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华仙章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巨城

第一百四十六章 巨城

        丹华很少去极冷的地方,也不会很浪漫的在冻住的河上行走。

        更少见到冰裂的样子。

        然而此时,脚下的小世界,在慢慢的龟裂,裂痕已经延伸到她的脚下。

        擎天天嗡的出现在她脚下,浩然剑气从剑身溢出,裹在金光之外。

        “砰”一声巨响,丹华感觉到无数的气流正在撕裂自己,罩着自己的光芒因为空间乱流的涌动的变得扭曲。

        原来,竹索将自己拉入这个地方,并不是为了限制自己,而是要将自己扔在这个破败小世界里,小世界崩坏后,空间乱流将自己撕碎。

        虽然,试炼塔不会要人命……她想到这个可能,但也不能因为试炼塔不会要人命就有恃无恐,若猜测得不多,自己很快就会被传送出去。

        那么,自己前头所做的一切就太不值当了,最主要的是,被传送出去以后,还是要进来的,她还没闯过两关呢。

        闯不过两关,弟子大比丢脸了怎么办?

        丹华迅速想着对策。

        脑海里,前世今生,所有的仙法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剑阵?不行。

        幻阵?不行。

        傀儡术?还是不行。

        蛊术?更是不行。

        四天六变阵,中四天,分别为绝天、升天、无天、破天。

        她迅速的思索着这些发觉,绝天,灭世之阵,天地法则,大道规则,皆要毁去。

        与现现在的状况很想,对,对,这个可以试试。

        她管不了那么多,虽然对绝天并没有多少领悟,但必须要试试了。

        九宫典翻到绝天篇章,上面的古字生涩难懂,每一个字似乎都蕴涵着深刻的奥义。

        她细细的研究,冷静的反复咀嚼这几个字,每一个字都会联想到很多。

        她毕竟不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儿,灵魂是一个有着千年沉淀。前世今生的见闻和感悟参合在一起,很快就排除了许多种可能,选择她觉得最有可能的一种尝试。

        四天六变阵铺开,符文瞬间布满这个不大的小世界,一开始的时候。符文受到空间乱流的挤压和排斥。

        但,遵从心中对绝天术的理解后,符文迅速自行瓦解,分拆成一个个的子符。

        子符穿梭在空间乱流里粘附在破碎的空间法则上,就像凿墙的锥子般,慢慢的渗透,进入这些絮乱的法则颗粒里。

        每一个子符,都附着丹华的神识,符文和神识,都能当她的眼睛。此时子符和神识,慢慢的浸入散乱的法则中。

        丹华眼前的一切,突然变了,变得幻灭,和虚无。

        纷乱的空间乱流感觉不到了,呼啸的风也安静了,周围似乎是永恒的静止,什么也没有。

        包括她自己也变得非常的轻。

        低头,看不到自己的脚,想要伸手。却发现自己没了手,偌大的黑色空间里,似乎只有她自己的思维。

        对,没错。只剩下思维了。

        绝天,绝天,绝天地而无天。

        四天六变阵之无天,回到天地初开之前。

        她想起当初进入识道妙境时,所见到的那个生机勃勃的世界,道生一。道者,无极也,一者,太极也,无极而生太极,天地万物之象。

        突然,周围的黑暗迅速变换,明明看不见,却给丹华一种这里的一切规则都在变换的感觉。

        神识就像潮水一样,随心所动,铺撒在这片黑暗的世界,这个世界很大,似乎无穷无尽。

        但她的神识,似乎也能无穷尽的延伸,只是所到之处,出了黑暗什么也没有。

        她想试试四天六变阵,心思所动,四周突然亮了起来,金色的光芒将周围都照亮了。

        丹华看见一个个金色子符,不断的变换,不断的组成一个个符文,而这些符文又不断的拆解,不断的重组,最后成了一条条玄妙的法则。

        法则!

        丹华瞪大眼睛,只是她此时分明没有眼睛,只能感觉,感觉自己瞪大眼睛。

        子符重组成法则的速度太慢,她有些心急,收回神识,想要神识帮一下忙,然而当神识附在子符上推动子符组建符文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变了。

        充满金光的世界出现了另一种颜色。

        这种颜色是绿色的,有一种颜色出现,就会出现第二种,第三种,第四种……直到眼前成为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

        无数种颜色的符文变换着,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从漩涡,丹华感到一丝丝的风。

        风,一开始很小,随后慢慢变大,最后成了呼啸的飓风。

        丹华觉得自己的思绪被飓风吹得到处飘,她想要一个实物挡住这风。

        眼前,无数的符文,便快速组建,不多话,一条条法则出现在她眼前,法则越来越多,想成了一座山脉。

        丹华看到眼前的山脉拔地而起,她道:“我懂了。”

        随着她一句懂了,五彩斑斓的世界,快速涣散,所有颜色组成了她的身体,最后这些颜色归集成了金色。

        丹华看着自己的身体,与刚才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却又不同了。

        正看眼睛,发现自己还在九宫典的保护下,脚下擎天剑也还在,而身边已经不是刚才的小世界了。

        而是,身在空间裂缝里。

        擎天剑剑锋扎进空间裂缝的巨石里,脚下是纷乱的空间乱流,无数的峰刮着笼罩在她身上的光幕。

        她刚才也悟了四天六变阵之绝天和无天,这两则法术施展出现来是对立的,但却是相同的,一种是灭,一种是生。

        绝天,乃灭。

        无天,乃生。

        绝天,法则毁灭,天地毁灭,道也毁灭。

        无天,法则无,天地无,道也无。

        这世界的一切法术道术。都依托着法则、天地、和道,若将这法则、天地、道毁灭了便什么也没有了。

        那么,若视这法则、天地、道为无,那么。便不会随着毁灭,任凭海浪滔滔,我自岿然不动。

        绝天,置之死地而后生。

        无天,超出六道轮回。修在天外之天。

        这算是,另一种道了。

        只是,丹华悟得不多,只能悟到些皮毛。

        不过这已经足够让她破除竹索的空间之术。

        挥手打出一连串的符文,金色的符文犹如觉醒的巨龙,势不可挡的带着她冲出了破败到处充满空间乱流的空间裂缝。

        当她冲出空间裂缝回到地面的时候,竹索也从空间中跌了下来,落地后立刻吐了口鲜血。

        “冷道友,佩服,我输了。”他艰难的说道。

        丹华微笑。“你的空间之术很厉害。”她这话是发自内心的,若没有四天六变阵,她绝对走不出来。

        而且,竹索之是筑基期,空间之术就已经这样厉害了。

        算起来,自己也还是很弱,若没有九宫典和擎天剑做护盾,莫说领悟绝天之术了,恐怕早已被空间乱流撕碎。

        没有这两件法宝,在那样的空间里。竹索轻而易举就能取了自己的性命,这样说来,竹索实力在同辈中,绝对算得上非常强悍。

        “我等走了。”月苏过来扶竹索。两人对着她微笑,然后消失在原地。

        丹华叹气,哎,不知道谁会出现。

        她收了冀鸟,慢慢往前走,走了一段距离后。前方出现的是漫天荒漠。

        往回走是大片大片的花海,但对自己已经没有意义,只能不断往前走。

        她踏上荒漠,速度不快也不慢,脚踩在黄沙上发出咯咯的声音。

        又走了大约一个时辰,眼前还是一望无际的荒漠,头顶是永不知疲惫的烈日。

        丹华深吸一口气,继续往前走。

        一走,三个时辰过去,天上的烈日已经落在地平线上,大地马上就要陷入黑暗。

        丹华没有停留,接着往前走。

        到了天际完全黑下来的时候,伴随而来的是气温骤降,变得奇冷无比。

        搓了搓手,呼了口热气,丹华从乾坤袋里取出一件衣服披上,然而还是抵不住寒气。

        衣物抵挡不住的寒气,那只能用灵力了,只是这漫天黄沙里,灵气稀薄,几乎没有。若灵力用完,就不妙了。

        一开始的时候,是有灵气的,越走越少,最后都几乎感觉不到了。

        她想了想,又从乾坤袋取出一件披风披在身上,仰头看着天空,没有月亮,没有星星,什么都没有,大地漆黑一片。

        她取出一颗夜明珠,借着夜明珠的光芒,不急不忙的往前走。

        到了半夜的时候,她甚至看到自己披风已经结了冰。

        天气太不正常了,按理说,夜间如此寒冷,白天的太阳更应该烈才对。

        实在忍不住,她动用了灵力,顿时一股暖流流遍全身。

        然而,随着而来的是更加的寒冷,她看到自己吐出去的气瞬间化成了霜。

        算算时辰,还有一段时间天才亮,她披着厚厚的披风,夜明珠一抛,练起了剑。

        练了一个时辰的剑,她想了想,将冀鸟放出来,一人一傀儡,见招拆招,配合越发默契。

        好不容易,天亮了,气温也迅速回升,一开始她取掉披风,过了一个时辰,她换了一件薄衫,再过一个时辰。

        她发现,昨夜的想法应验了,天空的烈日比昨日烈了十倍不止,仿佛要将这大地烤焦般。

        她仰头,看一眼那烈日,咬咬牙,接续往前走。

        幸好琼光总爱研究吃食,现在她的乾坤袋里还有各色食物,以及饮品。

        取出瓷瓶,打开盖子,一股果香袭来,她吸吸鼻子,突然觉得好像娘亲。

        琼光不但京研究菜谱,还研究这种饮品,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有人类,有妖兽,有灵族,有鬼族,有魔族,她们的食物也是非常有特色的。

        而且,光人类而言,就有各种族种,没一族都有自己的特色食物,这些食物都非常可口。

        其中,让琼光最推从的便是果汁这种饮品,不知她是从何处得来仿佛,做出了无数果汁,现在丹华喝的便是橙汁。

        她喜欢有点酸,但不过分,有点甜,也不过分,还橙肉,合起来醇厚又爽口。

        喝了一瓶橙汁后,她擦擦汗,继续往前走。

        一连好几天,都是白天烈日暴晒,晚上还冷异常。

        不过就算如此,丹华都没想过要往回走,或者停下来。

        到最后,她的身体已经很疲惫,丹田也濒临枯竭,她不由得怀疑,是不是自己走错了。

        再走了两天,前方突然出现一座巨大的城池。

        她站在原地,远视前面的巨城,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海市蜃楼。

        海市蜃楼是一种幻术,不同的是不是人类的幻术,而是妖兽的幻术,确确来说,应该是灵植的幻术。

        没人见过这种灵植的本体,这种灵植只生长在万里荒漠中,鲜少有人会去那样的地方,就算机缘巧合落到那样的地方,也找不到使海市蜃楼的灵植。

        这种灵植非常的狡猾。

        妖兽中狐狸最狡猾,而灵植中,蜃妖最狡猾。

        她停了一会,接着往前走,就算前面真的是海市蜃楼,她也要去看看,能让蜃妖活下来,那么肯定也能让人活下来。

        望山跑死马,这句话不是说说而已,她远远望去,巨城也不是太远,但她愣是走了三天才走到。

        不过,幸好,前面的巨城不是幻觉。

        但,这座城市非常的熟悉。

        似乎,在哪里见过。

        怎么回事?

        城门是半掩的,她走进,城墙非常高,起码有几十丈。

        她推开了半掩的城门,一阵风吹过,风中夹杂着淡淡的霉味。

        门开了,入眼的破败和死气。

        而且,越来越眼熟。

        她退回来,看向巨大的城门,发现城门上被人用剑划下几道巨大的剑痕,很显然,原本标注着巨城名字的匾额被剑击落了。

        顺着墙根,丹华最后没能找到任何关于这座城名字的任何痕迹。

        她再次走进这座巨城。

        每一条街,每一座宅子,每一个摊子,都破败不堪,起初并没看见死人,越往里走,所见到的枯骨越来越多。

        “啪”

        一声轻微的响声,将丹华原本就紧绷的神经拉到极致,她瞬间转身,化作一道光追向声音的发源地。

        然而,让她失望了,什么也没有。

        她闭上眼睛,神识铺开,符文铺开,发现了一丝微弱的灵气波动。

        一座死城,除了破败之气和气死,再也没有其他气死,她竟然发现了一丝丝灵气波动,太不正常了。(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0706/116231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