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华仙章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卷云一藤

第一百三十五章 卷云一藤

        丹华吸引了魔物‘刘洋’的注意,他双眼赤红,嘴唇已经变成黑紫,原本眉清目秀的模样已经面目全非。

        “粲粲”怪笑时不时响起,就像深山老鬼出山猎食,让人胆寒,他明显还没有完全控制刘洋的身体,眼珠转动起来有些生涩。

        “小辈,筑基女修,哈哈哈,今日老子就让你尝尝男人的滋味,哈哈哈,虽然资质差了些。”

        丹华修九宫典,能隐匿修为和资质,魔物看到的只是她用以示人的修为和资质,故此,他说资质差了些。

        至于那些肮脏的话,丹华并没有很生气,反而是琼光气得半死,作为母亲,看着女儿在自己面前受辱,这怎么可以!

        兵字诀并不是什么难练的法决,只要有口诀,很快就能用上,琼光悟性好,很快就掌握了这门法术,渐渐失控的折扇瞬间被完全掌握。

        正这时,铺天盖地的花草树木从折扇里飞出来,飞禽走兽也一一登场,一个能吞納消融万物的小世界出现在以仙阁里。

        魔物‘刘洋’原本正慢慢掌控琼光的法宝,但此时却被一股霸道的力量强行驱逐了,他有些诧异,随之而来的让他更加诧异,这柄法宝竟然能吞噬他。

        “今日就是你的死期!”琼光怒道,她脸色铁青,森然的看着魔物,就像看着不共戴天的仇敌。

        丹华示意小黑看着吴丰,找准机会帮琼光。她则去破除魔物‘刘洋’的结界。

        这里闹出那么大动静,外面竟然没有一人前来查探,只有一个可能。这里被封住了,而且魔物有办法不让魔气溢出,能潜藏在苍羽宗的魔物,懂那么一些秘法也不足为奇。

        她寻了一条路,准备往下走,却被一道看不见的力量挡住了,她后退几步。四天六变阵铺开,发现对面的结界很奇怪,放佛是某种东西扔在地上瞬间结成结界。

        结界。一般为符文形式或者阵法形式,大多乃符文形式,不过一般用的结界则是法术所成,这种比较简单。但魔物所结的结界既没有任何阵法痕迹。也没有符文,更加不是法术,像某种生物所织出来的网。

        这种网没有灵气波动,她想起前世所遇见的一种妖兽,这种妖兽以禁制喂食,吞噬了禁制上的灵气以后,只留下禁制上的法则。

        结界,以法则结成。不是没有,只是一般人做不到而已。比如玺引就能做到,而广川做不到,这就是修为的区别。

        而,这种妖兽,却能以法则结成结界,可见一般。

        想通这里,丹华便明白了,整个以仙阁已经被这只妖兽的法则所笼罩,可以说这里就是瓮,她们是鳖。

        不过,丹华还想到一个可能,这只妖兽若能瓮中捉鳖,那魔物‘刘洋’就不必费事了,如今魔物‘刘洋’正在与愤怒的琼光打得难分难舍,只能说明,这只妖兽只能布下结界,而没有其他战斗力。

        然,想明白了,丹华该死的发现,她根本没办法将这只妖兽引出来。

        她盘腿坐下,神识铺开,四天六变阵也铺开,神识和一个个符文攀爬在结界上,不依附灵气而存在的禁制法则,就像光脚不怕穿鞋的亡命之徒,让她感到束手无策。

        这边,琼光为母则强,手里折扇不时展开,身边鲜花围绕,四面八方有飞禽走兽护持,无数花瓣朝魔物‘刘洋’飞去,这些花瓣就像齐发的飞剑,与魔气碰撞,落在地上化成一滩水。

        不多会,魔物‘刘洋’的身边已经围绕了一圈的水,这些水就像有粘性一样,将魔气黏住,动弹不得。

        魔物‘刘洋’瞪大眼睛,此宝不能留!手中攻击力度更加大和疯狂。

        琼光素手一伸,一条蔓藤从她袖中飞出,越变越长,迅速将魔物‘刘洋’困住了,蔓藤困住魔物后,小小的绿叶迅速长大,一朵朵花苞从蔓藤里长出来。

        琼光轻道:“困。”一声令下,蔓藤上的花苞迅速盛开,瞬间,大朵大朵的紫花将蔓藤上的绿叶和枝干被花朵掩盖在下方,同时无数蝴蝶从小世界中飞出,落在紫花上,瞬间紫花便被蝴蝶吸干。

        蔓藤上的紫花快速凋谢,琼光一抖蔓藤,蔓藤仿佛妖兽般,开始吸魔物身上的魔气,吸收了魔气,蔓藤上又迅速长出花苞,花苞盛开,蝴蝶们欢快的再次将花朵吸干。

        魔物感觉到自己身上的魔气慢慢弱了下去,这才惊慌,对面的女人明明很弱,为何能将自己困住?他的视线落在蔓藤上,这时,他大惊。

        “你……”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竟然有人能养出卷云藤,幼年卷云藤择主必是金丹修士,这条卷云藤分明不是幼年,还在翩翩飞舞的五彩蝴蝶便能说明问题。

        卷云藤成年后才能开花,开花后会伴生出一群五彩蝶,这些五彩蝶以吸食卷云花为生,而云卷花乃天下至毒之花。

        他大意了,没想到,竟然是卷云藤,完全没想到一个筑基修士能有这些。

        他的目光狠狠的盯着吴丰看,吴丰吓得瑟瑟发抖,他害怕极了。

        “女人,咱们做个交易如何?我知道一个秘密,你放我离开,我告诉你秘密。”

        琼光冷笑连连,“搜了魂,我不就知道你的秘密了吗?这话交易不划算,不做。”她说吧手中蔓藤又紧了几分,魔物周身的魔气便又淡了几分。

        “你要如何?”魔物很能能屈能伸,此时他只想着要活命。

        琼光不答,袖口处又飞出一条卷云藤,魔物大惊,脸色灰败,心中惊恐。

        然而,卷云藤并没有袭向他。而是卷住了一旁的吴丰,吴丰淬不及防,被困住后大急。不解的道:“前辈弄错了,前辈,您弄错了。”

        琼光看着她,冷笑,“哼,没有弄错,捆的就是你。”

        这时。丹华从外面走进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吴丰,“是不是很纳闷?”她笑盈盈的。素手张开,掌心内趴着一只小蜘蛛,这只小蜘蛛是白色的,乳白乳白的。很可爱。此时小蜘蛛害怕得缩卷在丹华手心,看到吴丰后抖了一下,晕了过去。

        “你是怎么找到它的?”吴丰失声道。

        丹华五指一合,让出身体,吴丰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冰鸟,冰鸟冷硬的气息,让他顿时摔倒在地,这下完了。

        但凡是虫。都会怕鸟,这叫一物降一物。

        丹华在苦苦破解结界时。冰鸟从天而降,只一眼就将白蜘蛛抓了出来,若不是丹华硬是将白蜘蛛抢了过来,此时它已经在冰鸟肚子里消化成营养了。

        琼光将卷云藤一收,吴丰和魔物‘刘洋’想要逃跑,冰鸟冷哼一声,两人便吓得爬都爬不起来。

        丹华一脚将吴丰踢了过去,与魔物‘刘洋’堆做一堆,“小师叔祖,弟子是被迫的,弟子若不听话就得死啊,小师叔祖,弟子真的没有要害您啊。”吴丰爬起来,就要去抱丹华的腿。

        还没爬几步,就被琼光的卷云藤给吓了回去。

        “给我老实交代,否则马上搜魂。”琼光冰冷的声音,让两人都吓了一哆嗦,女修大部分时间都是温柔的,长得也人畜无害的样子,但发起狠来铁血寒儿也胆寒。

        魔物‘刘洋’倒有些风骨,知道自己今天无论无话也逃不了了,冷哼一声,“老子今天栽在你手里,是老子大意,咱们来日方长,后会有期。”

        他话音落下,丹华就觉得不好,果然,只见一团黑气从‘刘洋’身体里飞出来,消散在天地间,“女人,老子记住你了。”天空传来魔物的余音。

        丹华将刘洋的身体反过来,发现没了鼻息,早死去,“死了。”她道。

        “域外分身,竟然有人练了出来。”冰鸟自言自语道。

        丹华与琼光对视一眼,“域外分身?他为何要藏匿与以仙阁?”琼光说着话,已经将吴丰揪了起来,很显然这话是问冰鸟的,也是问吴丰的。

        吴丰吓得脸色惨白,他乞求的看着丹华。

        这时,外面有长老冲冲过来,冰鸟多年不出世,今日突然出现,她们已经很诧异了,没想到一到以仙阁便听到域外分身这样的字眼,早已惊得不知说什么好。

        “前辈,弟子真的不知道,弟子是被胁迫的,弟子知道错了,求前辈绕过弟子。”吴丰苦着脸求饶,他没有分身,不能逃走。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那具分身已经死了,燃烧了力量将这里的情况传给本尊知晓后,他就已经烟消云散了。

        琼光冷着脸,不说话,她今天很生气,只想大开杀戒。

        冰鸟一道神念没入吴丰的眉心,吴丰便软倒了下去,“他说的话属实,域外之魔似乎在苍羽宗找什么东西,以仙阁少有人来,他便藏匿与此,已经数万年了。”

        这些消息都是从吴丰的脑海里得来,不过这些记忆吴丰是不记得的,被魔物用秘法分割出来,只有需要的时候,这些记忆才会被他想起。

        陆陆续续有好些长老都过来了,她们好多人其实都没见过冰鸟,这么强大的灵兽突然出现在苍羽宗,她们害怕又兴奋。

        害怕冰鸟是敌非友,兴奋则是隐隐觉得冰鸟乃苍羽宗的灵兽。

        丹华与琼光听了冰鸟的话,琼光道:“先回去吧,这小子交给执法堂。”虽然是被迫的,但她也不能原谅,吴丰明显知道白蜘蛛的事,她越想越怒。

        长老们大多都认识琼光,对于她公然指示苍羽宗的弟子,很是不忿,但都没有说什么,冰鸟明显是在给她撑腰,而且还是仙尊唯一弟子的娘亲,住在紫烬峰,是他们远远不能比的。

        执法长老以前就见过琼光,没有任何怨言的主动将吴丰接了过去。

        这时,没有人注意到小黑似乎变得格外沉默。

        回到紫烬峰后,丹华与琼光并冰鸟一起去了玺引的含光殿,入座后,琼光道:“域外之魔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冰鸟见丹华也一副好奇的模样,其实丹华以前也偶尔听过,但从未见过,不是很了解。

        “关于域外之魔,我听主人说过,乃一种生存与冥海之外的一种魔物,分身无数,但数量很少,这种魔物等闲不会出冥海,再多我就不知道了,得问主人了。”

        它说完,不赞同的看着琼光,“公主强行使用卷云藤,会遭到反噬,此时还是尽快去闭关罢,我这里有则法术,会助你一臂之力。”它递给琼光一块玉简,高傲的走了。

        丹华……喂,她这个仙尊唯一徒弟是摆设吗?不知道仙尊唯一徒弟也需要呵护,也需要诸多法宝和法术的吗?

        哎,命苦,不过,“娘,以后千万不要这样了,卷云藤的反噬力很大的。”她担忧的道。

        琼光微笑的拍拍她后脑勺,“娘没事,你要记住,只要活着就什么也不怕,你是娘最重要的人,娘不保护你,还去保护谁?”

        丹华点点头,又摇摇头,“娘也是丹华最重要的人,丹华也要保护娘,所以娘要爱惜自己,不然女儿会伤心的。”

        “娘知道,娘这就去闭关,不让我宝贝女儿担心。”琼光能说这些话已属勉强,她强撑着进了闭关的洞府,打开乾坤袋取出丹药,一口气吃了好几颗。

        丹华目送琼光进了闭关的洞府,才慢慢走出来,在门外,却见冰鸟站在殿前的巨柳上,丹华仰头望去,它正好低头看来。

        “你的龙我没能追回来。”

        丹华点头,“没事,你知道黑袍人是什么人吗?”

        冰鸟俯冲而下,来到丹华对面,“苍羽宗分两派,其中一派早已在数万年前便已泯灭,剩下的一派便是如今的苍羽宗门徒,而黑袍则是早已泯灭的那一派。”

        丹华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论,苍羽宗竟然还有如此黑化的另外一派。

        “如今苍羽宗弟子所修功法称正法,黑袍所修功法称逆法,两者水火不容。”冰鸟继续道。

        “那,黑袍人会不会和域外魔物有什么联系?”丹华问出心中所想。

        冰鸟摇头,“魔物与黑袍不同,而且黑袍能在紫烬峰修行,是主人允许的,魔物则不然。”(未完待续。。)

        PS:    阿蛮终于在九点之前更新了一回……

  http://www.biqugex.com/book_20706/113365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