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华仙章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被困

第一百一十二章 被困

        “红狐?”梅寒山认真端详远处嬉闹的红狐狸许久,淡淡的说道,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在那个地方遇到一只红狐,真的太像画面里的那只了。

        而且这只狐狸看上去除了漂亮一点之外,真的而特别普通。

        丹华点点头,“原本这只红狐身上附着一绿神魂,她想要和我做交易,被师父击碎了。”丹华将当时的情形说给梅寒山听。

        梅寒山皱眉,将红狐提起,神识探入红狐体内,眉梢皱得更厉害了,“竟然有这种情况。”

        “怎么?”

        “这只红狐身上有两枚妖丹,若不是特意查看还以为是一只普通狐狸,真是怪哉。”

        丹华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从未听说过妖兽有两枚妖丹的,妖兽体内的妖丹就像修士的金丹,人只有一颗金丹,不可能有两颗。

        “先放着罢,日后自会明白。”梅寒山将红狐递给丹华,让她认主。

        丹华摇摇头,“再说吧,它也还小,连灵智都还未开启,还请师叔收留它。”

        一只有两枚妖丹却还未开启灵智的红狐,处处透着诡异,丹华打算先看看。

        梅寒山没有说什么,让红狐在小世界里撒欢玩闹,就算有危险,在小世界里它也闹不出什么来。

        至于关于棺材和女修,两人都选择不提。

        无数年前的事,就算弄明白了,又有什么用处呢?更何况丹华隐隐觉得日后一定会知道所有事。

        就像娄恒道的天叶祖师,行事看似没什么却透着一股神秘。让人捉摸不透,但丹华相信,随之修为增长。一切的真像都会浮出水面。

        李贤醒来看到站在窗前的丹华,满脸的不可置信,而且他还惊讶的发现自己一点伤都没有。

        “是……是是你救了我吗?”

        “我就是你要找的表妹。”

        丹华转过身,微笑的看李贤,笑容很疏离,直奔主题。

        “表……表妹,他们呢?你快走。他们要抓你回去!”李贤突然从床上爬起来,要拉丹华,从他焦急的声音里听出。他是真的担心。

        丹华避开了他的手,冷笑着看他,“你不是和她们一起找我吗?”

        “不是……我……我……”他我了好一会,找不到语言来表达此时心中的内疚和负罪感。

        丹华的态度也让他很尴尬。很忐忑。他甚至都不敢真的确定眼前这个女子是自己的表妹,当初那么小儿的人儿,在襁褓里,还没一个枕头大,然而在此见面,却已然成为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你凭什么以为我是你表妹?”丹华问。

        李贤挠头,有些木讷的脸竟然红了,他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你……若不是表妹,怎会救我?”

        血脉相连的人。就是这么没道理,无需过多的证明。

        还不算笨,丹华走到窗前的椅子上坐定,“说吧,无道宗要抓我回去做什么?”

        他在昏迷的时候,丹华早已搜出他身上内门弟子的弟子玉牌,练气六层的内门弟子,哼。

        李贤知道自己昏迷之前,帮着霍师叔要害表妹,此时很是内疚,分明没什么本事,却总觉得作为哥哥要保护妹妹。

        丹华的声音有些冷,他听罢心里特别不好受。

        不过,还是实话说道:“师兄妹都说你师父死了,而你是纯阴之体,师门说你是我表妹,太姑姑是我们的亲人,要接你过去照顾,不过表妹,你千万不要跟他们回去,他们会把你献给大长老的儿子的。”

        丹华一顿,深深的看了一眼李贤,他一个练气六层的小弟子,竟然也知道自己是纯阴之体!到底是谁泄露出去的,难道苍羽宗出了叛徒?

        “表妹……”李贤见丹华在发呆,久久没得到回应,试探性叫了一声。

        丹华回神,锐利的视线射在他身上,李贤只觉得一股压迫感压得他动弹不得,彻骨的寒意犹如凌冽的风凌迟着他每一寸肌肤。

        “我凭什么相信你?”丹华厉声问,虽然这人确实是自己的表哥,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做不了假,但起初他确实是跟着霍仙子一起要捉自己,现在霍仙子撇下他一个人走了,他落在自己手里,他的话不可信。

        当然,他没必要关注一个小小练气他派弟子的死活,可这毕竟是娘亲亲哥哥的孩子。

        虽然,都说皇家无亲情。

        李贤有些木讷,但不代表他傻,他强忍着不适,“表妹,我没必要骗你,我这次出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他掏出一块玉佩递到丹华面前,“这是李家世代相传的玦玉,父皇说只有有灵根的孩子才有资格佩戴,还请表妹带回去交给父皇,留给下一个有灵根的李家子弟。”

        这枚玦玉,并不是特别好看,却有着一丝丝皇气,握在李贤手里,散发出纯正的天地浩然正气。

        当初,在古籍中有记载,撒谎的人握着有皇气的玦玉,天地浩然正气会变黑。

        丹华不接玦玉,撤了威压,道:“外面都有什么传言?”

        李贤松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整个像虚脱了般,“我听师兄们说苍羽宗要被灭宗了,而且玺引仙尊死了,你是纯阴之体,所有人都在找你。”

        “什么时候有这些传言的?”丹华冷冷的问,她记得前不久还没这样的传言。

        “不久前,我也不是很清楚,表妹,玺引仙尊当真陨落了?”他还是觉得玺引这样的人怎么可能陨落?自从接触到修仙界,周围的人都在告诉他玺引多了不起,多厉害。这样强大的人怎么可能无声无息的就陨落了?

        他无法接受。

        丹华将他手里的玦玉接过来,道:“你就在这里住着,千万不要随便出去。”

        “好。”李贤不敢问丹华接下来要怎么做。只能愣愣的点点头,目送丹华出了房间。

        对面的客房里,丹华推门而入,梅寒山站在窗前,转过身问丹华:“外面有好多人都在找你。”

        这家客栈很普通,再小不过的客栈,平日里住的凡人要更多些。此时住在客栈里的都是凡人,因此两人说话便没太多顾忌。

        “师叔,你出去了?”

        “恩。城里来了很多修士,他们都是冲着你来的。”梅寒山道。

        “他们知道我在这里?”丹华惊讶,同时心里还有些着急,似乎总有人知道自己在哪里。这太不寻常了。

        梅寒山点点头。他神色也很不好看,两人都改变了容貌和气息,一般人根本认不出两人,那么这个一直知道两人身在何处的人必定是推演天机的高手。

        很显然,丹华也想到了这一层,她迅速结了结界,不让外人听到两人谈话,“师叔。什么样的代价才能让天机子为他人服务?”

        梅寒山沉凝片刻,道:“想要请动天机子推演出仙尊的位置代价太大。且他们没有杀死仙尊的把握,而你气运加身,并不是一般修士,但推演你的位置显然比推演仙尊的位置代价要小得多,他们如此迫切的想要找到你,想必是找到了往生阵,哼,还真是煞费苦心。”

        丹华的心一点点往下沉,往生阵!虽然只是一个可能,也让她为之变色。

        往生阵,与佛门半点关系都没有,名字听上去玄乎,却最阴毒,想要谁死,就用那人最亲的人精血魂魄献祭往生阵,传说往生阵第一次献祭时,空前残酷,鲜血将半边天都染红了,煞气万年不散,被诅咒者瞬间魂飞魄散。

        目标修为越高,献祭者死得越惨。

        玺引化神修为,她只是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若被拿去献祭,那不得被折磨死?

        献祭并不是流血抽魂那么简单,比凡间的十大酷刑更残酷。

        往生阵,让所有修士闻风丧胆的阵法,后来修仙界众人一致认为太阴毒,被强行破除了,失传已久。

        想到这里,丹华问:“师叔,为何这么说?往生阵出,冒天下之大不韪,这是不智之举,她们完全可以拿我威胁师父。”

        梅寒山看了她一眼,冷哼道:“仙尊若出来,谁人能威胁他?我自是得到消息有人在找往生阵。”

        “那师叔知道何人不顾道义,非要我死?”丹华问完便自嘲一笑,难道师父当初说的祸不及后辈就有人真的听么?好不容易虎落平阳,他们还不得使劲的落井下石踩几脚?

        这个问题梅寒山显然不想回到,他对丹华道:“宗门出了叛徒,日后我们要小心,我准备明日出发,你安抚好你亲戚。”

        他特意将亲戚两个字的语音加重,又看了一眼丹华手里的玦玉,“这块玉不错。”说罢进了小世界,留下丹华愣愣的看着窗外。

        摇摇头,准备问问李贤接下来的打算,便听到楼下有人说话,“老板,住店。”

        随后,便有人用神识查探整个客栈,当神识查探到她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发现她是筑基修士,便收了回去。

        淡淡的灵气传来,丹华眯了眼睛。

        “师兄,城里来了好多修士,这些人面孔生得很,从未见过,而且这些人面色不善,像是要什么事要发生。”楼下传来对话。

        “嘘,不要乱说,不要命啦。”那师兄不想多说,打断了他师弟的话,哒哒哒随小二往楼上走来。

        丹华敛去气息,顿时整个客栈都失去了她的气息,那两名修士住在隔壁,进屋后又用神识查探了一下客栈,他愣住了,同时心中咯噔一下,更加小心翼翼起来。

        “我可以进来吗?”丹华走出房门去敲李贤的房门。

        没让她等多久,李贤就打开了门,还未说话,便被丹华堵住了,“进去吧。”

        进了房间,丹华立刻布下结界。对李贤道:“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李贤显得有些颓废,此时他很迷茫,甚至于想回家做个闲散皇子逍遥一生。然而这显然很不现实,不说路途遥远,他修为太低,能不能安全到达都成问题。

        “我也不知道。”他回答时很拘束,他与丹华不同,他是做过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子的,贵妃之子。多尊贵啊,然而来到修仙界,他却什么都不是。若不是看在他是李若云血亲的份上,他根本进不了内门,只能在外门呆到筑基,才有资格进入内门。

        这些年下来。他迷茫过。彷徨过,气恼过,愤恨过,无数的迷茫、彷徨、气恼、愤恨到最后化成了怯懦和自卑。

        他在心里就怀疑了自己。

        此时见到丹华比他优秀,比他强大,比他豁达,随时都能要了他的命,不知为何他竟然觉得释然了。

        李家的孩子。至少还有一个丹华是优秀的,就像皇帝只能有一个一样。他觉得自己还是做个逍遥度日的闲人更好。

        当初父皇交代的寻仙问道为李家争光,有一个丹华就够了。

        “表哥,你现在这里避避风头,好好修仙,争取早日筑基,过几年便是灵台会,在灵台会之前我打算带娘回家看看,到时候我希望你还活着,咱们一起回家看舅舅。”

        李贤一个激灵,激动的问:“真……真的?我们真的还可以回去?”

        丹华微笑,“当然,想必娘亲也想家了,难道你不想贵妃么?”

        “想!”李贤毕竟年纪不大,说到贵妃他眼睛湿润了,“母妃只有我一个孩子,这些年我不在她身边,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皇宫的孩子明白红颜未老恩先断的道理,没有谁能真的被皇帝宠一辈子,没有孩子在身边的宫妃更是可怜。

        “放心吧,舅舅待贵妃定是不同的。”丹华将玦玉递给李贤,“好好收着,带在身边修行会容易些。”

        李贤也知道这块玦玉助他良多,没有这块玉,他的修为进步会更慢,本不打算收,但想到表妹乃堂堂玺引仙尊的关门弟子,好东西自然很多,便默不作声的收了玦玉。

        “表妹,我就在这里等你,你接了皇姑母回来一定要来找我。”李贤见了丹华,觉得肩上的重担落下了,顿时皇子气概显露,爷不走了。

        “随你,保护好自己就好,我走了。”丹华给了他一个乾坤袋,里面有灵石,也有一些法宝,这些法宝都是在千离阵里拿出来的,当初就是打算拿出来送人,现在正好用得上。

        李贤发愣,“这就走?”他醒过来还不足一个时辰呢,这就走了,也太快了些。挽留的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只能看着丹华走出门,关上门,对他抱以微笑。

        丹华与梅寒山两人出了客栈,并没有直奔传送阵,而是在街上慢慢走,装作要采买东西的样子。

        走在街上,果然发现人流量很多,这样的城镇,不可能有那么多高阶修士,尤其是这些修士三五成群,对周围人都很戒备。

        街上人明明很多,却没看到任何人说话,从他们的双眼看出,他们在观察身边每一个人。

        “快走,再晚恐怕他们就能推演出你易容成什么样子了。”梅寒山传音。

        两人都是男装打扮,悠然的走在街上,“推演出我易容后的容貌?代价可不小,命这么值钱,也不枉来到这世上走一遭。”丹华讽刺道。

        街上的人都在相互戒备,丹华与梅寒山也跟着相互戒备起来,装得也正在找人一样。

        丹华觉得短短数日,形势便变换得这么快,真是有些匪夷所思。

        “传送阵走不了了。”两人远远看见传送阵周围布满了哨,而且有数名金丹修士坐镇,除非打出去,否则很难通过传送阵出去了。

        两人又折道苍羽宗据点,发现里面怪怪的,丹华关门弟子的身份玉牌并没有感应到据点里有苍羽宗的弟子。

        “出城。”梅寒山传音。

        丹华点点头,顺手买了几样东西,不紧不慢地朝城门口而去,然而,在城门前停住了,这座城,只许进不许出!

        “师叔,你看。”丹华指着空中,对梅寒山道。(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0706/108569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