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华仙章 > 第一百五十五章 造化丹书

第一百五十五章 造化丹书

        高齐走擂台后,丹华并没有去,她在等一个挑战者。

        果然,很快就有人走了上来。

        来人她在留影石里见过,就是败在高齐收的长夙。

        长夙一席白衣,犹如随时会凌空而去的谪仙,长得丰神俊逸,儒雅瑞气,身上书卷气息非常浓厚,一双桃花运看人似含情脉脉般。

        “弟子长夙,请小师叔祖指教。”他摇摇抱拳作揖,手中拿着把折扇,丹华目测与琼光的比还差些。

        但,只是差些而已。

        她点点头,“好说好说。”

        长夙身上也有秘宝,丹华看不出他的灵根和修为,他就站在那里,像是一阵风,或是像是什么也没有。

        整个人完全融入进空气里,若不睁开眼睛,完全感觉不到他就在眼前。

        丹华也不敢大意,谁知道对面的人是真是假。

        “请吧。”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长夙微微一笑,犹如春风化雨。

        “君子修道立德,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弟子在小师叔祖的身上感受到了天地浩然正气,另弟子心生折服。”

        他这番话说来,丹华感觉空气都变得不一样了,像是远古先贤从时空的始源一步步走来,来到她的面前,伸出手,对她厉声问‘何为道?何为人?何为修道?何为仙’。

        她喃喃自语,陷入了‘何为道,何为人,何为修道,何为仙’这样的问题里。脑海犹如和了面,模模糊糊,无论她如何挣扎,都挣扎不了。

        突然,扎在她头上的小绿一晃,一道绿光打入她身体,顿时那种犹如生在泥泞不能自拔的感觉瞬间褪去。

        她清醒过来时。看到长夙手执一本书。表情复杂的看着她reads();。

        “原来你是儒修。”丹华道。

        长夙依旧微笑,脸上的笑容犹如阳春三月的阳光,灿烂暖和。那双桃花运依旧含情脉脉。

        “小师叔祖比我预想的还要醒来得快很多。”他毫不吝啬自己的赞誉之词。

        “儒修,有意思,再来。”她再次做出请的手势。

        长夙脸上的笑容敛去,整个人的气质仿佛是天地致正致雅。

        他手中的书突然光芒大振。发出白光将他整个人都罩住,丹华也祭出九宫典。金光垂,笼罩在她全身。

        “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长夙长衣飘飞,立于前方。声音叠叠传来。

        随着他话音落,他手中的书哗哗翻动,书中一个个古字飞出。这些字丹华一个也不认识。

        古字飞出,奔向丹华而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字飞来,丹华周围已经围着一圈的古字。

        这些古字仿佛铜墙铁壁,慢慢收紧,企图要将她困住。

        长夙与高齐对战的时候,并没有使出他手上的法宝,丹华一时之间竟然不知该如何破解。

        四天六变阵铺开,密密麻麻的符文从她身体里蔓延开去,无数符文颗粒爬满周围的古字。

        然而这些古字自成一道,并不受符文影响,她完全看不懂这些字,想要拆解也无从拆起。

        拆?

        她认真看周围的每一个字,这些字虽然都看不懂,但她敢断定,这些字排序有规律,动一字而动全身。

        眼看着自己能供自己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少,她反而越来越冷静。

        长夙犹如一棵松柏般站在擂台的另一边,对丹华摇摇微笑,而后修长的手一拨,他手中的书瞬间分开,一页页纸纷飞在擂台高空。

        这些纸在虚空中形成一个奇怪的阵型,长夙一步步凌空而走,踏入阵内。

        顿时朗朗读书声传来,丹华想不听都难,这些声音没入她的耳中,扰乱她心神。

        ‘何为道,何为人,何为修道,何为仙’她想起这几个字。

        道,便是路,人便是己,修道便是修心修身修神,何为仙?这天有谁可以告诉她何为仙?

        仙,仙,可有仙?

        她陷入了死循环。

        扎在秀发上的小绿感觉到她灵魂有崩溃之象,立刻一抖,一片叶子掉来,化成一滴水,没入她身体。

        顿时,灵台一片清明许久没有松动的壁垒,仿佛有了松动。

        长夙再次一愣,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他可是用了自己最厉害的法术,却还是困不住这个女子吗?

        丹华灵台清明,思路也变得清晰了许多,她伸手摘头上的九宫典,九宫典放在眼前reads();。

        神识放出,用神识在九宫典上,誊抄围着自己的那些古字。

        当第一个字誊抄上去的时候,她的神识剧烈的痛起来,让她几乎无法再集中精力,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第二字誊抄上去的时候,整个九宫典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九宫典似活了般,空白的纸上一个个古字冒出来,丹华收回神识,认真看去,这些古字与长夙放出来的一模一样。

        高空中的长夙见了脸上惊容难掩,“这怎么可能!”

        很快,九宫典上已经出现一片长文,千字左右,密密麻麻的呈现在丹华眼前。

        九宫典内蕴含之多,所要学习的也很多,其中一样便包括认字。

        这些字,她还不认识,但九宫典她会用。

        伸手点在这些古字上,“去。”一声轻呵,金色的古字便一个个从九宫典里跳出来,挤入白色古字里。

        瞬间,由白色古字身上逼来的压迫感消散于无形,随之而来的是长夙身在的奇怪阵型。

        他手上的书,每一页都竖起来,悬在空中,散发出浑厚的气息,庞大犹如江水滔滔的威压袭来。

        观战的人,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总决赛的每一场战斗都精彩绝伦。同时也让她们热血沸腾,平时哪能看到如此精彩的比试?

        人群中,斐初阳为丹华捏了把汗,“长夙师兄实力强悍,少有敌手,你说师妹能赢吗?”他死死的抓着菲轩的手臂,都把人掐疼了。

        菲轩一双眼睛也死死的盯着擂台。“不知道。师妹也很强,只是长夙师兄功法少见,他手中的书也不简单。”

        “那是什么书?”

        “不知道。从未有人见过长夙师兄使用。”菲轩说出了自己刚刚打听来的消息。

        高台上,长老们心思各异,也都全神贯注的盯着擂台,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盯着丹华两人。

        三十三个擂台。有十五个擂台有人在战斗,这些弟子都是亲传弟子。各家师尊和师兄弟们的目光自然都集聚在周围。

        琼光手心拽紧,“此人是儒修?”她问。

        玺引点头。

        “可破?”

        玺引再次点头。

        擂台上的丹华,踩着擎天剑,头上悬着九宫典。绝天阵铺开,庞大的阵法瞬间将擂台囊括在内。

        绝天阵内,一切法则都要毁灭。天地法则,大道规则。都一寸寸瓦解。

        但长夙的奇怪阵法却岿然不动。

        丹华飞身而上,与他持平reads();。

        “你觉得道德可凌驾于法则之上吗?人心可驾驭道德为武吗?天地法则都将毁灭,你所坚持的还存在吗?你自己还存在吗?”

        丹华吸纳了小绿的一片叶子,心中有感,又经历刚才的一劫,心中有感悟。

        当初她以灵兽殿灵兽练四天六变阵之升天,虽然小有所成,但与长夙比起来,还是弱了很多。

        长夙之法,欲除之,先毁其心,摧其道,可谓是釜底抽薪。

        升天乃四天六变阵中的幻阵,此刻铺开,叠加在绝天阵内,丹华的一番话传入长夙的耳中。

        瞬间就起了作用,天地法则,是制衡,是创造,也是毁灭,有生机,也有寂灭之气,道德有时能凌驾于法则之上,却不是时时都能,同时人心最锋利的武器就是道德,但法则已灭,一切都将归于虚无。

        啵的一声,长夙的书页之阵纷纷变化,再次形成了一本书,被长夙握在手里,他从空中落来。

        “不愧是小师叔祖,弟子佩服。”

        他并没有受伤,但若想赢丹华确实万万不能的,方才他其实已经陷入升天之阵,虽然很快以秘法走出来,丹华方才神识有剧痛,还用掉了小绿一片叶子。

        严格算起来,丹华是险胜。

        这一战她收获颇丰,誊抄走了长夙的秘法,同时还升华了自己四天六变阵中的升天幻阵。

        毁其心,摧其道,一劳永逸。

        但刚才她神识剧痛,是以前所没有的,作为仙尊的弟子,险胜就是输,可她怎么可以说自己输?

        “算平局如何?”丹华笑着说。

        “听小师叔祖的,能与小师叔祖暂时打个平手,弟子已经倍感惭愧,日后定当努力修行,不辜负今日一战。”

        长夙知道,若打去,自己手段尽出,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输,还把底牌全部暴露于人前。

        他乃亲传弟子,而且已经进入前三十名,能不能夺冠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夺冠除了能得到更丰硕的奖励以外,还有宗门赋予的责任,他其实并不是很想得到这份奖励。

        所以,他轻轻松松的走擂台,今日不打算再比,能与小师叔祖打成平手,这师父可要开心一阵子了,这也算是人生中的里程碑了吧?日后有了弟子,定要和弟子们说当年你师父在弟子大比中可是与小仙尊打了个平手的。

        丹华也不打算再比,她从另一边走擂台,快速的消失在人群中。

        连斐初阳都找不到她。

        回到紫烬峰,玺引和琼光和回来了,两人都知道,这一站丹华很吃力。

        “有没有受伤?”琼光忧心的问。

        丹华摇摇头,从头上拔出小绿,递到琼光面前,“小绿少了片叶子。”

        琼光接过小绿,粗略一数,果然少了一片叶子,立马心疼的抚摸小绿每一片叶子,“疼不疼?有没有事?”

        小绿摇摇叶子,它现在很困,很想睡觉,挥挥叶子,她不再回丹华的头上,而是进入丹田,沉沉睡了过去reads();。

        “它沉睡了。”丹华说。

        “那造化丹书虽然有所毁损,但也不是等闲就能对付的,今日徒儿你做得很好,为师很满意。”玺引沉沉的说。

        丹华皱眉,听名字,长夙的那本书似乎很不一般,那自己说与他平手,是不是亏了?

        “师父,什么事造化丹书?”

        丹华和琼光两人都望着玺引。

        “在荒古时代,有*八荒十二圣地,其中中天,地极,为最神秘之地,而造化丹华便是中天圣主的本命法宝。”

        丹华全身一凛,不可置信的道:“怎么可能?”

        玺引望向远方,似乎在回忆曾经的某一段记忆,“这造化丹书流落市井,被一名散修所得,后经过无数辗转,落在苍羽宗,被当时一名儒修所得,后代代相传,谁也无法让造化丹华认主,没想到认那小子为主了。”

        他也很难相信这个事实。

        “师父,我的九宫典厉害还是造化丹书厉害?”其实她感觉自己的九宫典更厉害一点。

        玺引沉凝片刻,“造化丹书破损得厉害,若完全修复,九宫典不是对手。”

        丹华差点没跳起来,“师父,徒儿的九宫典要如何才能超越造化丹书?徒儿可不想输给那个长夙。”

        玺引轻笑了,“有朝一日你的修为超过当年的中天圣主,九宫典自然就会越过造化丹华,不过你也不必太过担心,想要修复造化丹书,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话虽这样说,丹华还是很担心,她现在可没有长夙也是自己的同门,同门天无敌手她与有荣焉这样的想法。

        “师父,您看得出那长夙是什么灵根吗?”

        玺引摇头,“不曾注意。”

        丹华:……

        关于长夙的话题很显然是进行不去了,她急忙问另外一个问题。

        “师父,那高齐是什么人?弟子感觉他好奇怪,两个一模一样的自己,都是本尊的样子。”

        玺引不知她口中的高齐是谁,但他知道说的是谁。

        “衍族人。”玺引简明扼要的说道。

        “衍族人?”丹华回想了自己看过的书,好像从未听过这种种族。

        “衍族人,血脉奇特,传说有上古妖族血脉,不过不知他们一族的人经历了什么,褪去妖血,完全变成了人,但血脉似乎含有某种力量,这种力量有利有弊,具体为师也不是很清楚,不过衍族人与妖族相同,有记忆传承,他们主修九转天衍决。”(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0706/125121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