兜里的货就高价卖出去了。

        沈涣娘客气一笑,“张道友好久不见,修为又涨了,这位是散鬼王,这位是花前辈。”

        化名散梅的是梅寒山,丹华则化名花丹,梅寒山此时的修为乃鬼王,态度冷冷的,丹华筑基修为,也就鬼将的修为。

        那人的修为只不过炼气期,也就鬼兵。

        丹华不想与这些鬼修们接触太多,态度也是冷冷的,那张姓鬼修自然会看脸色,辞别沈涣娘走了,不过走之前,还是偷偷求沈涣娘帮忙。

        那人走后,丹华道:“可是有什么东西要卖?”

        “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似乎得了些黄泉水,前辈也知道,虽然我们同为鬼修,却不是谁都有资格有黄泉水的,尤其是能增长修为的黄泉水。”

        丹华点点头,装作不值一提的模样,她也没冥石买。

        梅寒山却多看了那张姓鬼修几眼。

        “涣娘,你若有事要办,就去吧,办完再来寻我即可。”

        沈涣娘知道丹华此时不想她跟着,便立刻告罪,“晚辈确实有些事要办,过会再来寻前辈。”

        “去吧。”丹华和气的挥手让她去办事。

        待沈涣娘走后,丹华传音道:“师叔,可是有什么问题?”

        “那鬼修身上有弱水的气息。”

        丹华有种气不打一处来的感觉,不过还是问道:“弱水?哪个弱水?”

        问完就觉得自己太幼稚了,还能是女人的味道?自然是弱水的气息了。

        “秦越也在这里,你小心些。”梅寒山没回答她的问题,叮嘱道。

        丹华顿时更加警惕起来,当初她就觉得秦越有问题,果然不能是朋友。

        两人闲逛了一会,梅寒山象征性的用一株阴玉草换了一只灰雀兽魂。

        两个时辰后,沈涣娘找到两人,看得出她也满载而归,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丹华挺喜欢这只女鬼,身前背负莫大血海深仇,报了仇后心中还能有一片清明善念,没有被仇恨蒙住双眼。

        有仇报仇,有怨抱怨,此理由来已久,是天经地义的事。

        当然能不被欺负,最好不要被欺负,但被人欺辱以后,心不要变,品质不要变,不要因为别人而扭曲自己,得不偿失。

        像沈涣娘这样,还能笑着与她说话,真的很好。

        “事情办好了?”

        “回前辈,办好了。”沈涣娘至始至终都表现得很有礼貌,可见其品性不错,平日里家教也不错。

        丹华点点头,依旧很和气的道:“那咱们走吧,去祭月谷。”

        “嗯嗯。”

        祭月谷丹华在这两个时辰里也了解得差不多了,祭月谷乃万青刹遗址鬼修的圣地,在哪里能看到一轮血月,每每鬼修们有什么盛大的论道会便在那里举行。

        此处盛会,乃万青刹第一鬼王叱咤王举办的,不光论道,还有宝物拍卖。

        丹华打着明王壤的旗号,但并不想去什么小黄泉,祭月谷也并不是很想去,但作为一个鬼修,不想参加鬼修盛会,就说不过去。(未完待续。。)

        PS:    阿蛮最近都在看抗战剧,不知道小伙伴们看没看过亮剑,阿蛮看了好多遍了,经典就是经典,真是百看不厌。

        看得阿蛮都想写一篇抗战文了,但这篇字还太少,只能慢慢收集些资料,什么时候阿蛮功夫到家了,不会写废题材了,再写。

        阿蛮今天看了一天名人列传,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就看过蒋委的列传,阿蛮的爸爸常说他是天才,阿蛮也这么觉得呢。

        那段历史,有太多的心酸故事,阿蛮真的好想好想写,等着吧,等阿蛮什么时候不会把人物和故事写崩了,一定写一本民国文。

  http://www.biqugex.com/book_20706/101473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