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华仙章 > 第一三百三十四章 做我炉鼎

第一三百三十四章 做我炉鼎

        “嗡”吴丰立刻转头,发现敏锐的发现有一盏本命灯似乎与以前不一样了,以仙阁他呆了几十年,角落里有多少颗尘埃他都清楚,更何况这盏明显变亮的灯。

        他没有再次走进以仙阁,而是飞似得向紫烬峰跑去。

        丹华与琼光两人此时正在与真人说事,只听琼光道:“快去告诉孩子们,去找他们的师长,我感觉有大事要发生。”

        孩子们?七真人别扭的看了琼光一眼,琼光虽然是孩子她娘,但年龄真心小,不过他不好反驳,点点头,去了药田。

        送走七真人,琼光拉着丹华,准备去玺引的含光殿,整个苍羽宗,最安全的地方就是玺引的含光殿了。

        丹华其实不想去的,但抵不过她娘觉得她必须要去,任凭琼光拉着,刚走两步,小黑就过来了。

        “主人,吴丰来了。”

        丹华不知为何,心中一凉,下意识的道:“将他带过来。”

        “什么事不能等你师父回来再说?”很明显,琼光不支持丹华此时见吴丰,但话已经传下去了,她也只能细声问问。

        丹华给了她娘亲一个安心的笑容,“女儿觉得以仙阁有大问题,吴丰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咱们不妨听他怎么说,若真是有问题,也好上呈师父,苍羽宗是咱们的家,不能有事,而且女儿怀疑宗内有大奸细。”

        她不敢和琼光说那些谣言,若让娘亲知道了那些谣言,说不定要离开苍羽宗呢,这种事她坚决不允许发生。

        话间吴丰被小黑带了过来,吴丰显得有些焦急和忐忑,来路上一门心思就是告诉丹华本命灯的事,但见到丹华之后,又觉得证据不足,怕丹华不相信他。

        “发生了什么事?”丹华开门见山直接问,将吴丰的忐忑硬生生提高到了顶点。

        吴丰斟酌了一会。心一横,还是说了,“以仙阁有盏本命灯有变化,比所有本命灯都亮。”

        琼光听了。松了口气,她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笑道:“本命灯亮是好事,你且退下吧,有事再来报。”

        吴丰现在也觉得自己太草木皆兵了。听了丹华的话,没有被责备,也松了口气,但更觉得不好意思,面上不由得红了。

        “是,前辈。”吴丰并没有与那些人云亦云的修士同流合污,对那些谣言更是呲之以鼻,故此对上琼光,他有足够的尊敬。

        琼光满意点头,习惯了上位者的视觉。对于吴丰的表现她很满意,“去吧。”她示意小黑带人离开。

        丹华皱眉思索,她直觉肯定不寻常,这股直觉很强烈,让她不假思虑的扬声道:“等等,是谁的本命灯有变化?”

        吴丰吓了一跳,下意识道:“繁林峰一名杂役弟子叫刘洋。”

        “我现在就去以仙阁等着你,你去把刘洋叫来。”

        琼光还想将女儿带到含光殿躲着呢,哪里愿意丹华此刻出紫烬峰,在她看来。什么都不比女儿的安全重要。

        她立刻阻止,“你去含光殿等着,娘去以仙阁。”

        丹华觉得挺无奈的,她最近患病了。患了一种叫‘你娘觉得你有危险’的病。

        “娘,您不要这样好不好?女儿不能一辈子躲在紫烬峰,不能一辈子让师父保护着,女儿也是修仙之人,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娇女,您放心。在苍羽宗还没人敢对女儿怎么样。”丹华苦口婆心的劝琼光。

        琼光摇头,很坚决,就是她听了玺引的话,觉得独立对女儿修行有好处,才让她险些丧命,她已经决定,坚决不让女儿犯险。

        “不行,娘不许!”

        丹华……若是换做别人,她肯定拔腿就走,但眼前的女人是自己娘,亲娘,她舍不得忤逆,“娘,您也说不过一盏灯而已,没什么好怕的,您要是实在不放心,咱们一起去?”

        琼光对自己的实力其实不是很自信,不过知道自己拦不住女儿,权衡了一番,才点头,“好,不过,一有危险你就躲在娘背后,找机会回苍羽宗,知道吗?”

        丹华点头,视线撇在吴丰身上,只见他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其实吴丰很羡慕丹华,她从来没体会过被自己娘亲担忧的滋味。

        自从琼光会做饭,且越做越好吃之后,小黑就已经不是丹华的死忠了,可以说它从来就不是丹华的死忠,对琼光比对丹华亲近多了。

        此时,小黑已经自觉将琼光说得话奉为圣旨。

        丹华挽着琼光的手臂,摇啊摇的,“知道了娘,咱们走吧。”说吧又对吴丰道:“你快去吧。”

        “是。”吴丰走后,丹华和琼光这才下了紫烬峰,朝以仙阁去。

        这一次是走得传送阵,很快便到了以仙阁,两人并小黑一起踏进了以仙阁,“找找刘洋的本命灯。”丹华说。

        苍羽宗的本命灯都放在以仙阁内,上至广川掌门的本命灯,下至杂役弟子的本命灯,全部都放在以仙阁,并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

        天道是公平的,不会亲近某一人,也不会故意针对某一人,给予的资质都是公平的,不同的是有人修为高,有人修为低,有人青云直上,有人碌碌无为。

        密密麻麻的本命灯,看一眼都觉得眼花,只能看见一盏盏灯,就像夜空里的繁星,分不清谁是谁的。

        因为,已经连成一片。

        琼光找到了丹华的本命灯,她想将本命灯取下来,却发现取不下来,连半分也撼动不了,“是不是只有苍羽宗的弟子才能动这些灯?”她道,语气里并没有因为不是苍羽宗弟子而觉得可惜遗憾。

        “应该不是,这么多本命灯,若任何弟子都能动,岂不要乱套?”丹华道,觉得娘亲不是苍羽宗的弟子很是遗憾,娘亲悟性那么好,应该有个好师父的。

        然而,还有比玺引更好的师父么?想到玺引对琼光也多有指导,便释然了,能得到化神修士的指导已经很好了。是无数人求都求不来的,还要师徒名分就有些过分了,而且还有比师徒名分更好的。

        “怎么没有你师父的本命灯?”琼光没有丹华想得多,找了好一会。没有玺引的本命灯,有些奇怪。

        丹华摇摇头,“师父那样的修为,要本命灯也没用。”这个答案很显然不正确,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师父的本命灯不在这里。

        “丹华。你看,果然比其他本命灯要亮很多。”琼光指着刘洋的本命灯道。

        丹华也看到了刘洋的本命灯,伸手一摘,便将本命灯摘到了手上,这么轻易就摘到手了?她觉得太过容易了。

        她伸手又去摘旁边的另外一盏本命灯,却发现怎么也摘不下来,果然,这些本命灯不是谁都能撼动的,就算她是玺引的亲传弟子也不能。

        那么,这盏本命灯为何能轻易被摘了下来?

        琼光也发现了这个问题。道:“把灯给娘。”她手中折扇展开,一副百花争艳山水画杳然在眼前。

        丹华一掷,要将它扔进折扇中时,本命灯拐了一个弯儿,化作遁光冲出了以仙阁。

        两人一兽迅速追上去,这时吴丰带着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弟子正往以仙阁来。

        那男弟子想必就是刘洋,他十七八岁的样子,很瘦,整个人看起来没什么精神,修为也不高。练气四层罢了,五灵根,杂役弟子服穿在他身上很宽松,整体看去像是穿别人的衣服般。

        只见本命灯瞬间没入他眉心。刘洋随之晕了过去。

        丹华指着晕倒的弟子,再次确认他的身份,“这人是刘洋?”

        吴丰点点头,他被刚才那一幕吓住了,没想到真有问题。

        没等丹华等人有更多动作,吴丰猛的睁开眼睛。站了起来,重新睁开眼睛的刘洋似乎变了一个人,整体气质不一样了,眼神犀利,浑身上下露出一种上位者的气息。

        他两眼放光的看着琼光的折扇,嘴里发出‘粲粲’的怪笑,让人毛骨悚然。

        丹华想要挡在琼光身前,却被琼光一拉,她手中折扇一展,沉着脸,厉声说:“说,你是何方妖孽,附在苍羽宗弟子身上意欲何为?”

        ‘刘洋’依旧笑着,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同时周围气息迅速变化,一股磅礴的魔气弥漫开来。

        “魔族之人?快通知长老们!”丹华大声说道,话间擎天剑已经出现在手上,与琼光一左一右堵住‘刘洋’。

        小黑也堵在‘刘洋’对面,两人一兽呈三角之势,将人围在中间。

        吴丰拔腿就跑,他知道自己唯一的作用就是立刻马上找来更多帮手,留在这里只会成为累赘。

        然而,他只走出两步,便被一股力量套住了,仿佛有只手紧紧的掐住他的脖子,让他不能呼吸,也不能挪动,反而一步步后退。

        “虽然太嫩,但不过总比没有好。”‘刘洋’看向吴丰的眼神就像在看食物。

        丹华四天六变阵展开,铺天盖地的剑气席卷而去,他异样的看了一眼丹华,“阵法不错。”

        这时,琼光瞬间移动位置,手一搭,便将吴丰扯了过去,她的力气很大,一抛,吴丰便被抛出好远。

        ‘刘洋’大怒,看向琼光的眼睛就淬了血,“找死!”他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一团黑气从他手心翻涌而出,朝琼光袭去。

        随着黑气从他身体里溢出,他整个人的气势不断拔高,从练气四层不断飙升,直到筑基圆满才结束。

        “身体真逊。”‘刘洋’对现下这具身体很不满。

        琼光已经筑基,但到底不是对手,那团黑气虽然被吸进了折扇内,她自己额头却已经冒出细细密密的吸汗。

        偏偏‘刘洋’看重了她手上的法宝,紧逼不放,他完全不将丹华和小黑放在心上,周身黑气环绕,无形中有了一层保护罩,丹华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剑气竟然穿破不了那层黑气。

        “小黑,放火。”丹华大声道。

        小黑张嘴喷出一口火,大火将黑气整个包裹在内,然而却并没有什么用,只见黑气从里将大火迅速吞噬,整个黑气团变得更大了。

        域外战场,冰鸟与黑袍瞬间交战了不下千次,两人再次错位站立时,冰鸟感到琼光似遇到了危险,心神有些乱,琼光可是玺引交代一定要保护好的对象,她是绝对不能有事的。

        黑袍玩味的看着冰鸟,“菜鸟,你要小心了。”话音未落,对面已经没了他的身影,无数道残影在空中化作直线,从四面八方袭向冰鸟。

        冰鸟展翅,千万支冰箭齐发,对上四面八方的残影,然而下一刻,冰箭钉在地上,残影散去,黑袍早已离开了域外战场。

        “哼。”冰鸟冷哼一声,心中极不舒服,若不是刚才在担心琼光分了心,他今日还逃得了?

        冰冷的眼望向黑袍逃走的方向,片刻后转头,俯冲而下。

        一团团黑气,向琼光砸来,一开始是她用折扇将这些黑气吸了进去,后来那些黑气主动扑进折扇内,琼光大骇,折扇里竟然有股力量企图与她争夺折扇的控制权。

        “你到底是谁?”琼光森然道。

        ‘刘洋’粲粲怪笑,“把手里的法宝给我,然后做我的炉鼎,我就告诉你。”

        琼光大怒,然而她竟然发现折扇似乎更加不听她使唤了,脸色不由得气得通红。

        丹华也很生气,不敢再让小黑喷火,只恨四天六变阵之屠魔术还没开始修,拿眼前这魔物没办法。

        “娘,这时兵字诀,您记住,有助您控制法宝。”丹华传音道,看得出琼光手中的折扇被魔气侵染了,她控制起来很费力,便将自己的兵字诀传给了她。

        吴丰走了前门后门偏门,门门出不去,大路小路路路不通,急得团团转,他亲眼看到小黑一口火喷火去,竟然被魔物吸收成了魔气,心中怕得乱糟糟的。

        刚才若不是琼光挡住了魔物,他无比肯定现在自己已经死了,他想起师父说过的话,更是怕得瑟瑟发抖。

        这时,丹华走到他身边,伸手一抓,将他困住了,对魔物道:“他对你来说很重要吧?”

        吴丰不可置信的看着丹华,难道自己敬重的小师叔祖要拿自己送给魔物吗?那么自己求她帮忙又有什么意义?

        一时之间,他心灰意冷。(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0706/113365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