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华仙章 > 第一百五十章 弟子大比

第一百五十章 弟子大比

        “三生石是一种有记忆传承的上古奇树,它的每一片叶子都记录了人世间一件大事。”

        “会自主择主,凡被择为其主者,必定是有大造化之人。”

        里面简明扼要的记载了三生石的不凡之处。

        只是,丹华想了想,小绿都挺符合的,难道是小绿是断坤真人嘴里所说的三生石?

        若小绿是断坤真人的那枚三生石种子所化,那枚断坤真人肯定是弄错了,小绿绝对比所谓的三生石树要不凡许多。

        看完玉简,“我倒是有一棵树,但不知是不是师叔所说的三生石树,不知师叔可有这种神树的留影。”

        断坤真人一愣,他是笃定三生石树已经发芽活了下来,所以才来找单号的,怎么难道出了什么事?

        “并没有。”他摇头。

        “没有?”丹华不确定断坤是不是来让她让出小绿的,不好说什么,小绿她是绝对不会让给断坤的。

        断坤点头,他还在为丹华此时的态度苦恼,“小师叔,不知可有什么难处?”

        “我的小绿以时间碎片为食,会使幻术,与您所说的记录人间大事,并不是十分相像。”她还没说小绿的叶子能救命。

        断坤皱眉,玉简中并没有记录着几个不凡之处,她万分肯定当初偷偷给丹华的种子已经活了下来,但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变故?

        难道是自己弄错了?

        他不死心的道:“不知可否让我看看那神树?”

        这倒是可以,丹华点点头,“您稍等。”

        小绿和阿五并没有去灵兽殿,它们目前在药田与众多灵药一起,据说是联络联络感情。

        “小绿,来找我,马上。”

        传音后,小绿很快就过来了。

        断坤真人见一棵小树竟然不能腾空而来,不由得眼睛眯了起来,脸上的激动之情怎么也敛不住。

        丹华伸出手。小绿飘到她手心上,垂着的树根蹭了蹭她的手心,为数不多的叶子乖巧的向丹华挥动。

        “主人,找我什么事?”小绿的声音只有丹华能听到。断坤是听不到的。

        左手戳了戳小绿的叶子,“这位师叔说你是它的三生石树,所有找你来问问,你是什么树?”

        小绿迷茫,“我不知道。”

        丹华也无奈。连小绿都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树,那么她也没办法了。

        “师叔,你看,可是你说的三生石树?”

        断坤真人仔仔细细的端详小绿,看了好一会,才点头,又摇头,现在他也不确定了。

        他研究三生石好多年了,觉得眼前这柱神树要比他所研究了好几年的三生石树要神圣许多。

        “师叔您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丹华问。

        断坤真人沉思了片刻,才道:“小师叔祖这棵神树很不凡。我现在也不确定了,敢问小师叔祖,这株神树是从何处得来?”

        “在宗门内,兴许是您所说的三生石树叶不一定。”她不想骗眼前的修士,只为从他眼里看不到贪恋,看不到嫉妒,只看到了希望。

        对,就是希望。

        “也只有小师叔祖这样有大造化的人才让它破土而出,然后茁壮成长,长成参天大树。若果真的是我那颗种子,还请小师叔祖帮我一个忙。”他郑重的抱拳,对丹华行礼恳求道。

        丹华急忙避开,“咱们是同门。理应同舟共济,师叔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若我能办到,定鼎力相助。”

        断坤点点头,对丹华很是满意,他这样的人。与别人的想法不同,宗门养大了他们,收留了他们,给她们地位和资源,他们对宗门的感情比一般普通弟子要深厚很多。

        丹华是玺引的关门弟子,也就是唯一弟子,相当于是未来玺引之后的苍羽宗精神支柱,是宗门的脊梁。

        如果她因为地位超然就自得自满,甚至目中无人,那他们会觉得苍羽宗失去了希望,未来是暗淡无光的。

        幸好,丹华不是那种自得自满目中无人的人,脚踏实地才是最重要。

        他很满意。

        丹华避开,他也没有矫情的非要丹华受礼,而是直奔主题,“在很多年前,我有一道侣,和一位可爱的女儿,我资质不高,对仙路早已失去了进取心,只想和道侣和女儿好好的生活,后来再一次外出游历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一个秘境,在秘境里,我的女儿和道侣得了一种怪病,每日午夜就会发病。”

        他缓缓将当年妻子与女儿的遭遇一一讲给丹华听,越听,丹华越心惊。

        天底下竟然会有这样的病,难道是被夺舍?但又不像。

        “后来,妻子和女儿终于在一天一起消失了,她们的本命灯还亮着,我疯狂的寻找她们,可是天下之地,我寻遍每一寸土地,还是没找到她们。”

        堂堂金丹真人,说道挚爱的妻子和女儿,也会泪流满面,丹华听了不禁动容,

        “我能感受到,她越来越强,可是我就是找不到她们,后来有一天我发现了另外一位道友的道侣和孩子,她们的遭遇与我的道侣和女儿一样,那位道侣说她们被圣主选中,做了使者。”

        “后来我遍寻典籍,终于在一本游记中看到在冥海上有一个圣教,圣教有二十四使者,这些使者都是从世界各地选出来的。”

        “我也去过冥海,但什么也找不到,我听冥海岸的居民说,圣教的人只有在天地浩劫之时才会出现。”

        “与此同时,我得到一个可靠的传说,传说三生石树记录了圣教的建立和更迭,只要得到三生石树的记忆,就能找到圣教的路口,就能找到我的妻子和女儿。”

        丹华听了,久久不语,天地浩劫?怎么可能,从未在任何典籍上见到过有人说这片大陆还会有天地浩劫。

        而且,冥海上真的有圣教吗?

        这一切,她都不能回答,但她能答应断坤。如果小绿有关于圣教的记忆,她一定会告诉他。

        “师叔请放心,若真有记忆,我一定告诉你。”

        此时此刻。她不知该说什么才能安慰眼前这个男人。

        断坤真人为人正直,心性纯良,没有怀疑丹华的话,“其实,这些年我已经开始放弃了。我找了太长时间,我的寿元无多了,若在我有生之年还是找不到那些记忆,而是在我死后找到了,还请小师叔祖带我去看看她们,过得是否还好。”

        丹华郑重答应了他的要求,“好,一定。”

        断坤真人最后看了一眼小绿,离开了紫烬峰,来时不觉得。他走时,丹华才觉得他的背影是那么的孤寂。

        送走断坤,她感觉到琼光已经出阵,她急忙跑去含光殿。

        远远的看见琼光在含光殿里忙碌着,“娘,怎么样?通了几关?得到什么奖品?”

        琼光看着丹华,皱眉,“还有奖励?”

        丹华差点没晕倒,这试炼塔果然是看碟下菜的,肯定是觉得琼光手里的法宝比它能给的奖励好。就没给。

        真是会过日子,节省!

        “我也没有,娘,快说。你过了几关?”

        “两关。”琼光很快就被丹华岔开了话题。

        “哇,娘你好厉害。”她惊喜的抱着琼光,开心极了。

        琼光抱着丹华,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

        这时,玺引从内殿走出来,“咳咳。”咳嗽了两声。示意两人注意形象。

        丹华偏不放,瞪着玺引。

        “徒儿,弟子大比报名即将结束,你速去报名。”

        果然,这是报复!

        丹华偏头,靠着琼光,“回师父的话,七师叔帮弟子报名。”

        “胡说,你自己去,快,马上去。”玺引坐下来,一点不给面子。

        “为什么?”丹华觉得今天一定要问出个子丑寅卯来,不然坚决不会离开含光殿。

        不能被人支开!

        “弟子大比的规则你需要自己去了解,去找负责此次弟子大比的人,告诉他为师让他有可能进前十名的名单给你,为师给你支招。”

        玺引无法,只能抛出大招。

        丹华听了这明显要开后门的话,更不乐意了,她堂堂小仙尊,为什么要开后门!

        走正门也能赢好吗。

        这次琼光却将丹华推开了,“乖,听你师父的话,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多了解对手总错不了。”

        “娘也让女儿开后门?”丹华被人用乖这个字哄,还是自己娘亲,心里暖暖的。

        “胡说,有后门不开是傻子。”琼光一本正经,正气十足的说。

        丹华……她高估了自己娘的情操。

        不情不愿,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含光殿。

        找此次负责弟子大比的人,那不就是梅寒山吗?

        找梅寒山?她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吧。

        叹了叹气,她去了混元塔。

        成功打赢不归城弟子试炼秘境里的所有傀儡剑人后,丹华又去了第二关,这一次她用上玺引给她的戒指。

        这枚戒指长得其实不是很好看,一看就是粗枝大叶的男人炼的,不过有个好处就是可大可小。

        她找来一根绳子,将戒指绑起来,戴在脖子上。

        还取了个名字,叫雷戒。

        雷戒,果然很好用,将雷电尽数收进戒指内,然后对付施雷的人。

        这一次,不管是对付雷灵根傀儡修士,还是冰灵根傀儡修士,她都是很快的将其打败了。

        通关后,她也没有出来,而是在里面闭关了一个多月。

        当出来的时候,弟子大比已经如火如荼的准备开展了。

        丹华是玺引仙尊的关门弟子,第一轮比试的时候有资格免战。

        不过她不接受这个特权。

        和普通的弟子一样,坚持从第一战开始比。

        弟子大比这一天,紫烬峰所有弟子都去了,菲轩和斐初阳两人的擂台都是分开的,两人打完后立刻过来给丹华助威。

        玺引和琼光也来参观了。

        不过他们两人坐在最高处,没有站在擂台下观看。

        整个弟子大比和往年一样,分厂三十三个擂台,第一轮初赛所有人抽签,抽到几号,几号就是自己的对手。

        第一轮人数很多,几乎每一个擂台都排了好几队人。

        丹华选了第一号擂台,斐初阳选了二号,菲轩选了三号。

        两人排在前面很快就打完了,而丹华还在排队。

        “天啊,亲传弟子都没有参加第一轮比试,没想到小师叔祖参加了。”有人悄悄议论。

        丹华心中诽谤,早知道大家都不参加,她就不来这当出头鸟了,真是的。

        高台上,琼光坐在玺引身边,目不斜视的看着丹华,脸上的担忧毫不掩饰。

        跟着一起坐在高台上的还有一应长老,这些长老们相互传音。

        “这位也了不得,开始修行时年龄挺大了,没想到仅仅十年就筑基了,了不得了不得。”

        “是啊,这气度,比那些早已结婴的仙子都不逞多让。”

        “还有个如此不凡的女儿,前些日子那些传言到底是哪个没脑子的传的?”

        长老们的目光有意无意的瞟向玉女峰峰主。

        这都还没开始比呢,长老们的心就开始偏了。

        可见,人心这东西,最是不可测了。

        梅寒山也在一众长老中,他做此次大比的执事长老,从露面到现在,一直是目不斜视面无表情。

        丹华的视线偷偷落在他身上,却见他面无表情目不斜视,根本就没和自己对视。

        就在丹华看向梅寒山的时候,人群中一道视线死死的锁定了丹华,那眼神阴毒无比。

        目光兴许是太热烈,丹华回过头去看,却发现一个也不认识。

        高台上,玉女峰峰主给梅寒山传言,“你与仙尊的弟子接触较多,依你之见,她拿第一的把我有几层?”

        梅寒山移了移视线,看向丹华,微微摇头,“不知。”

        他却是不知丹华拿第一的把我有几层,这个弟子,她的爆发力总是能给人惊喜。

        玉女峰峰主皱眉,视线却没有落在丹华身上,而是落在玺引身边的琼光身上。

        琼光很心安理得的坐在坐位上,半点没有自己其实不是苍羽宗弟子的觉悟,同时也没有自己其实只是个筑基修士的觉悟。

        一开始,就没人告诉她修仙界等级不亚于宫廷,而她从小高高在上惯了,玺引对他又很好,她哪里会觉得自己此时此刻在那个位置是多么的不妥。

        反正也没人敢冲到她面前指责她。

        丹华看到琼光在那个位置的时候,就知道接下来的对手,绝对不会手下留情了。(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0706/125121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