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华仙章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见面礼

第一百二十四章 见面礼

        丹华愣愣的看着天空的庞大仪仗,震撼了。

        见过庶鸟香车,见过十二寻龙车,见过古战车,她觉得那已经是很耀眼的仪仗了,等闲身份的人不会有那样的仪仗,然而,见了自家师父正正经经出行的仪仗后,才噎了咽口水,真是好张扬霸气。

        琼光看了微微点头,她以前出行也是前呼后拥的,从这宫到那宫都要摆好长的鸾驾,更别说出宫了,若是出宫那必是数百禁军,数十内侍,数十宫女……另外还有满京城的世家之女陪同。

        在她看来,她的女儿出行做客,仪仗定然要摆起来,虽说紫烬峰不是吴国,已经不是她的一亩三分地,但丝毫不影向她一颗注重身份仪式的心。

        以前,丹华曾听人说过,奴性的人一辈子奴性,皇家贵族自以为高人一等,那便自以为永远高人一等。

        “去吧,无事,拿出你仙尊弟子的气度来,知道吗?别让人小瞧,不说娘不答应,你师父也不答应,先前你被人追着跑,你师父虽没说什么,但心里已经有了雷霆之怒,这次去好好看,是哪些人不长眼睛欺负了你,都给还回去,咱们李家的女儿断没有被人欺了还忍气吞声的。”

        在她眼里,丹华已经不是冷家的孩子了。

        拍拍丹华的手,示意她安心,该端着就一定要端着,她私心觉得自己这个女儿太弱了。

        丹华哪里懂这些,莫说她。就好些修士都不知道,修行之人多不在意这些的,前世她也是很好说话的。从来没怎么霸气过,现如今突然有个公主娘来告诉她,你身份高,就该端着,就该有气度。

        她知道很有道理,心里也觉得很兴奋,作威作福谁不会啊。只是不熟悉罢了……

        有了这个念头,她急忙收住……不迭的点头,“要不娘和我丹华一起去?”

        琼光摇头。脸上有些失落,“娘去名不正言不顺,又不是苍羽宗的弟子,去了不合适。”

        丹华眼眸一暗。娘亲还是怕人家说闲话。她突然猜到这次娘亲要重立执事堂的用意了。

        没执事堂,紫烬峰只有师父和娘亲他们三人,若有人心存了龌龊心思,随便散播点谣言,对他们很不好,甚至于对苍羽宗也不好。

        虽说修仙的人将名声什么的看得不重,然人活一张皮,他们还不是仙人。就算娘亲和师父还有自己不在乎,躲不过苍羽宗其他人在乎。

        别人怎么想。自然左右不了琼光,可她要为女儿考虑,不想女儿有任何一点点污点,若苍羽宗有了其他弟子,自然就不一样了。

        “那丹华尽快回来,娘留在峰上,哪儿也不要去,等我与师父回来。”

        丹华抱了抱琼光,心酸的踩着擎天间往上面的飞船而去。

        整个仪仗,有数百条飞船,除了玺引与丹华所在飞船外,其他飞船上都站着一排排金甲卫士,这些金甲卫士一动不动犹如假人般,一眼望去,数百条飞船,没条船上都有差不多一百金甲卫士。

        最值得震撼的是,这些金甲卫士的修为都堪比元婴,气势比那庶鸟丝毫不差。

        他们都手指长枪和盾牌,银色的长枪,银色的盾牌,金色的盔甲,年轻的面庞,个个虎虎生威。

        丹华只看了两眼就心怦怦的跳,难怪玺引会被认为是修仙界第一人,苍羽宗也是泰山北斗的存在,底蕴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深呼吸,回头对着玺引行了一礼,“师父。”

        玺引见她盛装打扮,郑重而又秀丽,周身浩然正气萦绕,抛开容颜俊美不说,单那周身气质在整个修仙界也找不出第二个能与之媲美的。

        若琼光是贵气的,那么丹华就是正气的。

        点点头,很是满意,不丢他的人,虽然他的面子不需要后辈来挣,但锦上添花他是不会拒绝的。

        丹华见自己师父不说话,便道:“师父,徒儿将玲珑伞给长老们?以防万一。”

        她很担心自己师父走后,有人把大本营给端了。

        哪知玺引摇头,不言不语的脚下的飞船便飞船前行了。

        丹华觉得是飞速前行,其实玺引在慢悠悠的飞,他的速度很慢,这次出门,丈势很大,可不是为了在天空飞,多年过去,许多人忘记了他不是个好欺负的,竟然欺负他的徒弟,宗门许多据点也被一一拔出,这次苍羽宗元气大伤,他很生气。

        玺引仙尊,除了大开杀戒之外,他想不出什么方式可以出气。

        “师父,咱们先去哪儿?”丹华问。

        玺引道:“梦仙巷。”

        丹华得知目的地,便悠哉悠哉的看身后漫天的飞船,见光灿灿又银光湛湛。

        脚下的飞船所用的材质,也可遇不可求,前世她成为元婴修士的时候,也遍寻材料,然而却始终什么也寻不到,没想到在这里玺引竟然用那些金贵的材料做成飞船。

        那可不是一截,或者一块能做成的。

        心中震撼之余,暗暗唾弃一下百活的前世。

        梦仙巷很快就到了,梦仙巷众多世家,先是感受到摄人的威压袭来,惶惶威压,让他们犹如末日降临,从心底升起不可克服的恐惧与臣服。

        十大世家的底蕴不比他人,他们千年不出的老祖宗也走出了闭关的洞府,来到空中。

        当他们看到密密麻麻的金甲卫士,以及站在船头沉着脸的玺引,心如死灰,那些传闻他们也知道,当时对自己地盘之内对苍羽宗的弟子也多有打压……

        他们对玺引不敢有丝毫不敬和怨恨,只想着若知道谁放出的耀眼。他们定要那人好看。

        “不知仙尊驾临有失远迎,还请仙尊见谅。”

        谢家的老祖宗最先躬身轻罪,姿态放得很低。世家老祖宗又如何?在玺引面前照样是晚辈,他都懒得看一眼。

        不过,谢家老祖宗腰杆可是很硬,他虽然也听了传言,但他最得意的孙子可是跟着丹华的,他们家也没欺负苍羽宗的弟子。

        其他人就没他那么有恃无恐了,尤其是落家老祖宗。他一身傲骨,虽然玺引修为高身份高,但他乃一家之支柱。哪里肯受这欺辱,不过还是行了礼,没说话。

        还有竹家,付家等。这些家族对苍羽宗多少有些欺压。尤其是付家,将他们地盘上苍羽宗所有据点都拔出了,而且他们付家的都还参与对付丹华。

        月家知道玺引仙尊来了,急忙问了一下家里人,有无得罪小仙尊,一问之下,不但没得知,还一起合作过。顿时就放心了,在其他世家老祖宗都见礼过后。他才迟迟出现。

        月家老祖宗乐呵呵的见了礼,玺引照旧不搭理他,沉着脸,让阳春三月冷得犹如隆冬。

        “我家月苏还常念叨小仙尊呢,可惜如今在外游历,若不然见了小仙尊定高兴。”

        能被称之为老祖宗的,都是半截身子都入了土的人物,没几白年活头了,月家的老祖宗一头白发,乐呵呵的,像个弥勒佛。

        丹华见自己师父不说话,其实她对梦仙巷的人并不是仇视,月家的小天才她其实还蛮喜欢的,便回了话。

        “月道友如今已然筑基了吧,当年遇见时她还痴与炼器呢。”

        月苏在炼丹一途颇有天赋,然而却喜欢炼器,当时她还感叹真是个有个性的修士。

        月家老祖宗见丹华愿意理他,并没有觉得丹华托大不尊长者,反而很高兴,扶着雪白的胡须,笑哈哈的道:“说来惭愧,这丫头素来不听话,总不务正业做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自是没有小仙尊这般有悟性,老夫也是操碎了心。”

        这完全是闲话家常,其他老祖宗听了月家老祖宗竟然像个凡间老人家般,心中很不是滋味,但又放不下身段,一时间,气氛变得怪异起来。

        说了几句,丹华也不想说了,只能求助玺引,“师父?您看?”

        玺引尚未说话,月家老祖宗就抢先道:“初次见面,小小物件小仙尊哪去玩儿。”

        说罢一个盒子飞向丹华,玺引眼睛一眨,便知里面装得是什么了,勉强满意,能让老祖宗这样的人物拿出来的东西,必然是好东西。

        丹华接过盒子,没有马上打开,见自己师父没反对,也觉得自家师父肯定不是来打架的,之所以带那多人,肯定只是吓唬吓唬那些人。

        既然出血了,便能放过就放过吧。

        便道:“多谢月前辈,我很喜欢。”

        月家老祖宗心在滴血,那可是他搜集了一辈子才搜集来的材料,整个月家再也找不到比之更好的材料了,然而人家只说了句喜欢。

        但,他还得笑着说:“喜欢就好,喜欢就好,初次见面,时间太冲忙,也没来得及准备,只能如此,下次再补。”

        有了月家的主动,其他家族的老祖宗纷纷给见面礼,玺引一个眼神看过去,便知哪些见面礼不行,便立刻要生气,那老祖宗急忙补上其他东西。

        丹华收了一堆好东西,心情大好,玺引肯定不会在这里停留太久,梦仙巷只不过是小鱼小虾,临走前,丹华觉得不能得罪人得罪得太狠,便道:“月前辈,月道友游历回来,若有时间欢迎来紫烬峰做客。”

        月家老祖宗瞬间觉得礼送得合适,能去玺引仙尊的紫烬峰做客,已经很值了。

        丹华说罢,又对谢家老祖宗道:“谢前辈,三少前些日子与我走散,想必不日便能回归,还请不要太担心。”

        说罢,觉得还需要对落家的人说一句,又道:“落前辈,我很期待与落道友灵台会擂台切磋。”

        这些世家的老祖宗百感交集,这个小女娃笑嘻嘻的,却收了他们那么多礼,眼都不眨一下……

        来到三元宗的时候,丹华看到了娄恒道,他冷冷的看着丹华,在他背后站着三元宗的顶梁柱和无数门人。

        很显然,他们得了消息,专门在这里等着丹华与玺引。

        三元宗与苍羽宗齐名,底蕴也可媲美苍羽宗,此时娄恒道身后的三元宗门人,已经严阵以待,随时便要与丹华这方开战。

        丹华觉得他师父可不是来打架的,但别人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她忍不住想与之打一架。

        “玺道友出来啦,恭喜恭喜。”三元宗的一名老头冷冷的与玺引打招呼,他一连两句恭喜,这是在嘲讽玺引被人困了几年的事。

        不过,玺引何许人?才不会和他逞口舌之快,对面站的人不是梦仙巷的人,对面的人可是与玺引一样人称仙尊的化神修士。

        不过,玺引依旧傲气得没边,不会把他放在眼里就是了,“同喜同喜,多年不见,你还是老样子,倒是白头发多了几根,也不知你的后辈中哪个最得你青眼,不巧本尊新收了弟子,哪里练练手罢。”

        玺引长长的秀发倾斜在身后,长袍不规则的撒在地上,慵懒的随意坐着,在甲板上煮茶,慵懒的道,语气格外的轻描淡写,一个多年修为没有精进,且寿命不长的人,有什么资格嘲笑他?他都不想搭理,不过看娄恒道还算不错,正好可以给他的弟子练手,将来灵台会后也不至于没有经验而吃亏。

        都是千年的狐狸,三元宗老头也不怒,只是冷笑连连,对丹华这种受了委屈,让长辈出面的行径很是不耻,而且她冷丹华也没吃亏,在张家村可是得了大便宜,不然往生阵怎会轻松躲过?

        然而,玺引却不这么想。

        “谁做谁的陪练还不一定,玺道友还是莫要言之过早的好,不知玺道友今日到访所为何事?”

        玺引示意丹华将茶杯过滤一遍,慢条斯理的道:“听问三元宗有页仙纸,正好我这不孝徒喜欢收集奇奇怪怪的东西,你把东西给她吧。”

        三元宗老头顿时变脸,看着玺引的眼睛都能喷火了,他竟然没想到这厮胃口竟然这么大!

        哼,难道他就怕了不成?冷哼一声后,他立刻冷静下来,“本派没有你要的东西!”

        玺引饮了杯茶,眼皮也不抬一下,语气依然慢条斯理,懒懒的,同时也冷冷的,“不给?那本尊只有自己去取了。”

        “你敢!”老头怒不可支。

        玺引冷笑连连,或许丹华不知道三元宗做的好事,但他却一清二楚,今日来了就不打算空手而归。

        “能让本尊不敢的人还没生出来,你年纪大我敬老,可若要欺到本尊头上来,就是天道,本尊也要扯出一个窟窿来!”

        玺引突然站起来,衣袂无风而动,身后的无数金甲卫士怒吼声响彻天地震耳欲聋,与此同时,战鼓雷,声声传来,让人心脏随之跳动,一时间激荡不已。

        这竟是要强攻?三元宗做了什么?丹华心中一凛,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0706/108569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