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华仙章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云嫦

第一百三十九章 云嫦

        菲轩第一次见谢三少,瞪大了眼睛,这这这……竟然有这样的人,在师妹面前说话那么自如,想说什么说什么甚至还大言不惭出言不逊。

        琼光见多了纨绔弟子,此时倒是见怪不怪,也觉得丹华有个能说话的伙伴也挺好,斐初阳和菲轩两人对丹华确实没什么坏心,却不能作为朋友相处,她们两人最多的还是服从和效忠。

        别看斐初阳大大咧咧的,在日后的岁月里,她可是丹华手里的第一女属下。

        谢三少的事琼光也知道,当初卖身不过是他纨绔的另一件荒唐事,这样在身份上没有任何障碍的人相处起来,才能平等交流。

        “我家丹华没让给你委屈受吧?”琼光温和的笑着说道。

        丹华和菲轩一样瞪大眼睛,什么情况!是我娘还是他娘?

        谢三少受宠若惊,急忙一本正经的抱拳说道:“伯母多虑了,丹华妹妹哪里会给我委屈受,伯母教导得好,丹华妹妹最是懂理善良之人。”

        喂喂喂,顺杆子往上爬请不要那么快,刚才还前辈呢,现在特么就伯母了,谁给你的胆子!俗不俗套?

        “喂,谢齐岸,谁是你伯母?你脑子没问题吧,还不快滚回你的梦仙巷去,别在我这里碍眼。”

        谢三少委屈,眨巴着眼睛,一副妹妹你无理取闹,哥哥我包容你的模样,让丹华气得半死。

        最后,还是琼光做主,让谢三少留下,然后让人给梦仙巷的谢家送信,说她们家三少爷在紫烬峰。

        琼光又给让人给他买了几件衣服。毕竟不是苍羽宗弟子,穿着苍羽宗弟子服不像话。

        这一日,吃饱喝足,入定醒来后,丹华一打开门就看见谢三少守在门前。

        “怎么,有什么事找你主人我禀报?”事隔多年,丹华并不愿意将她与谢三少之间的主仆契约说出来。毕竟谢三少是梦仙巷谢家的少爷。

        倒不是她怕梦仙巷谢家。而是谢三少并不是什么坏人,对她没有坏心,多少次她危难十分都能感受到谢三少的关心。

        且。谢三少是愿意将自己的生命交付于自己的人,是在对敌时愿意将自己的后背给自己的人,当年谢三少并不是必须要认她为主才能活下去。

        “主人威武,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万载千秋,一统江湖。”

        “几年没见。你更贫了。”丹华翻白眼,对谢三少已经不忍直视。

        谢三少嘿嘿笑两声,正色道:“这几年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突然之间长大了?虽然我现在还不能为你做什么,但起码能做你的倾听者。将来有朝一日,还会给你报仇。”

        说道这些年的遭遇,丹华黯然。两人找了一座小山头,这座小山头是昔年玺引练剑的地方。叫藏剑峰,后来丹华拜入他门下,在琼光的建议下,他把藏剑峰的剑气都隐藏了,若想以藏剑峰的剑气练剑,虚得凭着玉牌入结界内方能感受到那铺天盖地的剑气。

        此时,两人坐在石块上,中间放一喝小酒,两个玉杯,你一杯我一杯的饮着。

        丹华将这些年的经历大概说了一遍,说得虽然不仔细,谢三少也为她捏了把汗,在好几次,他还在沉睡中,就能感觉到自己的生机猛然抽离,那时,他想,这丹华不会要死了吧?那自己怎么办?虽然有了千机花,他不会跟着死,甚至还能单方面解除两人之间的契约。

        但,他都没有那么做,而是恨不得快点醒过来,好帮上忙。

        他整日里桀骜不驯,可谁又知道他心里的苦?兄弟残杀,家不是家,那个冰冷的家,早已让他的心千仓百孔。

        那日,遇到冷丹华,那双眼睛很清澈,一张好看的脸,张扬但温润,不管别人对她的印象是什么,在他的心里,就是张扬但温润的。

        清澈的眼睛,张扬但温润的笑容,这样的人,肯定是不会像他那些兄弟姐妹那样,为了资源不惜手足相残。

        所以,他死皮赖脸的跟着她。

        “虽然好几次差点死了,但我福大命大,没死成,不是吗?”丹华给自己倒了杯酒,轻笑着。

        谢三少也跟着笑,“哎,某些人就是命好,有个好师父,还有个好娘亲,还有个好师叔,天时地利你都有了,再不好,就给我去死。”

        他在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有些湿润,为什么同样出生嫌贵的他会遇到那样的兄弟?

        甚至他都有些羡慕李贤,出生在最是无情帝王情的李贤,都比他幸福。

        丹华知道他在强颜欢笑,故意说这话来安慰自己,笑道:“我死了,你岂不得英年早逝?”

        “不求同日生只愿同日死,最好在合葬在一处,就更好了。”

        “你去死!”丹华将手中的玉杯一砸,谢三少伸手一捞,笑得格外猥琐。

        “坏了,心情一不好就不想动了。”丹华见他贱笑,故意拉长着脸。

        谢三少一听这话,立刻谄媚的凑过来,“小的错了,女皇大人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小的吧。”

        轻快的聊天,让两人心情愉悦,在很多很多年后,想起在藏剑峰上的一幕,两人心中闪过的都是温馨。

        那时,两人已经不再是小修士,而是叱咤风云的大能。

        谢家传来消息,过几日就来接谢三少,毕竟灵台会的日子越来越近,谢三少也得回去闭关修炼,准备灵台会了。

        今日,丹华要带谢三少去苍羽宗观光。

        已经见识过紫烬峰灵兽殿的谢三少,再也不愿意踏足那个地方,带着他出了紫烬峰。

        一身紫衣的他,显得庄重而高贵,配上俊美的脸蛋,许多女修在他面前都要自惭形愧。

        前提是他不说话。

        当然,现在他对上别人。都是一副高冷傲慢态度,都是拿鼻孔看人的。

        下了山,第一站当然是试炼场,试炼场是内门以上弟子才能进入的,这里有独特的一到三十三层的试炼塔,两人降落在试炼场上时,入眼的是各种属性的试炼塔内进进出出的弟子。

        巨大的试炼场不但有试炼塔。还有擂台。金木水火土无座试炼塔在东边,南边和西边则是混合属性的试炼塔,北面则是擂台。

        巨大的试炼场。设计巧妙且使用的试炼塔,让谢三少叹服,心里痒痒,想要入内试试。但今日他只是来观光的,若没丹华。他都没资格进看。

        也只能心里痒痒。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小仙尊驾到啊,屈尊降贵到我们这普通的试炼场。还带了客人,不知这位客人是小仙尊的什么人?真是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女儿。不知羞耻。”最后这几个字她说得很轻,但还是被丹华听到了。

        说话的女修。丹华一早就知道她是谁,到处传播谣言的可不就是这位云嫦仙子?

        谢三少脸上的笑容当即冷了下来,丹华拦住了她,微笑道:“三少,你不是问是哪位竟然如此不知廉耻,犹如市井泼妇般到处造谣生事吗?诺,就是对面那个,你别看她灵根挺普通,她可是难得一见的冰灵根呢,也不知道日后会给谁做炉鼎。”

        谢三少一挑眉,神情严肃,“有些人看似冰清玉洁,其实心里肮脏得不得了,也不知道她一个大姑娘家家的是怎么说得出口那些话的,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倒是长见识了,素闻苍羽宗乃天下第一宗,却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人,真是应验了那句话,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幸好不是所有苍羽宗弟子都像她那样。”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完全不把云嫦放在眼里,她气色脸色铁青,指着丹华大声道:“冷丹华,你说什么?你要为你的言行负责!”

        丹华这才正眼看她,“当然。”她说完,取出一个乾坤袋。

        这时,三人周围已经围了许多弟子,那些关于琼光的谣言,这些人都清楚,所有人都以为丹华会发飙,但这么久过去了,丹华很平静,琼光也什么都没做。

        而且丹华还让亲传弟子带着内门弟子入紫烬峰做任务,这是玺引化神后不曾有过的,细心的弟子还发现,那些人云亦云的弟子都不能进入紫烬峰做任务。

        此时,见云嫦与丹华对上,这些人看见了,都寻思着怎么补救当初犯下的愚蠢错误。

        而且,小仙尊说什么?云嫦竟然是冰灵根,难怪她总比别人修炼得快很多,而且同灵根的弟子都在努力,她却到处结交同门,但修为还是没他涨得快。

        原来是冰灵跟。

        听说仙尊有只玄冰鸟,顿时,好多弟子都觉得自己发现而来真相,平日里识大体温柔美丽的云嫦师姐,竟然一直在欺瞒她们。

        丹华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开乾坤袋,一颗颗记忆石飞出来,排成一排排,丹华手一挥,这些记忆石都漂浮起来,同时散发出耀眼光芒,光芒照射的地方,一幅幅画面便杳然上演。

        这些画面都是动态的,且都有声音,画面里有同一个女修——云嫦。

        她不同的弟子,说着相同的话,大都是诋毁琼光的,说丹华根本不配做玺引的弟子。

        试炼场上也有些弟子被记忆石记录了下来,她们看到自己在记忆石里被云嫦几句话就挑拨了,然后被当做抢使,心里就格外气愤。

        “丹华,别和这样的人一般见识,有这闲心,还不如多修炼修炼,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若某些人以为有了个好师父,就能青云直上就大错特错了,而且愚蠢至极,这样的人注定在仙路上走不远,”

        谢三少说这番话的时候,正就像一个瑞者一样,配上他俊朗的外形,还真是将人唬住了。

        丹华颇为赞同的点点头,“当然不会和这样的人一般见识,这记忆石被搜集起来之后我本不打算放出来,不过某些人聒噪,非要出来碍眼,那就不能怪我揭短了。”

        “好了,走吧,试炼场我也看过了。”谢三少摊开手掌,偏头,做出请的姿态。

        丹华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云嫦,扬长而去。

        相信,接下来,她会很忙。

        峰主的女儿?苍羽宗从来不缺仙二代,掌门道侣的侄女又如何,苍羽宗从来不缺掌门道侣。

        七真人早就调查好了,云嫦平日里颐指气使的,得了不少人,而且她自认是冰灵根,就应该是玺引的徒弟。

        丹华刚离开,就有人笑着朝她走去,“云师姐,这偷汉子是什么意思啊?这淫/乱又是什么意思啊?云师姐懂得果真是多,师妹听说有些宗门里的女修好几百面首,师姐是不是也有啊?”

        “师姐如此姿色,又是峰主的女儿,还是掌门的外侄女,你们说呢?”

        能来试炼场的弟子,都不是内门以上弟子,敢如此与云嫦说话的弟子,自然也非寻常身份。

        云嫦狠得咬牙切齿,这么多人看笑话,她抛下一句,“咱们走着瞧就跑了。”就愤然而去。

        丹华已经和七真人说了,那些参与过传谣的弟子,都不许进紫烬峰,那些进不来紫烬峰的弟子,现在恨死云嫦了。

        云嫦有的东西,怎么能与紫烬峰的比?

        丹华与谢三少离开后去了市坊,“没想到你嘴那么毒。”

        “哪里,我如此风度翩翩,温文尔雅,谦逊有礼,哪里嘴毒?你别冤枉好人。”

        两人说着笑,并没有看到身后梅寒山正沉着脸看两人,他没想到丹华还有他不知道的朋友。

        丹华很少笑得那么没顾忌,此时她是真的开心吧,梅寒山想,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她似乎很少这样肆无忌惮的笑,而且还是闹市里。

        与谢三少失散后重逢,丹华便对他宽容了许多,自然能笑得开心。

        “小师叔祖身边的男修是谁?”梅寒山身边的弟子问道,这名弟子他并不认识,人家也不是和他说话。

        “听说是从小师叔祖的飞船下来的,当时有条蛇叫小仙尊是娘亲,叫那男修是爹,不过我这男修就算不是小仙尊的道侣,也是关系极好的人。”有人回答。

        “这男修长得也不错,修为也不低,将来必定会前途无量,不过要配咱们小师叔祖,还得努力修行。”(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0706/114450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