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华仙章 > 第七十二章 寸芒

第七十二章 寸芒

        丹华仙章风雨

        丹华回头,看见梅寒山单膝跪地,前方是一滩鲜红的血液,他整个人摇摇欲坠,脸色苍白如纸。

        “你怎么啦?”丹华急忙过去扶他,却发现他全身冰冷,虚弱得站都站不起来。

        然而,丹华过去扶他,他却推开了丹华,自己咬着牙站了起来,而后丹华看到他的气势不断攀升,竟然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她不是什么少不更事的幼儿,明白梅寒山这是在用禁术强行恢复修为。

        “你……”接下来的话到嘴边被她咽了回去,环视一下四周,发现这里很美,青青的水草在水底悠然生长,还有小鱼小虾在自由穿梭。

        一切都再正常不过了。

        驾驭着渐离舟,丹华往上升去。

        然而,上方却出现一道正黄色拦住去路,一眼望去,犹如一条巨大的正黄色宽布被刚在水里,只是不管水如何晃动,它都丝毫不动一下。

        梅寒山传音道:“那是通天蟒,从底下绕过去。”

        丹华手心起了细细的汗珠,全神贯注的驾驭渐离舟,贴着水底往前慢慢驶去。

        梅寒山打出道道屏障,将渐离舟掩藏起来,敛住了所有气息,两人有惊无险的绕过了通天蟒,水太过于清澈,以至于一抬头就能看到蓝天白云,以及飞过去的鸟儿。

        奇怪,清水不是在弱水下面么?丹华有些纳闷。

        不过以前也没见过弱水,此时便无从参考了。

        驾驭着渐离舟远离通天蟒后,丹华一飞冲天,犹如一支箭冲出水面。

        冲出水面那一刻,丹华有种此生休矣的感觉。

        渐离舟冲出水面那一刻,丹华的心是喜悦的,终于可以逃脱升天了,然而刹那间眼前却出现了一双水桶般大的眼睛,渗人的寒光,她心一突,坏了,绕过了通天蟒的身体,没绕过它的头。

        “嘶。”通天蟒突然吐出红信子,分叉的红信子舔在结界上,突然结界就破了一个洞。

        丹华大骇,梅寒山此时可是巅峰时期啊,一个结丹真人的结界,被这么一舔就舔破了。

        这修为得多深啊!

        梅寒山瞬间挡在她身前,强行接手渐离舟,调转船头,疯狂后退,而且一条正黄色巨尾迎头甩过来。

        丹华看到巨尾刮着渐离舟侧面落了下去,梅寒山下一刻已经出现在通天蟒巨尾上,只见站在巨尾上稳如泰山,手一拍,顿时空中立刻出现一个巨大的巴掌,拍向迎过来的蛇头。

        只见通天蟒额头上金灿灿的发着光,定眼看去原来是一个王字,丹华驾驭渐离舟迅速飞远,待冲入远处山林,她才停下来,调转船头,梅寒山已经与通天蟒斗成一团。

        只见,巨尾试图甩开梅寒山,大力拍打在水面上,溅起层层浪花,而梅寒山化作一道直线,落在通天蟒头上。

        通天蟒已经是八阶大妖,看到梅寒山朝它头上飞来,硕大的头想避开,却怎么也避不开,让梅寒山稳稳的落在它头上,双脚在踩在那个金灿灿的王字上面。

        丹华站在夹板上,视线一直随着梅寒山的身影,突然看见他伸出手,丹华本能的将黑匕首祭出,甩了出去。

        黑匕首飞入梅寒山手中,只见匕首爆出耀眼的光芒,这种光芒很奇特,让人记不住它是什么颜色,只知道有颜色。

        而后通天蟒大骇,疯狂逃串,没入水中,又飞出来,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

        丹华看得分明,黑匕首不偏不倚的插在通天蟒的三寸里,顿时它额头上的王字变得暗淡起来。

        梅寒山犹如直线般直接飞到渐离舟上,一伸手,黑匕首落入他手中,颜色竟变了,原来的漆黑如墨早已不见,泛着青幽冷光。

        刀身上有两个字,寸芒。

        没听过的名字,丹华第一反应就是扭头去看梅寒山,“这是?”

        “这是你那柄匕首,被妖兽之血封印,如今只是开启第一层封印,还有六层未开启,机缘到了,封印自会解开,切记,此物乃凶器,里面阴魂切莫让其太过强大,会反噬其主。”

        丹华接过寸芒,左右观看,发现气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更为锋利,更为阴冷,不过她确定这就是自己那柄黑匕首。

        七重印,第一重竟然是用八阶通天蟒的血解封的,那么第二重又要用什么妖兽的血才可解封?

        收起寸芒,丹华的视线落在河里因疼痛而翻滚怒吼的通天蟒,“为何不直接杀了它?取走妖核。”

        “通天蟒记仇,若杀了一只通天蟒,万世都要受通天蟒一族追杀,且通天蟒不值几个钱。”

        他说的风轻云淡,大手牵着丹华,放出宽剑,让丹华收了渐离舟,化作一道道残影飞入山林。

        丹华感觉到,他的气息越来越不稳,灵力在体内乱串,仿佛要冲破肉体的枷锁,而梅寒山整个人的脸色在迅速便白,直到一点血色都没有。

        宽剑突然收起来,一头栽了下去,他死死抓着丹华的手,丹华也不得不被他拖着落下来,梅寒山仿佛要努力克制着什么,他双眼赤红,青筋直冒,整个人的气息冰冷无比。

        他落地那一刻又变得很正常起来,宽剑放出,在山坡上挖出一个山洞,手化出几道光芒,将山洞隐藏起来。

        丹华奇怪的看着他,心里在猜测他接下来会如何,被他拉进山洞后,“你怎么样?”

        “乘你现在修为还未褪去,迅速自行将不属于自己的修为散去,不然影响日后修行,我们要在这里闭关一段时间。”说罢他已经盘腿坐下,双目紧闭,不再说话。

        丹华也懂这一层,不过她有些不放心,还是掏出灵石,在周围布下一个隐灵阵,又布下两个小型聚灵阵,梅寒山一个,自己一个。

        做好这些,她立刻盘腿坐与小聚灵阵中,将体内不属于自己的灵力散去。

        不多会,她的体内已经空空如也。

        山洞外,有人说话的声音传来,“师兄,这里应该安全了吧?吓死我了刚才,弱水竟然胆大包天的将黄泉摄来,不过苍羽宗的梅寒山真的好强,竟然强行破开弱水,不然咱们得在里面待一辈子出不来。”

        “师弟,找找,刚才我看到梅寒山带着一个小女娃消失在这里,梅寒山肯定受了重伤,我们……”

        那师弟大骇,压低声音道:“师兄,你疯啦,那可是玺引仙尊的关门弟子!”

        “师兄,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不是玺引仙尊的弟子我还懒得管呢,苍羽宗的小仙尊,和苍羽宗掌门首徒,这可是两只肥羊,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

        那师弟本就不是胆小怕事,又经不起诱惑的,此时听师兄如此一分析,倒也觉得有几分道理,两名天才人物的乾坤袋,想必不会太寒酸,只要得到其中一样宝物,就受用无穷。

        两人左右一合计,都觉得很有道理,开始在四周找起来。

        丹华散去灵力,正在慢慢的吸收灵气,九宫典在识海里翻动,发出哗哗的声音。一个个蝌蚪大小的古字从九宫典内飞出,在识海上方铺开,成为一则则法决。

  http://www.biqugex.com/book_20706/90535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