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华仙章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失落

第一百三十七章 失落

        丹华与七真人边说话边往外走,商量着紫烬峰的一些琐事。

        “师妹,师妹,等等我。”身后传来菲轩焦急的声音。

        两人停下,菲轩已跑到两人对面,菲轩一身仙风道骨的气质,很是出众。

        “师兄有事?”丹华问。

        菲轩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傻愣傻愣的了,面对丹华,他亲昵而不失礼,恩,怎么说,就像个哥哥一样。

        “师妹,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办的吗?”

        丹华失笑,“师兄,虽然你没闭关,但峰上有好多事要做呢,你可以跟着七师叔好好学习啊,这管理庶务也是一门学问,值得修行,我娘说了懂理明事是修行的基石。”

        她说完拍拍菲轩的肩膀,踏上了传送阵。

        七真人也拍拍他的肩膀,一副年轻人还得努力的模样,跟上了丹华的步伐。

        菲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意思?不应该是师父说吗?怎么是娘说?

        菲轩哪里知道,当年琼光带着丹华初到紫烬峰就差点饿死,从此以后对于吃饭这件事就格外的执着,觉得修行之人不能像玺引那样,除了修炼什么也不会。

        懂理明事这样的道理,她没少说给丹华听。

        丹华自然觉得自己娘亲说得有道理。

        “七师叔,我走了,接下来的事就拜托你了。”丹华在执事堂前与七真人挥手告别。

        七真人一脸的惭愧,丹华交代的几件事。好像没一件做到,这几年做大执事,难道越做越回去了?

        “应该的。你去吧,放心。”硬着头皮挥手,心里已经发誓一定要做一件让丹华满意的事出来。

        丹华自是不知道他的心思,回到自己休息的宫殿,拉来一把贵妃椅,斜躺在上面,掏出白蜘蛛。“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神识探入白蜘蛛的识海,发现原先的认主契约被冰鸟破除了,因那域外之魔只是死了分身。这白蜘蛛便还是那魔头的灵宠,冰鸟强行破除认主契约,让它神识似乎受了小伤。

        左右端详这东西,丹华看了一会。找来一个乾坤袋将白蜘蛛装了进去。魔物是娘亲打败的,白蜘蛛应该给娘亲。

        伸伸懒腰,想起梅寒山,不知他有没有受伤。

        奇怪,丹华觉得自己想要马上看到梅寒山,不想等明天了。

        她嚯的从贵妃椅上爬起来,大步就出了殿门。

        梅寒山已经结丹,是有资格分峰而居了。但他常年在外游历,并没有分峰出去。依然住在繁林峰。

        丹华凭着一张脸,毫无阻碍的进了繁林峰,“小师叔祖,您来啦?弟子还想去紫烬峰禀报,您的灵宠有线索啦。”

        “你说什么?”刚还被告知找不到,现在就被告知有线索了,丹华有种柳暗花明的感觉。

        小弟子是往外走刚好碰到的丹华,见丹华如此反应,觉得小师叔祖对自己的灵宠真是好,据说这灵宠很普通。

        “是,有消息了,师兄传来消息,大约一个月就能回来了。”小弟子实话实话。

        竟然能有具体时间,丹华大喜,“你很好,去找七师叔,灵石加倍。”

        “加……加倍?”小弟子觉得好幸福,要知道丹华的放在大执事堂的任务报酬是最丰厚的,任务之轻松,报酬之丰厚,所有人都觉得这个任务是个肥差。

        丹华点头,“哦,对了,梅师叔的洞府在哪里,你带我去吧。”丹华作为一个老妖怪,对这些小弟子都是很宽容的。

        小弟子乐得都快要晕过去了,他的小队经过重重考验终于接到这个任务,这次是特意回来亲自告诉七真人这个消息的。

        “是,小师叔祖这边请。”小弟子强压住心中的喜悦,领着丹华沿着小路往梅寒山的卢雪居去。

        梅寒山是广川的首徒,本人也很争气,但他住的地方却很偏僻,到处是石栗和杂草,是繁林峰最荒芜的地方。

        小弟子将丹华带到几块大石前,“小师叔祖,到了。”

        丹华点头,知道这里必是有结界,也不为难小弟子,让他回去了。

        小弟子走后,丹华在几块巨石前徘徊,没有用神识查探,四天六变阵也没有铺开。

        她知道梅寒山肯定知道她已经来了,手上的青玉镯与他还有联系。

        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丹华扬声道:“梅师叔,我是丹华,我来看你了。”

        清风徐徐,杂草在风中轻轻摇摆,她的声音在这片荒芜之地传开,随着风传出好远。

        除了风,满目荒芜,这个地方没有任何变化。

        又过了半个时辰,丹华再次扬声道:“梅师叔,我听说你回来了,我来看你,你开门啊。”

        不知为何,丹华觉得这里的风格外冷,她想起当初许久都没有醒过来的梅寒山,明明他的修为在恢复,人却没有醒过来。

        然后,她又想起那个拥抱,那时,他的眼里有炙热,有失望,有忐忑,还有挣扎。

        或许,他是不愿意见自己吧,丹华被这样的想法吓住了,心里没来由的一阵难受。

        前世今生,第一次与一个异性日日相处了几年,梅寒山与其他人总有些不同的。

        意义不同。

        一个时辰过去,西山的太阳只有一小半留在山头了,自己平安回到宗门,师叔也不需要再保护自己了,所以也没必要见面了。

        应该是这样吧。

        只是,丹华还想说句谢谢。

        谢谢你,在危难之际出手相救,谢谢你在人生低谷之时日日相伴。

        默然,丹华转身。踏着最后的夕晖,一步步沿着回路,慢慢走着。

        “我刚才在入定。”身后传来梅寒山冷清的声音。

        丹华猛的回头。见巨石上站着的一席月白,西山的最后一抹夕阳敛去,银月冉冉升起,丹华觉得她见到了那轮银月。

        月华莹莹,仿佛是踏着时光,从岁月的那头,一步步来到岁月的这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你的伤?”原本有好多好多话要说的,此时,丹华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就像琼光说的书到用时方恨少,她词穷了。

        梅寒山伸手一挥,巨石前出现一道竹门,门上有‘卢雪居’三个字。这三个字清逸飞扬。透过竹门,可以看到里面陈设非常简朴。

        “不打算进来?”梅寒山道。

        此时,他已经出现在竹门前了,脸上依旧是没多少表情,冷冷的,但丹华却觉得此时的梅寒山似乎有不同了。

        自然是不同的,梅寒山以为丹华至少要明天才会来找他,所以他今日放心的入定了。却没想到一醒来就感应到她在附近,心里很是欢喜。

        “马上。”

        踏进卢雪居。丹华认认真真打量这所‘玺引之下第一天才’的居所。

        梅寒山沏了茶递给丹华,丹华接下,“你还没回答我,你的伤怎样了?”

        “没事。”梅寒山简短的回答,他坐在丹华对面,丹华喝了口茶,抬头,两人的视线撞在一起。

        丹华看见,那双眼睛含着太过炙热的东西,她的心突然砰砰直跳,慌乱之下,她急忙转头,手牵动,手中茶杯握不稳,满满的一杯茶就这样撒了。

        “哎哟。”有些烫。

        修仙之人,区区热水,是不会有大碍的,这声‘哎哟’说是丹华心慌作为掩饰更为合适。

        偏偏,梅寒山觉得他被烫伤了,“有没有很疼?”他抓住丹华的手,关切的问。

        “哐啷”茶杯掉在地上,余下的茶水泼了一地,丹华死死的盯着被梅寒山握住的手,脸不知不觉的红了。

        这声‘哐啷’将梅寒山的智商拉了回来,他尴尬的放开丹华的手,“你的衣裙也沾了茶水,施个清洁术吧。”

        “恩。”丹华匆匆施了清洁术,顺便把地上的茶水也清理了,梅寒山捡起茶杯,又取了干净的茶杯给丹华续茶。

        这一次,梅寒山将茶杯放在丹华身边的小几,没有说话。

        他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丹华也不说话。

        一时间,整个客厅便陷入尴尬暧昧的奇怪气氛中。

        “这个给你。”梅寒山取出一面面具递给丹华。

        这是当初丹华给他的千面流光。

        丹华突然觉得自己的很是失落,这种失落她不愿意让梅寒山知道,艰难的挤出一丝笑容,将千面流光收进乾坤袋。

        “既然师叔没事,我也该回去闭关了,师叔保重,我这次来是为了答谢你对我的保护。”

        她说完,右手一展,无数宝物出现在梅寒山面前,“这些都是师父带我去做客,各派老祖给得见面礼,请师叔任选三样,作为我的答谢礼。”

        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丹华的情绪已经恢复如常,仿佛刚才那一丝丝暧昧从未存在。

        梅寒山看着丹华,看着她的眼睛,那双清澈漂亮的眼睛,没有多余的情绪,怎么会?他分明在她眼里看到了一丝慌乱和哀伤,为什么这么快就变得清澈无浊?

        “师叔?选啊。”丹华微笑,眼里清明,笑容灿烂。

        梅寒山冷冷的转身,“你走吧,保护你是仙尊的安排,也是我的一次历练,不需要你答谢。”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要发脾气,那年,他说过‘我会保护你,不会干涉你’。

        后来,他没有做到,而是时时跟在她身边,如今,他已经想不起当初的初衷了。

        许多记忆袭来,似乎越来越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看到她清澈的双眼,用来答谢他的众多宝物,他愤怒,止不住的愤怒。

        “既然师叔看不上我的东西,那弟子告退,不过弟子还是要多谢师叔的维护。”丹华收了那些宝物,转身离去。

        千面流光还回来了,自己给的东西他不收,还说是师父的安排他自己的历练,不要就不要,那么好的东西,她给七师叔也不会给他。

        丹华临到门前,突然一缕神识弹入青玉镯,将认主解除,认主解除后,青玉镯从她手上掉落下来。

        翻手接住青玉镯,丹华转身将镯子放在小几上,“如今我也安全了,多谢师叔的法宝,现在还给师叔,不管怎样,多谢。”

        梅寒山浑身一震,宽袖里的手握成了拳,他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周身散发着冷气。

        丹华放下手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卢雪居。

        回到紫烬峰,一头扎进修炼室,铺天盖地的剑意充斥满整个室内,萧杀之气让站在外面的小黑都竖了起来。

        小绿和阿五纷纷逃出了修炼室,两棵小树一左一右扑进小黑的黑毛里,主人真是太可怕了。

        小黑没有跟着去,因此不知道丹华为何突然发脾气,便问:“主人怎么了?”

        “主人见到梅师叔,要报答他,梅师叔不收礼,主人就把手里的青玉镯还给了梅师叔。”阿五简明扼要的说道。

        小黑一双黑珍珠般的眼睛滴溜溜的转,这是事吗?为何主人回来就雷霆之怒了呢?想不明白?

        更让它想不明白的还有,这时,丹华打开们,风轻云淡的走了出来。

        “小黑,去灵兽殿闭关,你太弱了。”

        小黑……“主人,我走了谁帮你接人待客?”

        “你是灵宠,不是丫鬟,还不快去!”丹华手中的剑一掷,小黑噗嗤噗嗤急忙飞走。

        小绿与阿五嗖的从它的身上下来,“主人,我和小绿去给公主护法,走了。”阿五拉着小绿,逃似得走了。

        实际上,它就是逃走了。

        丹华发泄了一下,心情平复了许多,见小绿和阿五避恐不及的样子,不由得失笑,自己今天是怎么了?

        不就是自己送出去的东西被退了回来吗?至于生那么大的气吗?算起来,她比梅寒山大了许多,和一个晚辈置什么气?

        想到这里,丹华摇摇头,真是魔怔。

        而且还很无理取闹,想到无理取闹四个字,但有种没脸再见梅寒山的窘迫感。

        卢雪居,梅寒山一声冷气,挥手将门关死,也不看小几上的青玉镯,转身闭关去了。

        只是,任凭他如何努力,都无法入定,脑海里满满的是丹华说的那些话。

        他右手展开,手心握着一枚发簪,是他亲手雕刻,材料是他翻山越岭在穷极之地取来,又经过几天几夜的炼制雕刻,才将阵法和结界镶进去,与青玉镯相互配合,是很好的防御法宝。

        真可笑,东西已经被退回来了,什么手镯,什么发簪,都没用了,仙尊的弟子,随随便便拿出来的法宝都是道器,是各派老祖给的。

        这天下,哪个筑基修士会拿出一堆道器说任你取三件。(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0706/114450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