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华仙章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考验

第一百四十四章 考验

        梅寒山的修为控制在筑基期,那么斑斓鸟的修为就不会太高,这里是混元塔,对上丹华的任何人和妖兽,都不会超过她的修为。

        寸芒的速度很快,瞬间就来到斑斓鸟的眼前,斑斓鸟飞快后退,这时,赵淑手握擎天剑,直奔对面梅寒山。

        刹那间,梅寒山身边的青莲化成了片片花瓣,纷纷扬扬落下,而丹华整个人已经欺身而上,对着梅寒山毫不犹豫的挥剑相向。

        “冷丹华,你竟然如此狠心!?”东皇圣女在一旁瞪眼眼镜质问丹华,似乎丹华做了什么要遭天谴的事。

        丹华微笑,“不过是觉得我对梅寒山有情,所有就出现在这里,而师父只有我一个弟子,你出现在这里口口声声说是师父的徒弟,不过就是为了扰乱我的心,我心梅寒山不会跟你有什么,也信师父不会把我娘赶走,更加信我师父不给收你为徒。”

        东皇圣女咋舌,不过还是恨恨的问:“你怎么敢如此确定?”

        “这你是不懂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没有那么脆弱,而且那些都是我的亲人,我也是他们的亲人,这世上,不信谁也不能不信真心对待自己的亲人。”

        丹华说着话,手里的剑毫不留情,划破梅寒山的青莲,而他的宽剑在擎天天前不堪一击。

        宽剑碰上擎天剑,瞬间就被切成两段,梅寒山冷冷的看着丹华,“你竟然废了我的剑!”

        这柄宽剑根本就不是梅寒山的那柄剑,梅寒山的剑是大有来历,与擎天剑不相上下,而且里面还内有乾坤,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被切断?

        丹华不回答她的问题,虽然知道眼前这个梅寒山是假的,但她心中还是微微难过,一想到梅寒山若是也会这样对待自己,她就恨不得将眼前的人大卸八块。

        擎天剑。“噗”的一声没入梅寒山的胸口,鲜血溅飞,染红了丹华的弟子服。

        “你……”他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眼里有许多让丹华想要发狂的情绪闪过。最后微微一笑,像是能死在她手里,死也瞑目了的样子。

        丹华强压住心中的不忍和惊恐,以及强烈的不舍,狠狠的一送。擎天剑彻底穿透梅寒山的身躯,他的眼睛慢慢了合上。

        “你杀了他,你杀了他,你怎么那么狠心!你知不知道,他的心里对你……对你……”

        东皇圣女像是疯魔了般奔过来,一脸的愤恨,那眼神似乎要把丹华吃下去般。

        丹华抽出擎天剑,梅寒山倒在地上,东皇圣女失魂落魄的仇视着丹华,“我要杀了你为他报仇!你这个狠心的女人!”

        “感觉我很怕你找我报仇似得。”丹华轻描淡写的说道。

        其实。她心里还是有些不好受的,毕竟虽然是假的,但与真的梅寒山长得一模一样,还有那眼神,包含太多东西,太多让她不舍得东西。

        那缱绻情义,让她发狂。

        东皇圣女周身云裳无风而动,她宽大的袖口飞出四只云囚鸟,这四只云囚鸟都是变易鸟,都是七阶。

        丹华破天阵一摆。将四只云囚鸟都困在了里面,而她本人则用斩仙剑法对上东皇圣女。

        东皇圣女诡异一笑,她身后一只巨大的孔雀出现在丹华面前,丹华心道不好。对面的孔雀品阶太高,不是自己能对付得了的。

        而就在这时,天空一声龙啸传来,丹华抬头望去,曲九不知何时出现在上空,正对孔雀示威。

        孔雀和龙。当然是龙比较有威势,顿时,那孔雀就缩了回去,东皇圣女大怒,“废物!”

        骂了一句,手中长鞭朝丹华扫来。

        用鞭子的女修,看上去多少有些许洒脱之味,丹华迅速避开她横扫过来的长鞭,脚尖一点,瞬间就踩着长鞭,剑气飞扬,直奔对面东皇圣女。

        不过,东皇圣女不是一般人,她的周身泛起一道护体灵光。

        剑碰到护体灵光发出铮铮的声音,就在这时,破天剑阵里的四只七阶变异云囚鸟飞了出来,区区阵法,只能困住它们几个呼吸的时间。

        丹华这下有些相信娘亲说的话了,只要闯过两关就能夺魁。

        刚才对上梅寒山,恐怕就是过情关,若是对面的对手是自己的爱人,下手还是不下手?对方死还是自己死?

        不过,丹华做对了,她与梅寒山不但有说不定道不明的情感纠葛,两人之间更是有生死契约的,这种契约一般情况下都不会影响什么,但只要一方死去,另一方也会突然死去。

        她之所以毫不犹豫的下手,就是知道对面的梅寒山是假的。

        这种考验,丹华懂,所以下手利落的把人杀了,这病不能说明丹华心中无情,或者什么,只能说明在关键时刻,她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说来气人,这样的阵法,但偏偏会让很多人栽跟斗。

        若是换做心理素质差点的,现在指不定在那里伤心难过哭呢,自己喜欢的人突然和别人在一起了,不应该难过吗?

        就算走出来了,要下手杀对方时,突然看见对方眼神里的那种种难以言喻的眼神,还狠得下心吗?怕是早就原谅了。

        就算不原谅,杀了对方自己也会殉情,当然,修仙女子大多不会发生殉情的事情,不过惊逢巨变,心性也要大变。

        再次对上情敌,分寸打乱,说不定就要打输,尤其是对方实力强悍的情况下。

        丹华想通这些,心中也是大骇,没想到第一关就已经这么难了。

        东皇圣女双手一展,一个巨大的钟出现在她身后,悠悠钟声传来,一声声落在丹华心田上,她血气翻涌,吐了好几口鲜血。

        这是东皇钟?丹华不由想起关于东皇的传说。

        传说东皇乃被誉为春神,手持东皇钟,钟声可毁天灭地,也可万物复苏,更加让人忌惮和钦佩的是,东皇此人极擅长阴阳道法。

        什么事阴阳道法。没人知道,很少人见过,据说东皇此人太过高深莫测,没有任何人能让他使出阴阳道法。

        不过。这是很久以前的人了,已经不存在在这个世上,到底是真还是假,已经无从考究。

        她现在被钟声击得血气翻涌,静脉不稳。灵力乱窜。

        手里的擎天剑都快握不稳了。

        不过,九宫典突然从识海里飞了出来,厚厚的九宫典在丹华头顶哗哗翻动。

        金色的光芒从九宫典里落下,将丹华罩住,她翻涌的血气,不稳的静脉都慢慢安静了下来,而灵力也变得温和循循起来。

        东皇圣女没想到九宫典竟然挡住了东皇钟的钟声,她气急,敲着东皇钟不断发出幽幽钟声。

        周围的花草树木,在钟声的摧残下。瞬间化为齑粉,原本春意盎然美轮美奂的花海,刹那间已经满目疮痍,成了废墟。

        丹华冷哼一声,破天剑阵再次摆出,将刚刚破除剑阵的四只云囚鸟再次困在里面。

        小王子和小黑并阿五和小绿不知何时也从空中出现,两树两宠突然都飞进破天剑阵里,对付四只云囚鸟去了。

        丹华愕然……

        不过,很快她就镇定了,手中擎天剑飞出。斩仙剑法再次出现,直奔对面的东皇圣女。

        东皇圣女手中长鞭挥来挥去,鞭法了得,丹华的剑术与她来来回回大战了三百余回合。才堪堪分出胜负。

        不过,想要凭着剑法打败她,却是不够的。

        丹华冷笑一声,看着扫过来的长鞭,没有避开,也没有用擎天剑去挡。而是甩出寸芒。

        寸芒在长鞭上一绕,瞬间变切断了一截。

        “你!”东皇圣女大怒。

        丹华心情大好,收回寸芒,爱不释手的看了看,真是好东西。

        长鞭断了,便没了起初的威力,丹华趁胜追击,擎天剑刹那将失去大半威力的长鞭切断,剑锋抵在了东皇圣女的脖子上。

        “你不能杀我!我可是东皇陵的圣女!”她没有惊慌,而是选择恐吓赵淑。

        很显然,丹华知道这是假的,就算是真的,东皇圣女落入她手里,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她微笑,那笑就像一个恶毒的二世祖,让人胆寒,“可惜,我是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你也知道,我没必要怕你,更何况是个假的。”

        说完,擎天剑轻轻一动,东皇圣女软软倒下。

        接下来,丹华没入破天剑阵,见自己的灵宠与四只云囚鸟斗得难舍难分。

        只见小黑口吐圣火,小王子庞大的蛇身配上额头那金闪闪的王子威风凛凛,而阿五则周身全是火,火光冲天,那只云囚鸟哪里受得了。

        相对于其他灵宠,小绿显得温和多了,它用的幻阵,云囚鸟陷入幻阵中,疯狂的攻击某一处,直到力竭而死。

        她没有帮忙,只是看着,她现在不知道自己的灵宠们是真的还是假的,其实她觉得是假的多些,她的灵宠们的能力她了解。

        不管真假,是自己阵营的就行。

        很快,四只云囚鸟被解决了,外面的孔雀一声惨叫,自然是死在了曲九的手下。

        丹华想,真是不过瘾。

        扯走破天剑阵后,丹华就后悔了,她想收回刚才觉得不过瘾的想法。

        对面,月苏和竹索笑盈盈的看着她,月苏甚至还说:“妹妹,好久不见,你修为精进了不少。”

        丹华干笑,她已经不相信对面的人不会对付自己了,警惕的看着两人,“不知二位道友来这里作甚?”

        “当然是来找妹妹你啊,真是的,还能来做什么。”月苏大大咧咧的,一副颇为伤心的样子。

        她是比较欣赏月苏的,觉得可以相交。

        刚才是爱情不顺,现在是友情不顺吗?什么时候自己娘亲也出现?还有谢三少,不不不,还是不要那么虐心的好。

        真是够了。

        “冷道友,听闻玺引仙尊妙法天下无敌,不知可否赐教?”这话时竹索说的,但月苏也没有反对。

        “好啊。”丹华答应的干脆,无论无话,都是要斗一场的,不然她必定会被三掷出局。

        “不知二位是一起呢还是单挑?”她问。

        不是她托大,而是这两人关系明显非同一般,和起伙来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月苏笑盈盈的道:“自然是单挑,妹妹莫要那么看不起我两嘛。”

        丹华干笑,她哪里敢看不起他两。

        “那谁先来?”丹华问。

        “我吧。”月苏站上前两步。

        “好。”丹华答道。

        竹索很君子了走到一旁,不过丹华不敢忽视他就是,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偷袭?刚才已经对付了两个,若是在他两人身上败了,岂不是还要再来一次?

        月苏可没丹华想的那么多,她的身前出现一尊青鼎,青鼎很快飞出四尊小青鼎,围绕在她身边,而她整个人悬浮在大青鼎上空。

        无数虫鱼鸟兽,先古神祗被刻在青鼎之上,此时这些虫鱼鸟兽先古神祗似乎活过来了般,纷纷从青鼎上飞出来,围绕在月苏身边。

        丹华想起琼光的折扇,不过不知是青鼎厉害,还是折扇离开。

        四尊小鼎轨迹难辨的朝丹华飞来,丹华手中擎天剑飞快挡住近来的小鼎,剑与小鼎碰撞的声音铮铮的响。

        四尊小鼎,丹华双拳难敌四手,想起自己的灵宠,然而这里哪有她的灵宠,分明就是假的。

        丹华手中的擎天剑与小鼎碰撞,竟然只能在小鼎上划出几道划痕,她有些焦急,那么多鼎呢。

        祭出寸芒,却发现寸芒也没能真的穿透小鼎。

        这下,她着急了。

        鼎太多了。

        多?

        她似乎抓住了什么,月苏目前有五尊鼎,而且围绕在她身边的虫鱼鸟兽先古神祗等,绝对不是好对付的,她现在势单力薄,想要赢,唯一的办法就是比她更多依仗。

        底牌这种东西,丹华是不多的。

        想要很多,傀儡不错。

        而且,看到月苏,她就会想起壖元洞的事,可不就有傀儡?

        她微笑,祭出九宫典,九宫典悬在她头顶,垂下丝丝缕缕金光,将她护在中央。

        让小鼎暂时无法取胜。

        她从乾坤袋掏出一架骷髅,又取出八玄木,九宫典翻到四天六变阵傀儡术篇章。(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0706/116231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