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华仙章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您不会喜欢我娘吧?

第一百二十六章 您不会喜欢我娘吧?

        紫都失魂落魄,风魔了般,自言自语着,将自己绕进了一个又一个谜雾里。

        外面,飞船上,感动了一番后,丹华回想起玺引的话,师父平日里指点自己就不多,怎会突然说起这个?而且师父又不是女的,她觉得这话大有问题。

        丹华觉得自己被玺引转移话题了,前世她师父是女的,对她的教导也不多,大多是师姐在教导她,但断不会教她关于男女私情上的东西……

        她刚才一问,玺引就把话题转到这里来,不过她还没想通这一点,又想到了一个可能。

        难道当年紫都和师父是情敌?那她娘算什么?丹华想到这里,差点没吓死,和她娘又有什么关系?

        虽然,她很希望她娘能找到第二春,呸,什么第二春,分明是第一春,琼光与冷灿可没什么感情,冷灿的灵魂伴侣红颜知己兼贤妻是侧妃。

        想起冷灿,丹华就觉得堵心,堵心完了又想起那侧妃,就更堵心了,践踏自己琼光的女人,哼,等着!

        可,与紫都有什么关系?这么多年了也没见哪个女人来找她师父联络感情。

        不对,来过,那年她还小,那女人来了以后她就被打发去丹峰做小弟子了。

        还带走了明显与她八字不合天生不对盘的落霞峰弟子,也不知道这么多年那小孩修为如何了,她的仙资可不差,想来灵台会能见着。

        这么说来,还真有这么个人?

        玺引见自己弟子看自己的目光越来越不善。甚至还有些嫌弃,她这什么眼神?

        “恩!”恩的一声,提醒丹华。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她师父。

        丹华还真的被提醒了,她收神,然后正视玺引,道:“师父,徒儿自问有师父教导,拜了名师,日后修行必会少走许多弯路。可是娘亲没名师教导,日后徒儿可不可以把师父告诉徒儿的话告诉娘亲?”

        她瞬间就想到了一个折中的法子,虽然她很看好玺引。但若是桃花债太多也是不成的。

        玺引哪里有她想的那么多,闻言觉得弟子好有孝心,不像其他修士,只会修炼。连亲娘老子都不认识。

        越发对弟子满意了。也为琼光高兴。

        于是,点点头,顺便夸两句,“至善至孝,是好的。”

        “徒儿,多谢师父,弟子觉得师父方才教导徒儿的话很是有理,回峰后会第一时间告诉娘亲。”

        丹华一副乖巧懂事又孝顺的模样。眼里还有对玺引的感激之情。

        玺引一愣,他平时不爱花心思。不代表他傻,方才教育丹华的话,只不过是想起以前的事,随口教导一番,以免日后弟子犯错,到时候就来不及了。

        他与别家的师父不同,今日教什么明日教什么,都是有安排的,他教弟子,只要没受欺负你爱咋咋地,想到什么教什么。是个随心所欲的潇洒人。

        此时,他一想到日后琼光会因为修行,而远离他,甚至不待见他,就觉得发虚。

        顿时,心情就不好了,原本打算将长天那女人杀了,也没那闲心了,瞥一眼奸计不得逞的弟子,他道:“为师还有事,你不是还有个表哥在天机阁吗,自己去寻,还有渐离舟丢失,也该找回来了,你梅师叔为了护你受伤,至今下落不明,你得去找回来。”

        丹华才不信他有什么事呢,天机子敢动李贤?想想也不可能,渐离舟就更放心了,只要玺引还在,谁敢拿她的东西?至于梅寒山,他一个金丹真人,用她一个筑基小弟子去找?这不看不起人家吗?

        自家师父八成是因为刚才自己说的话惹到他,撇撇嘴,自言自语轻声道:“我娘肯定会不高兴的。”

        玺引一凛,狐疑起来,琼光最在乎谁?丹华啊,丹华是谁,他徒弟啊,想通这个关窍,他立刻放松了,“你娘与你不同,你资质好,你娘远不及你,你的修行方式不适合你娘,日后别随便在你娘面前说什么,你放心,为师会教导你娘的。”

        平常弟子一听自己师父会教导自己的家人,肯定会很高兴,但丹华不是一般弟子,早已看透他师父对她娘的心思。

        好多年前就不对劲了,说来她师父也很逊,这都多少年了,还没俘获自己娘的心。

        不对,琼光对玺引也是有感情的,但还不够。

        所以,还是自己师父太逊了。

        “师父这话就不对了,我与娘都是女修,方才您说的话又不是关于修炼的,只不过关于女修的一些处事原则罢了,适合我为何不适合我娘?难道我娘和大多数女修一样?”

        玺引下意识的就要反驳,那些女修怎么能同你娘比?你娘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

        然,他一个长辈,怎么好意思没羞没臊的和弟子说这些,更何况这个弟子还是那人的女儿。

        “胡闹,为师说不行就不行!”玺引甩袖就要离去,突然又似乎顾虑什么,回头道:“别胡闹,听话。”

        丹华其实很想听话,玺引的语气就像在哄生气的女儿,让她格外暖心,但若师父桃花债太多,娘亲会伤心的,她在后宫里看遍了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若师父再与别的女人勾勾搭搭的,她不得伤心死?

        顿时,她就不乐意了,“师父您不会喜欢我娘吧?”丹华努力装作少不更事的样子,奈何她已是成人模样,再怎么装都不像了。

        玺引一张白皙的脸瞬间通红,别扭的扭过头,不承认也不否认。

        “师父,要是别的女人知道你喜欢我娘,我娘会不会有危险啊?上次来咱们宗带走秀妍的女修不会喜欢你吧?完了完了,十个我娘都不是她对手。怎么办怎么办?”

        “不过还好还好,娘亲不喜欢师父。”她还很庆幸的拍拍胸脯。

        玺引听了这番话,脸都绿了。就差没恼羞成怒,若眼前说这番话的人不是他弟子,相信他会一巴掌拍死,渣渣都不剩。

        脸一阵红一阵白,气势不断飙升,杀人的冲动都有。

        丹华心道不好,等师父恢复理智。自己肯定被威压压得死透死透的,她立刻道:“要不我帮师父?我娘最疼我了。”

        顿时,压在身上的威压瞬间收起。丹华顿感轻松,“师父,我差点被你的气势压死!”

        直至现在,明确玺引对琼光的感情后。对玺引的畏惧。瞬间没了,说出来的话也随便了很多,这才是亲人的状态嘛。

        玺引仙尊也是个俗人,也有七情六欲,那些要斩七情去六欲,修为却没玺引高的人,真是可惜。

        不过,丹华也知道个人的道不同。所领悟的自然南辕北辙,大道三千。绝情道,忘情道,欲道,剑道,佛道等,道道不同,却又相通,最后都会殊途同归,仙路只有一条。

        丹华不怕玺引了,看他那张冰块脸也没觉得那么冷了,“徒儿,要如何帮为师?”玺引道。

        丹华一副就知道你要这样问的样子,轻轻弹了一下衣袖,清理了一下嗓子,“首先师父得把你平生之事告诉徒儿,哦,不对,告诉我娘,但……”她故意拉长语音。

        “快说,慢吞吞的做什么。”玺引没有生气的意思,只是很急切。

        丹华微笑,“你得告诉我您以前有没有喜欢过别人。”

        玺引绝对不傻,听了这句,瞬间就明白刚才的那些话都是废话,只有这句真,但作为长辈,和晚辈说这些,是不是不大好?

        在他犹豫的时候,丹华说话了,“我娘嫁给我爹是皇帝的旨意,其实我娘对我爹没什么感情,但这不代表她不受伤,当初在云英未嫁之时也憧憬过婚后生活,所以,师父,我娘其实很脆弱的。”

        然而,玺引和她想的根本不一样,听到‘我娘对我爹没什么感情’的时候,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丹华把话说完,他立刻冷着脸,“不像话,这些话日后休要再提,你无非是觉得为师将紫都关在这里,与儿女私情有关,也罢,念在你一片孝心的份上,为师告诉你,紫都之所以被关在这里,乃是你师叔的意思,与为师半点关系也无。”

        “啊……我还有个师叔?”丹华呆呆的,坏了坏了,刚才说那么多,师父会不会觉得我太早熟?日后出门时时派人跟着我?会不会不准我出门游历结交道友?

        玺引依旧没丹华想得多,点点头,“紫都与你师叔的恩怨,为师也不是很清楚,日后见了你师叔,你大可以问他。”

        丹华想,长辈的事,哪容易问出口……

        “对了,你说帮为师,可不许反悔。”这才是重点。

        丹华显得有些失魂落魄,不过,“师父打算娶我娘做道侣?”

        玺引点头,“恩,早些年就这么想了,你娘不理我。”

        丹华默默吐槽,理你才怪,一点不会讨女孩子欢心,“那师父平日里都送我娘亲什么?”

        玺引皱眉,不过想想琼光,还是老实道:“法宝仙诀什么的。”

        丹华想起当年她还很嫉妒自己娘亲,感觉师父其实是收娘亲为徒,而她则是个拖油瓶。

        “……要不,您带我娘去凡间看看,凡间元宵节的时候有花灯看,可热闹了,我娘在宫里的时候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不说样样精通,但肯定也是不差的,看花灯的时候还能猜谜,写诗什么的,你带她去看看,不行我也爱莫能助。”

        开玩笑,帮了师父,娘亲怎么办?

        玺引再次狐疑的,很认真的看着丹华,“这些你是从何处学来?”

        果然!

        “我……梅师叔与我也在凡间躲藏多一段时间,自然是在凡间的时候知道的。”丹华急中生智找到了个好理由。

        其实,与梅寒山也没去看过什么花灯。

        玺引却又与她想得不一样,心道姓梅的这小子对我弟子心怀不轨!冷飕飕的道:“日后少出门,你娘不放心你,外出游历为师与你娘会跟着你,别和乱七八糟的人来往。”

        玺引仙尊又生气了,放出话后,拉着丹华就回了紫烬峰,大仇未报呢,丹华有些不情愿,而且凭什么外出游历也要被跟着?

        玺引回到苍羽宗就对着繁林峰的人传音了,“长天门,无道宗,佛道宗,是苍羽宗仇人,与这三宗的人来往,就是与苍羽宗为敌。”

        修为高就是霸气,丹华也不急于要给那些个宗门好看,来日慢慢,有的是时间。

        只是,她一点不想和娘亲还有师父一起出门游历,一个人多惬意,身边跟着两个各怀鬼胎的长辈,想想就好尴尬。

        回到紫烬峰上,琼光迎了出来,见到两人,脸上的便露出了笑容,“回来了?”

        丹华见到琼光想要跑上前去,却被玺引一句话吓回来了,只听玺引道:“琼儿……”

        “呕……”丹华没忍住,呕吐的声音。

        琼光一脸尴尬,而后脸色铁青,又见自己的女儿揶揄的看她,饶是生过孩子的她也觉得脸火辣辣的。

        “仙尊还是叫我名字好了,老身一把年纪,不适合小女儿式的小名儿。”她冷着脸过来拉丹华,‘老身’这两个字着重咬出。

        丹华不反抗,任由自己娘亲拉着,但还是没忍住,笑了起来,玺引脸色铁青,琼光满面潮红。

        为了打破尴尬,她道:“娘亲,咱们的执事堂什么时候能正常运转?”

        “快了。”琼光没什么心情讨论这个,心情乱糟糟的,“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事情办好了就回来了啊,娘,咱们回家去看看吧,看了之后好专心修炼准备灵台会。”丹华偷偷对玺引眨眼。

        玺引被琼光的话打击懵了,这个时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乍见丹华眨眼,急忙点点头。

        琼光原本是打算不会去的,但十多年了,说不想回去看看是假的,回去一趟也是好的,散散心。

        丹华见琼光松动,急忙撒娇,“去嘛去嘛,娘,女儿少小离家,也想回去看看呢,舅舅现在三十多岁了吧,再过些年要四十岁了。”

        凡间的帝王普遍寿短,六十岁就算长寿了,这个胞兄,琼光还是很在意的。

        琼光见丹华想去,便‘勉为其难’的点头了,“再过几年再去吧,执事堂立起来后,娘要闭关一段时间,准备筑基,筑基后再回去。”

        “恩,放心吧娘,你一定会筑基成功的。”丹华点点头,琼光本该早就筑基了,一直被困在问心阵里,很长时间,耽误了修行。(未完待续。。)

        PS:    迟来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20706/108569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